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無限做魔頭》(未完待續。。) 恆毅穿過傳送陣抵達神魂母樹的時候,徐自在三人進去的復生花還沒有開放。

《重回無限做魔頭》(未完待續。。) 恆毅穿過傳送陣抵達神魂母樹的時候,徐自在三人進去的復生花還沒有開放。

恆毅懸停在三朵復生花之間的一片樹葉上坐下,靜靜等待了沒片刻,正看見茂密的神魂樹中間飛過來七色狐狸族大族長白狐族族長神。


「神主。」白狐族族神狐眼中流露著狐狸族慣有的溫柔風情,毛茸茸的白色長尾在繞到胸口,不安分的輕輕擺動。

「白狐族長又帶族眾過來?」這裡接壤的是無雙神族內劃分給七色狐狸族的區域,七色狐狸族族內的神魂子樹成長的非常好,但無雙神族從零開始,每個星尊以上修為的都需要復生花,儘管過去了幾年,如今還是不可能夠用,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族眾翹首以盼,等著能進復生花,每一棵神魂子樹上多盛開一朵,都能讓該族振奮歡呼。

因此神魂母樹這裡給每個種族都劃分了區域,各族都會根據內部的情況排序陸續送人過來。

白狐族神微笑點頭,從隨身的儲物道符里取出件如正義袍顏色一般,上面卻又分佈著點點銀星的衣物,雙手捧奉遞上道「前些時候在冰雪武神族見到聖夫人,無意中聽她說起神主外出時經常使用披袍,聖夫人聽說白狐族志趣者們最近製作的風披為很多種族喜愛,托我挑選一件,今天本來就想去拜見神主,不巧這裡遇上。這風袍十分方便,平時猶如披風,從這裡——」

白狐族神說著替恆毅繫上。只見她手從看似披風模樣的內里一處那麼一拉,後面的袍帽自然戴上,從裡面伸展的部分猶如披袍般將人完全包覆。

白狐族神細細打量片刻。笑說「聖夫人給的尺寸果真一點不差。」

恆毅也覺得如此確實方便,省了總在儲物道符里翻找的麻煩,撫摸著風袍的質地,覺得有些不尋常,又看見上面的銀星光芒朦朧,似有源源不斷的能量自內流出,不禁起疑道「這風披不會是用星源力量製作吧?」

白狐族神眸子里流露一絲預料之中的笑意。面前那條毛茸茸的狐尾被她握在手裡,輕輕蠕動。「白狐族怎麼會如此奢侈?星源永遠都不夠用,多少族眾還沒有寶器級法器呢。豈能用來做風袍?這是從神魂族星系學到的星絲咕嚕果栽種之法所產的星絲果,這星絲果抽取的製作衣物的星絲質地不僅堅韌過人,而且混合了星光蜘蛛絲的特性,自然能夠吸收自然能量中的部分。持續長久的散發銀光。」

恆毅這才釋然。驚嘆道「咕嚕果的神奇猶如挖掘不盡,倒是我不知這方面的事情,孤陋寡聞,誤會族神了。」

「神主何必放在心上,但說到神魂果的神奇,確實讓人驚嘆。區區一小塊的銀星礦加上一點混合的一小塊其它材料種植樹下,竟然就能夠長久的生長出用之不竭的星絲咕嚕果,這樣的資源利用率簡直神奇不可思議。將來我們無雙神族在種子神魂果的本事上繼續精進的話,早晚能夠實現如神魂族星系那樣資源無窮盡的奇迹。倒不必開採礦物了。」

這些事情恆毅是知道的,因為關係無雙神族整體,定期相關的信息回報他從來都會認真了解,只是細化到具體的材料,他不是相關的志趣者自然不會如數珍家般全都知道。

「神魂母樹的本就是確保神魂體制的基礎,但神魂果的力量再強,沒有足夠多的志趣者們以最大的積極投身其中發掘也不可能化為創造性的力量。」恆毅由衷覺得神魂母樹固然是神魂體制的根本,志趣者們又反過來是神魂體制價值的體現。

