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盧振宇感覺一股涼意傳遍全身,「他要把小文綁去外地!」

「不好!」盧振宇感覺一股涼意傳遍全身,「他要把小文綁去外地!」

就在這時候,樓下一個聲音傳上來:「有人沒有?誰報的警?」

……

110巡警來了,李晗趕緊跑下去,亮明證件,說這是省廳刑偵總隊在辦案,很快把巡警打發走了,上來時候,就看到盧振宇正在盯著屏幕罵罵咧咧:「媽的,這老小子還挺懂的,臨走之前把上網記錄全刪完了,連尼瑪回收站都清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查不到了!不過估計這小子也是忙暈了,忘了把監控視頻都刪了!」

李晗正想說「要不把硬碟拿到省廳去做數據恢復」,就聽盧振宇說道:「這也難不倒我!」

他拉過桌上的電話座機,擺弄了幾下,就弄出了電話記錄,黃宗盛走之前就是用這個座機打的電話,電話機液晶顯示屏上正是那個撥出號碼。

盧振宇抓起話筒,就要按回撥鍵,突然警醒了,他怕萬一對方是黃宗盛的同夥什麼的,那就打草驚蛇了。

「晗姐,」他抬起頭問,「你們警方有沒有辦法查到這個號碼是哪裡的?」

李晗白了他一眼,直接撥了「114」,然後對接線員報了這個號碼,隨後接線員告訴她,這個號碼登記的是近江市銀海汽車租賃公司。

「這小子要租車!想幹什麼?」

盧振宇看了一眼時間,這個點租車行應該還開著吧,他直接按這個號碼回撥了過去,過了片刻,那邊有人接了:「喂您好,銀海汽車租賃。」

盧振宇看了一眼李晗,按下免提鍵,清清嗓子說道:「你好,我這邊是省公安廳刑偵總隊,案子上有點情況找你們了解一下,今天晚上六點五十三分,有沒有人打電話到你們那租車?」

聽到「省公安廳刑偵總隊」,電話那頭的人一愣,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有些緊張地說道:「這個,警察同志,我查一下啊……您稍等一下……」

「好的,快點。」盧振宇威嚴地說道。

要是普通人接到這種自稱公安機關的電話,十有八九都會當做詐騙電話直接掛掉了,但是租車行不一樣,社會上經常有人用租來的車進行犯罪,所以這行業有時的確要跟公安機關打交道,實際上這位員工也不是第一次被警方詢問情況了。

過了片刻,那邊回話了:「警察同志,沒錯,六點五十三分確實有個諮詢電話,問我們都有什麼車,怎麼租的,多少錢什麼的。」

「然後呢?他租了嗎?」

「租了,七點多鐘就到店裡來了,租了一輛漢蘭達。」

「漢蘭達?」

「對,」那位工作人員回憶道,「他上來就說要租輛大點的車,我問你想要多大的車?他問有大麵包車嗎,五菱、金杯那種,我說那種沒有,我們這兒的車都比較偏商務一點,然後我向他推薦了幾款MPV和SUV,按他的要求,都是那種動力強、空間大、又不是太扎眼的那種,最後他選的漢蘭達。」

盧振宇和李晗對視一眼,都明白了,黃宗盛這就是要租綁架工具。

李晗湊過來插話問道:「你們租出去的車都有行車軌跡吧?」

「那肯定有的。」

「好,」李晗看了一下表,說道,「我們現在就過去,你們公司在什麼地方?」

那邊顯得有些為難:「可是……我們這馬上就下班了。」

盧振宇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直接就要放狠話,李晗把他按住了,對著話機說道:「你能配合還是配合一下,耽誤不了多長時間,要不然我們還得開傳票,正式傳喚你到總隊來問話,那樣你麻煩我們也麻煩,你說對吧。」

那邊立刻就軟了,趕緊說我配合我配合,你們過來吧,然後說了公司地址,盧振宇帶著李晗直衝下樓去。

……

好容易將五菱之光從扭曲的捲簾門和玻璃渣中倒出來,還好車子沒什麼大礙,再次發動起來聲音正常,只是保險杠嚴重損壞,連大燈都沒撞碎,神車不愧是神車。

正開著車,盧振宇手機響了,他剛接起來,就聽到一個狂暴的聲音,幾乎把耳膜震碎:「盧振宇!我妹妹呢?」

盧振宇嚇了一跳,一時沒反應過來,看了一眼屏幕,只見上面顯示的是「許大哥」,心說糟了,小文家裡還是知道了……這麼快,誰告訴他們的?

