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報警?到底是為什麼?」

「他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報警?到底是為什麼?」

長發青年憤然道:「我怎麼知道?」

「我以前都不認識他,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偏偏就要多管閑事。」

此時,小五掙扎著站起來,大聲道:「你……你胡說!」

「你們抓了張哥的妹妹,把她帶到那什麼會所,給她注射藥物,讓她陪客人。」

「張哥去找你們要人,你們不給,還把張哥一條腿打斷。」

「我們為了救人,所以才打電話報警的。」

「這怎麼叫多管閑事?」

聽到這裡,林漠基本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看樣子,這個長發青年,估計也沒做什麼好事。

抓了小五朋友的妹妹,想要逼良為娼。

小五的朋友來要人,他們不給,還打傷了小五的朋友。

小五他們氣不過,所以才報警,結果導致長發青年有了這麼大一筆損失。

因為這件事,長發青年才要殺了小五他們。

小五跳進入海口,算是逃過一劫。

至於其他人,那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啊!

而小五事後不敢提這件事,看樣子是知道太子的實力了。

長發青年不甘心地道:「我們抓了那個女孩,是因為她男朋友欠我們錢,用她當抵押。」

「再說了,這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你跑去報警,這不就是多管閑事嘛!」

「這位大哥,你說,我能不生氣嗎?」

林漠冷聲道:「我不覺得我兄弟這是多管閑事,相反,我覺得他做的很對!」

「你們作惡多端,逼良為娼,但凡有點人性,都應該阻止你們!」

長發青年面色脹紅,一臉氣憤,但最終也不敢反駁。

林漠冷聲道:「那你們這次去廣省抓人,又是誰聯繫你們的?」

林漠知道,聯繫長發青年的人,肯定就是那個幕後人。

長發青年一臉茫然地搖頭:「我也不知道是誰。」小昭又名韓昭,是紫衫龍王黛綺絲和銀葉先生韓千葉生下的獨女,一年前,她主動請纓到人族的波斯古國去開闢明教分支。

「龍王,小昭從波斯古國回來了?」對於小昭這個絕世美人,擁有地星穿…

《明教聖教主》第109章小昭 過了幾天,洛秋手臂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她覺得那個藥膏實在是太管用了,一點點傷疤都沒有留。

現在大一,她的時間非常充裕,但是林寒飛就不一樣了,由於他是社團的社長還是比較忙的。有好幾次洛秋去找他都沒有找到人。

其實這也怪她去找他的時候沒有提前給他打個招呼,才會害得她白跑一趟。

自從上次洛簡看見了那件事後,他沒有去找過蘇鈺,他也不刻意和她去偶遇了。

這天周末,洛秋還沒有睡醒,她就被自己的電話鈴聲給召喚起來了。她迷迷糊糊的摸到了手機,一看才五點多。

…………

怪不得這麼困,這才五點多誰大的電話啊?她也沒有看打電話的人是誰就把電話給接起來了。為了避免吵到室友,她盡量把聲音放到最小。

「喂,誰啊?你是打錯了嗎?這麼早給我打電話?」

電話那邊的林寒飛一聽見她的聲音就忍不住笑了,她還在睡覺,不是昨天晚上都跟她說了?

「學妹,你不會還在睡覺吧?」

洛秋本來又打算重新睡過去了,結果他一聽這個聲音立馬就清醒了。頓時,瞌睡蟲都被她給趕跑了。她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

「學長?」

「哎呀,誰幹什麼?睡覺了。」

那一句學長聲音有些大了,立即引來了室友的不滿。

洛秋做了個很苦惱的表情,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寒飛:「我昨天晚上不是給你發消息了,說從今天開始我帶你去訓練的嗎?你沒有看見?」

鍛煉,鍛什麼煉?洛秋腦子裏面一頭霧水。

不過,林寒飛沒有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洛秋還沒有反應過來,林寒飛就說:「二十分鐘后見,我在宿舍樓門前等你。」

洛秋本來想分辨的,可是那邊已經掛了電話。她看着自己的手機,欲哭無淚,好不容易到了一個周末。

洛秋也不敢耽擱,她輕手輕腳的下了床,然後去洗手間裏面洗漱。她用了自己平時破紀錄的時間,十分鐘就收拾好了,不過快的原因是她今天沒有化妝,收拾完畢后,她飛快的奔下宿舍樓。

林寒飛已經早早地站在那裏了,洛秋看他一身運動裝,站在那裏簡直是帥氣逼人。

洛秋跑了過去,說:「學長。」

林寒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讚許的點了點頭,說:「不錯,運動時不能化妝。」

洛秋這才想起來問他,她剛剛連事情都沒有搞清楚就飛奔下來了,都不知道這個鍛煉是什麼時候說的。

洛秋:「學長,什麼運動啊?」

林寒飛向前走去,說:「不是早就說好了,我每天監督你鍛煉?前幾天我有一點忙,正好這幾天有時間了。」

洛秋:「啊?」

林寒飛:「放心,剛開始我們做的運動都是比較平和的。剛開始如果訓練過度的話,會引起肌肉拉傷。」

洛秋一臉不情願的跟在後面,她真的不想運動,累就不說了,關鍵是破壞了她好不容易等來的周末懶覺。

「可是這,我們起床也太早了吧!」

林寒飛聞言,轉過身看了她一眼。結果她的表情把他給逗笑了,他抬起手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說:「小懶蟲,你看看,操場有多少人。」

