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心意,大哥拿好。」

「一點心意,大哥拿好。」

一大堆紙錢,紙元寶,紙房子,紙人等東西嘩啦啦擺了一地。

「哎呦,你小子挺上道!」

看到眼前突兀出現的大堆東西,陰兵骷髏興奮地骨頭架子都在哆嗦,靈魂之火直跳。

「哎呀,什麼上道不上道的,就當我跟大哥交個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好好好好,點火燒一下,燒一下,你懂得。」

夏天靈心領神會,一個響指之後,屋內的紙全部燒成了灰燼。

這些黑灰詭異的聚集了起來,全部飛到了陰兵骷髏身上的一個小袋子中。看著面前精美的【畫卷】,陸梟和千仞雪滿意的離開了黑暗星雲。

因為陸梟的動作實在是太大,引起了宇宙中眾多文明的注意。

不少人都將目光看向了這片一直以來都是被陰霾所籠罩,完全一片漆黑的星系。

當黑暗星雲現如今的景象傳到他們的面前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的多少天都在做噩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七十二章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看到九人終於在學校禮堂里湊齊了,高坂穗乃宇欣慰的離開了。想必九個人之間還有很多話要說吧。

一場LIVE改變了很多人的心態,例如高坂穗乃果,例如絢瀨繪里。

看著台下空空的座椅,但絢瀨繪里的心可不空,剛才的一切,都還印在她的腦海里。如果說之前的絢瀨繪里是因為高坂穗乃宇而加入的繆斯,那麼現在,她已經不單純是為了高坂穗乃宇了,台下的觀眾,讓絢瀨繪里的心分出了一部分。

「接下來,繼續為了學校努力吧!」

繆斯的人數越來越多,高坂穗乃果是非常開心的。

雖然九人都很興奮,但西木野真姬現在的心情比其他人平靜了許多:「我們還要繼續尋找成員加入嗎?」

九個人,在學院偶像的組合里已經是最多的那種了。

東條希看著高坂穗乃果:「我覺得不需要了。繆斯的傳說,不就是九位女神嗎?我們正好。」

「也好,接下來就注重宣傳和創作吧!」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都希望繆斯能火起來。

「那麼,繼續訓練吧!」雖然才剛剛LIVE完畢,但高坂穗乃果還是興緻勃勃。

「繼續訓練!訓練這種事情可不能鬆懈啊~」園田海未也點了點頭。

「我今天就先回去了」西木野真姬看著眾人。

「真姬有事情嗎?」絢瀨繪里看著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點了點頭:「爸爸媽媽今天讓我早點回家,我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這樣啊,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一定告訴我們!」

八人繼續訓練,西木野真姬則一個人回到了家中。

第二天,放學后,音乃木坂天台。

「真姬,你怎麼這麼低沉啊。」眾人剛走上天台,高坂穗乃果就注意到了西木野真姬的表情。

昨天只是早些回家了而已,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絢瀨繪里拍了拍西木野真姬的肩膀:「要開心啊,我們昨天的LIVE不是很棒嗎?今後九人也要多加努力啊!」

之前,她對學園偶像是不太在意的,但昨天LIVE結束開始,她的心態就發生了變化。按照以往,她是說不出這種話的,只會默默的練習著。

其他八人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尤其是小泉花陽和星空凜,作為同班同學,她們可是看到了一整天西木野真姬在上課時候的表現。有點過於低沉了,不太像昨天過後那樣能有的表現。

「真姬?」小泉花陽看著西木野真姬,她的狀態讓小泉花陽有點擔心。

「我想退出。」

「什麼?退出什麼?」絢瀨繪里有點不敢相信西木野真姬話中的意思。

其他人也都緊緊地盯著西木野真姬。

「退出繆斯,我不當學園偶像了。」

「為什麼?」高坂穗乃果看著西木野真姬,她實在想不通西木野真姬的決定。

「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小泉花陽很快的就反應過來了,西木野真姬今天一天的狀態都不對勁。

「是啊,真姬,到底出什麼事情了?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星空凜也一臉的焦急,小泉花陽今天還和她討論了西木野真姬的狀態了的。

