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炎黃組的隊員都嚇了一跳,這個蟲子太嚇人了。而此時這個蟲子好像猛的轉動一個方向,紫焰想要撲向宋端武。

「什麼?」炎黃組的隊員都嚇了一跳,這個蟲子太嚇人了。而此時這個蟲子好像猛的轉動一個方向,紫焰想要撲向宋端武。

「叮!」就在這時候,宋端武一抬手,一道玉劍而起,當場就把蟲子給定住了。什麼煞神焰,想要毀掉宋端武手中的玉劍,結果玉劍當中傳來真武符的轟鳴聲,當場就湮滅下去。

蟲子尖叫起來,翅膀抖動,那個猙獰的樣子,楊柏也瞳孔一縮,忍不住的說道:「屍蟞!」

「你連屍蟞也認識?」宋端武輕笑起來,楊柏可是滿腦袋有古代醫道典籍,對於這個屍蟞當然認識。

「毀了它!」楊柏沖著宋端武點了點頭,宋端武只是衝出玉劍,屍蟞當場碎裂開來。

「冷家主,屍蟞歸屍蟞,可這個上面的紫色焰火,你剛才說什麼煞神焰是什麼意思?」宋端武轟碎屍蟞,上面的焰火也隨之熄滅。

「他回來了,不可能,他怎麼能夠回來,難道姑姑回來,嗚嗚嗚!」冷天絕都要瘋了,剛才那紫色焰火,徹底嚇壞了冷天絕。

「閉嘴,死的人怎麼能夠回來,給我閉嘴!」冷凝川狂吼一聲,幸虧進入房間的人除了炎黃組就是冷衛。

冷凝川渾身都顫慄了,別看冷凝川半步結丹,可是冷凝川的心都在疼,都在慌。

「煞神焰,是什麼東西?」楊柏卻看著宋端武,想要從宋端武那裡知道關於紫色焰火的事情,而此時的宋端武卻搖了搖頭,不過卻雙眸越發的光明起來。

「冷家主,你如果不說,就跟我返回京城吧。你要知道,前陣子在殯儀館發生的事情,也是莫名的紫焰出現,轟開三十多個墳墓。」

「什麼?殯儀館也跟這個煞神焰有關?」冷凝川臉色又變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樣的情況。

「殯儀館,用這個煞神焰炸墳墓?」楊柏聽著一愣愣的,旁邊的炎黃組手下,趕緊解釋道。

楊柏這才知道宋端武執行什麼任務,前陣子,AD市殯儀館突然晚上突然死掉一名打更人,而這個人也是化為枯骨。

這樣的事情,當地警方先是處理,可是當警方接觸這個屍體,一些人頓時肌肉開始萎縮,整個人都在萎縮。

而就在這時候,殯儀館的晚上,突然炸裂一個個墳墓,同時紫色的焰火充斥虛空。這樣詭譎的事情,當然通報炎黃組。宋端武領著隊員來到AD市,也發現那些接觸屍體的人,那是被煞毒所侵染。

宋端武立刻命令把屍體焚燒,同時用炎黃組丹藥救下這些人,同時封鎖殯儀館,一切都要找到煞氣的源頭。

現在看來,這個煞氣的源頭,就是煞神焰,而冷家居然知道煞神焰,一定跟這件事有關。

「冷凝川,你還是說吧,你們冷家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去殯儀館?」宋端武冷笑的看著冷凝川。 「歐陽楚?」

許醉凝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很顯然沒想到歐陽楚會突然出現。

歐陽楚定定的看著面前清麗的女孩子,然後眉頭緊。

「你的頭髮還濕著,怎麼不吹乾了再出來?」

面前的女孩子雖然身上裹著厚厚的珊瑚絨睡衣,但是利落的短髮這時候還滴著水,打濕一小片衣服的領子。

聽到對方的質疑,許醉凝回過神來,手在頭髮上隨意的撥弄了兩下。

「現在頭髮剪短,很快就會幹了。」

這也是讓許醉凝最滿意的一點,剪了短髮之後,終於不用再用吹風機吹了,坐一會兒就能自然干。

歐陽楚眼神深邃,然後勾起了一絲不悅。

「到這兒來。」

許醉凝並沒有反應過來,而是愣在原地,又反問了一句。

「你說什麼?」

沒想到歐陽楚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抓住了女孩纖細的手腕,一用力,身姿纖弱的女孩就整個跌進歐陽楚的懷裡。

想起歐陽楚之前耍氓的背景前案,許醉凝驚懼之餘下意識的想要掙扎。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動,頭上就被一塊乾燥柔軟的毛巾給罩住了。

沒想到這個大冰塊竟然誰要給自己擦頭髮?

