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這裡除了植物沒有其他任何生靈。」

「你說這裡除了植物沒有其他任何生靈。」

羅德點點頭,不知道李麟為何又重複問。

「我知道了,怪不得這種感覺這般詭異。現在我明白這片空間真正恐怖的東西是什麼了。」

「是什麼?」羅德心中一緊,李麟感覺之敏銳比她還請,這點即便再不願意也要承認。

「我們從進來就一直被腳下這片綠色植物所監視。」

「植物監視?你是說這片植物是魔獸?」羅德神色一面。這片飛起的世界極為料庫,入目之處全部都是蒼翠的植物,而且種類繁多,蔥蔥鬱郁。

李麟神肉從路邊抓起一株草,神念破入其中,內部空空如也,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主動意識。看起來沒有絲毫的破綻。但是李麟從內世界中取出一頭青狼,隨手一擊將其打傷,鮮血從傷口流出,滴落在下方的植物身上。原本平靜沒反應的植物彷彿受到催化一般狂變,最弱小的青苔暴漲千倍百倍,化為跟跟靈活的觸手將青狼包裹。

青郎發出一聲慘叫,根本未曾掙扎就精緻不多,雄壯的狼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笑容,最後甚至連皮毛都笑話,原地只剩下一片完整的骨架,然後跌落在地面上,漸漸的被青苔所覆蓋。

「這……」羅德大驚失色,沒想到這看似看全的地方反而蘊含著最大的兇險。

「這些植物並沒有意識,但他們有本能,吞噬生命能量的本能。」李麟沉聲說道,李麟看著遠方的高大植物形狀特殊,再加上剛剛羅德的提醒,李麟才冒險一試,結果證明他的猜測是正確的。這裡的綠色植物才是最大的殺手。(未完待續。) 李麟點點頭,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抬步欲走,突然又停了下來。.

「你剛剛說什麼?」李麟問道。


羅德莫名其妙,道:「什麼說什麼?」

「你說這裡除了植物沒有其他任何生靈。」

羅德點點頭,不知道李麟為何又重複問。

「我知道了,怪不得這種感覺這般詭異。現在我明白這片空間真正恐怖的東西是什麼了。」

「是什麼?」羅德心中一緊,李麟感覺之敏銳比她還請,這點即便再不願意也要承認。

「我們從進來就一直被腳下這片綠色植物所監視。」

「植物監視?你是說這片植物是魔獸?」羅德神色一面。這片飛起的世界極為料庫,入目之處全部都是蒼翠的植物,而且種類繁多,蔥蔥鬱郁。

李麟神肉從路邊抓起一株草,神念破入其中,內部空空如也,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主動意識。看起來沒有絲毫的破綻。但是李麟從內世界中取出一頭青狼,隨手一擊將其打傷,鮮血從傷口流出,滴落在下方的植物身上。原本平靜沒反應的植物彷彿受到催化一般狂變,最弱小的青苔暴漲千倍百倍,化為跟跟靈活的觸手將青狼包裹。

青郎發出一聲慘叫,根本未曾掙扎就精緻不多,雄壯的狼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笑容,最後甚至連皮毛都笑話,原地只剩下一片完整的骨架,然後跌落在地面上,漸漸的被青苔所覆蓋。

「這……」羅德大驚失色,沒想到這看似安全的地方反而蘊含著最大的兇險。

「這些植物並沒有意識,但他們有本能,吞噬生命能量的本能。」李麟沉聲說道,李麟看著遠方的高大植物形狀特殊,再加上剛剛羅德的提醒,李麟才冒險一試,結果證明他的猜測是正確的。這裡的綠色植物才是最大的殺手。

「我們怎麼辦?這些植物會不會攻擊我們?」羅德有些緊張。雖然依他的實力,這些普通的植物奈何不了她們,但是這裡是至尊戰場,殘留著無盡恐怖東西。依然不小心招惹出來,就是死亡的命運。見識到這裡眾多的骸骨,羅德心中的自信減弱了很多。