西木野真姬搖了搖頭:「沒什麼事情,只是不想繼續了而已。」

幫忙?怎麼幫?看著身邊的隊友,西木野真姬沒有說出西木野家現在的真實情況。說出來,也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我走了。」

西木野真姬的離開很是堅決,其他人沒能阻攔。頓時天台的氣氛冷了許多。

回家的路上,西木野真姬想起了昨天下午放學后自己和媽媽的對話。現在的自己,真的很想昨天是一場夢,可惜不是。

時間倒回到昨天。

那天下午,因為母親的話沒有訓練的西木野真姬回到了家中。

「我回來了。」

西木野真姬長嘆了一口氣,躺在了沙發上,剛才的LIVE確實有點累了。

可能是聽到了聲音,一名女人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真姬回來了啊。」

「媽媽。」西木野真姬看著眼前的女人,西木野瑞妃,她的媽媽,「媽媽你不是讓我早點回家嗎?有什麼事情嗎?」

西木野瑞妃的表情瞬間從看到女兒的開心變成了凝重:「真姬啊。」

「怎麼?」

「西木野綜合病院,可能要關閉了。」

西木野真姬瞬間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怎麼會?」

她實在不能理解,明面前幾天自家醫院還穩步發展,爸爸媽媽都對醫院的前景很是看好,怎麼今天突然就要倒閉了。

「媽媽,愚人節,可已經過了。」今天已經是五月了。

西木野瑞妃嘆了口氣:「我也想這件事是假的。」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醫院會倒閉?」西木野真姬看著西木野瑞妃。

西木野瑞妃將手機拿了出來,打開屏幕,操作了兩下,然後遞給了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揭過媽媽的手機,眼睛向著手機看去,是LINE的界面。

「你看看媽媽和醫生們的對話吧。」

西木野真姬按下心中的疑惑,看了起來。

「抱歉了西木野院長,我還是想辭職。」

「申請辭職。」

「感謝西木野院長的栽培之恩,但如今的情況您也明白,所以,我還是想辭職。」

一連串下來,內容大同小異,全是醫生們的辭職信息。媽媽的言語中也竭盡挽留,身段放的很低,但很少有人悔改。

估計西木野真姬看的差不多了,西木野瑞妃才開口:「就是在幾天前,也就是五月初一,三浦家開始大量的招聘醫生。」

「可是之前三浦家不就是這樣嗎?」西木野真姬一直以來都想當一個腦外科醫生,並且繼承自家的醫院,所以對三浦家這個霓虹醫藥行業的老大熟悉的很。

「是啊,問題就在於,三浦家有了新的技術:大腦修復,器官快速克隆。」西木野瑞妃語氣低沉的說著。

「什麼!怎麼可能!」西木野真姬當然明白這兩項技術的重要程度,但她不是很相信三浦家能突然將這兩項技術全部做出來。

明明無論哪一個出現,都能改變醫院格局的,結果出現了兩個。

。雖然我早就清楚,泰山府君遲早都會出現。

可真的看到他站道我面前的時候,我還是覺得有些猝不及防。

眼下,我們什麼都還沒安排好他就已經是找上門來了,確實是讓我有些亂了陣腳。

「是……是你!」

……

《少年摸骨師》第441章你憑什麼! 莫小黑臉色一變,只感覺一股壓抑之感席捲全身,體內的靈力竟像是堵塞了一般,腳下更是一個不穩摔了個狗吃屎,那模樣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當江塵將厄運之力施展的時候,江塵清晰的發現在那一瞬間莫小黑額頭上儘是轉化為黑線,不過好在太沒有將施展太多厄運之力,故而那種狀態也僅僅持續片刻。

莫小黑知道這絕非偶然,他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可怕之處,讓他渾身都特別不自在,好奇問道:「三公子,方才那是什麼力量?為何如此詭異?」

