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是能管我早就管了。」

「他要是能管我早就管了。」

「這次你來怕不是只來敘敘舊。」甄老爺子扯到了正題。

凱拉磕掉煙灰,「算算日子,她也該醒了吧,我是來接她的,再不接她,某人就要發瘋了。」

「你說……那位?」甄老爺子十分忌憚,連那人的名字都不敢說出口似的。

「是啊,那個瘋子,你看看這個吧。」

凱拉從手包裡面拿出了一張照片,一座用冰做成的宮殿栩栩如生。

甄老爺子咳嗽兩聲:「這個……應該只是小孩子的玩具吧?」

「呵呵,你覺得那人出手,給你堆個雪人玩?」

甄老爺子抹了抹汗水,「多年不見,他的瘋狂倒是沒有變化。」

「不但沒有變,反而還與日俱增。」凱拉嘆了口氣,看向棺材裡面的顧柒。

「柒爺,你早點醒過來吧,也就只有你才能治得了那個瘋子。

當年你離開是因為身體的毒,現在毒也解了,你們也該見面了。」

「好久沒有聽到他的消息,我還以為他都死了,沒想到越來越瘋。」

雙寶來襲:爹地狂傲如火 「你放心,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死了,他也不帶死的。

我就奇了怪了,這冰城堡是怎麼做的,我的人不敢靠得太近,怕被他發現。

只能遠遠的拍了一張照片,也不知道這城堡裡面有什麼。

不過那人二十多年前就是最傑出的科學家,連不老葯都被他發明了,他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真不知道柒爺當年做什麼不好,偏偏要招惹他,哎。」

「各人自有天命,你就別操心了,家主暫時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不過掐著日子算也應該快了。」

「還是早點醒來吧,她的三個女兒都活下來了,她要是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是啊,這一家人也該是團聚的時候了。」 司厲霆的心情很複雜,又是緊張又是激動,還有點點期待。

雖說之前穆七的畫像上面看到了他,畫和本人肯定還是有所區別的。

先前以為他是敵人,講話也帶著敵意,他肯定會介意。

自己看到了他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好呢?

在司厲霆的人生中他已經經歷了很多大起大落,生生死死,他本以為這世上再沒有什麼可以難住他的事情。

沒想到今天就出現了,見岳父!

當初他去顧家都沒有什麼反應,偏偏這位岳父大人是他偶像加男神。

之前他以為穆塵就是所謂的穆爺,才會和他談天論地,這次見到正主了。

兩人已經到了門前,大門緊閉,「厲霆哥哥,我爸爸就在裡面,你先去和他問好吧。」

阿才站在門邊,「小姐,姑爺,先生已經睡下,明天再來吧。」

司厲霆準備了很多話,誰知道他一句先生睡下,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到司厲霆的頭上。

他在腦中想了一堆話,誰知道岳父大人根本就不見他。

不過明天來更好,他也有時間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然後準備好見面禮。

「那我們就不打擾先生休息。」司厲霆回道。

顧錦也弄不明白她爸爸在想些什麼,先前他不是還讓她回來了來見他嗎?

兩人就要離開,屋中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音。

司厲霆腳步一頓,「先生好像還沒有睡。」

「……大概吧。」

阿才有些無奈,這位傲嬌的先生,一邊說不見司厲霆,一聽兩人要走,他又不樂意了。

「我們還是先去拜訪先生好了。」司厲霆在商場混了這麼久也不是白混的。

他覺得今晚他要是不去見穆南樞,這個梁子就結的更深了。

顧錦敲了敲門,「爸爸,你睡了嗎?厲霆哥哥想要拜訪你,你現在方便么?」

裡面哼了一聲,顧錦推開門,司厲霆的緊張感又來了。

他的偶像,他的男神,他的岳父大人……

屋中點著幾盞燈,還燃著熏香,司厲霆一進來就感覺到自己彷彿是穿越了一般。

先前一直在緊張,他都沒有仔細看看周圍的景色。

如今一進來才發現屋中的所有擺設都是古風韻味,一個身穿唐裝的長發男人慵懶的靠在床上,錦諾在他身邊熟睡。

這位就是傳說的穆爺,看上去和他年齡相仿,絲毫沒有衰老的模樣。

穆南樞的眸光淡淡朝著司厲霆身上掃來,司厲霆身體站得筆直,慌亂得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放才好。