「神主不必擔心,無雙神族上下都會繼續前進!因為神主,無雙神族眾多眾族才能夠從長久噩夢般的宇宙種族之戰的混亂時代走入有序的平穩,而現在我們能切身體會到神魂母樹力量帶來的幸福,誰也不願意撒手。遙想過去在神獸文明的時候,總是無盡的戰鬥,疲憊不堪的拖累著所有人,神獸文明內部的種族之間因為物資的分配,又或者好勇鬥狠摩擦糾紛沒有中斷的時候。今天剛成長起來的狐狸,也許明天投入戰鬥就變成戰死的噩耗,愛她們,於是在她們戰死的時候變成留在心上的刀痕,歲月悠久,一顆心不知道被多少諸如此類的傷痕填滿,以至於一度看著成長起來的狐狸們不敢疼愛。是神主開放的神魂族力量改變了一切,現在在希拉星系和邊境戰鬥的狐狸們都擁有神魂族力量,大家彼此保護照應,戰死的事情比其過去少了太多。七色狐狸族的夫妻已經普遍開始在神魂子樹的生民之花孕育後代,我們願意守護這樣的家,不遺餘力。」

「恆毅——」


一把闊別已久的熟悉聲音突然在背後叫響,恆毅急忙回頭,正看見一條熟悉,卻看著又有些不同的身影立在開放的復生花中央,那份艷麗彷彿照的周圍綠葉都添上了明艷的色彩。

那胸口的高挺讓星光輝煌女神甲都束縛不住似得隨時要跳出來,一頭金燦燦的長發呈波浪披灑,襯托著美艷的體形更顯奔放。

白狐狸族族長掌按額頭道「恭喜白潔夫人走出復生花,不打擾神主和夫人相聚了。」

恆毅忙回禮送別,這才回頭——

卻見一條金影撲了過來,直嗅著徐白潔那跟過去不一樣的體香,濃郁的猶如玫瑰氣息。

沒等他開口,徐白潔仰起的臉上嫣紅的唇已經貼了上來……

「你的頭髮?」片刻,恆毅端詳著徐白潔的朦朧金光覆蓋的長發,一時有些陌生感,只有那發下的臉訴說著那份熟悉。

「不覺得很般配嗎?在復生花里我就這麼祈求呀,後來神魂母樹就真的給了我一頭心儀的頭髮哦。」徐白潔咬著下唇,流露期盼的目光毫不掩飾這一刻的願望。

恆毅不是當年在湖海派時候的阿蒙,何況眼前的徐白潔固然有些變化,然而美艷也確實更勝過往。「非常漂亮,美艷照人,把你過去的艷麗搭配到極致了。」

「真的?」

「當然。」

「真、的?」徐白潔咬著下唇,再次重複問的時候,身上的戰甲盡去,只剩下平素愛穿的一條胸帶,和腰圍,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朝前,貼的恆毅更緊,彷彿要鑽進他身體里似的。

過去跟伊萊娜相處時聽她說過許多,這時候恆毅即使不如花叢高手那般精明,也明白了徐白潔的心意,當即抱她更緊,主動又吻上她的唇……

就是這樣……

是真的,那就用迫不及待回答,永遠勝過言語。

這就是徐白潔此刻所要。

「咳!」

一聲清咳,打斷了兩人熱情的吻。

分開的時候恆毅看見徐白潔眸子里的狡黠,才知道這就是她故意使壞讓背後的人看見。

回頭時,背後的復生花里立著一條桃紅色的身影。

艷麗奔放的火帝法衣本就讓平時習慣把自己包覆緊密的徐自在變的截然不同,而此刻她那一頭桃紅色的長發披灑過肩,陪著那雙顧盼的目光中的無聲喜悅,讓恆毅恍然覺得所謂的久別重逢的情人眼,大約也就是如此。

「自在……」一時間,恆毅看呆了眼,因為從沒有想過徐自在會有這樣的變化。

徐白潔小小的壞心眼得逞,這時候主動飛到徐自在身邊,繞飛了一圈,笑道「稀奇呀,我還以為你會懇求神魂母樹把你變成男人,當翩翩公子呢,多好的機會呀?你怎麼就沒珍惜?」

徐自在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過去她很不喜歡徐白潔,但在復生花里知道自己的靈魂里影響最大的部分里,跟徐白潔其實源自於同一個靈魂——拜月的靈魂碎片后,莫名的多了一分無法割斷的親切。

