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應該是沒有惡yì,而且捨命救你也是事實,你倒是不必有太多的顧慮,只是之後的行事,我們都要更加小心謹慎了。以我曾經在天界的經驗看,這個幽冥大世界絕對不簡單!其內蘊含了太多的未知,光就這些大勢力的底蘊來看,甚至都可以比肩天盟的一些分部了!」祝煜難得的面色凝重起來。

「他們應該是沒有惡yì,而且捨命救你也是事實,你倒是不必有太多的顧慮,只是之後的行事,我們都要更加小心謹慎了。以我曾經在天界的經驗看,這個幽冥大世界絕對不簡單!其內蘊含了太多的未知,光就這些大勢力的底蘊來看,甚至都可以比肩天盟的一些分部了!」祝煜難得的面色凝重起來。

「這個我明白,即便我真的被利用了,也不會改biàn我對他們的感激之情!對了,你們後來在空間通道內的情形如何?其他同伴可還有線索?」呂涼突然想起,其他同伴的下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祝煜輕輕搖頭道:「那日在空間通道內,我們遇到伏擊,小武拼了撕空刃被毀,生生打出一條活路!我們幾人隨後分別進入了不同的另一層通道,我恰好出現在了南部區域。

至於其他幾人,我還真不知道具體的下落。只能希望,他們出現之地,不要是什麼龍潭虎穴。」

呂涼聞言,除了心中祈禱之外,也只能長嘆一聲了,隨後他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祝兄還有什麼打算?」

祝煜回應道:「我們還是得化形,然hòu想辦法在坊市內打探到如何去北部礦區的情報!」

呂涼微微一愣道:「那太阿劍呢?祝兄有什麼線索嗎?又打算何時去取?」

祝煜苦笑一聲,搖頭道:「之前搜魂暗夜神陽那個老東西,得到了一個讓我無奈的答案。太阿劍確實現世了,但目前竟然出現在了你那神智喪失的師尊手中……反正也不急於一時了,不如先幫你把楊穎她們被困的族人解救出來再說!」

「呃……那就多謝祝兄了!」雖然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意liào,但能得祝煜全力相助,倒是件令人喜出望外的事情。

「前方不遠似乎就是一座坊市,我們暫shí分頭行動,爭取在三日內打探到有用的消息,然hòu再來這裡商量下一步對策!一定小心低調行事,我懷疑咱倆通過傳送陣來到狂都的消息,應該已經傳過來了!」祝煜又叮囑了一番,便率先消失不見了。

呂涼深吸一口氣,化形為了一名相貌普通至極的冰嵐峰弟子,朝著前方有修仙者氣息的地方飛去。

可當他剛飛了不足百丈,一股千錘百鍊下的警覺感突然讓其停住,隨後迅速落到地面,猛然抬頭向著右側方向看去!

「呦呵?神覺很敏銳嘛!而且,這眼神……嘖嘖,怪不得閻羅那傢伙一路上談的話題差不多都和你有關,還透著隱隱的崇拜之情。

」只見在一處險峰之上,一名似乎只有五、六歲樣貌的俏皮男童笑望著呂涼,兩條小腿也悠閑地盪著。

而呂涼這邊,則是心中一緊!此時的混沌神獸也好,噬靈子也罷,似乎全部失去了聯繫,明顯是被一種詭異的法則之力完全隔絕了。

「呂涼見過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又有何事呢?」呂涼倒是不卑不亢,輕輕一抱拳道。

「沒事沒事,可能驚著你了,不過放心吧,我沒有惡yì!只是聽我的同伴太多次提起你,有些好奇,忍不住過來先睹為快!嘿嘿,就憑你在我的『無始殺氣』下還如此鎮定自若,確實是有著一定的過人之處!」童子呵呵一笑的同時,呂涼才真正鬆了口氣!

之前他雖然表現得不慌不忙,但一股無法形容的詭異氣息讓他覺得,只要對方一個念頭,就算自己不死,結果也好不到哪裡去!