洛秋捂著被他敲的地方聞言看向了操場,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不得了。那麼多人?看他們的樣子已經運動了很長時間了,洛秋驚訝的連疼都感覺不到了。

林寒飛看着她吃驚的樣子笑了一下,說:「好了,快進去。」

洛秋還是被學長拉去跑步了,不得不說,一直鍛煉的人體力就是不一樣。然而洛秋呢,她自從軍訓完就放飛自我了,現在確實有一點費力。

剛跑了三圈她就不行了,林寒飛為了照顧她,一直在跟着她跑他已經把速度放到了最慢。

他看着洛秋哼哧哼哧的樣子,看的他莫名的想發笑,那個樣子,有一點可愛。

然而洛秋現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從小到大她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跑步,因為實在是太累了。

「喲,飛哥,今天早上速度怎麼這麼慢了?」然後他壞笑着看了洛秋一眼。

林寒飛靜靜地看了他一眼沒有理他,繼續跑自己的。

洛秋這一會兒已經是自顧不暇了,沒有精力去管別人的事了。

不過,她雖然累還是堅持下來了。

整場跑下來她感覺自己都快斷氣了。

林寒飛站在一旁像個沒事人一樣的看着洛秋,洛秋在那裏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她的臉紅撲撲的看的林寒飛心猿意馬的。

洛秋緩了一陣,直起了身,說:「學長,我要去吃飯,沒有力氣了。」

林寒飛含笑看着她,說:「你這一次表現得還不錯,提出表揚,希望你再接再厲。」繼而,他向著洛秋伸出了一隻手,對她說:「走,哥帶你去吃飯。」

洛秋看着那隻手獃獃的,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放上去。其實,她剛才就是隨口一說而已,她現在身上汗流的,她恨不得立馬回去洗澡。

不過,她在心裏面稍微掙扎了一下,還是勸服了自己的心理,她把手放到了林寒飛的手上,她的手有些微微的濕潤。

林寒飛二話沒說就拉着她往食堂奔去。

洛秋本來已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了,可是現在跑了起來,她覺得,好像不怎麼累了。

他們兩個人一路衝到了飯堂,在路上引來了眾多目光,畢竟像這樣的兩個人這個時間還是不多見的。

洛秋坐在座位上等林寒飛去買了早餐,洛秋就在那裏獃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同學,一個人嗎?我可以坐在這裏嗎?」

一個溫柔的女聲拉回了洛秋的思緒。

洛秋一抬頭好巧不巧,竟然是安諾。安諾見到她也是有點驚訝的。

洛秋看清楚了來人後,她站起來樂呵呵的幫着安諾把東西拿下,放在了自己的旁邊,說:「你就坐在這裏,學長等一會兒應該就回來了。」

安諾坐了下來,笑眯眯的看着洛秋,說:「什麼學長啊?」其實她知道林寒飛和她一起進來的,可是她不知道這個人是洛秋。

洛秋:「!就是我的輔導學長。」

安諾聽聞一臉羨慕的看着洛秋,說:「你真幸運,遇到了這麼一個學長,我就不一樣了,我的學長一天到晚不見人影。」

洛秋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林寒飛買了東西拿了過來,他看了安諾一眼,沒有說什麼直接坐到了洛秋的對面,然後把東西放到了洛秋的眼前。

洛秋一看到有吃的,她的眼睛頓時就亮了,林寒飛買的種類很多,洛秋光是看着就覺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她拿起了一個大餅,咬了一口,那感覺讓她回味無群。太好吃了,她來學校這麼長時間了,還從來沒有吃過這種麵食。

洛秋的嘴裏面含着東西,口齒不清的說道:「真好吃。」

林寒飛被她的樣子給逗笑了,他看她兩個臉蛋被食物憋的鼓鼓的,像一隻倉鼠一樣。

林寒飛:「好吃你就多吃點,畢竟剛才有點消耗能量。」

安諾看着洛秋的樣子,她稍微的皺了皺眉頭,她用一隻手擋在了自己的食物上,然後以開玩笑的語氣說:「小洛,吃飯的時候不能說話,你把嘴裏面的食物都噴到對面了。」

洛秋聽聞她的話看了一眼林寒飛,這下她是不敢說話了,只能對着他投去了一個一個抱歉的眼神。

林寒飛也覺得自己有些奇怪,他自己確實有潔癖的,而且他從來不和別人一起吃飯,洛秋這就是一個意外。

他剛才並沒有覺得洛秋的舉動有什麼不妥之處。

林寒飛斜過眼冷冷的撇了一眼安諾,對她說:「你要是覺得有什麼問題,可以去其他地方吃飯,沒有必要在這裏。而且,這裏的位置有很多。」

安諾早就聽聞他是一個脾氣不好,待人冷清的人了,可是沒有想到他會把話說的這麼直接,不給人留一點面子。

安諾的臉色有一點蒼白,她尷尬的不知所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