「我在復生花里祈求讓你變成男人,可惜願望沒有實現。」

徐白潔噗哧失笑,一臉毫不掩飾的驕傲之態,挺起胸膛道「我像男人嗎?你不是太為難神魂母樹了?」

徐自在見狀單手輕按腰上,微微仰起臉,目光里寫滿自信的挺起胸膛反問道「那麼,我像男人?」

片刻對視,兩人不由自主的一起笑了起來……


復生花里至今,又都知道靈魂里影響最大的部分,那份就別的親切和思念,根本不需要掛在嘴上,這時候相見彼此都能從對方目光里讀懂那份情感。

一貫知道徐白潔對徐自在很看不慣的恆毅讀到兩人目光中跟過去不同的情緒,自然感到十分高興。

就在這是,笑著的徐白潔和徐自在額頭突然亮起藍色的新月印記,在恆毅錯愕的目光中,兩個人雙雙望著側旁——

藍色新月印記,在一頭天空般青色的長發下的清純面容上的額頭亮放,點點淡藍色的星光環繞在一身天使戰甲的金天使身體周圍。

三個人的新月印記,彷彿彼此呼喊般爭相閃爍……

監察陣前,依孜姿額頭的新月印記同時亮了起來,她臉上不由自主的掛上抹微笑,看著監察陣里剛走出復生花的三條麗影,眸光里添上份外親切的溫柔……(未完待續。。) 拜月……

拜星……

走出復生花的三個女人一起注視過來的目光,還有那額頭上一模樣的新月印記,不由自主的讓恆毅想起零落贈送的情景記錄符里拜月、拜星的身影。

前世的情緣,在今世重聚。

這一刻,恆毅很清楚自己的秘密,對她們而言都已經不是秘密。

然而,這闊別已久的重逢還沒有來得及好好體會,緊急聯絡陣的光芒突然亮起。

恆毅急忙接通的時候,金天使,徐自在和徐白潔雙雙飛近身邊,看見裡面是邊境防禦戰區的統帥,都知道必定是緊急軍情。

「啟稟神主,進犯的暗影族中確認出現大群血海變異體,還有已經確認的五十個戰帝級戰鬥力,其它戰區正處於戰鬥狀態,無法抽調戰鬥力,請求緊急增援。」

「知道了。」

光幕中邊境防禦戰區的神統帥掌按額頭,再沒有多餘的話。

恆毅還沒有操縱監察陣聯絡上依孜姿,後者已經接通聯絡陣光幕語氣從容的道「已經同時接壤該戰區的所有種族派遣緊急支援戰鬥力,很久沒有跟神君並肩作戰,三位妹子大約也想試試神魂族的力量,我想把族裡的事情暫時交給冰雪心,還請神君准允。」

這些本來是恆毅想說的話,當即微笑點頭。

片刻,依孜姿通過傳送陣過來,一行五人通過傳送陣趕往緊急求援的防禦戰區。


沿途一次次通過無雙神族內部的傳送陣時,神魂族力量帶來的更強恢復能力讓人能夠堅持更久的連續傳送。過去遠距離的連續傳送需要的時間因此縮短超過一半,某些需要休息恢復兩個時辰的傳送距離更因此提升到不需要停頓的情況。

放在過去從神星趕往邊境防禦戰區需要一天多的時間,在擁有神魂族力量后通過傳送陣連續不停的傳送。又免去了自行發動時空之門的時間,如今僅僅需要不到半個時辰就能抵達。

一路的傳送根本沒有交談的時間,不停的在白光中消逝,又出現。

直到抵達以七色狐狸族、螳螂族、狼人族和龍族在邊境分佈的防禦星球為中心的三九一八七七戰區。

無雙神族所有的種族,除非只有一兩顆星球領地的外,都會有一顆防禦星安排在靠近邊境防禦的地方,因此邊境區域任何種族都有駐守的戰鬥力。面對從來不絕的暗影族的騷擾,一貫是舉族共同承擔壓力。

恆毅為首,依孜姿。徐自在,徐白潔,金天使一行抵達戰區不久,七色狐狸族。螳螂族。龍族和狼人族派來的共計一千位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尊也都陸續到達。

