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呃!難道是那大仙並堯師兄、如花、虞仙子么?」

「何人?呃!難道是那大仙並堯師兄、如花、虞仙子么?」

「正是!」

「走!」

那莫問駕雲而走,不足急急隨上,不一時便自遙遙耶。(未完待續。。) 於仙家而言,雪發大漠趕路,其實與蝸行相差無幾。朔風呼嘯肆虐,卻幾無固定之方向,兼且酷寒又可以冰封仙家之法能,神通不暢,哪裡能夠如平素一般疾若電閃!

不足與那莫問這般疾行半年許,覺同穴仙友應該是去得遠了,方才復晃晃悠悠、浪浪蕩盪前行。莫問忽然待不足親善,日里閑談之時候漸漸增多。有時候居然與不足一道胡亂飛竄,招惹大漠中常見之一種小獸名喚暖獸者。其獸性溫順,體格不及二尺,高不盈尺。唯機警非常,常修難遇。

那一日,莫問暫歇,那不足復駕了雲頭左右胡亂行去。遠遠兒不足大神之六感已然掃視得清楚,便駕了雲頭疾馳而去。暖獸自是瞧得清晰,急急往地穴內飛沖而入。那不足駕雲飛至,見地穴洞開,暖獸逃離,便無聊四顧。昏暗之天極朦朦朧朧,唯無盡之雪發擺動。

「大漠如此詭異,大約有傳說已然消失於歷史之長河也。」

不足立在那暖獸巢穴附近,思緒遠去。忽然腳下沙沙亂動,低眉一瞧,只見一暖獸渾體血漬,似是受傷頗重。

「咦?小傢伙怎得這般模樣?汝怎得見吾確然無懼!居然不逃?」

那不足低了身子,將身具一顆丹藥喂服此獸,復將其傷口處理一番。

「嗯,去吧!」

不足鬆口氣道。

然那小傢伙居然仍可憐兮兮低首不走。

「怎得不去?可是有異獸佔了巢穴,正在穴內?」

那暖獸低聲嗚嗚。只是不走。不足覺察得有異,便施了法力,將一道風刃衝進巢穴。不一時一聲嘶吼,似乎有獸甚為兇猛。

「果然有異獸佔了巢穴!」


那不足盯了巢穴入口,只見一顆獸首緩緩鑽出,雙角尺許,圓目靈動,一眨一眨,盯了不足,歪了頭顱。訝然瞧視。其兩道長須擺動,巨鱷般大口,口唌直流。鱗甲幽藍森然,一片片泛出幽光。觀之似乎大顯威嚴。

不足跳上雲頭。靜靜兒觀視。那獸終於全身行出,大約三十餘丈長短,身有五尺粗細。腹下四肢支撐起龐大軀體,漸漸拔高。不足瞧視其口唌滴滴,忽然笑道:

「汝何方妖獸?怎得打傷此獸,復佔了此其巢穴?」

「嗚嗚……唔唔……」

「咦,居然尚不會人語。」


那不足忽然頹然曰。知道其為幼獸,茫然不識煙火,便行過來,將手拍拍其獸首道:

「小傢伙,此暖獸之妖穴也,汝怎得強取?」

那不足四顧,見再無有合適之地可以令此獸安身,便自顧自道:

「汝也恁地太大,某家難以收納,否則將汝帶出此地,去妖族之域,汝定然可以修有所成。」

那不足這般言說,那暖獸卻欣欣然奔奔跳跳似有它意。


「咦,汝卻這般欣喜怎得?」

心念一動間,那暖獸便自消失,那怪獸四下里找尋那暖獸不見,嗚嗚叫個不停,模樣笨拙,煞是可愛。

「嘿嘿嘿,往後某家便稱呼汝小笨也。小笨,走也!」

那不足一聲奸笑,卻將那怪獸亦是收羅在小千域內,而後自家將身一動亦是入去。卻見那暖獸與那怪獸,急急往域內亂竄,居然是往化龍草之地域疾馳。

「咦,汝之欲卻在某家寶貝上?」

遂施了法訣,屏蔽那藥味兒,復藏了那聖葯。兩獸茫茫然四下里打轉,然那誘人之源卻是失卻也。

不足一揮手,兩獸隨即便在眼前,復招招手,攝來兩株靈藥,卻將其予了兩獸。

「爾等好生待在此地,待某家行出雪發大漠,卻送爾等去那妖族居第棲息修行。」

「不足師弟。史師弟。史不足!」

那莫問待得久也,卻不見不足返回,便自起身尋來。不足聞言身影一動,卻顯出行跡,於那山丘後行過來。

「史師弟,怎得在此地?」

「有暖獸在此,尋了一圈。」

「走也,莫得耽誤功夫,吃那寒潮襲擊。」

「寒潮?師姐何出此言?大寒潮不是會暫停近乎一個甲子么?」

「誰知道其會否突發?」

那不足約略明白其必尚有隱情,然卻不在多語,為隨了那莫問前行。這般行走得數十年,那不足與莫問亦是親如姐弟。兩下雖亦是艱難渡過冗長之地域,然畢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師弟,若姐姐無有道侶,真願意下嫁與汝呢!」

「哈哈哈,亦不知是誰家漢子好運,娶得這般天仙美人兒?」

「哼,貧嘴。」

那莫問嗔怪道,而後滿臉得色,復謂不足道:

「吾家相公正閉關突破瓶頸而入那真仙之境界也。」

「啊也,好生了得!」

那不足一臉艷羨之色,莫問觀之大是欣慰。

「由是吾亦不得不勤修急追,莫得人老珠黃,遭其遺棄!」

「莫問師姐,難道此次大機緣便是與此相關么?」

「咯咯咯……師弟宗師這般精,勿得不令師姐羞殺!」

「呵呵呵……」

那不足觀視莫問一臉得色,似乎已然神功大成,道侶在側一般。雖悄然道:

「師姐,似乎有修以神念探視吾二人哩!」

「哼,吾早有覺察,只是此時不是下手之時候。」

於是兩人復駕雲而走。然而未及行出半月光陰,那酷寒突發,大寒潮來臨!

