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最多算是,把她引、誘到陷阱口的人,我才是,那個獵人。」

「不,你最多算是,把她引、誘到陷阱口的人,我才是,那個獵人。」

青金搖頭,忽然說道:「其實,我是有看出來過一點點。」

「…啊?」

言清喬抬起頭,她是一點沒看出來,心眼粗到嗓子口了,壓根就沒有想到這種事情上面去。

青金點了點頭,給了言清喬肯定,肯定她沒有聽錯,肯定他也沒有說錯。

「但是,我有些…膚淺,看出來的第一時候,就是冷處理,離她遠了一些。」

青金嘆了一口氣:「她知道的,我不喜歡她,不對,我不是不喜歡她,我是沒有試著喜歡她過,我沒想到,我把她當成一個女孩子看待。」

「…」被一個朝夕相處還沒有化成人形的妖精喜歡上,青金又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事情,疏遠想要自己冷靜一點,是正常的。

「你一定會喜歡上的。」

言清喬說的很小聲。

她也不知道出於一種什麼樣的心理,可能就是單純的感慨,慢慢的說道:「她真的很漂亮,一雙眼睛,特別漂亮。」

沒人能拒絕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子對自己,至真至純,甚至願意為自己奉獻生命。

青金垂了頭,忽然笑了笑:「那她一定會很溫柔。」

「是啊…」

言清喬一口氣把碗里的湯藥全部喝掉,一時間,心裡嘴裡都五味雜陳,口不能言。

好遺憾。

明明應該是一個很完整的故事,卻在開始之前戛然而止。

那些遺憾的,失落的,愧疚的所有情感,都因為這個人的消失而永遠無法彌補。

言清喬忽的說道:「青金,你一定要永遠記得她,記得這麼個小狐狸,她很漂亮,有一身雪白的毛髮,也會很溫柔,還會傲嬌,喜歡粘人,她…想跟你一起看雪。」

「嗯。」

青金點頭:「我記得就好,你就忘了吧。」

言清喬一愣,轉過了頭,看向青金。

青金接過了她手裡已經空掉的葯碗,慢慢的說道:「我知道,你是為了贖罪,你睡不著,你覺得遺憾又難過,覺得錯在自己,所以才去的天牢。」

「…算不上贖罪吧。」

言清喬躺了下來,看著頭頂的帷帳頂,小聲的說道:「她都消失了,而我活的好好的,我不該這麼開心。」

她那時候是真的難受。

身上背著的,是狐狸妹妹的性命。

她寢食難安,徹夜難眠,也挽回不了的局面。

「你想錯了。」

沒等青金說完,灰毛狐狸從床底下鑽了出來。

言清喬:「…」

青金:「…」

兩人都大意了,沒聽見屋裡還有其他的呼吸聲音。

灰毛狐狸一臉無所謂,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毛,坐在床榻上,一邊舔毛一邊說道:「這不是她想看見的,你們的樣子。」

「…」

「她那麼傻乎乎的人,奉獻妖丹是心甘情願的,就算不是因為這件事,就算不是因為你,只要是她喜歡的人,結局都會是這樣。」

「殊途同歸罷了。」

「背地裡聽人說話,很不道德,你知道嗎?」

言清喬咬牙,有點尷尬。

灰毛狐狸一臉無辜加上鄙視:「搞笑,是我睡著睡著你們要聊天,我還沒怪你們吵醒我!」

倒打一耙用的很溜。

「你以後,不準在我床底下睡!」

言清喬指著灰毛狐狸叫嚷。

灰毛狐狸眼一斜:「怎麼?怕別人知道你腳臭?」

言清喬瞬間炸毛!

「媽的!老娘是仙女!仙女會腳臭嗎!?你給你站住!等我好全乎了,非得摁著你這廝的狗頭,好好問問老娘的腳,臭不臭!」 「不過好在我撿回了一條命,雖然失憶了但卻並不見得是壞事,因為在我失憶之後,突然有一天神仙又託夢給我,說是給我們家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然後我就得到了一個很是神奇的空間。一開始我也是不相信,在後來經過神仙指點的情況下,我終於信了,神仙真的是要給我們家改變命運的機會,而這個空間就是改變命運的關鍵,因為這個空間能帶著我們家發家致富。」

蘇葉說完,看著蘇勝天和楊氏一臉迷茫的樣子,瞬間有一種挫敗感,難道她說的還不夠清楚明白嗎?這一副看病人的眼神看著她又是怎麼回事。

好吧,看來她還是直接把他們帶進空間吧,所謂的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蘇葉意念一動,蘇勝天,楊氏還有蘇哲就感覺到身邊的景色一邊,然後他們竟然就在了一個如夢如幻的空間之中。

