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動我的寶貝!」郝仁的耳畔,又想起了古樹驚慌的聲音。

「不要動我的寶貝!」郝仁的耳畔,又想起了古樹驚慌的聲音。

「你說不動就不動?」郝仁譏諷道,「你剛才還要把我化成你的養料,你跟我商量過嗎?」

骨突都拿到手裡了,郝仁要是再放過,那真是傻子! 牡丹揮手之間打開一個機關,將一個紅色盒子交給龍倚天後,便提步準備離去。

當你一隻以為全世界只剩下你一個人,忽然得知原來你還有一個血脈相連的親人的時候,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激動,喜悅都不足以表達,就像是在茫茫黑夜之中,忽的出現的一點光亮,讓你看到了活著的希望,讓你孤獨的內心得到極大的慰藉,讓你知道,你不只是一個人。

胡鬧,對於牡丹來說,便是這樣的存在。

龍唯心在一片白茫茫之中,緩緩的睜開一雙清澈的雙眼,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

「終於恢復了,似乎比之前的全盛時態還進步一點呢!」

龍唯心興奮的呢喃出口,抬手朝不遠處的溫泉打出一道赤紅色光柱。

「轟——」

雷聲陣陣,響徹九霄,迷茫白霧被驚雷劈出一道裂縫,接著百尺高的水柱排排衝起由急急落下,水花四濺。

「吼——」

身形幻作一道赤色流光迎著雷鳴衝天而起,電閃雷鳴之間,一條通體赤紅色的龍盤旋與空中。

她,龍唯心終於恢復龍身了!

這一刻,她等的太久了!

鳳界之中的太子殿內,鳳斐然倚靠在床榻之上,一雙血紅雙瞳定定地看著九天下的某處,目光越過層層雲靄,準確的落在那條紅色的龍身上。

「唯心,恭喜你!」

儘管龍唯心沒有聽到,鳳斐然還是一個人說給自己聽。

白展極格格不入的站在一百赤練血衛當中,忽的受到感應一般朝某處望去,神情異常的激動,片刻后,忽的朝張浩大吼一句「小爺要單挑你們赤練血衛!」

龍唯心變強了,他也不能原地踏步。

而與此同時,紅雨松琴谷的金髮男子也是一樣抬頭看著某處,心中輕輕的漏跳了一個節拍,隨後,淡雅的笑容浮上臉龐。

龍唯心曾想過,待他恢復龍身,恢復實力后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殺上龍界,找左銘算賬,但此時,她卻不得不多了幾分思量,雲葉開是龍倚天嗎?

從善從良曾說過,龍倚天是左銘的弟弟,如果雲葉開就是龍倚天,那麼……看來返回龍界之前,一定要找到雲葉開問個清楚,但是,不管結果如何,左銘所犯下的罪,她都不會饒恕。

哪怕,雲葉開就是左銘的弟弟,哪怕雲葉開為左銘求情,甚至,她記憶中混亂的那一部分就是跟雲葉開或者是龍倚天有關,她也一定要去弄個明白。

在依靠龍珠恢復龍身的時候,龍唯心就發現了自己記憶中有很多部分比較混亂,比如,關於龍倚天她沒有任何的記憶,還有紫柯,還有神龍殿,太多的記憶片段如同一鍋粥一樣,理不清,卻似乎又冥冥中存在著某種聯繫。

若不是在二十一世紀做過特種兵,龍唯心此時根本沒有辦法面對如此混沌的記憶,此時的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見那個金髮白衣帶著淡笑的男子,她總覺得,他一定知道。

龍界她是一定要去的,畢竟還有右青,她一定要把右叔叔救回來才行,想到這裡,龍唯心忽的想到,她父王的神魂呢?不在魔界手裡,會在哪兒?

神龍殿!

突然這三個字跳出在她的腦海,龍唯心忽的想到,對,沒錯,最有可能的就是神龍殿。神龍殿曾是統治龍界的存在,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神龍殿突然消聲匿跡,她多多少少聽說過很可能跟她的父王有關,那麼,神龍殿的紅衣那天突然出現,這就說明神龍殿的勢力一定還暗中隱藏在那裡伺機而動。

龍唯心一路風馳電掣,直奔神龍殿而去,卻在數千里時,便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一頭妖冶的赤發迎風狂舞,清眸中閃過疑惑。

神龍殿果然還在,這麼多年沒有人發現嗎?還是神龍殿是近些日子才重新卷土從來的?而這些都不是令她最疑惑的,最令龍唯心吃驚的是,魔族竟然也在去往神龍殿的路上!