「前輩的同伴認識我?是我的朋友嗎?」呂涼一愣,輕聲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啊!對了,在下『法外六人眾』之剎那童子,今天來就是和你打個照面,以後有機huì再見啦!不過……其實還是不要再見比較好……」童子撓撓頭,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又尷尬一笑,便瞬間消失了。

呂涼定定地看著此時空無一人的險峰之上,突然有一陣的失神,這名剎那童子人如其名,來無影,去無蹤,似乎根本就沒在這裡出現過一樣。

「小子,他是擁有宇宙極速的法外之人……之前他還提到了閻羅,應該是閻羅支那吧,那個最強不死身的怪物……為什麼他們會來到這裡,莫非也會與你產生關聯?」老白凝重的聲音傳出,似乎是自語。

呂涼則接著話茬趕緊追問道:「老白前輩!什麼是法外之人?剛才我有一種感覺,如果他想殺我,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

「小子,這又涉及到當年導致聖族空間崩潰的事件了,我不能告訴你詳情!只能說,離他們遠點!雖然他們的目標不可能是你,但如果不幸與其扯上了關xì,可就麻煩大了!」老白頓了一下,繼續道,「之前玄黎邪月的實力如何?法外六人眾,各個都有超越他的絕對實力!而且最關jiàn的是,他們擁有一種修為不降的恐怖秘法,實力比肩神帝也是綽綽有餘!」

呂涼則是倒吸一口涼氣,趕緊問道:「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天xià還有誰是他們的對shǒu!他們屬於哪個陣營的,應該不是敵人吧?」

老白悠悠說道:「他們……與其說是修仙者,不如說是六個脫離了天地法則的怪物!唯一可以放心的是,他們出手的對xiàng是有嚴格限制的,剛才的剎那童子,也不過就是嚇嚇你,因為只要不觸發他的行為禁制,他就不可以對你出手!他們不屬於任何陣營,每一個人都有著獨立的行事準則,自聖族空間毀滅后,基本就沒出現過,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其中一人!」

呂涼想要再問什麼,老白這邊倒是先一步堵住道:「剩下的你也別問了,我能說的也就這麼多。

除非你以後能接觸到那個禁忌的存在……算了,希望你沒有那麼倒霉。」

見老白都這麼說了,呂涼只得壓下心中的好奇,繼續往前方已經朦朧看到光影的城鎮中飛去。

老白此時雖然已經恢復到瞌睡的狀態,但心中卻是波瀾不止,暗自輕嘆一聲道:「他終究,還是捲入到這個天大的麻煩之中了……木耀,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你應該是最傷心的人吧……」

……

幽冥大世界東部,令人望而卻步的幻之森林中心區域,如果有人到此,會發現這裡竟然是一處毫無修為限制的頂階界面所在地!

在那裡,兩道人影,一高一矮,正聊著什麼,其中矮小的身影,正是之前去找過呂涼的剎那童子,此刻則眉飛色舞的說著什麼。他的對面,是一名黑袍臨身的清瘦男子,其面部有一層朦朧的灰霧,根本看不清其具體的面容。

「你還別說,在我的無始殺氣之下,就他這麼點修為居然還面不改色地與我交談,確實有那麼點意思!」剎那童子一副唾沫橫飛的興奮模yàng,「嘿嘿,不知道在這個界面,他能拼爭到什麼地步呢?」

黑袍男子輕嘆一聲道:「你不該去找他的……我們和他根本就是兩個世界之人,如果可能,我真的不希望和他再次產生關聯……」

「得了吧,別騙自己了!你不在乎他,這一路上怎麼還時不時地提起過去?雖說那時你處於被封印狀態吧,但既然記憶如此深刻,就說明他在你心裡可是有一定地位的!我也不希望和他有交集,不過,萬一他不幸真的觸及到我們的禁製法則,倒真是一件難辦的事情啊!」剎那童子撓撓頭,現出一副苦惱的樣子。

黑袍男子此時輕聲道:「我也不知道對他具體是一種什麼感情。當時閑極無聊時的遊戲狀態,確實受他恩惠頗重,還真沒想到現在會是這麼一個局面。不過,萬一真出現你說的不幸……我們也沒有留手的餘地……這是我們自誕生時就註定的使命!」

「你說,當年我們參與到十方神王及荒衍聖典的爭鬥中,是不是個錯誤呢?如果我們不選zé出世,幻靈和死火也不會選zé離去。雖然我們現在也是『法外六人眾』,但再也不是初始的我們了……」剎那童子之前的興高采烈徹底消失,如今轉化為了一種落寞悲傷的情緒。