「許……許大哥?」他的聲音有些露怯,因為實在不知該怎麼面對小文的家人,「那什麼……案子……案子出了點狀況,小文……小文她……嗯……」

「小文被那傢伙抓走了是不是?」

事到如今只得實話實說了,盧振宇硬著頭皮說道:「嗯,不過……我正在調查那傢伙的行蹤,小文應該……應該不會……」

許家豪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冷靜:「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過去找你。」

盧振宇心想,反正是要面對,早來晚來都是來,許家豪黑白兩道通吃,江湖耳目眾多,也許他參與進來會有很大幫助,於是說道:「我們正在去銀海租車行,就在XX路和XX路交叉口那邊,你到了進去找我們就行。」

那邊什麼都沒說,直接掛了。

旁邊的李晗已經猜到怎麼回事了,充滿同情地看著他,半晌才說了一句:「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小文應該……應該沒事的。」

盧振宇狂躁地開著車,好半天才重重地嘆了口氣……沒事?那得看怎麼定義「沒事」這倆字了……小文可是一絲不掛的被抓走的,現在已經過去至少兩小時了,姓黃的可是色中餓鬼,恐怕小文早就慘遭蹂躪了吧!

「黃宗盛,」盧振宇忍不住胸中憋悶,放聲大罵,「我操你媽!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李晗坐在旁邊,一聲不吭,她已經猜到盧振宇此刻在想什麼了……老實說,他想得確實合乎邏輯,此時此刻,小文想必已經被……唉,其實這都是次要問題了,如果最後能把人活著救出來,那就謝天謝地了。

她瞥了一眼近乎瘋狂的盧振宇,默默地扣上了安全帶。

……

快到銀海租車行的位置了,盧振宇減慢速度,兩人都在伸著脖子,盯著路邊一個接一個的門頭,尋找著那家租車行。

此時就見側面兩道的氙氣大燈刺過來,亮的睜不開眼睛,幾秒種后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股大力,盧振宇只覺得天旋地轉,耳邊只聽到李晗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後又是一聲巨響,整個世界橫過來了。

兩秒鐘后,他反應過來,五菱之光讓人撞翻了。

他深吸一口氣,覺得沒有受傷,手忙腳亂地解安全帶,但怎麼也解不開,他一邊問著「晗姐你怎麼樣」,一邊摸出大劍魚,一刀把安全帶割開,然後又把李晗的安全帶割開,李晗又是一聲尖叫,壓到了他身上。

前擋風玻璃已經龜裂了,盧振宇學著動作片里男主角的樣子,使勁兒用腳踹,兩三下就把玻璃踹開了,然後拉著李晗,狼狽不堪地爬了出去。

李晗貌似也沒有大礙,只是糊了一臉的血,嚇得不輕,坐在那兒都站不起來了,盧振宇站了起來,只見旁邊的氙氣大燈熄了,大雨中顯現出一個高大的輪廓……那是一輛悍馬。

隨著幾聲關門聲,車上跳下幾條大漢,為首一人上來二話不說,一個大鞭腿,一下把盧振宇掄到路邊法桐樹榦上去了。

盧振宇打了個滾爬起來,看清那人模樣,大吃一驚:居然是許家豪!

「許……」

盧振宇還沒說完,許家豪接著一個側踹,盧振宇胸口又重重挨了一下,往後退了好幾步,靠在梧桐樹上,盯著許家豪。

他把人家妹妹弄丟了,本來是心中充滿歉疚的,但許家豪不由分說上來就揍,還結結實實連續兩腿,盧振宇正窩火著呢,一下被打得火冒三丈,拉開架勢吼道:「許家豪!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我操!」許家豪真像瘋了一樣,撲上來連續幾個直拳、勾拳、肘擊,側踹,盧振宇連連躲避,但有的躲過去了,有的沒躲過去,還是結結實實挨了好幾下,鼻孔、嘴角都流出血來。

