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什麼態度!」反應過來后馮正經怒吼,老臉鐵青,可剛想爆發,便見許昊猶如毒蛇一樣盯著自己,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說這事我、來、處、理,聽明白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反應過來后馮正經怒吼,老臉鐵青,可剛想爆發,便見許昊猶如毒蛇一樣盯著自己,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說這事我、來、處、理,聽明白了——?」

馮正經只感覺背脊發寒,雖然在面對孩子,可卻猶如面對著一頭野獸。

氣勢,狠毒的氣勢。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擁有!雖然馮正經不明白怎麼回事,卻還是把自己將要爆發的怒火給生生憋了回去。

「老夫不管了!」

想到本不關自己的事,卻忙前忙后,如今遭到對方兒子如此態度,老頭乾脆跺腳轉身而去。

「馮爺爺——!」 欠你一世長安 許誠幾乎崩潰,淚眼婆娑。

「好了!」許昊咆哮,一巴掌拍在弟弟頭上,爆喝道:「男人天天哭哭啼啼個什麼?別在我這裡嚎喪!」

許誠也被哥哥的氣勢鎮住了,結結巴巴應道:「可、可是爹娘……」

「他們的事,我來處理,你回家把許岳恆照顧好。」許昊霸道打斷了他,直接指揮,沒有廢話。

緊接著,許昊便邁步走了出去。

綁架自己的親人,然後要挾自己?這要是放在前世,那人一定是瘋了,而現在,自己會讓這幫傢伙付出代價。

所謂和為貴,忍為高,可在許昊眼中那就是本事不濟的借口。

他將許誠打發走後,從廟裡踱步而出,站在山坡上望著村裡,眼眸之中閃爍著狠辣的光芒。

緊跟著,許昊毫不遲疑,再次轉頭走入樹林里。

「我要找一品紅……萬年草……」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未找到對應藥草……」

許昊並不急,幾十丈範圍,不可能什麼都會出現,他乾脆邁步朝後山而去。

儘管樹木參天,但有了簡單的外視能力,藉助微弱光芒,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擁有可視距離。

後山並不高,位於村子西南,可再往後就不同了。

那裡是爾貢山範圍的原始森林!潮濕森寒,野草過膝,藤蔓密布,古樹千奇,穿行在這種地方就算是正午恐怕也只有老獵人才有這個膽量且同樣不敢過於深入。

漆黑的爾貢山猶如巨獸橫亘在頭頂,悄然釋放著恐怖威壓。

森冷的山區陰暗、蕭瑟,寒風吹過,讓人不禁渾身一顫。若有孤魂野鬼,也不讓人意外。

許昊卻絲毫不在意,他翻過了數座山頭,動作輕盈,徑直穿行在叢林深處……

「好地方……」這傢伙邊走,眼神邊激動的閃耀,作為玩毒的行家,許昊再有經驗不過。

如此環境,簡直就是個寶地,養毒物的寶地!

「潮濕、涼爽、到處都是枯枝爛葉,最重要的,沒有任何天敵……」許昊心中激動,聽著憾心萬毒典聲音不時響起。

附近,到處都是毒蟲毒草!

若非自己身後的籃子不夠大,他真希望能把這些東西全帶回去,當然,眼下不能貪得無厭,只能留下最適合自己的。

如此地方普通人視之為洪水猛獸,可他卻不同,甚至全然相反,把這裡當成自家後花園。

整整走了數個時辰過去。

「嗯?」又翻過一座山,憾心萬毒典驀然間響起了一道新的提示,讓許昊臉上露出笑容。

「左前方四十三丈,萬年草。」

「太好了……果然有!」他毫不遲疑,朝左前方向飛射過去!果然,一朵大紫紅色如花朵的藥草屹立在此,散發濃郁香味,沁人心肺。

許昊用油布包裹手掌,同時掏出一枚石片,在花朵根莖部位用力劃過。

「咔!」藥草應聲而落,握在掌心,近看更顯嬌艷,似朱唇輕啟,事實上,這乃是劇毒的東西。他嘴角微笑,將其塞在另外準備的破布袋裡。

收穫的喜悅,讓這黑暗的世界平添陽光。

對其來說,哪裡恐怖?哪裡陰暗?這裡簡直太他娘的光明了!

許昊繼續前進,叢林越加濃密,光芒只能偶爾透過縫隙擠進來,灑在地上,帶不起什麼亮度。

即便能夠外視,可他的可視範圍也被大幅縮減,繼續前進,想要尋找的毒物目前還不夠。

這一路以來,讓許昊驚奇的發現,這裡除了自己認識的毒物,甚至還出現了一些自己從未聽說過的毒物!