「這些植物受到血腥味的刺激就會變異,化為恐怖的殺手,而我們只要盡量避免鮮血,就可以不刺激這些植物。」李麟說著,取出一套鎧甲穿上。這鎧甲乃是李麟在西沙一族的府庫中所得,是帝級戰甲,防護力雖然一般,但是防護嚴密,正好可以用在這裡。同時李麟將一副白玉鎧甲交羅德,一黑一白相得益彰。

「這裡恐怕不會只有吞噬生命精血的植物,我們小心一些。」李麟低聲說道。除了植物的監控的感覺,還有就是一種無形的憋悶感讓李麟極為不舒服。

兩個前行百里,地面上的植物越來越密集,青苔只有在角落中才可以看到。倒是有些植物開出花朵,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這裡的植物已經從被動捕獵進化成了主動吸引,再走下去或許就有果實和魔獸了出沒了。」李麟沉聲說道。


果然,行走百里,這裡的地貌再次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高大的喬木長著密密麻麻的葉子,地下大片的青草整齊順滑,鬱鬱蔥蔥,看了讓人忍不住想上去滾一滾。

當然,李麟兩人意識堅定,自然不會不顧形象的去滾一滾。

嗖——!

一道白光閃過,李麟神色一動,低聲說道:「過來!」

遠去的白光陡然凝滯,然後如同炮彈一般倒射而回。被李麟一把抓在手中。這是個手臂長短的毛狀物,在李麟手中劇烈的掙扎。

吱吱吱——!

尖銳的叫聲從李麟手中響起,羅德好奇的湊過來,驚訝的說道:「這是一隻兔子?長的真大,跑的真快!」

李麟看了看,搖搖頭說道:「這不是兔子,而是老鼠。」

「老鼠?」羅德一愣,仔細一看,還真的和老鼠很像,只不過耳朵相對於小老鼠來說實在是太長了。

「這裡的植物吞噬一切,難道老鼠不是生命嗎?」羅德不解。看這老鼠的靈敏度,顯然是生活在這裡的土著生靈。

「試試就知道了。」李麟手指一劃,手中大老鼠一陣尖叫,其上白毛飛舞,但皮肉傷確實號發無傷。

「咦?好堅韌的皮膚!」李麟再次一劃,這次用了三分力道,撲哧,大老鼠皮膚上出現一道血口,幾滴鮮血流出來,大老鼠一下子緊張起來,瘋狂在李麟手中掙扎。

李麟將其向著草叢一丟,準備看這些清掃是否有反應。

嘩啦啦——!

茅草瘋長,化為道道金箍將大老鼠禁錮住。

大老鼠瘋狂尖叫,可是他無力抵擋,草葉上的鋸齒生生拉開它的皮膚,瘋狂吞噬他的生命和精血。

很快大老鼠步了李麟那頭青皮狼的後路。

李麟和羅德對視一眼,眼中解釋凝重之色。

植物有吞噬生命精血和血肉的能量,這裡的動物就對應的進化出堅韌的皮膚,只要不流血,這些植物也那他們沒辦反。神引因為這裡草種類不同,老鼠吃了都可以長成兔子那個樣。

越往裡面走見到的動物越是龐大,其皮膚也就越堅韌。到後來李麟和羅德都不敢輕易招惹。

「大自然適者生存,生命真是偉大。」。羅德感嘆著說道。

「不要感嘆了,這些動物能夠在這裡生存下來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更何況你看到沒有,這裡的動物很少有以這些綠色植物為食的,顯然這些綠色植物並不能食用。而且這裡的魔獸族群都不大,顯然這裡的環境支撐不起大規模的族群。」李麟仔細分析道。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人生活。」羅德低聲說道。這裡曾經是人類戰場,按照道理應廢棄后沒有人類存在才對。