七色狐狸族來的是白狐族族神,螳螂族帶頭的是螳螂,狼人族和龍族來的也都是族神。

原本獸族加入無雙神族后還習慣了在神獸文明的情況,絕大多數時候族神並不親自出戰,只有特別的情況才來。

但是很快他們知道無雙神眾多種族投入戰鬥取決於戰鬥力的高低強弱時,陸續都改變了過來,除非恰好有不能抽身的額要務,否則邊境需要增援的都會親自帶領戰鬥力支援。

該戰區的神統帥是一個金龍族的頂尊。見人支援戰鬥力都到齊,手指著亮起的監察陣光幕道「神主請看。這是剛才的戰鬥情景記錄,就在神主抵達不久,暗影族的那些戰帝突然不見了。」

恆毅眉頭微皺,有這麼多的戰帝本來就是很反常的情況,但如果說是針對無雙神族的大行動,又顯得太不可能。


無雙神族如今沒有缺口能夠讓暗影族利用,想發動大的進攻行動沒有一個合適的傳送陣作為立足點,靠虛空遠距離飛過來,佔領任何一顆星球都很難,無法佔領星球作為根據地,想深入入侵基本沒有可能,防禦方面既有能量建築又有傳送支援的優勢,除非暗影族瘋了不計代價的全面圍攻,但在暗影族如今不可能不顧希拉星系和無數戰爭狀態領地的情況下,根本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所以,暗影族許多戰帝出現在這裡,本來就很奇怪。

「有退兵跡象嗎?」

「沒有。」那神統帥回答的很快。

恆毅操縱監察陣,飛快查看片刻前的情景記錄。

突然,在密密麻麻活動的暗影族中間看見一條一閃而逝的身影!

恆毅吃驚之餘連忙操縱監察陣,在那條身影出現的瞬間定格畫面——

「赤影神帝?」在場的舊頂尊沒有不認識這條身影的!

暗影族的赤影神帝!一個活了八百年的暗影族戰帝!

但是,知道赤影神帝的也都知道他死在真言手裡,當初恆毅在冰雪族帶著冰璃落入暗影族包圍,最後被真言所救,赤影神帝也是那時候被真言所殺。

而現在,卻活生生的出現在情景記錄符裡面。

白狐族族神忍不住道「只是長相身形一模一樣的暗影族吧?」

這個解釋,比什麼都更具說服力。

然而恆毅注視著赤影神帝臉上的表情,還有目光中的神情時,卻覺得,這件事情很詭異。

因為情景記錄符里的赤影神帝無論是否那個本該死去,已經消失多年的真正的赤影神帝,從情景記錄符里看來,其神態絕對不是低智慧度戰鬥類型的暗影族所有!

頃刻之間,恆毅腦海中不由自主的飛閃過一些畫面……

曾經的赤影神帝,在當初陪易之女王救援被暗影族全面入侵的舊不敗戰神族領地第一次交手的時候恆毅就覺得赤影神帝有點奇怪,但當時說不出是為什麼。

赤影神帝本該已經死去,那之後全神魂聯盟的眾多戰區里也果然沒有見過其出現。

小赤影的身影在恆毅腦海中一閃而過……

小赤影走入神秘花園,是在赤影神帝消失之後。

初次見面的時候恆毅還暗暗為他那傳聞中跟赤影神帝一模樣的臉而驚嘆,但跟更讓恆毅驚嘆的是體形。

小赤影在無雙神族逗留了過一段時間,行舉一直很奇怪,明明沒有愛侶,卻對於許多愛慕他的異性始終無動於衷,喜歡到處遊歷,卻不喜歡交朋友,甚至對那些主動接近想認識的人一概抱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淡態度。

這些本來不可能串在一起的事情,串在一起得到的答案又匪夷所思,讓人無法相信的畫面,這時候卻偏偏在恆毅腦海中一遍遍飛快閃過。

「暗影族沒有撤退之前,支援戰鬥力投入十分之三,絕不能全盤暴露,孜姿暫時接管指揮職責,我深入暗影族陣勢探探情況。」小赤影,赤影神帝,這兩個名字和身影讓恆毅無法什麼也不做,如果情景記錄符里的果然是赤影神帝,那麼——他極可能就是已經離開無雙神族的小赤影。

這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奇聞,在恆毅看來,還是一個可能改變宇宙未來變化的關鍵!

而真相,只有找到赤影神帝才能夠得到解答。

恆毅剛動,依孜姿就道「神君忘了,原本約定一起並肩作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