「不足師弟,吾二人只能冒了酷寒前行。」

言罷將手一揚,水袖中飛出一道金色符籙,那物什迎風一展,化而為一團淡淡火焰,圍攏了二人。

「此吾家相公手煉之仙符,威能了得!」

「哦!好寶貝!」

那不足忽覺寒冷漸可忍受,便抬眼一視那仙符贊一聲,復隨了莫問前行。

「師姐,此酷寒來得蹊蹺,不似前時之漸進,卻是突兀及至。怕是有何不對也。」

「那莫問嘆息一聲道:

「不足師弟,吾等相距神廟不遠也,只是年許時日便可達其地。然此時酷寒之突襲,怕是有修捷足矣。」

「神廟?先前並未聞得師姐言及?」

那不足訝然道。


「乃是主神之隕落處!其事久遠,已然不可考也!」

「主神?」

「不錯!」

那不足聞言大驚,瞧得莫問無意解釋,積極開言道:

「師姐吾等已然距神廟不遠,何秘辛倒是該令某家明白才好。」

「咳咳……非是吾有意隱瞞,乃是其秘辛確然非同小可,愚姐不敢言出。或者師弟忍得幾時,待至神廟。愚姐必全然坦白,可好?」

那不足雖則不喜,然此女擺明不言,亦是無可奈何,唯冷了臉裝出一幅大大不滿狀。(未完待續。。) 大約半年許,那不足忽然悄然嘗試神念大出,遠可及數億里之遙,此亦是其入得上界以來首次膽敢嘗試。蓋上界大能輩出,神通驚天者比比皆是。若某一大神覺察得有修窺視,只需略略施以懲戒,便可能破了其神智,而至魂魄散亂,痴傻不復舊日。故仙修地之眾幾無有修敢大膽放出識神遠及而巡者。

不足飛升時非在接仙台,其所旅者通道不正,於疆界蟻穴之洞孔飄蕩數千年之久,其間無非修習完善道訣,以知微洞天道法訣之禁忌元力探究那元能之海之妙處,或者便是日里演化識神之威,以期可以無須耗費大力便可探尋得那元能之海。故此其識神之運施玄妙,已然大異仙家之眾也。


其時其運轉神念,無聲無息遠去查視,便是那莫問雖近在咫尺,居然亦是無從察覺!不足偷偷觀視莫問,見其無有異狀,心下大喜。

「莫問此修絕然非是其明面上之一點點修為,定然已然破道而成就仙家之功。其勿得識出某家之識神查視,則雪發大漠某家便可放心運施其能也。」

如此復行得五月,那莫問道:

「史師弟,神廟已然不遠,再月許路程其地可望矣。只是寒極之地怕是已在目前也。」

「寒極?」

「是,此地便是三破真仙無有仙器在手亦是不敢擅入。」

「然師姐之仙器雖威能不差,此刻已然抗不得此寒。某家體骨、法能已是笨拙、不暢也。」

「即來此地,吾哪裡敢將身家性命寄託於虛無縹緲之運氣哉!吾手中尚有禦寒之仙家古寶也。」

那不足聞言大喜道:

「與莫問師姐同行果然省事!」

復行得不幾日,忽然便可以窺視那寒極之所在,一股淡藍蔓延而去,雖天地澄清,然那至寒處已然不再有其他色澤!莫問取出兩件仙家古寶,自家一件,不足一件,皆寒玉冰火罩。不足施了法訣催動那光罩,護了自身。而後隨了莫問入了那寒極。

驟然!那強烈之寒冷。使得不足忽然頓覺睡意朦朧。

「不好!此寒果然了得!」

那不足膽戰心驚,隨了莫問便行。心下明白的緊,若非此仙家古寶,其雖一破靈仙之境界。亦是無外乎冰凍而喪生。然待其可忍得。忽然便對莫問此女大生疑惑。

「莫非其修入得雪發大漠乃是早有預謀。其一件一件之禦寒寶物;絕然無錯之行進路徑;似乎老早便識得某家之法陣之能;對沿途仙家靈草之漠視!到底是何等誘惑能使其痴迷若是?」

不足邊行邊不停探尋四圍之虛實,知道至少有**伙得破大仙領了一眾仙修漸漸行近神廟。而其中便有大漠中同穴巡查之大仙長並堯師兄、如花仙子、虞仙子四修!至於已然入得神廟之修不知其何。

「莫問師姐,神廟中到底有何寶物。至於如此不遠數十年之功跋涉及此?」

「神廟乃是一位主神之隕落處,傳聞有其衣缽在彼!自古而今,每每千年一遇必有酷寒溫和時,得悉其秘之仙家無不趨之若鶩。入的神廟可以行出者,無有不成大能者也。」

「然主神衣缽豈是兒戲!大約從無有修得享吧!」

「咯咯咯,然也!否則吾二人來此豈非不智!」

「以莫問師姐之所知,入的神廟無損而出者,有幾成耶?」

莫問聞其言,嘆息道:

「吾亦不瞞汝!據傳,入其中而出者,十不足一。」

「主神之衣缽,奈何諸位大能卻無有窺視者也?」

「哼,窺視?其地有主神意志在,三破往上不得入內,強力突破者神魂消散而亡,從無有例外!且其地為五大天帝聯名列為禁忌,雖已然久遠不可考,然大能之流何敢近前半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