黑袍男子則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微xiào道:「如果我們沒有選zé出世,現在可能還在那片混沌中呼呼大睡呢!真讓你回到那時去,你捨得么?幻靈和死火做出的選zé,我們無權干涉,即便現在處於對立狀態,又有什麼關xì呢?大不了和當年一樣,拼個你死我活后,再度進入沉睡狀態!不要忘了,我們的一切,始於荒衍聖典,也會終於荒衍聖典……」

剎那童子聞言,眼中又恢復了光彩,拍手道:「對啊!上次我們六人不就是同時睡過去了么!在精神領域中,我還好好報復了幻靈一頓,誰讓他當時下手那麼狠的!」

黑袍男子看著重新露出雀躍之情的剎那童子,心中則是輕聲默念道:「希望他不要趟這個渾水……如果真的陷進來了,我就算拼了這一世的性命,也要儘力護他一個周全……」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冰嵐峰鬧出的動靜,雖然沒在幽冥大世界掀起太大的波瀾,但有一則消息的傳出,倒是讓很多大勢力產生了一定的興趣,那就是導致此次事件發生的導火線!

在狂都的各個坊市之間,都流傳著關於一名擁有金剛聖體的蠻漢情報。

據說此人是當時參加冰嵐峰對外招收弟子大典的其中一人,而且以勢如破竹的絕對實力取得了一個資格。機緣之下,識破了清霜老祖的叵測居心,才有了之後整個冰嵐峰的大亂!

最關鍵的是,有人言之鑿鑿的肯定,這名蠻漢最終進入了傳送陣,應該是已經到達了狂都的地界,但具體在哪,那就說不準了。

雖然此情報無論在流出渠道,還是內容的嚴謹性上都有值得進一步推敲的地方,但依舊不妨礙其成為目前幽冥大世界最炙手可熱的信息!

許多大勢力得知此事的第一反應,都是幸災樂禍地搖頭一笑:冰嵐峰空有良才不知珍惜,活該有此一劫!

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強權大世界,蠻漢這種人才絕對是各大勢力都想攬入門下的核心子弟。

冰嵐峰事件發生后的第五日,羅睺國內第一大勢力天樞閣便公開聲明:蠻漢如果已經來到狂都,天樞閣願意大開山門,接收其為內門核心弟子!

此消息一出,著實引起了幽冥大世界內的一陣小小騷動。

天樞閣的內門弟子!

但凡是大一些的勢力都知道,黑暗王朝在幽冥大世界有三個不在明面上的分支機構,天樞閣正是其中的一個!

能成為天樞閣內門弟子的,無一不是妖孽到極致的強大存在。而且,將來沒有意外,可以直屬黑暗王朝的管轄之下!如果再有機會穿上象徵著無上榮耀的黑龍羽衣,那基本在幽冥大世界以及任何下級界面的天界,都是可以橫著走的存在!

……

狂都,羅睺國外圍的一處隱秘地穴之中,兩個昏暗的人影正在竊竊私語。

「兄弟,我這消息可是絕密至極的啊!世人只知道那個蠻漢來狂都了,但卻沒有人知道,此人實際的目的地卻是北部礦區!而且,那粗狂的外表也不是其真身,他極有可能是前些年在混沌大世界混得風生水起的呂涼!嘿嘿,情義價,三萬中品元石,值得吧?」一名身著雙頭龍紋黑袍的青年伸出三根指頭,一臉與身份不相稱的猥瑣微笑。

他對面是一名面相憨實的鬍子大漢,二話不說直接遞過去一個袋子,同時抱拳笑道:「嘿嘿,子建兄的情報,從來都是物超所值!別的我不多說了,等此情報在我閱風巢會獨家打響時,得到的好處自然也有兄弟你的一份!」

黑袍男子也抱拳道:「沒說的!與你們合作就是痛快!我建議你即刻回去就發布出去,雖然此消息隱秘至極,但也不是絕對的我處獨有,萬一被什麼人提前捅出風聲,我這邊可是一顆元石都不退的啊!」

