。 秦祥林拉著秦薇薇,到旁邊坐下。

。 秦祥林拉著秦薇薇,到旁邊坐下。

她拍了拍秦薇薇的手,笑著說道:「薇薇,你沒事吧?」

「當然沒事呀,我這不是好好的嗎?」秦薇薇笑著說道。

「女兒啊,那個何麻子為什麼要綁你呀?」秦祥林問道。

「爸,你別問了,既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秦薇薇臉色有點尷尬的說道。

畢竟她是女孩子,昨天發生的事,她有點不好意思告訴秦祥林的。

「好好好,今天高興,不說那些不高興的事。」秦祥林點了點頭。

趙香蘭說道:「薇薇,你沒事就好,我跟你爸放心了,以後出門記得帶保鏢。」

「我不喜歡帶保鏢,感覺我好像是大小姐一樣。」秦薇薇說道。

「你本來就是大小姐呀,以後家裡的產業,我都會交給你的。」秦祥林笑著說道。

「秦老哥,你放心吧,應該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胡天笑著說道。

秦祥林一臉感激的說道:「胡老弟,謝謝你啊。」

「是啊,胡天,你對我們家太好了。」旁邊的趙香蘭笑著說道。

「大家都是好朋友,就別說謝謝了,這沒什麼的。」胡天笑著說道。

「好了,客氣的話就不說了,我們來點菜吧。」秦祥林笑著說道。

秦薇薇說道:「這次胡天救了我,讓胡天來點菜吧。」

秦祥林把菜單遞給了胡天,他很熱情的說道:「胡老弟,你來點菜吧,」

「我不太會點菜,要不還是你們點吧。」胡天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的,你點菜的水平絕對可以的。」秦祥林笑呵呵的說道。

胡天心想,點個菜而已,讓來讓去的顯得太假了,還是自己點吧。

於是胡天拿過了菜單,笑著說道:「那我點了啊。」

「點吧,隨便點的。」秦祥林笑著說道。

秦薇薇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只要不浪費就可以了。」

胡天點了一個清蒸鱸魚,又點了一個水煮牛肉。

還有一個油燜豆腐,還有一個爆炒走地雞,還有一個炒青菜。

四個人吃這麼多菜絕對夠了,也能吃完的,不算浪費了。

「好了,點好了。」胡天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秦祥林從包里拿出了兩瓶醬香茅台酒。

「胡老弟,我們來喝點酒吧。」秦祥林笑著說道。

「好啊。」胡天笑著說道。

秦薇薇說道:「爸,我也喝一點吧。」

「是啊,今天開心,大家都喝一點吧。」趙香蘭笑著說道。

於是秦祥林拿了車鑰匙給服務員,讓他去車裡把那箱酒拿上來。

秦祥林今天帶了一箱酒過來的,不過他只帶了兩瓶上來,剩下的幾瓶在車裡。

很快,服務員就把酒搬上來了,菜也逐漸上齊了。

不得不說,不愧是紫苑大飯店啊,做菜的水平就是高!

這些食材做的很漂亮,也很香,一看就讓人胃口大開。

秦祥林笑著說道:「好了,都不要客氣了,胡老弟也不是外人,我們隨意點,吃的開心就可以了。」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啊。」胡天笑著說道。

說完,胡天就動筷子吃菜了。

「這菜真不錯啊,好吃。」胡天笑著說道。

「當然好吃啊,這裡的廚師,他們在全國廚藝比賽都獲過獎的。」秦薇薇笑著說道。

大家吃了幾口后,秦祥林笑著端起了酒杯。

「胡老弟,來,我敬你一杯。」秦祥林笑著說道。

胡天也端起了杯子,笑著說道:「別敬了,我們一起干一杯吧。」

「好,那就一起喝一杯吧。」秦祥林點了點頭說道。

於是大家都碰了一杯,然後喝了。

這種醬香型的茅台酒,很好喝,一點也不辣喉嚨。

而且一點也不沖,不上頭。

難怪那些大老闆和有錢人都喜歡喝茅台了,原來茅台酒真的很好喝啊!

胡天笑著說道:「這酒真好喝啊。」

「是啊,這是祥林之前專門去酒廠買回來的,收了五六年呢。」趙香蘭笑著說道。

雖然趙香蘭這個人信佛,平時不僅滴酒不沾,而且還吃的很清淡。

但是她今天很高興,所以就打算破例一回了。

胡天也知道,像秦祥林這樣的有錢人,家裡一般都有酒窖的。

估計他家裡酒窖里的酒,至少都價值幾百萬了,估計上千萬也有可能。

酒過三巡后。

秦祥林笑著說道:「胡老弟,如果你不是我的好兄弟,我都想請你做薇薇的保鏢了。

「爸,你說什麼呢,胡天怎麼可能做我的保鏢,我跟他可是好朋友。」秦薇薇笑著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其實現在是法制的社會,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的。」

