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師姐在我心中一直為人都那麼和善,又怎麼可能做出這等事情來呢!」李逸晨當即說道。

「主要是師姐在我心中一直為人都那麼和善,又怎麼可能做出這等事情來呢!」李逸晨當即說道。

「少拍我馬屁,我現在有個事真的要你幫忙,若是你做不到,那麼剛才那番話就絕對不是威脅你,畢竟在你死和我死之間,我還是會自私的!」被李逸晨識破,凌錦詩到也沒有再繼續裝下去。

「師姐請講!」凌錦詩既然這麼說了,李逸晨也猜到,她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應該與她身上的天陰絕脈有些關係。

「龍焱草!你聽說過沒有?」凌錦詩立刻問道。

「相傳與龍涎草一樣,乃是由神龍所垂之涎凝晶而生,只不過龍焱草,乃是火系神龍的垂涎凝晶而生,所以其中蘊含著無盡的真火之力,哪怕比起天陽源火也只強不弱!」作為一個煉丹師,李逸晨自然對於這些東西早已了如指掌。

哪怕沒見過實物,至少也從資料中看過其形態以及相關屬性。

「不錯,若是龍焱草再加上天陽源火,那麼我只需要自己煉化,便可以抗過二十歲的那個大坎!」凌錦詩微微點頭道。

「荒神堡還有龍焱草?」李逸晨也是不由一驚!

自從神龍在妖族消失之後,如今與神龍有關的各種資源同樣幾近絕跡,一想到這裡,李逸晨不由又佩服起荒神堡的底蘊來。

「荒神堡沒有,但我知道哪裡有!」凌錦詩立刻回道。

「那你的意思是?」李逸晨顯然有些搞不明白凌錦詩給自己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怎麼這麼笨啊,我給你說這些自然是要你陪我去採摘了!」凌錦詩當即說道。

「我?不會吧!」李逸晨連忙擺手道,「大小手,這龍焱草對你來說,關係重大,我覺得我們還是稟明堡主,然後再派遣堡中強者,方可做到萬無一失!」

雖然不知道凌錦詩為何會找上自己,但她既然不能一個人前往,李逸晨相信這一路必定不會是那麼的輕易,自然不願意去招惹這些麻煩。

「要是能讓我爹出手,我還用得著叫你嗎?」凌錦詩當即說道,「那龍焱草生長在絕情谷中,從荒神堡到絕情峰中間要經過多少勢力?你覺得荒神堡若是隨意派人大肆經過人家的地盤,能不搞出一些紛爭嗎?這些年,我爹為了我的天陰絕脈已經費盡心思了,我不願意再讓他為此事操心!」

絕情谷!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李逸晨似乎徹底明白為何凌錦詩要找上自己了,因為絕情谷乃是北州域內最為特殊的一個地方…… 絕情谷,位於唐古城的北城與中城之間的一個山谷!&1t;/p>

&1t;/p>

雖然說是山谷,但佔地面積也十分廣闊,哪怕唐古城中勢力諸多,而且絕情谷的地勢亦相當不錯,但卻沒有哪個勢力建宗於絕情谷內。&1t;/p>

&1t;/p>

相傳絕情谷很久以前,並不叫絕情谷,不過他當時叫什麼名字已經沒有人知道了,也不知道哪一天絕情谷中突然出現一名書生!&1t;/p>

&1t;/p>

這位書生長得極其俊郎,而且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只不過他卻彷彿無心於世間紛爭,整日於谷中栽種花草、撫琴弄簫!&1t;/p>