道路兩旁橫七豎八的躺著身著魔族和神龍殿衣服的人,屍體一路向前延伸,天地之間充斥著濃烈的血腥味。

龍唯心自空中降落,一步步邁過地上凄慘的屍體,眉頭緊蹙,漸漸地,屍體終於沒有那麼密集,道路也逐漸開闊起來。

地面屍體雖多,卻十之八九都是魔族的人,神龍殿之人寥寥無幾,龍唯心蹲在一個似乎還殘留些許命魂的神龍殿人身前,想要詢問出什麼,試探一番后卻只能無奈的皺了皺眉頭,這個神龍殿的人已經回天乏力,神魂已不在了。

她站直了身體,遠遠地望去,她終於見到第一個活著的人了!

三隻魔族赤魔蟲正在圍攻他,嗯,不對,是兩隻!另外一隻竟然是一隻老虎!

怪異的是,那隻老虎竟站在那個人的一邊,對抗魔族赤魔蟲!

是契約妖獸嗎?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就被龍唯心否認了,那老虎的行為並非是受到那人的命令,而是完全自發的。看清楚了之後龍唯心忽的有些想念金固兒和絕仙幽林的那些妖獸們,也不知道現在他們都在幹什麼。

目光再次落到打鬥的一人三獸之上,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曾經的百獸之王,竟也如此落魄。

那隻老虎身上纏繞金銳之光,不停地張開大口吼叫,似有一道道氣流從它口中衝擊向魔族赤魔蟲。

而和它一起並肩作戰的男人,一身藍衣,裝扮看起來與神龍殿的紅衣相差無幾,可以斷定是神龍殿的人沒錯。他揮舞著拳頭,抗擊著魔族赤魔蟲衝過來的鉗子,打出的術法攻擊卻是一波弱過一波。

他們的周圍魔族魔兵的屍體殘破不全的散在地上,上面還殘留著十分明顯的野獸撕咬的痕迹。但即使失去了魔族統治的魔蟲不但沒有收斂馴服,反而更加瘋狂的進攻著。

龍唯心距離偏遠,等她快速靠近他們,才現,一人一虎已經身負重傷,鮮血淋漓。


她恨魔族,不明由來的恨,當那種情緒湧現出來的時候,龍唯心自己都被震驚了。雖說魔族的確是沒少找她的麻煩,也對她下過殺手,但卻還沒有拿到讓她恨到牙痒痒的地步,按理說,她最恨的應該是左銘才對,但此時心中湧現出來的對魔族的恨意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對左銘的怨恨。

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閃過——殺!

龍唯心快速調動仙法靈力,赤紅色仙法應念而生,抬手對準了一隻魔族赤魔蟲,吼道:去死吧!

赤龍真火,呼嘯而出!

她話音未落,火焰已經在一隻魔族赤魔蟲的甲殼上熊熊燃燒了起來,不消片刻,化作片片灰燼,消失殆盡。

卻在此時,另外一隻魔族赤魔蟲狂性大發,完全置老虎的氣流衝擊不顧,憑著鉗子被沖斷,撲向了神龍殿的藍衣男人,鋒利的刀腿直刺他的後腦。

「小心!」

這一擊,如果被擊中的話,他一定當場斃命。

赤魔蟲的速度太快了,即便龍唯心已經喊出來,藍衣男人此時也來不及躲避了。

龍唯心一瞬間以為他死定了。

結果,卻令她終身難忘,那隻老虎低吼一聲,閃電般竄了出來,替藍衣男人擋住了那一擊致命的攻擊。

老虎的脖子被魔族赤魔蟲的刀腿直接刺穿,它周身金光大作,不顧噴射出來鮮血,無所畏懼的扳斷魔族的那隻刀腿,一口死死咬住魔族最為脆弱的頭部,再也不鬆口。

藍衣男人回頭大驚失色,揮動著帶著藍色烈焰的拳頭,一拳一拳地狠狠砸在魔族赤魔蟲的甲殼上,直到魔族甲破肉爛,黏液四濺。

赤魔蟲死了,老虎也死了。

藍衣男人,抱著虎頭,放聲痛哭。

龍唯心就站在一邊,默默地看著這一人一虎。

許久,藍衣男人漸漸地止住了眼淚,想站起來,卻踉蹌地栽倒在地上,龍唯心此時才現他右胸下被魔族刺穿了一個血洞,一把扶住他。

他苦澀地笑道:「公主殿下,不論如何,謝謝你。」

龍唯心錯愕,他認識她?

藍衣男人劇烈的咳嗽幾聲,坐在老虎旁邊,撫摸著老虎的皮毛,艱難地嘆氣道:「我叫藍人,是冰火隊的冰隊一族,能撐到這麼久,全靠主子的突厄神丹,但終究還是逃不過一死,這些魔族都是沖著主子來的,公主殿下,為了主子請你出手助我們冰火隊一臂之力。」

主子?雲也開?

父王的神魂在雲也開的手裡?