事到如今,盧振宇也不客氣了,大吼一聲撲上去,小腹立刻挨了許家豪一個膝蓋,但他猛撲的力道不減,一下把許家豪撲倒在地,隨即騎在他身上,左右開弓,連續幾拳掏在他腮幫子上,然後又用膝蓋頂在他肚子上,抓住他的頭髮試圖往地上撞,這一晚上憋的火此刻都爆發出來了。

但是許家豪也不是吃素的,畢竟練了那麼長時間的MMA,他趁機掐住了盧振宇的脖子,兩個大男人在雨中扭打作一團,瞬間都有種致對方死地而後快的意思。

這時候許家豪身後那幾條漢子反應過來了,趕緊衝過來拉,幾條大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才把盧振宇和許家豪拉開,就這樣兩人還吼叫著,試圖掙脫開去攻擊對方。

但這畢竟是在大雨中,冷冷的冰雨胡亂的拍,很快大家都冷靜下來了,另外幾個漢子也分別在許家豪和盧振宇的身邊,勸說著,李晗也被他們扶起來,攙到路邊屋檐下坐著了。

盧振宇這時候才認出來,其中一人就是陳浩,這輛悍馬也是他的,文訥出事的消息,肯定是他告訴許家豪的,不用問,剛才這悍馬肯定也是許家豪開的,他已經失去理智了,如果是陳浩,借他個膽子也不敢開車撞自己。

兩人都扶著梧桐樹,讓雨水順著頭髮和眼睛不斷流下,喘著粗氣,怒視著對方。

盧振宇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他從許家豪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熟悉的情緒,那是和自己此刻一模一樣的情緒……那不是一個哥哥對妹妹的擔心,而是一個男人痛失自己最愛的女人之後的那種絕望和憤怒。

盧振宇的腦海中似乎被一道閃電照亮了,許家豪也愛小文!

眼前這個男人不是自己女友的哥哥,而是自己的情敵!

一瞬間,許家豪之前的很多行為,盧振宇都想明白了。

「許家豪!」盧振宇直視著對方的眼睛,逼問道,「你是不是也喜歡小文?」

許家豪慘笑著,任憑鮮血和雨水流進眼睛里:「喜歡?原來你只是喜歡?你知道喜歡和深愛的區別嗎?你知道深愛一個人卻又不能說、只能埋藏在心裡、連續六年,是什麼滋味嗎?」

此言一出,旁邊的李晗、陳浩、還有陳浩的手下,大家都面面相覷,空氣瞬間無比尷尬。

盧振宇幾乎也被他嚇著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默念著:六年?

他盯著許家豪看了好一會兒,這才回過神來,冷冷地說道:「想救小文嗎?」

許家豪喘著粗氣盯著他:「你有這個本事?」

盧振宇瞥了一眼不遠處「銀海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的LED門頭,說道:「想救小文的話,就跟我來。」

說完,也不理他,拽起李晗,大踏步地往租車公司那邊走去,然後回頭說道:「帶上你的人,你加入進來的話,也許會有幫助。」 銀海租車行的工作人員看到李晗的警官證,又看著眼前這幾個一身水、一臉血的人,還是有點匪夷所思。

「下雨路滑,」盧振宇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車開得急了點,剛才撞了一下,沒事,那什麼,你把那輛車的軌跡調出來吧。」

工作人員將信將疑地打量著他們,但還是在電腦前將那輛漢蘭達的軌跡調了出來。

果不其然,這輛漢蘭達從租車行開出來后,直奔紡織宿舍,在文訥家的那棟樓下停了大約半小時,然後再次啟動,一直向北開,又在淮江二橋南岸附近停下了,大約一個小時后,車子再次啟動,駛上淮江二橋,前往北岸區,最後在黃宗盛租的倉庫旁邊停了下來。

根據車輛GPS顯示,這輛車現在還停在那裡沒挪窩。

「好!」看著李晗用手機把軌跡地圖拍了下來后,盧振宇直接站起來,「走,去倉庫!」

他拔腿飛奔,一群人跟在後面跑著,來到外面,變形的五菱之光四輪朝天,現在只能坐悍馬了,一輛悍馬坐不下那麼多人,許家豪拜託陳浩他們留在這裡幫忙處理車禍現場,跟他說今晚這輛悍馬先借我開開,給你撞壞了不好意思,回頭賠你一輛新的,陳浩趕緊說救人要緊,豪哥你儘管開去用,啥賠不賠的,說這話就見外了,心裡卻暗暗叫苦,悍馬早停產了,配件都不好找,上哪兒弄新的去。