「哈哈哈!以後子建兄如果還有這類的情報,也不要忘了通知小弟我這邊啊!合作了這麼久,除了甜頭,哪裡會有吃虧的時候!」鬍子大漢爽朗一笑,很是開心的樣子。

「沒問題!我出來的時間不算短,是該離去的時候了。對了,最近幽冥大世界不太平,具體的我不能多說,如果看到有陌生的修仙者出現,最好能通知我這邊一下,聯絡方式你知道,反正就是越快越好!」黑袍男子的面色難得的肅整起來,說完這句話,身形便徐徐消散不見了。

鬍子大漢等對方的氣息徹底消失,才扭頭輕輕說道:「如此,就是你想要確認的情報?」

隨著其話音落下,一道飄渺的青光浮現而出,凝聚出一名青衣男子,正是修為已經接近天尊初期的聶青雲。

「沒錯!多謝閣下相助!那人就是在下苦苦找尋之人,他一定會去北部的!我會想辦法與他在狂都匯合,然後隨他一同前去!」聶青雲面露感激之色,重重抱拳一拜。

鬍子大漢此刻露出複雜的面容,輕嘆一聲道:「既然你已做出決定,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只要在狂都地界遇到麻煩或者危險,就去閱風巢會所屬機構出示我給你的令牌,當可保你無恙!」說完,似乎就要離去。

聶青雲見狀則急忙道:「閣下先是救我脫離神秘敵人的追殺,然後又施展秘法將我帶到狂都,如今又為我打探如此敏感的情報……大恩不言謝!但能否告知我這麼做的原因?我們之前應該是不相識的……」

大漢則一擺手,身影消散的同時輕聲道:「對不起,具體的我不能多說,如果你一定想知道,我只能說,我們都欠你的……」

「哎……唉!他……還有他,那些想要殺我的人,還有我身體的變化,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什麼都不能阻止我和師尊並肩作戰!」聶青雲的臉上先是閃過迷茫之色,但隨即握緊雙拳,重重地點了點頭。

……

幽冥大世界第一大商會組織,名為閱風巢會,其下機構有商鋪,有旅店,有情報坊市等等,早已遍布此大世界各個國家,甚至在其他大世界的一些界域,都能看到他們活躍的身影。

在其羅睺國總部的一處密室內,一名氣息雖然紊亂,但表情依舊鎮定的鬍子大漢正對著面前一個銀色晶球述說著什麼。銀球之上,是一名白衣男子的虛影。

「大人,如您所說,他的決心太大了,誓死都要追隨呂涼前往北部礦區。如果是在狂都,憑我們的底蘊,應該可以護得住他。但如果是礦區那邊……您知道,不管是黑暗王朝還是組織的實力,都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下一步怎麼辦,還請大人明示!」鬍子大漢知道,此刻的自己,只需要做一個服從者。

白衣男子虛影輕嘆一聲道:「他執著不屈的性子,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如此的讓人讚歎……罷了!我這邊分身無術,他的一切就靠你們了!我會通知天陰那邊,啟動黑暗王朝的力量全力保障他的安危。對他下手的,應該是上面『神朝』的死士。我們雖然取得了一定的先機,但一個不留神,就可能前功盡棄,萬事皆毀!你先好好恢復下,暫時,他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鬍子大漢鄭重一抱拳,沉聲道:「大人放心!就算拼了我們所有人的命,至少,也要為他博出一絲生機!」

……

同一時刻,黑暗王朝內部核心之地,一襲黃色宮裝的清兒眉頭微蹙,他面前祭羅道祖面色深沉地稟報著什麼。

「如果我所料不錯,他們這是雙管齊下之策!雖然天陽大人已經趕過去了,可一旦對方的第三名守護者也到了,不知道會產生怎樣的變數……還有,我們內部,似乎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唉!絕對的權力下,有的人已經逐漸忘記黑暗王朝創立的初衷了……」祭羅道祖長嘆一聲,面露痛苦之色。

清兒冷哼一聲道:「如果只是忘了還好說,就怕有的人本身就是隸屬那些老傢伙的隱藏暗子!既然連神朝的人馬都開始動了,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雖然不到魚死網破之刻,但我們輸不起,必要時寧願賠上整個黑暗王朝,也絕不能讓進行到如此關鍵之刻的輪迴計劃付諸東流!」