李麟沒有接話,這片所謂的廢棄空間的內幕或許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沉重。

「快看,前面有一堆兒建築!」羅德眼見,看到后立刻要求前去。畢竟一路看到的不是變異的魔獸就是讓人忌憚的綠色植物。

李麟點點頭,走到近前,兩人的臉色變得凝重。

「竟然是一片墓地!」羅德低語。這裡果然是一片墓地,不過是被破壞了的目的,到處都是被挖掘的痕迹,很多時是是被都已經斷裂,連墓穴之內空空如也。

李麟走向前,輕輕將一片墓碑扶起,上面密密麻麻的刻著文字,但林卻一個也不認識。用神念探查,這座墳墓的禁制被完全破壞,或許曾經留下的精神念力也早已經消散。

「逍遙尊者李逍遙,天皇曆一萬年隨同空間至尊前來光暗大陸爭奪主宰名額,複賽第九百九十場敗於光暗大陸幽冥主宰之手。」羅德低聲說道。作為古老的吸血鬼傳人,她的血脈中記憶著這種文字。

「那這些呢?」李麟指著其他墓碑說道。

「破滅至尊林太虛,天皇曆一萬年隨同空間至尊前來前來光暗大陸爭奪主宰名額,與決賽第三十六場敗於混元大世界天雷至尊。」羅德看了看,翻譯道。、

之後幾個墓碑,都是來自蒼龍大陸的至尊強者。他們都是時空至尊的追隨者,前來光暗大陸爭奪主宰者名額,對於什麼天皇曆李麟並不清楚,但這些人無疑都是來自蒼龍大陸,和他算是大半個老鄉。

看著這些被毀掉的墳墓,李麟覺得心頭陰鬱。


「走吧,這些墳墓全部被毀,不可能有有價值的東西了。」羅德低聲說道。

李麟走到一個個墓穴之前。

「恢復!」

隨著李麟的話,一個個墓碑墓穴回歸原樣,當然內部已經空空如也,失去的東西言出法隨也變不回來。

「走吧!」李麟對羅德說道。心中卻對這些墳墓說道:「諸位前輩,晚輩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再次前行不久,羅德突然臉上露出喜色。

「我感受到了父親的氣息,雖然微弱,但還未曾完全消散。」

李麟點點頭,兩個人迅速前進。

兩人不知道,在那片李麟恢復的墓地之上,憑空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他極為緬懷的撫摸著這些墓碑,雙眸看向遠方,將李麟兩人的行跡看在眼中。之後他沒有在說什麼,如一陣青煙沒入地下。

前進五百里,一片狼藉的戰場出現在幾人面前。即便是個無盡歲月,這裡的殺罰之氣也沒有消散絲毫。其中光明神光、黑暗幽泉不是閃現,光明神物和黑暗魔物不斷廝殺。

「這裡是光明主宰和黑暗主宰對峙的戰場,也是父親獲取黑暗和光明主宰精血的地方。」羅德稍微鬆了口氣,這片戰場最起碼證明他的父親沒有撒謊。

「恐怕未必,這根本不是第一戰場。」李麟觀察良久,沉聲說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羅德不滿的說道。

「這片戰場光明和黑暗聖力雖然爭鬥,但卻遠遠沒有達到瘋狂決死的程度,而這樣程度交手怎麼可能讓兩大主宰級強者流血。還有暗夜主宰氣息出現的地方。那裡光明和黑暗力量彷彿有意避開,顯然兩大主宰同時注意到暗夜主宰,並花心思錯開攻擊保護暗夜主宰的安全。」李麟的分析並不苦難,只要認真觀看戰場就可以看出來。羅德不傻,她自然也看得明白。

「那你說這處戰場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父親和光明黑暗兩大主宰演了一齣戲?」羅德低聲說道。

「或許真的如此,你不覺得這裡少了些什麼嗎?」李麟沉聲說道。

「少了什麼?」羅德不解,她現在欣有些亂。即便不滿於父親選擇姐姐而鎮封自己,但擁有一個主宰級的父親一直是她最驕傲的老地方。但是現在這個驕傲的父親卻在自己親眼見證下一點一點被撕碎神秘和高尚,這讓羅德有種信仰崩塌,難以堅持的頹敗感。

「少了一個人!時空至尊!」李麟沉聲說道。

羅德神色一變,悠悠的說道:「你的意思是光明和黑暗主宰兩人聯手圍殺時空至尊,然後父親撿漏成為主宰級強者?」

「過去的事情咱們頂多時段是推測,不停當事人開口遠遠沒有真正的結果。不過如果我沒有猜錯,時空至尊在這件事情裡面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從墓碑來看這些至尊匯聚是為了爭奪主宰名額。但是時空至尊成為主宰之下最強者,但他卻沒有成為主宰,原因就值得深究了。」李麟圍繞戰場觀看,越來越覺得這處戰場透漏著詭異。