&1t;/p>

北州中突然出現這麼個人物,自然也有不少勢力意欲拉攏,只不過所有前來拉攏之人皆被書生一一回絕,這些人中自然有人心生不爽,欲以武力逼其屈服。&1t;/p>

&1t;/p>

不過凡是在絕情谷出動武之人,卻根本沒有人一個能活著離開的,哪怕最後某個勢力還派出兩位隱世不出的強者,但最後世間也就再也沒有那兩位的消息。&1t;/p>

&1t;/p>

後來聽到一些傳聞,據說這位書生曾經有一個深愛的女子,後來不知在因為什麼原因而不能在一起,所以一個人隱居於此。&1t;/p>

&1t;/p>

至於這個消息是否屬實,後人也無從考證,只不過在若干年之後,絕情谷中那個書生也不知道是壽源已盡而作古,還是自己離開了絕情谷,總之從那時候起,那位書生便像是人生蒸了一般。&1t;/p>

&1t;/p>

但是絕情谷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谷中雖然天道之氣充郁無比,但無論如今也無法攝入體內,而且哪怕是服用丹藥似乎也無法恢復自身的力量。&1t;/p>

&1t;/p>

但後來又有人現,若是一男一女,並且皆是同一境界的話,那麼兩人只要互相牽手而修鍊的話,那麼雖然在這裡的修鍊不會對境界有半點幫助,但是力量的恢復卻快得驚人。&1t;/p>

&1t;/p>

絕情谷!絕情否?沒有人知道!&1t;/p>

&1t;/p>

但大家卻知道一個道理,那就是絕情谷中根本不適合建宗立派,所以絕情谷也就成為唐古城中為數不多的自由的土地之一。&1t;/p>

&1t;/p>

不過這麼多年的挖掘,絕情谷中縱然有著一些珍貴的天才地寶也被各方勢力也挖掘得差不多了,當然除了那些珍貴的自然也還存著一些價值一般,強者看不上眼,像神遊境武者又覺得還行的資源,而且不時也有一些滄海遺珠流落出來,所以絕情谷如今到也是許多神遊境武者喜歡的歷練之處。&1t;/p>

&1t;/p>

當然也因為絕情谷其中的特殊性,一些勢力中的男弟子也會借著尋找機緣之名邀請自己心儀的女同門一同前往,如此一來到也在絕情谷中成就不少佳話,不過同時這裡也成為一些心懷鬼胎的男弟子的獵艷之處。&1t;/p>

&1t;/p>

總之,如今的絕情谷乃是神遊境混跡之處,同時北州各方勢力為了自家弟子有個磨礪之處,亦達成協議,在絕情谷中,不得有境界越神遊境的人動武,否則將受到唐古城所有勢力的聯手制裁,如此一來,對於絕情谷有人覺得這裡是天堂,同樣也有人覺得這裡是地獄。&1t;/p>

&1t;/p>

在唐古城也呆了一段時間,對於絕情谷,李逸晨自然也有著一定的了解。&1t;/p>

&1t;/p>

「你確定那龍焱草如今還在絕情谷中?」如果真的能幫到凌錦詩,而且又不用自己犧牲色相的話,李逸晨到不介意幫上她一把。&1t;/p>

&1t;/p>

雖然說李逸晨本身不是施恩圖報之人,但為了仙劍宮,若是自己真幫了凌錦詩解決天陰絕脈之事,以凌錦詩在堡主心中的位置,自己若是挾恩求報的話,那麼求下仙劍宮到也真不算是什麼難事。&1t;/p>

&1t;/p>

「至少有七成把握吧!」凌錦詩說道,「因為那個地方偏僻而且極為險要,尋常之人跡難至,我也是查閱了諸多典籍才能大概鎖定其方位!」&1t;/p>

&1t;/p>

「七成?」李逸晨不由眉頭微微一皺。&1t;/p>

&1t;/p>

「當然你可以選擇拒絕我,但到時只怕我威脅你的事情就真的要弄成事實了!」凌錦詩狡黠一笑,此刻哪怕李逸晨也分不清楚她這話到底是真是假。&1t;/p>

&1t;/p>

「為什麼選擇我?」不過李逸晨終究還是有些好奇,畢竟碩大一個荒神堡,修為在神遊境中,實力比自己強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吧。&1t;/p>