……

幽冥大世界南部與西部接壤之地,有一處不起眼的空間裂縫,其內卻是別有一番洞天!三道身影錯落其中,兩個真人,一個影像,還都是呂涼熟識的面孔。

「怎麼樣?我就說了不行吧!現在閻組織那邊似乎也覺察到我們的異動了,昨日我見到的那束光影,應該就是東煌崇雲的本尊到了!」喬有良無奈地看著面前嘴角流血,一副腰酸背痛模樣的朱焱。

朱焱則是苦笑一聲,搖頭道:「確實不行,他的實力簡直太變態了!太初前輩啊,你確定當年只憑三名守護者之力,就能和他勢均力敵?我怎麼連五炷香的時間都沒堅持住啊!」

太初神祖微微一嘆道:「三名完全覺醒的守護者,就可以開啟『幻滅神圖』,自然有和他抗衡的實力了!當年,五名守護者加上我和太素,合力才能與他和六道打個平手。當然,以上情況是建立在封印了部分荒衍聖典力量的前提下!如果是沒有任何限制的他……呵呵,我可不敢想了!那畢竟是曾經的聖族第一戰力!」

「那……我明白了!果然還是只有第一種方式可行,只是,下手的時候,呂涼的安全希望能夠保證!必要的時候,我會幫他。因為,在是守護者的同時,我也是朱焱!是呂涼生死與共的好兄弟!」朱焱面色鄭重地說道。

「我對那小子的印象也不壞,是個值得性命相托的主兒!可惜受到盟約所限,我們無法向其說明什麼。只希望魚兒咬鉤的時候,他這個餌不要太礙事就好!我來之前,金之守護者那邊的覺醒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不出意外應該於近日也就趕過來了。然後只要我們將幻滅神圖演練出來,應該還是佔有先機的!」喬有良捻著小鬍子,又拍了拍肩膀上吃桃子的黑色小猴道,「小冥,到時候靠你了啊!」

太初神祖則輕輕說道:「如果不是天機星盤的力量太過強大,我們也不會出此下策的,呂涼可是我認準了的關門弟子啊!過幾日,我的三具分身就會前來控制此地,我會和他們牽制住閻組織的那些主要戰力。既然已經確定進行第一套計劃,你們這幾日就好好恢復下吧,等金之守護者來了,再進行後續的行動。」

朱焱此時眼珠一轉,突然神秘笑道:「太初前輩啊,我們既然是守護者,也算您老信得過的核心人物了吧?都這種時候了,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稍微透露點了?比如,另外兩名守護者的信息……其中木之守護我不知道具體情況,但土之守護,是不是已經……」

太初神祖一愣,隨即搖頭苦笑道:「第一代火之守護者的腦子和你比,可是差多嘍!這個信息,不是我信不過你們,而是事關重大,重大到連我都被盟約限制,無法透露他們的具體情況分毫!我現在只能說,你和有良之所以覺醒,是因為達到了當年設定的激活條件!那兩人,目前覺醒的條件尚未完全達到,所以我依舊是無可奉告!」

正在三人談話之際,又一道身影來到此處,青光一閃后,現出了太易神祖的身形樣貌。從其嚴肅的面容上看,顯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神朝的第一波攻勢被瓦解了,出手的,應該是閻組織的尊神級別人物!雖然對方已經遭受天道反噬,暫時不會再出手干擾,但我們也再度失去了目標的痕迹。狂都內是他們苦心經營了太久的盤亘之地,並不適宜再行動手,我已經讓後續人馬在北部礦區集結,希望這次不要再失手了!」太易神祖輕嘆一聲,又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朱焱道,「如果我所料不差,閻組織正在促成他與呂涼的匯合,到時候我們動手的成功率,將會進一步降低!所以,我已經通知了法外六人眾那邊……」

「你……為什麼不先和我們說一聲!具體派誰過去了!別告訴我有那三個不是人的瘋子在內!呂涼可以當誘餌,但我決不允許他成為一枚棄子!」這邊三人同是一愣,朱焱則是反應最激烈的一個!