不等龍唯心答應,藍人說著,從懷裡掏出兩個盒子,遞給龍唯心說道:「我知道公主殿下心地善良,咳咳,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冒昧請求您,咳咳。」

他用手比劃了一下,似乎是是回憶:「虎仔從這麼大,我就開始伺候它,養了它十年,咳咳。」

接著,又指著一個大的盒子說道:「這是它下的兩個幼崽,虎仔修為很高,領悟能力也很強,只是沒有熬到化為人形的那一天,她的兩個幼崽定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求公主殿下一定要救活它們,千萬不要落在魔族手上。」

他抬起頭,帶著懇求和期盼地說道:「或者你把他們交給紅衣也好,她一定會照顧好他們的,我求求你了。」

龍唯心接過盒子,示意他不要著急,點頭道:「你不要激動,我答應你,你放心!」

他看著龍唯心眼睛,目光之中緩緩流露出悔恨和愧疚之意,乾裂的嘴巴緩緩的說道:「謝謝,……」


三魂離體,藍人離世。

在這個神魔混亂的時空,生死似乎都尋常了許多,龍唯心朝著前行的方向看去,路,還很長。

龍唯心打開帶著透氣孔的盒子,兩隻體型差不多的小老虎還在裡面熟睡,彷彿剛才慘烈一切,都和它們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龍唯心微微看了一下后,將其中一隻提溜了出來,小老虎被驚擾了夢境,張開嘴巴,打了一個哈氣,小爪子撲通了幾下,竟然睡著了。

望著它幼小的身體,一個完全嶄新的生命,龍唯心的心瞬間柔軟,有一種名為「母性」的東西開始泛濫。


將另外一隻如同狸貓大小的小老虎同樣提出來之後,這隻小老虎似乎天生傲嬌,不滿的發出同人一般的「哼哼」聲音,半眯著眼睛斜了一眼龍唯心,也繼續睡了過去。

「哎?你們兩個小東西,跟我玩哼哈二將嗎?」龍唯心嘴角抽了抽開口道,心中的陰霾被瞬間驅散,眼中精光一閃,大笑道:「好,以後,你就叫哼哼將,你呢,就叫哈哈將!」

「哼哈二將,我們出發!」 郝仁再也不跟古樹廢話,直接盤膝坐下,雙手一合,將骨突合在掌心,開始吸收其中的靈氣。

古樹大喊大叫、破口大罵,甚至還把自己的氣根插入水面,向著郝仁的身體扎去。

之前,郝仁的肉身連鱷魚都奈何不得,現在他又經過酸液的侵蝕、淬鍊,更加堅韌,氣根根本傷害不了他。

骨突中的靈氣順著「勞宮」穴進入經脈,立即開始高速遊走,然後彙集于丹田,並轉化為真氣。

一個骨突剛剛吸完,郝仁的元神就向他提示:「恭喜你,已經進入煉虛境大成!」

進入煉虛境大成,郝仁並不滿足,他順手又摸了一個骨突,再次吸取其中的靈氣。

古樹簡直要絕望了。它只是一棵樹,它最大的本事就是用它的氣根把動物抓住,扔進「化生池」。而郝仁在它的「化生池」中似乎如魚得水,活得越發地滋潤,還把它辛辛苦苦得到的給吸收了。

古樹要是能哭的話,可能早就大雨滂沱了。

很快,郝仁又將一個骨突給吸沒了。這時,元神告訴他,已經進入煉虛境巔峰。

郝仁知道,煉虛境的下一個境界是合體境。煉虛境屬於地階,而合體境屬於天階,地階與天階之間隔著一條鴻溝。

在亞馬遜叢林的時候,郝仁只用一個骨突就從化神境小成提升到大成,又用一個骨突從大成提升至巔峰。


而當郝仁在化神境巔峰衝刺煉虛境的時候,他卻用了十四個骨突才達成這一目標。一比十四,這就是小境界與中境界的區別。

現在郝仁正處在煉虛境的巔峰,他要跨過修鍊生涯的最後一條鴻溝——地階與天階之間的界限。衝刺這樣的大境界,他起碼需要上百個骨突才能完成。

「化生池」中,郝仁的腳下還有三個骨突,這點骨突對於要衝刺大境界的需求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

既然遠遠不夠,郝仁還是算了,他又拿了一個骨突,還給古樹留了兩個。

這個骨突是給宣萱的,雖然她無法從中吸收靈氣,但帶在身邊總歸有益無害。

郝仁一縱身,跳出「化生池」,抓住古樹的氣根,懸在空中。

一個聲音從池中傳出:「小子,你不是自稱為神的吧,怎麼還偷人家的東西?你吸收兩個寶貝,我就不追究了,你怎麼還拿一個走?」

對於古樹的抱怨,郝仁嘿嘿冷笑:「你信不信我把你剩下那兩個也拿走?」說著,郝仁就要向「化生池」里跳。

古樹大驚:「哎哎,別、別,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郝仁一手抓著氣根,一手舉著骨突問道:「你跟我說實話,這東西哪裡來的?」

「我自己凝聚出來的!」古樹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