「我想知道事情的真想!」羅德低聲說道。

「事實的真想往往和我們預期的相差十萬八千里,現在暗夜主宰不再你最好還是不要再繼續查下去了。」李麟出於好心說道。

羅德堅定的搖搖頭,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永遠蒙在骨子裡。當初自己和姐姐同時出生,魂力相當。是什麼原因讓那個父親毅然決然的選擇季節而鎮壓自己的意識。無數年來即便羅德一直處於浮浮沉沉的狀況,也對這個問題耿耿於懷,現在有機會探查,付出多大的代價她也想知道事情的真想。

李麟無奈,羅德一旦下決定事情那是八頭龍都拉不回來。

李麟對三大主宰之間的齷齪事沒什麼興趣,他要去找時空至尊留下的寶藏。

「我想一個人在這裡看一看!」羅德略帶歉意的說道。

李麟點點頭,然後向著綠色植被最茂盛的區域飛去。

看到李麟消失,羅德盤膝做到戰場邊緣,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大聲說道:「追本溯源,逆轉!」精血展開,化為一面血色銅鏡,內部閃過一道道的身影,顯然從根據此地殘留的氣息退看過去發生的影響。

血鏡之中閃過一道身影讓羅德激動起來,那是幾萬年前父親帶著大姐前來的影響。那個時候自己還是可有可無的影子。羅德一咬牙,繼續催動精血向前推進。

足足億萬年之前,羅德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過讓他萬念俱灰的是,父親恭敬的向微笑著的光明和黑暗主宰行禮,其手中還拖著兩滴氣勢迫人的精血,一團神光燦燦,一團魔氣森森。正是傳說中暗夜主宰僥倖獲得光暗兩大主宰級強者的精血。

哇——!

羅德遭到反噬,手中血色銅鏡破碎,氣息萎靡到了極點。幸虧這片區域沒有綠色植被覆蓋,否則吐血的羅德難逃毒手。(未完待續。) 對於半個月的斷更,兔子只能說對不起,兔子不是專職作家,最近工作太忙,沒精力在小說上,現在好了一些,準備恢復穩定的更新,爭取一天保底兩更,努力加更,另外,本書不會太監,而且情節開展也進入了後期,還有一個大**,兔子會努力布局,希望本書能夠完美收宮。

……

羅德臉色煞白,心中信仰崩潰讓她心神遭到重創。從來認為父親暗夜主宰頂天立地,即便被父親拋棄,依然從心底崇敬著,但現實太過無情,當年之事另有內情,父親並不是她所想象的那般偉岸。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想看看!」羅德臉色蒼白,但神情變得是漸漸堅毅起來。

就在她準備繼續以秘法探查過去之時,一股恐怖的黑白兩色聖力爆發,彷彿無堅不摧的聖劍,將羅德以秘法開闢的時空通道瞬間打碎,連帶著羅德部分神識都遭受重創,整個人氣息萎靡。同時一股光明和黑暗之力透過虛空延伸而來,彷彿要將窺探秘密的羅德絞殺。

羅德臉色大變,竭力催動體內的力量對抗,可惜羅德畢竟只是至尊後期,距離主宰的力量相差千萬倍,在抵抗的瞬間就被崩飛出去。

羅德滿臉死灰,同時心中暗暗慶幸,幸虧那只是光明主宰和黑暗主宰無數年前散碎的意志,否則這一擊就會要了羅德的命了。

「該死,破不開這主宰意志。我就無法看清上古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羅德小心的恢復自身血氣,同時從內世界中取出一汪血池,然後口中生長出獠牙,瞬間將血池中的血液全部吸收,之後羅德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可惜,這只是些擁有古獸血脈的高階魔獸精血,如果是上古魔獸精血就可以讓我恢復更多。」羅德放棄了,最起碼在她實力恢復到巔峰之前,她是不會在回來試圖探查真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