要知道江塵可沒有掌握任何武技,在這種情況下越級挑戰,足以令人驚嘆。

「我早就說了讓你施展全力,不然你毫無機會。」江塵只是笑了笑,勾了勾手指,示意讓莫小黑繼續。

莫小黑此時不敢小瞧江塵,體內靈力瘋狂運轉,「猛虎拳!」

只見莫小黑此時宛如下山猛虎一般,一陣淡淡的氣浪伴隨着虎嘯之聲朝着江塵奔去。

江塵皺着眉頭,將厄運之力全部匯聚在手中,凌空揮出一拳,磅礴的厄運之力瞬間籠罩着莫小黑的拳頭。

「砰!」

一道沉悶的聲響傳來,那股熟悉的感覺再次席捲而來,莫小黑只感覺體內氣息混亂,內火攻心,嘴角溢出了一道鮮血,整個人看着異常萎靡不振。

莫小黑已經完全穩固了靈武六重,按理而言不存在會出現氣息混亂的情況,在戰鬥中氣息混亂嚴重點的直接會半身不遂,莫小黑這還算是比較幸運了。

江塵立馬上前將莫小黑攙扶起來,從納戒中拿出治療內傷的丹藥親自喂他吞服,「怎麼樣?有沒有好點?」

莫小黑的氣息這才逐漸恢復,氣色也在恢復,「三公子!你那股力量實在太可怕了,我完全不是你的對手,若是你修得武技,那簡直難逢敵手!」

哪怕現在想起那股力量莫小黑都心有餘悸,彷彿回到了當初被霉運支配的恐懼之中。

江塵又從納戒中拿出一些丹藥遞給莫小黑,「小黑,方才無意中傷了你,趕緊用這些丹藥療傷。」

這納戒正是當初莫風之物,這倒是省去了江塵不少麻煩。

「無妨無妨,能為三公子受傷,我求之不得!」莫小黑滿臉堆笑,就像個沒事人一樣。

「三哥,到底是怎樣的力量?讓我也見識見識!」唐虎眼中燃起戰意,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

「你都元武三重了還好意思跟我交手?我拒絕!」

江塵已經知道厄運之力的用處,他才不會跟唐虎交手。

只是方才最後一拳讓他有些吃力,幾乎將他體內的力量掏空,「還是要趕緊修鍊武技,這樣才能將厄運之力的作用發揮最大。」

江塵與二人告別便回房修鍊武技,活脫脫的像個武痴。

「小黑,三哥到底施展的什麼力量?有那麼恐怖么?」

在唐虎眼中,莫小黑本來是必勝,可每到了關鍵時刻總會莫名其妙的輸,要不是見莫小黑受傷,他真的懷疑莫小黑故意放水。

「那股力量我形容不出來,反正跟尋常人的力量不一般,很壓抑,在那股力量的籠罩之下,只會感覺天昏地暗……」莫小黑盡量用語言去形容,也不知唐虎能否理解。

唐虎似懂非懂,「有機會定要找三哥切磋一番!」

張書陵一共給了江塵三本武技,其中一本為身法武技,另外兩本皆是殺伐武技。

「詭影靈步!就先從你開始!」

在方才與莫小黑的對戰中,江塵發現身法尤為重要,若是他身形足夠靈活,可以快速接近對方將厄運之力的威力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就不用像方才那般用盡全力。

這也是江塵正兒八經第一次修鍊武技,當他打開武技的時候,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道飛速閃過的殘影,根本看不清,別說修鍊了。

「傳聞只有靈級武技方能以畫顯影,師父倒也看得起我。」

武技有好有差,凡、靈、元、天由低到高,越是好的武技越難修鍊,對天賦要求越高。

「我能這麼快修鍊成『天命道法』全靠我的特殊性,如今面對靈級武技卻無計可施,看來我的武技天賦不是一般差。」

江塵不免有些失落,之前他還以為自身天賦有多強,畢竟那異象也有些嚇人。

「不管了,先去找師父,看他有沒有辦法。」

反正之前張書陵說過有不懂的事情就要問他,對此江塵當然不會客氣。

「師父,我有一事不解,還望解惑!」江塵敲響張書陵的房門。

「哦?何事不解?」張書陵笑問道。

江塵將『詭影靈步』拿出,正色問道:「師父,不知這詭影靈步如何修鍊?」

「嗯?你不知如何修鍊詭影靈步?不可能啊!」

張書陵難以置信的搖頭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