很顯然難度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覆蓋在許醉凝頭上的大手裡的動作略顯生疏。

讓他依然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自己的力道,保證不會弄疼許醉凝。

當娶則撩 許醉凝的臉噌的一下紅到了耳根,開口之時聲音已經有些顫抖。

「你…我自己擦擦就行了,真的不用你幫我擦了…」

說著就想掙扎著起身,歐陽楚的另一隻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卻加重了力道。

「別動。」

他的語氣透露出了不可置疑,在武力這方面,許醉凝沒有和他討價還價的餘地。

於是就失去了,不再白費力氣,乖乖的坐在歐陽楚的腿上享受這個擦頭髮的服務。

可是隨著許醉凝安靜下來,宿舍里的氣氛愈發的尷尬。

這讓許醉凝更覺得受不了,最後只能由自己來打破這個氣氛。

「你怎麼會突然來這兒呢?」

許醉凝低著頭問。

「今天看到了一個新聞。」

歐陽楚的聲音透露出的冰冷顯現出,他此刻情緒並不怎麼好,反而有點慍怒。

「什麼新聞?」

許醉凝沒想到會得到如此一個驢唇不對馬嘴的回答,下意識的就反問了一句。

男人聲音更冷了,硬是讓你住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就是關於你和歐陽修離在一起了的消息。」

許醉凝:???

她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歐陽楚放在床上的手機還亮著,此刻正停留在微博上搜的界面上。

只是說第一名,當然就是她和歐陽修離的cp炒作,那張放的大大的圖片正是自己的手搭在歐陽修離胸上的那一幕。

許醉凝只覺得無話可說。

在這個完全封閉式訓練的地方,他們沒有電子設備,可以聯繫外界,雖然不能確切的知道外面的情況。

但是就從這幾天工作人員對他們兩個調侃的態度,許醉凝也不難想象現在網上是個什麼光景。

無非就是在炒他倆的cp粉罷了。

但是現在網上的這種東西,大家也就是圖個新鮮而已,沒想到歐陽楚會為了這種事情專門來找他一趟。

「這些都是網友隨便說說的,那個照片也是在我們練習小組的舞蹈。」

雖然並沒有充分的理由,但你如果還是開口解釋。

「我和歐陽修離關係壓根就沒有那麼好,還不如說是他很討厭我更準確。」

這倒是沒有什麼好撒謊的,她本身就覺得自己和歐陽修離不熟啊。

更何況之前歐陽修離覺得自己是個炒作狗的時候,沒少對自己惡言惡語,說是討厭自己也不足為過吧。

歐陽楚聽到這話,其實神色已經有所緩和,正準備說些什麼,卻被門外的敲門聲給打亂了。

許醉凝噌的一下就坐了起來,臉上滿是慌張。

「一定是宿管老師來查宿舍了!」

許醉凝急的就差團團轉了,他看著面前的男人壓低了聲音。

「你能不能藏起來一下?」

男人剛剛有所緩和的臉色一下子又烏雲密布。

「拜託了,只要一下下就好。」

她可是硬生生停到了快要決賽,她馬上就能見到當年的罪魁禍首程安,她絕不能現在因為這種事情而被淘汰。

情急之下,許醉凝甚至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說服歐陽楚,只能雙手合十,一臉誠懇的問道。

「拜託拜託,如果現在被發現的話,我所有的努力就白費了,你真的就只要藏一下就好!」

歐陽楚依然面色不虞,既沒有開口答應,也沒有搖頭拒絕。

門口的敲門聲一陣大過一陣,許醉凝也來不及再和歐陽楚多說了。

用力一推,棉被一揚,歐陽楚就倒在了她那張小小的單人床上,棉被也將其身形徹底覆蓋。

許醉凝這才著急,忙慌的跑到門口去打開了門。

沒想到門后的根本不是來查宿舍的老師,而且羞紅了臉的歐陽修離。

歐陽修離也是一身睡衣的裝扮,雙手都背在身後,就是臉紅的有些可疑。

並不像往常一樣不可一世,而是滿臉局促的站在了門口。

「歐陽修離?」

許醉凝驚訝出聲。

「你來我這幹什麼?」

感覺到許醉凝話中的疏遠,歐陽修離居然臉更紅了。

「今天練習的太累了,你明天一定會肌肉酸痛的,這是解痙止痛的葯!」

剛說了這麼半句話,歐陽修離突然猛的一抬頭,聲音一下子高了一個八度。

「但是你也別多想,我擔心你這樣的肌肉狀態會影響後面的表演,你…你別誤會!」

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將手中的藥膏往許醉凝的手裡一塞,然後都不敢多看一眼的,扭頭就走。

許醉凝莫名其妙的回屋關上門,卻一下子被男人拽到了床上。

面對男人冰冷的目光,許醉凝就沒由來的心虛,也不知道歐陽修離抽的什麼風。

她就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手突然被抓住,然後放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許醉凝獃滯,就聽到身下的男人頗為認真的問。