盧振宇負責開車,李晗坐副駕,許家豪坐在後座,人手不多,但足夠了,就算黃宗盛練過幾下,有盧振宇和許家豪兩個人也足夠對付他的。

「小盧,那倉庫是什麼地方?」許家豪問道。

盧振宇說道:「以前調查過,是黃宗盛租的一個倉庫,算是他的一個落腳點吧。」

「黃宗盛是誰?」

「就是那個色魔!」

許家豪點點頭,明顯臉色好些了,但是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殺氣,開始把指關節掰得啪啪響。

三人都把安全帶系得牢牢的,碩大的悍馬冒雨狂飆,很快就來到了北岸區黃宗盛的倉庫。

大雨中,悍馬亮著氙氣大燈開進院子,兩道強光照在倉庫大門上,那把大鋼鎖赫然掛在那裡。

李晗剛掏出手機說了句「要不我再找鎖匠來」,就看盧振宇轉頭和許家豪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用力點一下頭。

就聽盧振宇喊道:「都坐好了!」

李晗一陣不祥的預感,下意識地抱著腦袋,就覺得一股強大的推背感襲來,緊接著一聲巨響,燈光中灰塵木屑亂飛,她尖叫一聲,驚魂未定地望向窗外,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倉庫中了。

她剛想怒斥盧振宇,就見盧振宇和許家豪雙雙推門跳下車,而且還雙雙掏出了「兇器」,盧振宇抽出了一根甩棍,許家豪掏出了一支黝黑的手槍,李晗嚇了一大跳,心說這傢伙當真是急眼了,當著警察的面都敢掏槍了。

在悍馬的氙氣大燈照耀下,盧振宇找到開關打開燈,倉庫中一片明亮,一切都一目了然,許家豪第一次來到這裡,看到滿地堆放的架子床和各種設備,也不禁心驚,雖然沒人跟他解釋,但他自己也猜到了七八分。

盧振宇和李晗都看得出來,倉庫里和上次沒什麼變化,盧振宇返回院子里,看到暗處停著一輛大車,過去一看,正是黑色的漢蘭達,看車牌號,確定是銀海租車行的那一輛。

李晗拿計程車行的備用鑰匙,打開漢蘭達,用手機電筒照著簡單檢查了一遍,沒發現什麼異常,前座後座都沒有什麼殘留物,沒什麼明顯的頭髮、血跡、體液什麼的,也沒有掙扎打鬥的痕迹。

不過目前也只能目測一下,至於詳細的,比如有沒有文訥的指紋、DNA什麼的,就要警方鑒證小組來了。

許家豪把槍插回腰裡之前,在李晗眼前晃了一下,笑道:「別緊張,狼狗而已,不是真傢伙。」

……

李晗拿出手機,向安犁天報告情況,說嫌犯租的車已經發現了,具體在什麼位置,請速派技術人員來檢測。

安犁天也告訴了李晗一些初步調查結果:首先,黃宗盛的手機無法定位,無論用GPS方式和基站方式都找不到信號,看來這人反偵查意識很強,不僅關機,很可能連SIM卡都摳掉扔了,當然這也在意料之中。

其次,刑偵幹警已經前往紡織宿舍勘探第一現場,正在給古文訥的父親張洪祥做筆錄,目前張老師的情況不太好,血壓比較高,做完筆錄后已經把他送去醫院觀察了,應該沒什麼大礙。

至於黃宗盛的家裡和唱片行,警方也都正在勘查,唱片行還沒查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主要是排查店內的監控視頻,傳訊店內打工的幾個女生,至於黃宗盛的家裡,各種證件票據、貴重細軟都不見了,確實有倉促收拾出逃的跡象。

李晗欲言又止,看來他們還沒發現黃宗盛屋裡的針孔攝像機,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沒主動說出來。

「對了,小晗,」安犁天苦笑一聲道,「現在呢,古文訥家裡已經知道這個事了,她媽媽快瘋了,而且把火都撒在張洪祥頭上,她放話說萬一她女兒有個三長兩短,她就要張洪祥的命……我說,你還是讓盧振宇到醫院去看看吧,一方面照顧他老丈人,另一方面也能保護一下,我們肯定不至於專門派幹警保護老張去吧,萬一那女人真幹得出來呢?」