「憾心萬毒典開啟。正前方,四十九丈鬼臉莖。」

「鬼臉莖?這是什麼毒草?」

「憾心萬毒典開啟。鬼臉莖寒性根莖類毒物,可造成肌肉麻痹,內臟衰竭……」

許昊按照聲音指引,找到這株自己從未聽過的毒草,三朵花瓣,每個都如同鬼面般,擁有五官一樣的花紋,散發淡淡幽香。

矗立在地上,異常顯眼。

「這也可以——?」許昊驚駭自語,憾心萬毒典居然分析起了未知毒物的毒性以及特點。

難道它還有別的更進一步的其它功能?

這個念頭在其腦海里升起便揮之不去,雖然眼下沒時間探索,但許昊已經將想法深深的埋在心裡。

幻想女王 回頭閑下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繼續前進,踏在枯枝爛葉上,輕輕發響。半個時辰后,許昊來到一處窪地,已經幾乎沒有光線,他邁步而下,動作謹慎起來,小心翼翼,盡量不再發出聲息。

「嗯?」倏然間,陣陣唦唦噪音隱約自前方出現。緊接著,腥氣襲來,讓人頭暈!

許昊倏然一驚,渾身汗毛炸起,不敢怠慢,腳尖猛點!如同旋風,猛的向斜後方躍去!直接跳上一顆小樹。 幾乎就在他剛剛離開的一瞬,一道紅線倏然射向其之前站立的位置!快如電閃且無聲無息,將地面狠狠扎出一枚深洞!

「嗖!」只見前方草叢裡居然躥出一隻奇怪的「螞蚱」,猶如小狗般大,雙眸黯淡,四肢纖細堅實,口中耷拉著一道紅色絲線。

剛剛的攻擊顯然就是它所為。

「好厲害!」許昊不傻,剛剛的攻擊有多強他再清楚不過,速度極快而且突然。

前面這「螞蚱」分明就是為了偷襲而生,天生的刺客!個頭不大,攻擊手段卻防不勝防,若非自己警惕且經驗豐富,恐怕早已死在這裡!

「找死——」許昊眼眸殺機掠過,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可讓一個畜生襲擊自己,還差點著了道,實在叫他氣惱。

想到這裡,他脫下後背的竹筐,徑直掰下旁邊樹上的一根粗木棍,朝著前方螞蚱的後背狠狠戳去!

一女二三男事 「唰!」

速度加上體重,兩相結合,使得破壞力激增,若奔雷滾滾!

螞蚱儼然沒想到前方的獵物居然還敢反擊!它纖細的四肢驟然發力,嗖的一聲,躍然而起!避開攻擊的同時在半空中咕嚕翻了個跟頭,再次將舌頭打出來。

「唰!」

攻擊速度比剛剛更快,而且攻擊手法非常奇特,前所未見,彷彿蚊子,許昊眉頭微蹙,雖然不適應這敵人,可眼下已經警惕起來,便不會給對方機會,他立即原地側閃,同時,木棍向上橫掃。

「嗚——!」棍勢沉穩,凝重如岳。

慣風聲刺耳,初入問道期力量和速度提高極大,雙手發力有近百斤的破壞力,動作乾淨利落,一氣呵成,儘管年紀小,卻已經有了幾分武者氣勢。

「吱!」螞蚱雖沒有太高的智商,卻驚叫一聲!感受到了獵物的威脅,它小狗般的身體異常靈活,凌空一扭,將自己的舌頭卷回,掃向許昊的棍子。

「咔!」

超過二指粗的棍子,居然豆腐一樣,瞬間而斷,切口平滑!

許昊心頭一沉,自己遇到的怪物個頭不大卻異常兇悍,行動靈敏,攻擊迅猛且破壞力驚人。

對手除了智商外,幾乎沒有什麼弱點!

自己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很多東西都缺乏認知,靠身上小孩殘存的記憶完全不夠用,這樣在野外行走很被動。

武器被破壞,許昊提著半截短棍立即向後飛退,拉開安全距離。

自己眼下這幅身體的素質太差,連最最基本的練皮境都未達到,問道境的第二層需要引氣練皮,讓身體表皮堅韌才算是橫練的入門。

若是達到這個程度,遇見前面這怪物便不需再害怕。

至少在凝氣的狀態下,身體的防禦能力可以提高不止數個檔次,有防備的話,尋常猛獸都難以近身。

螞蚱見敵人後退,以為懼怕,立即追擊而來!

「咕嚕!」許昊眼眸精光一閃,身體飛速向後倒翻。雙掌抓地的同時將沙土落葉猛揚而起!漫天塵土,阻礙對手的視線。

高手戰鬥,這種方法非常低級無用。

但對於前面的怪物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以嚇唬對方使其遲疑,進而擾亂對方的動作和反應。

「吱!」螞蚱怒吼,雙爪瘋狂舞動,同時腳底連蹬。

身軀默然旋轉,路線改變,從側面猛襲而來,動作乾脆利落,猶如晴空匹鏈!