&1t;/p>

「要聽真話?」凌錦詩突然一本正經的眼著李逸晨問道。&1t;/p>

&1t;/p>

「如果我們要同行絕情谷,你不覺得我應該聽到真話嗎?」李逸晨同樣聳了聳肩道。&1t;/p>

&1t;/p>

「因為只有你會全力以赴,否則若是過一年的時間,你就救不了你想要救的人了!」凌錦詩再次丟出一個重磅炸彈道。&1t;/p>

&1t;/p>

「你……」哪怕李逸晨定力再好,此刻也忍不住臉色一變。&1t;/p>

&1t;/p>

「仙劍宮李逸晨,入門兩年時間,便領悟到仙劍技的前三式,憑著仙劍技的威猛,我實在想不出我荒神堡中還有哪個神遊境的弟子敢說有必勝你的把握!而且你如果拒絕我,那我馬上去告訴我爹,我不喜歡你,他們為了不讓我知道我有天陰絕脈的這個秘密,自然要把你軟禁起來,雖然能給你提供不錯的修鍊環境,但是在仙劍宮的封印瓦解之前,你卻不可能得到半點自由!」面對著無比謹慎的李逸晨,凌錦詩無奈之下也只得全盤拖出,「所以你現在應該沒有其他選擇!」&1t;/p>

&1t;/p>

「你是怎麼知道的?」相比起底牌被揭,李逸晨更關心的是凌錦詩是如何知道此事,同時又還有多少人知道此事的!&1t;/p>

&1t;/p>

「你在小聚之上,下手極狠的擊碎方元基的神魂,你覺得我不應該查一下你的底細嗎?」凌錦詩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加入荒神堡的目的,應該是想借著荒神堡弟子的身份挑起一些荒神堡與千嘯門之間的紛爭吧?一旦成功,一年之期,仙劍宮解封之時,你就有機會救下仙劍宮的人,我說的沒錯吧!」&1t;/p>

&1t;/p>

「沒錯!」既然人家什麼都已經掌握了,李逸晨也覺得自己沒有再繼續裝下去的必要,不過此刻卻是暗暗凝重著天道力,雖然如今身處荒神堡,但事有不對,李逸晨也絕對不會輕易的束手就擒,「這麼說,你剛才所說的那些只不過是為了套我的話了?」&1t;/p>

&1t;/p>

這一刻李逸晨也意識到,所謂的什麼絕情谷中有龍焱草有事應該也是凌錦詩虛構出來的。&1t;/p>

&1t;/p>

「錯!我說的句句屬實!我只是想告訴你,如今除了幫我,你沒有其他選擇,當然若是你能幫我取到龍焱草的話,我也必請我爹出面調停千嘯門與仙劍宮之間的紛爭,雖然不敢保證千嘯門永不犯你們仙劍宮,但至少三五年之內,千嘯門不可能為難仙劍宮!」凌錦詩接著又補充道,「而且關於你的身份,如今整個荒神堡也就我一個人知道!」&1t;/p>

&1t;/p>

「這麼說來,那還真如你所言,我似乎沒辦法拒絕於你了哦!」見狀李逸晨也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1t;/p>

&1t;/p>

當然這其中也包含著凌錦詩開出了讓他心動的條件,雖然僅僅只是口頭承諾,但是從這段時間李逸晨對凌錦詩的觀察來看,這小妞到也應該是一個言而有信之人。&1t;/p>

&1t;/p>

「所以這兩天你好好調整一下,三天後我會來找你,到時我們一起前往絕情谷!」凌錦詩丟下一句話之後,便直接走了出去,只留下李逸晨一個人陷入沉思之中。&1t;/p>

&1t;/p>

此刻的李逸晨沒有已經沒有再去修鍊的心思,而是回憶著自己與凌錦詩的對話。&1t;/p>

&1t;/p>

按理說,凌錦詩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麼她一開始就直接打出這張牌來,自己自然就已經無法拒絕,可是她卻先是一個理由不行,又換一個理由,在自己的不斷推脫之下,最後才直接亮出底牌。&1t;/p>