「誰的更有型?」

「什麼?」

許醉凝沒反應過來,沒想到身下的人破天荒好脾氣的又重複了一遍。

「我和他的胸,誰的更有型?」 眾人已經離開波詢的房間,屍體交給炎黃組處理,而楊柏和宋端武已經坐在冷凝川的密室當中。

房間很寬敞,四周的牆壁都是特殊的玻璃,完全依靠電腦控制,顯示不同的風景。

辦公桌也是玻璃的,能夠看到桌下的一切,這裡的構建好像是為了特殊的目的。而此時冷天絕緊張的站在冷凝川的身後,冷凝川手中拿著酒杯,好半天終於緩和下來了。

「宋隊長,你問吧,關於煞神焰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訴你。」不說也不行,宋端武和楊柏都追查這個,尤其是宋端武殯儀館的任務都沒有完成,本身就惱火。

「很好!」宋端武看了一眼楊柏,楊柏也點了點頭,楊柏可是強大的金丹期,尤其擁有特殊的神念,分辨真言很容易。

「煞神焰那個人,的確是我們冷家!」冷凝川剛說完,冷天絕就慌了,震驚無比說道:「父親,你胡說什麼,我們冷家哪有煞神焰。」

「閉嘴!」宋端武冷冷一說,而冷凝川長嘆一聲,輕聲說道:「天絕,算了,一些事情必須交代清楚,不然的話,炎黃組是不會放過冷家。」

「煞神焰,是一名冷衛所擁有的,只是這個冷衛,已經死了。」冷凝川說道這裡,已經陷入某種回憶。

「冷家冷衛?你告訴我人已經死了,怎麼可能?」宋端武當場就怒了,一個死人擁有的煞神焰,而冷家的冷衛怎麼可能擁有異火。

「真的死了,死了二十年了,那個冷衛說是冷衛,其實就是我們冷家的人。他叫冷狂!」冷凝川說道這裡的時候,突然戛然而止,彷彿一些話沒有說出來。

「冷狂?繼續說,怎麼死的。」冷衛壽元極少,只有十年,冷狂如果真死了十年的話,這一次的煞神焰怎麼出現的?

「被,被家族所滅殺的!」冷凝川低下頭來,又馬上喝了一口酒。

「冷家主,冷狂不同冷衛,你們冷家為什麼滅殺。」楊柏突然盯住冷凝川,這裡面一定有問題,區區一個冷衛,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冷凝川在畏懼什麼,還有那個冷天絕也相當的害怕。

「這是冷家的事,跟這件事是無關的。兩位只要清楚,冷狂已經死了,煞神焰就是冷狂所擁有,可是已經二十年了,老夫都不知道他埋在那裡。」

「你能確定他死了嗎?」楊柏看向宋端武,而宋端武也明白過來,現在冷凝川所說的,都是真話,沒有騙他們。

「心都被挖了,當然死的透透的!」冷凝川這句話剛說完,楊柏突然站了起來,一股滔天的神威轟然降臨,彷彿真龍出世一樣。

「說,冷狂背後是誰!」太突然了,而且楊柏擁有的神念可是來自神格,加上龍威,當場就把冷凝川給嚇住了。

「冷悠塵回來了!」冷凝川當場就被鎮壓了,只是從本能說出的話,同時冷凝川震驚無比的看著楊柏,楊柏散發的氣息太凶了,這絕對不是冷凝川能夠應對的。

就在這時候,一切的能量統統消散,雲淡風輕,楊柏依舊坐著,宋端武卻冷笑的看著冷凝川和冷天絕。

「很好,冷悠塵是誰?」

「什麼?」冷凝川慌了,側頭看向冷天絕,剛才冷天絕都要尿褲子了,徹底被楊柏嚇住了,那就是一條龍,太可怕了。

「我,我說冷悠塵了嗎?」冷凝川想要拒絕,這個人絕對不能提,二十年了,冷家都不許提起來。

楊柏望著冷凝川,也笑了起來,看來這個冷凝川隱藏什麼,冷狂背後這個冷悠塵才是最重要的人。

「老宋,回京城吧,我相信冷家主會說的。」楊柏淡淡的說著,宋端武的儲物戒指當中,突然出現兩把封靈鎖,扔在兩人的腳下。

「戴上吧,今晚就啟程回去!」宋端武是相當配合,而此時的冷凝川卻依舊不說話,老臉相當的愁苦。

「父親,說了吧,冷狂已經死了,姑姑也不可能回來,如果回來了,那個人也一定回來,整個修真界都會亂的。」

「閉嘴,別說了,這是冷家的事,跟修真界有什麼關係。」冷凝川狠狠瞪向冷天絕,如果不是楊柏,冷凝川根本不會說出冷悠塵。

「姑姑?冷悠塵是你妹子?」楊柏也愣住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冷狂背後之人,是冷凝川的妹子。

「你們不說,難道我就不知道嗎?」宋端武也不廢話,當場就拿起手機聯繫了總部。

「什麼?許可權不夠?」宋端武拿著電話,鬱悶無比,電話那頭傳來安曉冷冷的聲音。

「換我的!」楊柏也好奇,可是剛說完,電話那頭的安曉就更加冰冷說道:「你們在一起?出息了,執行任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