掛上電話,李晗苦笑著把安犁天的話又說了一遍,盧振宇直接說我不去,都什麼節骨眼上了,還讓我去醫院守著,小文媽媽明擺著是說氣話呢。

許家豪冷冷地說道:「你怎麼知道她是說氣話?你了解她么?」

盧振宇一愣:「怎麼著,她還真敢殺人不成?」

許家豪冷笑一聲:「真到那一步,她絕對幹得出來,而且這活兒多半還是交給我去執行,不過你放心,要辦人的話,我也不會辦老張的,那畢竟是小文的爸爸。」

盧振宇盯著他:「這意思是,你是想辦我了?」

許家豪一言不發,冷冷地點頭。

「好啊,」盧振宇也冷笑道,「真到那一步的話,我隨時奉陪,不過在那之前,你別給我添亂就行,別礙著我救小文。」

許家豪陰鷙地看著他,半晌才咬牙切齒地說道:「行啊,沒問題。那麼……接下來,該查什麼地方了?」

三個人面面相覷,盧振宇深吸了兩口氣,讓自己消消氣,然後看著李晗,突然說道:「你說,黃宗盛半道還在一個地方停了一個鐘頭是吧?在什麼地方?」

李晗掏出手機看了下軌跡照片,說道:「上車,走!」

……

悍馬又開過了淮江二橋,回到了南岸,順著引橋的大轉盤轉到了橋下,剛才通過的淮江二橋依舊燈火通明,不過已經高高的在頭頂上了,現在正在淮江二橋底下,周圍一片荒涼,像是一個報廢車輛的停車場,大量廢舊車輛停在這裡,都蒙著厚厚的灰塵。

根據黃宗盛的行車軌跡,到北岸倉庫之前,他曾經在這停了一個小時之久。

雨已經停了,盧振宇推門下車,四下張望,眼前是漆黑的淮江,江心不時有運煤運沙子的拖船緩慢駛過,背後不遠處就是高大的妙法山。

依山傍水,按說這裡環境不錯,又在淮江二橋旁邊,交通便利,不應該這麼荒涼的。

最佳特攝時代 「這兒不是那個爛尾遊樂場么?」李晗也下車,望著遠處說道。

盧振宇望著夜幕中一個黑乎乎的高大身影,也想起來了,那玩意兒是個摩天輪,號稱「華東地區最大摩天輪」的,現在也黑燈瞎火的報廢在哪兒了。

前幾年上海要建迪士尼樂園,全國很多地方都受了刺激,一窩蜂地上馬各種主題公園,近江也不例外,就在這依山傍水的江邊搞了個主題公園,可惜沒兩年就爛尾了,一直爛到現在,偏偏這片爛尾工程還挺大,本來妙法山北麓這一大片要風水有風水,要風景有風景的,就被這一大片爛尾工程拖累成鳥不拉屎的地方,到處荒草半人高,野貓出沒,甚至還有黃鼠狼和蛇,連累的淮江二橋南岸這一大塊都遲遲發展不起來。

要是放在幾年前,早就有開發商紅著眼睛搶過去重建了,偏偏這幾年房地產不景氣,再加上這塊地錯綜複雜的經濟和法律糾紛,這麼一大塊燙手山芋,沒人願意接。

「這地方我熟,」許家豪在後面說道,「這兩年過來看了不下十次,一片廢墟,跟鬼城一樣,倒是囚禁人的好地方。」

這句話提醒了盧振宇和李晗了,黃宗盛在這耽擱了一個多小時,很可能他的秘密巢穴就在這裡,他先把文訥弄進巢穴里,然後又去北岸倉庫幹什麼不可告人的事的!

李晗問道:「兩年來看了不下十次?為什麼一個勁兒的來這兒看?」

「有段時間,」許家豪點上一根煙說道,「公司想把這塊爛尾地拿過來,重新開發。」

盧振宇問道:「後來呢?」

許家豪瞥了他一眼,眼中滿是「關你屁事」,但噴了口煙,還是搖搖頭:「後來放棄了,不划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