&1t;/p>

這其中又代表著什麼意思呢?&1t;/p>

&1t;/p>

李逸晨思考著凌錦詩的用心之時,走出木屋的凌錦詩卻同樣微微搖起頭來。&1t;/p>

&1t;/p>

事實上的確是李逸晨小聚回來之後,她就已經著手調查起李逸晨的背景來,雖然唐古城中李逸晨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無論他改什麼名字都不會有人在意,但在九雲之域,李逸晨如今也勉強算得上一號人物,那麼以凌錦詩的地位,想要打探他的底細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1t;/p>

&1t;/p>

當得知李逸晨的身份之時,凌錦詩第一個想法便是立刻告訴父親,但隨後凌錦詩腦中靈機一動,卻不由想到李逸晨不正是隨自己進入絕情谷中摘取龍焱草的不二人選嗎?&1t;/p>

&1t;/p>

畢竟從李逸晨的資料中,凌錦詩也看得出這個傢伙身上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神秘,同時亦有著諸多武道以外的手段,這些都不是一般的荒神堡弟子所具備的。&1t;/p>

&1t;/p>

有了這個思路之後,凌錦詩又多出一份私心,她覺得像李逸晨這樣的人才,若是能借著這個機會將其留在荒神堡那到真是一件不錯的美事,所以一開始她並沒有想去點破李逸晨的身份。&1t;/p>

&1t;/p>

畢竟只要身份不被點破,慢慢感受到荒神堡的優勢,對荒神堡生出歸屬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1t;/p>

&1t;/p>

可是李逸晨這混蛋卻油鹽不進,到了最後,凌錦詩也只得拿他的身份來相要挾,只不過凌錦詩也知道,這層紙一旦捅破,那麼想要再把李逸晨真正的留在荒神堡就更加的困難了。&1t;/p>

&1t;/p>

不過相比起留住李逸晨,凌錦詩還是更在意自己的清白之軀,所以對於她來說,找到龍焱草才是頭等大事!&1t;/p>

&1t;/p>

只不過凌錦詩這般用心,李逸晨又哪裡能猜得透……&1t;/p>

&1t;/p>()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我的主場

三天的時間轉眼即逝,猜不到凌錦詩的心思,李逸晨到也索性懶得去猜,而是專心修鍊起來,畢竟如今有了聖戒空間中的世界核心,無論修鍊再多的力量都可以儲存起來,李逸晨自然不會浪費時間。&1t;/p>

&1t;/p>

不過感應到凌錦詩靠近之時,李逸晨當即停止了修鍊,當然僅僅只是肉身停止修鍊,但神魂卻仍然還在聖戒空間中修鍊,畢竟此行絕情谷,一旦消耗了自身的力量想要恢復過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如今在聖戒空間中多儲存一些力量,對於此行絕對有利無害。&1t;/p>

&1t;/p>

「挺準時的嘛!」凌錦詩走來之時看著李逸晨已經打開房門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出了?」&1t;/p>

&1t;/p>

「我能拒絕嗎?」李逸晨微微聳肩道。&1t;/p>

&1t;/p>

「不能!」凌錦詩乾脆地回道。&1t;/p>

&1t;/p>

「那就出吧!」既然之前已經決定,那麼李逸晨自然也不可能真的不打算去。&1t;/p>

&1t;/p>

也許普通的弟子離開宗門要費上一番手腳,但以凌錦詩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是什麼難事,哪怕帶上李逸晨,那也輕輕鬆鬆就走出了荒神堡。&1t;/p>

&1t;/p>

輕車熟路的帶著李逸晨直入城中的傳送陣,幾經傳送兩人便已經出現在絕情谷的邊緣。&1t;/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