太易神祖長嘆一聲道:「剎那童子和閻羅支那……他們出手的條件是,呂涼與聶青雲匯合成功后!」

頃刻間的靜默后,朱焱正要說話,喬有良先抬頭說道:「待金之守護者到來,我會趕到呂涼身邊,儘可能地阻止他們匯合。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起碼,我不會妨礙那兩人的行動……至於幻滅神圖的演練,也等回來進行即可,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時了。我可以保證,無論發生什麼情況,起碼,呂涼的性命可以無憂!你還是利用這段時間,完成最後的徹底融合吧!」最後這兩句話,他是對著朱焱說的。

朱焱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長嘆一聲,輕聲回應道:「那就辛苦你了,你不用做到那種地步的。如果只有這兩人,即便你不出手,呂涼也會性命無憂的。因為,其中一人,是呂涼曾經的一位故友……」

(ps:不要意思,這麼晚了才更……不過,老呂也算兌現了!另外,初五或初六,必有一天繼續斷更,之後開始恢復正常,各位看官大人請繼續海涵!

推薦一部老呂喜歡的國人漫畫:星star。內容確實很不錯,「法外六人眾」的概念,正是出自於此!) 在狂都暗煞國邊緣之地,一道幽光閃過,現出了呂涼和祝煜的身形,此時的兩人,都化回了原本的樣貌。

「祝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果真是神通廣大,竟然可以化為清霜峰的弟子而不被識破!還有那枚黑色令牌,究竟是怎麼回事?」呂涼滿肚子的疑問,可算是找到機會,先探問一番了。

祝煜先看了看四周,隨後點了點頭,笑著道:「此處倒是個靜僻之地,這枚黑不溜秋的令牌竟然可以隨時破開空間通道的禁制,也算是一枚奇物了!你的問題,我只能歸結到那位秦芸兒仙子身上,我的隱蔽和這枚令牌,都是拜其所賜!」

提起秦芸兒,呂涼麵色一黯,輕聲道:「我知道,拚死救我的,肯定不止她一人。包括外面破除禁制的,還有牽制住寒冰老祖那邊的……他們應該是一個隱秘的勢力。可惜,直到最後,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祝煜拍拍他的肩膀,輕聲道:「雖然他們捨命救你,但葯皇最後的話,還是很有深意的,確實值得我們深思。之前我剛混入冰嵐峰,就被秦芸兒一眼識破,隨後我們就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合作關係。直到你的出現,以及後續的一系列變故,我才隱隱發覺,他們營救你的同時,有可能把你當成了一枚棋子!」

「棋子?」呂涼一愣,隨即有些恍然的感覺,回想著之前的一幕幕,似乎也只有這麼解釋可以說得通了。

「他們應該是沒有惡意,而且捨命救你也是事實,你倒是不必有太多的顧慮,只是之後的行事,我們都要更加小心謹慎了。以我曾經在天界的經驗看,這個幽冥大世界絕對不簡單!其內蘊含了太多的未知,光就這些大勢力的底蘊來看,甚至都可以比肩天盟的一些分部了!」祝煜難得的面色凝重起來。

「這個我明白,即便我真的被利用了,也不會改變我對他們的感激之情!對了,你們後來在空間通道內的情形如何?其他同伴可還有線索?」呂涼突然想起,其他同伴的下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祝煜輕輕搖頭道:「那日在空間通道內,我們遇到伏擊,小武拼了撕空刃被毀,生生打出一條活路!我們幾人隨後分別進入了不同的另一層通道,我恰好出現在了南部區域。至於其他幾人,我還真不知道具體的下落。只能希望,他們出現之地,不要是什麼龍潭虎穴。」

呂涼聞言,除了心中祈禱之外,也只能長嘆一聲了,隨後他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祝兄還有什麼打算?」

祝煜回應道:「我們還是得化形,然後想辦法在坊市內打探到如何去北部礦區的情報!」

呂涼微微一愣道:「那太阿劍呢?祝兄有什麼線索嗎?又打算何時去取?」

祝煜苦笑一聲,搖頭道:「之前搜魂暗夜神陽那個老東西,得到了一個讓我無奈的答案。太阿劍確實現世了,但目前竟然出現在了你那神智喪失的師尊手中……反正也不急於一時了,不如先幫你把楊穎她們被困的族人解救出來再說!」

