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知道宗政暮雪的情況的,太古斯金古神血脈,在太古神魔時代,是處於魔神的陣營,雖說如今乾坤再造,無論是太古上古都已是過去,但宗政暮雪的情況必然不適宜再留在書院,他留在書院,反而是束縛了他。」東方宇道。

「你是知道宗政暮雪的情況的,太古斯金古神血脈,在太古神魔時代,是處於魔神的陣營,雖說如今乾坤再造,無論是太古上古都已是過去,但宗政暮雪的情況必然不適宜再留在書院,他留在書院,反而是束縛了他。」東方宇道。

「血族,獸族,邪靈族,是不是都屬於太古魔神一邊傳下來的血脈」楚南問。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三界六地一世界,只有你出來的七星大陸才有他們的影子。」東方宇道。

楚南挑了挑眉頭,感覺東方宇知道一些什麼。

七星大陸,難道真會有什麼秘密

「現在天地真源在我們大荒星域重現,三界六地卻是不如我們普通世界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東方宇道。

「普通世界的天地真源比三界六地的蘊含量要多」楚南問。

「那是自然,出去后你就知道了。」東方宇道。

楚南聳聳肩,東方宇轉移話題,顯然是不想再繼續說有關於宗政暮雪的事了。

楚南跳下岩漿之海,到魔焰牢獄與夜籠紗告別,然後就與東方宇,東方鈴鐺還有蘇見曉離開了浮玉煌界。

當楚南再度出現在破虛領上,竟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深深一吸氣,果真,這裡天地真源的濃度是要比浮玉煌界濃一些。

此時,普通世界也是一片狂歡,楚南的大名已經是響徹每一個角落。

論天試煉第一名。

天門試煉第一名。

一刀重創真龍界年青一輩第一強者冷鋒,那可以達到偽神境的超級強者啊,而據說楚南才是聖境初期。

無數年青人開始以楚南為偶像,甚至這個名字都開始被神化了。

而當初楚南在虛空世界楚一刀的名頭,再度被傳揚開來。

紫月書院,也已經沸騰了,特別是金風院的學員,簡直興奮的要瘋狂了。

許多自各峰各地加入金風院的學員們暗自慶幸,還好當時腦子一熱加了進來,現在看看,那些沒有加入的傢伙有多少悔的捶胸頓足的。

紫月書院的興奮,自不僅僅是因為楚南,還有老院長東方宇踏入神境,成為真正的神境強者。

在整個普通世界,真正踏入神境的只有東方宇與銀月書院的院長木水柔。

可以說,在外面各大勢力的眼中,此時的紫月書院不僅僅是重回巔峰了,它宛然成為超級巨無霸了。

那些當初在紫月書院沒落時離開的學員不管如今成就如何,恐怕都極度悔恨了,而有不少年青的天才們,已經準備要在紫月書院下一次招生時拼了性命也要進入其中了。

「院長他們回來了,楚南他們回來了。」

紫月書院,本已激動萬分的學員們,導師們,長老們,更加激動了。

隨即,紫月大殿鐘聲敲響。

九地八峰的學員們蜂群一般湧向了紫月大殿的巨大廣場,黑壓壓的一片人頭。

東方宇站在最前方,後面一左一右是楚南與東方鈴鐺,而蘇見曉則站在楚南的身後。

金風院的學員看到蘇見曉,都不由得羨慕嫉妒,能站在楚院長的身邊,這該是多麼的榮耀啊。

「我們回來了,帶著榮耀,回來了」東方宇一張嘴,渾厚蒼老的聲音在每個學員的耳邊炸響。

下面的學員頓時山呼海嘯,許多學員都流下了淚水,這一瞬間,這多年來的苦悶,失落,壓抑都被甩開了,紫月書院的陰霾不再,它將比過去更加耀眼。

「論天試煉上,三界六地一世界,大荒星域數千天才,聖境巔峰的天才比比皆是,甚至還有近乎偽神境的絕頂強者,但是,我們紫月書院楚南獲得第一名。」

「天門試煉中,八十九個星域無數天才匯聚,神境強者都比比皆是,但是,我們紫月書院楚南還是第一名。」

「我們紫月書院所有的榮耀,乃至整個大荒星域所有的榮耀,都該歸於楚南一身,是他帶來了這一切,是他讓屏蔽十萬年的天地真源再度降臨大荒。」

東方宇吃了雞血一般的講述,而底下學員的狂熱的崇拜近乎要衝破這天地。

原來我這麼牛b,楚南心裡這麼想著,突然有一些不太好的感覺。

「所以,從今往後,紫月書院的院長之位,就交給楚南了,你們誰有意見」東方宇大聲道,竟是想將這院子位置直接扔給楚南。

「沒有意見」所有人齊聲大吼。

楚南嘴角抽了抽,對東方宇道:「院長老頭,你是不是瘋了,我不久之後就要入天門了。」

「入了天門,你還是紫月書院的院長,別想撂挑子。」東方宇道。

楚南有些無語,你直接讓我做個名譽院長不就得了。

… ?無論楚南怎麼抗議,他最終還是成為了紫月書院的院長,並且召告天下。我們不寫,我們只是網路文字搬運工。-【【點【小【說,o

而東方宇正式隱退,專心修鍊。

楚南讓蘇見曉接了金風院院長之位,然後將金風院的規矩與獎勵懲罰機制套在了整個紫月書院上,這讓原本情緒高漲的學員們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