可惜許昊已有防備,不退反進,驀然翻身!呼的一聲,劈掛腿迎頭而來,勢大力沉。

螞蚱已來不及躲閃,它雙鰲交叉憤然而起,抵擋這記攻擊!

「嘭!」

震耳轟鳴炸開,塵囂砂礫飛揚,捲動四周樹枝野草咧咧而響!

螞蚱身軀彷彿炮彈,扎到地面,鬆軟的土層被徑直砸出一座坑。

「哼。」許昊冷然看著這畜生,眼中寒光閃過,正準備下殺手。然而就在此刻,地上的螞蚱卻倏然張口,嘴裡的舌頭飛射而出,直奔面門!

「咻!」

凄厲破風好似箭矢,讓人頭皮發麻!

許昊眼眸怒瞪,攻擊太快,他只得本能的向下匍匐,敵人的舌頭剛好擦著他的頭頂掠過,帶下數縷髮絲。

「混蛋!」

戰鬥之時,哪怕只有一刻的遲疑,也能決定戰局天枰的勝負,許昊算是從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回來。

他連續倒飛,拉開距離,對手則倏然躍起,周身絲毫無損,緊追而上!直來到一顆粗壯的古樹旁,再無退路。

許昊表情慌張,腳底也跟著一軟,身形踉蹌失去重心!

螞蚱大喜!儘管視線昏暗,但戰鬥的本能讓它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立即加速飛射而來!同樣的攻擊手法,張嘴吐舌朝許昊心臟處穿刺。

狠辣決絕,出手便是致命殺招!

「嗖!」

這回眼見就要刺到獵物的胸口處,螞蚱卻赫然發現,眼前的人類居然露出淡淡壞笑。

「嗖!」只見許昊陀螺般倏然轉身!在地面上畫了個圈,避開攻擊。緊接著,腳底點地,手中剩下的半截破木棍狠狠向上捅去!

螞蚱因為慣性的問題,四肢拚命舞動,也無法立即止住身形,再加上對手的迅猛襲擊。

「噗!」

木棍,狠狠插進了它的肚子里!

「吱——!」凄厲慘叫自螞蚱口中爆發!它瘋狂掙扎,四肢亂動,震的整支木棍隨之顫抖,可無論如何都已經無濟於事。

離婚向左再婚向右 內臟破碎,讓它短短數息之後,便癱軟下來,很快便沒了氣息……

許昊站在原地,謹慎的凝視這隻怪物,這下看的更加細緻,剛剛光線暗淡,無法看的清楚,眼下徹底顯現。

「嘶……」許昊倒吸涼氣,神色凝重。

只見它全身甲殼布滿細細花紋,猶如黃蜂,唯獨肚子除外,像是放大的螞蚱,四蹄纖細有力,可雙鰲卻又如螳螂,鋼刀般綻放兇悍殺氣,後背有雙不大的羽翼,很明顯,這是其能夠凌空攻擊的原因。

許昊可以十二分的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這種生物,儼然是本界的物種。

此地雖然距離村子較遠,但難保不會跑出來害人,難怪那些「軟蛋」們如此需要武者的保護。

即便是身強力壯的成年人,面對這種怪物都很兇險。

許昊伸手將這東西用帶來的破布包起來背在身上。

「嗯?」

然而就在他起身的剎那,前方草地的樹下,一道柔和光暈驀然閃過,剛剛由於視角的問題並未發現,這讓許昊心頭一喜。

他毫不遲疑,大踏步走過去。

只見地上赫然出現了一朵不起眼的紅色花朵,乍看沒有特別之處,然而就是這麼個東西,讓許昊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人蔘!」他興奮低喝,別人在野外認不出,自己卻再了解不過,那乃是大補之物,剛才的光芒便是蘊像,而能夠產生蘊像的人蔘,最少都要五百年以上。

「怪不得這裡有怪物,相傳寶物有靈,往往會吸引強悍的怪物於身畔守護,自己這是禍兮福所倚了……」

他伸手,沒有紅繩只能用草繩繫上去,勉強替代,而後小心翼翼的刨開。

這玩意兒不算毒物,所以未被萬毒奇經發現,但既然蘊像呈現,說明與自己有緣。

無論如何,寶物出現眼前,許昊都不會將其放過。 足足十幾分鐘,小心翼翼的刨土去泥,人蔘才被完整的取出來,許昊珍視的將自己的外褂脫下,輕輕將其包裹。

斷掉一根須子,都會影響其價值。

「再找找!」許昊收斂情緒,繼續邁步搜尋,這趟來當然不是僅僅奔著胡靈花而來。

自己還需數味毒草,進而提煉所需毒藥。

於黑暗之中繼續前進,走了許久,再沒有怪物出沒,安靜的嚇人。爾貢山漆黑的山貌越近,越顯露出它的雄偉,猶如參天巨柱俯瞰眾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