「那個……您就是穆爺?」

在電話里司厲霆可是囂張跋扈,穆南樞聽到他的聲音就想揍他。

誰知道真的見面了,那麼高大的一個男人,卻是緊張得慌亂不知所措。

一雙湛藍的雙瞳即便是在這樣昏暗的地方也顯得十分亮,就像是小孩子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不是,難道你是?」穆南樞沒好氣道。

司厲霆也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明明想好了那麼多開場白,最後都因為緊張全都忘記了,說出這樣一句話,他是白痴么?

「爸爸,厲霆哥哥第一次見你有些緊張。」顧錦也是很無奈。

之前她就覺得安南的性子最像穆南樞,她在的時候和司厲霆就是老鼠和貓,不懟幾句一天總覺得差點什麼。

現在司厲霆見到穆南樞也是這樣,司厲霆剛到穆南樞就被懟了。

「我長得很嚇人?」穆南樞沉著一張臉。

司厲霆知道自己這是扎到刺頭上來,「先生,很抱歉,那天在電話中我並不知道你的身份,請原諒我的無知。」

這麼幾年來,顧錦還是頭一回看到氣焰囂張的司厲霆第一次這麼虛心給人道歉。

「算你有點自知之明。」

司厲霆接著道:「是的,我不僅無知還愚昧,竟然誤會先生,出言頂撞先生,請先生見諒。」

一旁的阿才在心裡給他鼓掌,這Steven簡直就是個人精啊。

他要是一來跟著顧錦叫爸爸、伯父之類的,穆南樞在本來就反感的基礎上會更加反感。

司厲霆聰明的是先沒有和他套近乎,而是選用來一個大眾的稱呼。

第一時間認錯,讓穆南樞就像是一個拳頭打到棉花上面,一點都不疼。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又是認錯,又是道歉,你還想怎麼?

穆南樞的氣被他順了一些,看他也稍微順眼了那麼一點點。

「看在你是小壞蛋的爸爸份上,我還不至於小氣到和你一個晚輩慪氣。」

阿才哭笑不得,某位從掛了電話就開始慪氣的先生,分明之前還要讓自己往夜宵裡面放除草劑的。

「是,先生寬宏大量,心胸寬廣,自然不會和我一個無知晚輩動怒。」

顧錦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她家司三歲可以啊,拍起馬屁來也是毫不手軟的。

「時間不早,都去休息吧,別在這杵在這吵醒小壞蛋。」

「好的,我們就不打擾先生休息了。」

顧錦快給司厲霆跪了,他這是被什麼人附體,這麼卑躬屈膝的樣子她簡直都要不認識。

穆南樞看著司厲霆欲言又止,彷彿還有什麼要說的,「還不走?」

「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我能不能……和你握握手。」

這個奇怪的要求,穆南樞看傻子一樣看他。

「爸爸,厲霆哥哥在還不認識你的時候就把你當成了他的偶像,他很敬佩你的投資頭腦,在我面前念叨過你很多次。

現在才知道你就是我的父親,他有些激動和興奮,你能不能滿足你這位小迷弟的心愿?」

顧錦也是馬屁精上身,穆南樞有些飄飄然,沒想到大混蛋居然這麼崇拜他。

他懶懶道:「可以,只能握一下。」

司厲霆伸出手,想了想他又將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彷彿自己手很臟一樣,這位有潔癖的男人第一次這麼嫌棄自己。

他彎著身體伸出雙手握住了穆南樞的手,「先生,你太厲害了,之前你買下一座火山島,將那開發成一個旅遊景點。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你瘋了,那分明是一座活火山,萬一火山噴發,一切都完了,誰會那麼不要命去旅遊。