「院長,你找我?」東方鈴鐺走進院子時,看到楚南正在悠閑的喝茶,面前擺著一個有六個面的古怪盒子。

「你還是叫我名字吧,我們倆有必要這麼生份嗎?」楚南笑道。

「這可不好,規矩就是規矩,我……我又不是你的什麼人。」東方鈴鐺道,美眸有些閃爍。

楚南乾笑兩聲,卻是不敢接話。

東方鈴鐺的美眸有些黯淡,但很快便將之掩飾了下來,她裝作輕快的問道:「院長,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是這樣的,過幾天我就要回七星大陸一趟,在這期間就由你來管事,我怕我可能趕不回來就會進入天門,所以,我若是三個月沒有回來,你就會自動轉正為正牌院長。」楚南道,他可能是紫月書院擔任院長職位最短的院長了,其實東方宇本也不是為了讓他管理紫月書院才讓他接替院長之位的,他是想讓楚南曾是紫月書院院長這個事實永遠銘刻在院史上。

東方鈴鐺儘管猜到了,但聽到楚南說出來,腦海卻突然變得霧茫茫一片,一顆心七上八下,空空蕩蕩的沒有著落。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輕輕按在了東方鈴鐺的肩膀上。

東方鈴鐺赫然清醒過來,眼角帶著淚光。

「我明白了。」東方鈴鐺丟下一句,轉身跑了出去。

楚南輕輕嘆息一聲,他坐了下來,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不知為何卻感覺這原本清甜的茶水帶上了一絲苦澀。

楚南拿起六面盒子,在手中翻轉了幾下,然後將之收了起來。

……

外面的世界關於此次論天大會的事情早就發酵再發酵,連普通人都知道了楚南,聞人紅妝的名字。

而楚南在紫月書院卻是過得十分清凈,他的面前,飄浮著封印著空間通道的奇特石頭。

「不知道在這普通世界是不是依然能夠打開它,如果在普通世界可以打開,那麼入了天門是不是也能打開?」楚南這麼想著,突然有些激動起來。

深吸了一口氣,楚南心臟的補天石傳出一道紫芒進入這顆石頭裡。

頓時,空間通道再度打開。

真的行!

楚南閃身進入空間通道,朝前衝去。

前方,攔路的空間磁暴正好空出了容一人通過的缺口。

楚南目光堅定,身形毫無遲疑的加速,剎那間穿過了這缺口,身上的護體能量罩瞬間七零八落,但他卻是成功的通過了。

楚南回過頭,露出了笑容。

前方一馬平川,再也沒有了阻礙。

不久之後,楚南到達了這空間通道的終點,他停了下來,目光盯著這通道。

進入裡面,會是什麼情形呢?

無論如何,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外面就算是世界末日的景像他也要去看看。

楚南凝神,一步踏出,手中的破殺刀嗡嗡震動,隨時準備攻擊。

楚南眼前一暗,已是出了空間通道,他抬起頭,竟是看到了一輪明月,只不過,它的顏色是純白透明的,倒是有些像前世的月亮。

這很明顯是一座小山,山上青草茂密,令人驚喜的是,這空氣中的天地真源濃度是普通世界的數十倍,只不過,除了天地真源外,還滲雜著一些危險的能量波動。

楚南的前面,那裡有一片巨大的陰影,大的近乎充斥了他的全部視線,就如同夜幕中一隻蟄伏的怪獸。

不過,楚南用盡目力,卻是可以在上面看到了一些建築的廢墟。

「那裡,是不是就是天陣派的山門?」楚南自言道,身形一閃,開始往前飛掠而去。

可是,還末飛到一半,楚南的身形就驟然一滯,面容驚懼,整個身體硬生生的一扭,退了十餘丈。

「卧槽……」楚南心有餘悸的咒罵一聲,看著前方裂開的空間豁口,那裡就是一片虛無的空間,剛剛他若是收不住,那就完蛋了。

楚南這時想起來,天陣空間可是坍塌了近半,這種空間豁口肯定到處存在的。

楚南速度慢了一些,變得更加的謹慎,這一路過來,大大小小的空間豁口足有數十個。

不多時,楚南來到了那巨大陰影前,目光閃了閃。

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一片廢墟,就連半空中,也飄浮著建築與****屍體的殘骸。