「呃……那就多謝祝兄了!」雖然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意料,但能得祝煜全力相助,倒是件令人喜出望外的事情。

「前方不遠似乎就是一座坊市,我們暫時分頭行動,爭取在三日內打探到有用的消息,然後再來這裡商量下一步對策!一定小心低調行事,我懷疑咱倆通過傳送陣來到狂都的消息,應該已經傳過來了!」祝煜又叮囑了一番,便率先消失不見了。

呂涼深吸一口氣,化形為了一名相貌普通至極的冰嵐峰弟子,朝著前方有修仙者氣息的地方飛去。

可當他剛飛了不足百丈,一股千錘百鍊下的警覺感突然讓其停住,隨後迅速落到地面,猛然抬頭向著右側方向看去!

「呦呵?神覺很敏銳嘛!而且,這眼神……嘖嘖,怪不得閻羅那傢伙一路上談的話題差不多都和你有關,還透著隱隱的崇拜之情。」只見在一處險峰之上,一名似乎只有五、六歲樣貌的俏皮男童笑望著呂涼,兩條小腿也悠閑地盪著。

而呂涼這邊,則是心中一緊!此時的混沌神獸也好,噬靈子也罷,似乎全部失去了聯繫,明顯是被一種詭異的法則之力完全隔絕了。

「呂涼見過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又有何事呢?」呂涼倒是不卑不亢,輕輕一抱拳道。

「沒事沒事,可能驚著你了,不過放心吧,我沒有惡意!只是聽我的同伴太多次提起你,有些好奇,忍不住過來先睹為快!嘿嘿,就憑你在我的『無始殺氣』下還如此鎮定自若,確實是有著一定的過人之處!」童子呵呵一笑的同時,呂涼才真正鬆了口氣!

之前他雖然表現得不慌不忙,但一股無法形容的詭異氣息讓他覺得,只要對方一個念頭,就算自己不死,結果也好不到哪裡去!

「前輩的同伴認識我?是我的朋友嗎?」呂涼一愣,輕聲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啊!對了,在下『法外六人眾』之剎那童子,今天來就是和你打個照面,以後有機會再見啦!不過……其實還是不要再見比較好……」童子撓撓頭,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又尷尬一笑,便瞬間消失了。

呂涼定定地看著此時空無一人的險峰之上,突然有一陣的失神,這名剎那童子人如其名,來無影,去無蹤,似乎根本就沒在這裡出現過一樣。

「小子,他是擁有宇宙極速的法外之人……之前他還提到了閻羅,應該是閻羅支那吧,那個最強不死身的怪物……為什麼他們會來到這裡,莫非也會與你產生關聯?」老白凝重的聲音傳出,似乎是自語。

呂涼則接著話茬趕緊追問道:「老白前輩!什麼是法外之人?剛才我有一種感覺,如果他想殺我,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

「小子,這又涉及到當年導致聖族空間崩潰的事件了,我不能告訴你詳情!只能說,離他們遠點!雖然他們的目標不可能是你,但如果不幸與其扯上了關係,可就麻煩大了!」老白頓了一下,繼續道,「之前玄黎邪月的實力如何?法外六人眾,各個都有超越他的絕對實力!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們擁有一種修為不降的恐怖秘法,實力比肩神帝也是綽綽有餘!」

呂涼則是倒吸一口涼氣,趕緊問道:「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天下還有誰是他們的對手!他們屬於哪個陣營的,應該不是敵人吧?」

老白悠悠說道:「他們……與其說是修仙者,不如說是六個脫離了天地法則的怪物!唯一可以放心的是,他們出手的對象是有嚴格限制的,剛才的剎那童子,也不過就是嚇嚇你,因為只要不觸發他的行為禁制,他就不可以對你出手!他們不屬於任何陣營,每一個人都有著獨立的行事準則,自聖族空間毀滅后,基本就沒出現過,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其中一人!」

呂涼想要再問什麼,老白這邊倒是先一步堵住道:「剩下的你也別問了,我能說的也就這麼多。除非你以後能接觸到那個禁忌的存在……算了,希望你沒有那麼倒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