「葉子,這,這是哪裡,怎麼回事。」楊氏一看,臉色有些蒼白的問道,顯然是嚇到了。

「這就是我跟你們說的,神仙賜給我們家,改變我們命運的空間。」蘇葉解釋著說道。

「哇,這河裡好多魚啊,還有大白兔。」蘇哲一進來,看到這神奇的景象的時候,瞬間兩眼放光,在看到那河流里的魚和那大白兔的時候,人就已經忍不住的跑出去了。

「小哲,別亂跑。」楊氏一見,立馬緊張的叫道。

「沒事的娘,就讓他去玩吧,這空間里沒危險。」蘇葉安慰的說道。

而蘇勝天進來的時候,雖然臉色不好看,但是卻也沒說話,只是一臉認真的打量起這個空間來了。

過了一會兒,蘇勝天打量完了這個空間之後,才一臉凝重的對著蘇葉問道:「葉子,這真是神仙賜給你的?叫啥來著。」

「爹,這個叫空間,只能由我控制的空間,在外面的人肉眼是看不到的。這真的是神仙賜給我的,不然我哪有那麼大本事得到這樣一個神奇的空間啊。」蘇葉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聽了蘇葉的話之後,蘇勝天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繼續道:「所以說,今天你拿去酒樓里賣的白菜和那幾隻兔子都是這空間裡面產出來的?」蘇勝天把心中的疑問說出來道。

「嗯,是的。」蘇葉毫不猶豫的點頭。

「可是,那農夫怎麼說。」

「爹,那農夫也是我安排的,為的就是找個理由而已,因為這事我之前沒跟你說,怕你擔心和起疑,只想沒想到最後你還是擔心了。」蘇葉癟了癟嘴說道。

蘇勝天聽了之後,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竟是一臉認真的道。「嗯,因為任誰也不敢相信,一百斤大白菜和三隻大白兔能賣四百多兩銀子。」

「什麼,四百多兩銀子?」楊氏一聽,不由驚訝的長大了嘴巴,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蘇勝天聽了之後,神色有些複雜的點了點頭。

「這怎麼可能。」楊氏一臉不相信的說道。

「爹,娘,如今空間你們也親眼看到了,難道你們覺得還不可能嗎?」蘇葉反問道。

「可是,這……」楊氏還想說什麼,可卻發現自己竟是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我能眼睜睜的看着他陷入險境嗎?」

從前的墨堯,快樂無憂。如今跟隨傾皇,陷入這些紛爭中,都是她的錯。若不是當初她將墨堯留在辛古軍營,墨堯還是山裏那個與世隔絕的醫者。

想起這些,安桐心裏就不好受。

見她的臉上陰雲密佈,習凌無奈嘆口氣:「別想那些了,抓緊休息一下,我們還要趕路。就像你對墨堯一樣,傾后也不會眼睜睜看着傾皇陷入險境。」

經習凌這麼一提醒,安桐也不再多說。

……

風陵峰經過這段時間的挖掘,現如今已然成了一個禿子。

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個老人的頭頂,左禿一塊右禿一塊。因而,這件事情不是守住山下的必經之路就能隱瞞的了。

那些靈都官史派來的探子,大老遠看向鳳凌峰,便已知事情不簡單。而他們將此事彙報給靈都的人,他們知道內情,就能夠確定傾皇被困陣法。

如若不是傾皇,誰有那麼大的面子,能讓冶伽眾人幾乎將整個鳳凌峰都翻過來?還能讓昔帝子千里迢迢而來?