楚南降落,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寒意直冒,始終被一股淡淡的危機感包圍著,甚至,他感覺到這周圍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窺視著他。

「我必須找到天陣派的中樞陣碑,重新啟動,如果我推算得沒錯,這中樞陣碑應該在這山體里。」楚南心道,往前踏出一步。

有了第一步,接下來就簡單了。

雖然危險的感覺始終伴隨,但楚南卻已不是那麼忌憚,反正必須得闖,只能注意一些了。

走了一段路,楚南突然停了下來,他揮手在虛空畫下一個個玄陣,陣法光芒如同聲波一般散發了出去。

漸漸地,一些殘破的陣法印記浮現了出來。

楚南心中飛速推算著,一邊改變著自己的行進路線。

楚南如同走迷宮一般,在這巨大的廢墟中左轉右轉,前進後退,每一次轉變,都會有截然不同的場景。

「不愧為天陣派山門,即使被毀滅了,竟然還有陣法效果存在。」楚南心中震憾道。

過了許久,楚南停下了腳步,看到了前方出現的一個洞口,洞口有台階一直往下。

楚南的心跳猛然加快了兩分,這就是通往中樞陣碑的通道了。

楚南往前走了兩步,突然間,他臉色一變,身形驟然一閃,一隻利爪憑空出現,抓在了他的虛影之上。

「什麼怪物,藏頭縮尾。」楚南大喝一聲,在閃身的同時斬出了一刀。

刀芒斬在那爪子上,削下了一片皮肉,但是那爪子卻是縮入了空中不見了。

楚南挑起了那片削下的皮肉,卻見得這皮肉飛速融化,很快就渣都不剩了。

這時,小青從楚南的袖中射出,它嘴一張,一道道青芒從嘴裡射出。

青芒所過之處,赫然就有一些極其細微的空間裂縫顯現了出來。

「小青,好樣的。」楚南大笑道,如果他猜得沒錯,這些縮在空間裂縫裡的必然是虛空怪獸,天陣空間坍塌大半,有虛空怪獸進入也不足為奇。

好在小青對於空間有著超乎尋常的掌控力,楚南既然可以看到這些空間裂縫,就不必怕這些虛空怪獸,最起碼,之前攻擊他的虛空怪獸實力並不強,只要窺破它們的形藏,他可以輕易的斬殺它們。

又是一隻爪子出現,但剛剛冒出來,楚南一隻大手閃爍著銀焰,直接插穿其中,將之扯了出來。

這隻醜陋的虛空怪獸慘叫著掙扎,但很快就被銀焰籠罩其中,化為了一陣陣霧氣消散。

就這樣,在小青的幫助下,楚南朝著洞口走去,斬殺了七隻虛空怪獸。

楚南進了洞,沿著台階一直往下,空氣越來越陰冷了。

漸漸地,有白霜紛紛揚揚的飄在了空氣中。

楚南銀焰伴身,抵禦著這刺骨的冰冷,臉色卻是十分凝重。

就在這時,楚南靈魂之中,一聲龍吼響起。

這是楚南自真龍界皇的真血中領悟到的真龍之意,它對這裡的氣息起了反應。

而與此同時,小青竟然也嘶吼起來,它也感應到了龍的氣息。

楚南想起天陣派掌教乙沖霄所描述的,當時的天陣派的陣獸可是七屬性真龍,有龍存在也不奇怪,況且,天陣派之所以被滅,也都是九龍宗的關係。

楚南往下走了一段,洞中已經全是堅冰。

台階走完,楚南的眼前突然一片開闊,竟似來到了一個冰雪的世界,空中大雪飄飛,萬里冰封。

楚南抬起腳,不自覺的要踏出,但在放下時卻又一滯,隨即又收了回來。

「難道這是一個陣眼?」楚南的陣法傳承本就來自於天陣派,自是十分敏感。

若這是一個陣眼的話,應該是以寒冰之龍為陣獸的一個陣眼。

楚南心中推算著,雙手也在快速的演化著陣法。

良久,楚南有了一些頭緒,身形動了,徑直衝進了這冰雪世界。

突然,冰雪世界里有一具具人形寒冰傀儡站了起來,朝著楚南圍了過來。

楚南卻是渾然不懼,手底下一根根玄力線條出現,又隱沒,凝成又消散。

這些寒冰傀儡在即將圍住他時不是消失就是轟然碎裂開來,雖然攔路的寒冰傀儡氣息越來越恐怖,也越來越巨大,但只要楚南破陣,它們就是一堆碎冰,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直到楚南的眼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寒冰巨龍,他的腳步始停了下來。

寒冰巨龍龍目盯著楚南,恐怖的龍威籠罩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