誰知道活火山幾年內就變成了死火山,那裡成了全球最著名的景點之一,投資額翻了數倍,先生你是怎麼辦到的?」

看著司厲霆眼中求知慾的光芒,穆南樞覺得他比起之前稍微又順眼了一點。

「知識改變命運。」他故作玄虛道。

阿才在一旁補充道:「我家先生具有很強的知識儲備,他除了投資家的身份之外,還是一位地質科研家。

當年他觀察那座活火山半年的時間,通過各方面的數據分析對比,斷定那座活火山三年內必然成為死火山。

所以他才會花錢投資,世人只當先生運氣好,殊不知在這背後是先生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付出所得。

當然,為了保護人們的安全,先生也動了一點小小的手腳,保證火山徹底變成死火山,目前可以推測,那座死火山在幾百年內是不會有活動跡象的。」

司厲霆眼睛更亮了,「先生,你真的好厲害,還有那次在南非先生的手筆也很大……」

顧錦見這完全變成了小迷弟見偶像的場面,她連忙拉住了司厲霆。

「厲霆哥哥,時間不早,讓爸爸好好休息,你一路勞累奔波怕是也餓了,我門先去吃飯好不好?」

司厲霆這才鬆開了手,眼中的光芒卻還沒有散。

「先生,明天我可以多多向你討教嗎?」

穆南樞本來想要傲嬌的回答,對上那麼一雙有求知慾的眼睛。他輕輕咳嗽了一聲:「看情況。」 司厲霆被顧錦給拉出了門外,顧錦覺得自己要不拉他,估計今晚他就不會出來了。

穆南樞都被司厲霆的熱情給嚇到了:「傳言中他辦事果斷,心狠手辣,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阿才在一邊笑道:「這不姑爺見到最敬佩的先生,他可不就是一個孩子嘛,先生,看來你後繼有人了。」

穆南樞雖然收養了穆塵,穆塵的性格和司厲霆不一樣。

他將自己當成了穆南樞的左膀右臂,感恩他的收養之情,他將這一切當成是回報。

其實他自己未必喜歡,而司厲霆就不同了,他對投資很感興趣。

皇帝要出嫁 「哼,還得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資歷,我可沒時間教他。」

「先生這些年服用藥物,你的身體機能和三十歲的人一樣,年齡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

只要太太回來,先生心結一解,到時候身體就能慢慢修養好,先生還有很多年的可以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提到顧柒,穆南樞嘆了口氣:「柒兒,我的命,你為什麼還不醒來。」

「先生,我已經放出了風,說你要抽掉錦小姐的血,只要太太一醒,第一時間就會過來找你。」

「罷了,你去睡吧。」

「那小少爺就和你睡?」

「不就是一個孩子,緊張什麼,你去吧。」

「是,先生。」

穆南樞合衣躺下,手指輕輕撫過錦諾的小臉。

輕喃一聲:「小壞蛋。」

顧錦拉著司厲霆回房,直到回了自己房間司厲霆臉色還是很興奮的紅色。

「蘇蘇,你爸可真厲害!」

「他也是你爸爸。」

「我可不敢這麼叫他,不然他肯定將我掃地出門。」

顧錦輕笑一聲:「行啊,這世上還有你害怕的人,剛剛那馬屁精附體的樣子去哪了?」

「蘇蘇,我承認我刻意有一些恭維的意思,誰讓我上次接電話讓你爸爸生氣。

不過對他的敬佩也是真的,他的投資案例都成了教科書一般的存在。

很多投資家都是有進有出,盈虧難算,就你爸特別神奇,和貔貅一樣只進不出,到如今為止,他還沒有一個失敗的投資。」

說到穆南樞,司厲霆的眼中充滿了敬佩,「他的案例我都看過好多遍,但還是有一些是看不懂的,就像那火山島。

你想啊,一般的人誰會有那麼大的膽子投資,這不是血本無歸嗎?

偏偏他就敢,我從資料中看到當年他要投資火山島,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他,覺得這人是失心瘋。

將那麼多錢投資到一座火山上面,這不是神經病,錢多了花不完吧。

他要買,只花了很少的金額就買下一座海島,三年時間,小島還沒有竣工,地質學家就發布活火山變成死火山的報告。

報告一出來,全世界各地的人全都炸了!再看島上的設施已經開始完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