靈都的事情傳到冶伽的耳中,冶伽自然不會放任他們胡來。

為了壓制靈都官史起事,冶伽決定,在霄王趕來之前,先回一趟靈都。就以傾后的身份,帶着墨堯一同前往。

因為墨堯的能力,暗殺對他而言,根本不成問題。更何況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了。

「傾后,真的決定了嗎?要用安桐對付墟府官史那招?」墨堯坐在正廳中的右側位置,身着墨色長衣,臉上帶着些許擔憂。

冶伽無奈嘆了口氣:「如果不用這法子,很難讓他們消停下來。而且現在我也沒有時間騰出手去徹底處理好靈都的事情。」

「不如讓我跟你去一趟吧!」昔帝子坐在左側,旁邊坐着葉南和望月史。

聽到昔帝子的話,冶伽愣了一愣,隨後道:「你能千里迢迢趕到這裏幫我們,我已經很感謝你了。辛古內的事情,還是讓我來處理吧!」

「那好吧!你們去自己小心。雖說墨堯和你的法力都不弱,但是靈都內也不乏有法力高強之人。」

「嗯!」

「傾后,你們準備何時出發?」

冶伽思索了一下:「就今夜吧!算著日子,霄王應該不久就會趕到這裏。若他趕到我還沒有回來,你們好生招待他,不可怠慢。」

葉南點點頭:「傾後放心!」

昔帝子和霄王都是不遠千里趕來幫忙的,他們自然不敢怠慢他們。

在商議結束后,冶伽便回房開始收拾東西了。一件便衣,和一件華裙。她要以傾后的身份,在明面上與靈都官史周旋,給墨堯調查和暗殺的時間。

除了兩件衣裙,冶伽還帶了一些防止妖獸的藥粉,另外便是一些乾糧和銀錢。

收拾好后,她自個換了一身淺青色男式長衣。雖說在靈都要以傾后的身份出現,但是這前往靈都的路上,為方便以男裝要更為妥當些。

臨近黃昏,天際被染成一大片橘紅色。冶伽背上包袱推開房門走出來。一抬眼便是這樣美景。

「真想你也看到這樣好看的景色!」冶伽輕嘆口氣,心裏無時無刻都在想着身在山洞裏的傾皇。

自從被困以來,他的世界就是那山洞,連天都無法看到。

。可是突然,安楚妍叫住她。

「等一下,他們要出來了!」

聞言,薩吉特瑞厄斯不解的問道:「我們更得趕緊走了,等他們出來,等會就出不去了!」

「不!」安楚妍似乎有其他的意思,「他們應該不會再打了!」

「我說黑神,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你……」

「她說的沒錯。」哈迪斯開口道。

「連你也!?」

就在薩吉特瑞厄斯欲言又止的時候,眼前那片黑烏烏一片的空間漸漸消失了,裏面並沒有傳來波動非常劇烈的反……

《我不想當魔王》第561章.離開異次元 「怎麼著,都成這樣兒了,面子還死硬?」玄天聖體聽到海姓靈獸的斥罵,不由是再次的踢了它幾腳,顯然是對於這手下敗將的態度很不滿意。

「年輕人不要氣盛!」海姓的靈獸被踢的渾身直打哆嗦,其目光中帶著暴虐的凶性,雖然看不到自己尾巴處的玄天聖體,但這並不耽誤他放狠話。

「不氣盛還叫年輕人嘛?」玄天聖體聞言,便是又給了他幾腳,這倒是將還摸不清自己處境的海姓靈獸給氣了個半死。

「你對這島上熟悉,你說這附近哪有池子,我好把你扔進去,省的你干在外面被其它靈獸給吃了。」這幾次踹下來,海姓靈獸倒也老實了不少。玄天聖體又拖著它的尾巴走了一陣兒,便是嫌累的坐在了原地,不想再走了。

「這島上哪裡會有能夠擠下我的水池,你要是不忍我被吃了,就用靈索把我拴在海邊好了。」海姓靈獸嗤笑著,似是在嘲笑玄天聖體如今的處境,而後,便是自斷後路般的說到。

「娘的,要不我還是把你扔在這裡算了!」玄天聖體聽得這大魚所說的話,乾脆是賴在地上不再起身了。其悠閑的靠在一顆珊瑚旁邊兒,顯然是不願意干這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躺了一夜,直待得第二天的早上,玄天聖體這才是見到了青木若何的身影。雖然在嘴上說著不關心這條大魚的死活,但玄天聖體卻還是守了它一夜,沒讓它被四周趕來的靈獸給吃了。

「昨天夜裡,你就是這麼一條大魚打了許久?」在玄天聖體的視野中,青木若何牽著兩隻虎頭的海魚靈獸向著他這邊兒走來。其身影剛一出現,便是有些驚訝的跟玄天聖體寒暄了起來。

「這可是好東西,半龍後裔呢!」玄天聖體自地上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旁的這條大魚,顯然是向著青木若何炫耀起了昨天的戰績。

「要是這麼說的話,倒也值得你好心的守上一夜。」青木若何點了點頭,走到這大魚的腦袋前面仔細看了看,只覺著這大魚長的有些不三不四。

「你幫把手兒,咱倆把它拉到海邊兒去拴起來,以後有空兒再帶走。」而後,玄天聖體便是繼續的跟青木若何講到。

青木若何聽著玄天聖體的話,眉頭便是皺了起來。看這大魚的體型,貌似也輕不到哪裡去,這要是走上三四十里的拖到海邊兒,怕不是要累壞人的。相比之下,青木若何倒是想將它切成大塊兒,當做糧食收到須彌戒子里。

猶豫了片刻,青木若何則是轉過頭來,以詢問的眼神看著玄天聖體。雖然不曾說話,但眼神里的意思卻是能讓玄天聖體看的十分明白了。

「我覺著,要不我們還是把它拆解拆解,吃了算了。」青木若何的眼神看著玄天聖體,而後者卻是一直都不曾言語。無奈之下,青木若何便是把心裡的想法兒挑明說了。

「….」那大魚躺在地上,只覺著是一陣的無語。但對於青木若何想要吃自己的念頭兒,雖然覺著有些怕,倒也是沒什麼意見。畢竟,作為一條大海魚,被吃也不是一件很丟人的事兒。

「可他畢竟靈智清晰,我們吃它是不是不合適….」玄天聖體滿臉的苦澀,對於這條大魚是真的不太想吃。

「死了就沒靈智了,放心吃就是。它又不是低境界的靈獸修士,難道還殺不得了?」青木若何撇了撇嘴,對於玄天聖體的心軟,則很是不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