「也是啊,我是開玩笑的。」

秦祥林笑著說道:「胡老弟,吃好了嗎?」

「吃好了,今天的飯菜挺不錯的。」胡天笑著說道。

「等下再去我家喝會兒茶吧,我家裡還有一罐朋友送的大紅袍。」秦祥林說道。

「可以呀,飯後喝點茶挺好的。」胡天說道。

於是秦祥林對門口說道:「服務員,服務員。」

服務員很快就推門進來了。

她笑著說道:「老闆,請問有什麼需要?」

「結賬。」坐在秦祥林旁邊的趙香蘭說道。

「好的,稍等。」

服務員拿著單據去前台了。

很快,服務員就拿著小票回來了。

她笑著說道:「您好,一共消費八萬三,給您抹去零頭,您就付八萬吧。」

「等等!」

趙香蘭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八萬三?我沒有聽錯吧?」

「您沒有聽錯的,確實是八萬三千塊。」服務員微笑著點了點頭。

秦祥林也有些驚訝,他拿過小票看了一眼,說道:「這幾個菜怎麼這麼貴啊?」

「先生,我們飯店的菜品就是這個價格的。」服務員不卑不亢的說道。

「太離譜了,我們就吃了五個菜,竟然要八萬,你們這也太黑了吧!」秦薇薇很生氣的說道。

胡天也沒有想到,這家飯店的收費竟然這麼貴!

這已經不是貴了,這完全就是在亂收費啊!

暈了,幾個很普通的菜,吃八萬塊,這事放誰身上都會不舒服的。

於是胡天也有些生氣的說道:「把你們經理叫過來。」 崔越萬萬沒想到,剛開機第一天就是拍大夜。

這場拍完,陳景峰又拉著他們講戲。

「到時候是插敘回憶,還沒到兄弟反目的時候,所以待會兒喝酒是無憂無慮的,兄弟聚在一起很開心的一個狀態,這個不用我多說了吧?」

崔越看了吳懷和許深一眼,淡淡應了一聲。

在劇組這些天,這兩個人不知道在背後說了她多少壞話。

要她跟他們演兄弟情深,怕不是要克服一下心理狀態,免得拍的時候會噁心到吐出來。

想到這裡,她轉頭看了看江朔。

他穿著玄色長袍,梳著高髮髻,頭上束著紫金冠,側臉輪廓稜角分明。

片場的燈光打過來,在他高挺的鼻樑上鍍了一道光暈,輝映在眸子里越發神采奕奕。

因為化了妝的緣故,他的唇色比平時要稍微紅潤些,看上去尤為俊美。

但很快他就察覺到她的目光,略微偏頭看了過來,逆著光眼底滿是笑意。

崔越微微愣了一下,也若有似無地勾了勾嘴角。

真是好一個少年將軍,眉宇間意氣風發,劍眉星目好不張揚。

兩人對視幾秒,江朔不動聲色地伸出手在崔越后腰輕輕掐了一下。

「你倆注意點,」陳景峰咳了一聲,示意他倆收斂些。

吳懷和許深轉過頭來,卻見崔越和江朔已經斂了笑意,看著一本正經的。

工作人員很快布置好場景,幾人走進北苑的院子里,坐在了石凳上。

石桌上東倒西歪擺了很多白瓷酒瓶,還有三盤糕點。

化妝老師過來,給四人都打了醉酒腮紅,整理完妝發便開拍了。

幾場戲,拍到快天亮才收工。

何鬆鬆和范榮意買了早點回酒店,洗完澡后的崔越卻在沙發上睡著了。

兩人剛刷了備用房卡進門,正好江朔也洗完澡從隔壁過來。

看見少年躺沙發上睡得很熟,連頭髮都還沒吹乾,江朔讓何鬆鬆拿了一條毛巾過來,幫他擦乾了頭髮。

「這怎麼辦?」范榮意指了指擺在茶几上的早點,看著他朔哥,「要不你吃兩份?」

「不用,」江朔也困得沒什麼胃口,又讓兩個小助理提了回去。

等他們走了,他才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髮,感覺幹得差不多了,便把人打橫抱起來,動作輕柔地放在了床上。

外面已經天亮了,空氣里開始有些悶熱。

房間里開了冷氣,江朔把窗帘拉上,也掀開被子躺下了。

他剛閉上眼,就感覺到崔越翻了個身,離得遠了些。

儘管沾上枕頭就已經很困了,江朔還是側過身,伸手將崔越撈了回來,從身後抱緊了他的腰。

又低頭在崔越耳垂上親了親,才踏實睡著。

但沒睡多久,兩人就被助理電話喊醒了,一看時間才中午。

崔越在江朔懷裡拱了拱,哼哼唧唧表示不想起。

「乖,下午還有戲,」江朔在他腦袋上拍了拍,連拖帶哄地把人從床上弄了起來。

少年閉著眼睛在床沿上坐了會兒,眼看迷迷瞪瞪地又要往床上躺。

江朔嘆了口氣,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擺,低聲威脅:「這麼不想起,那我們做點別的?」。 仔細地看銀針,銀針一點顏色都沒有變。

再試米飯里,同樣沒有變化。

那是說飯菜裡面都沒有毒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