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排查個屁!」蕭老再也忍不住,勃然大怒道:「欽差都被冷沐風捉了又放了,狼王大人非常生氣,命你三天之內,務必找到冷沐風的藏身之地。」

「你還排查個屁!」蕭老再也忍不住,勃然大怒道:「欽差都被冷沐風捉了又放了,狼王大人非常生氣,命你三天之內,務必找到冷沐風的藏身之地。」

「三天!」瘦子臉色慘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求蕭老向狼王大人求情,還請多寬限幾日。」

「你不是都查清他與哪十三個人有過接觸嗎,一一排查,應該很快有結果,我再多調兩組人過來協助你。」

「多謝蕭老、多謝蕭老!」

冷沐風在武陽縣等雲飛揚返回,趁機鞏固自己的修為。一連等了三日,雲飛揚才回來。

「師父辛苦,圖魯他們安全回去了嗎?」

「應該沒事,我在半路遇到了周聖元派來的密探,又來又碰見野狼軍團的副軍團長安如山帶人追來,應該是追你,我將他們殺退,怕你這出事,就先來找你了。」

「安如山?他好像是周聖元的人。」冷沐風說道。

「難怪這麼拚命,不過他這次也吃了大虧,三百多人被我擊殺了近六十人。」

「那些密探都處理掉了嗎?」

「全部殺乾淨了,估計三山郡、武陽縣這一帶的密探死的差不多了,柳飛絮、趙宏他們可以趁機擴張下勢力。」

「情報工作不比別的,需要時間沉澱,這次多虧了師父了。」

「哈哈,你個小混蛋會和我這麼客氣?說吧,又有什麼事?」

冷沐風嘿嘿一笑:「這次周聖元吃了大虧,一定會報復我們,田有雨雖然暫時不用擔心,但我怕他會派周混來。」

「周混?你不會是想讓我去趟神都吧?」

「嘿嘿,正是這個意思。上次周坤、周勝追我們時,我試探了一下,沒有試探出周混的消息,也不知道那個老王八蛋是不是真的受傷了,請師父過去查看一下。」

「你個小混蛋還真捨得,周混可是武神,即便受傷了也不是我能對付的。」

「可他若受傷了,便不會輕易出來對付我們,否則一旦消息走漏,神機帝國和蒼龍帝國還都在虎視眈眈呢,會立即夾擊大周帝國。」

「好吧,那我就去試探一下,你在這裡千萬要小心,沒事不要外出。田有雨若是知道你一人在武陽縣,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抓到你。」雲飛揚說道。 冷沐風心中一熱,雲飛揚此去風險極大,就像他說的,即便周混真的受了傷,也不是他能對付的。武皇,武神一境之隔,實力卻有天壤之別。

「師父。」冷沐風取出龍鱗劍交給他:「您一定要見機行事,千萬小心。」

「放心,龍鱗劍你留著護身吧。咱們逍遙宗的《移形換影》也不是浪得虛名,我若全力逃走,古武大陸還真沒有人能追得上。」雲飛揚說道。

「還是師父帶著護身吧,我在武陽縣暫時不會有事。」冷沐風說著又取出十顆金還丹和兩顆玄元丹交給他:「這些丹藥您也帶著,以防萬一。」

見冷沐風果真擔心他,雲飛揚也不再推辭,接過龍鱗劍和丹藥說道:「也好,你也要小心,我去去就來。」

雲飛揚離開武陽縣,一路往神都趕來,冷沐風就隱身在武陽縣,一邊鞏固修為,一邊日夜修鍊《萬源歸宗》。

此時的武堡內,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武堡的城牆連接南北兩座山脈,在這個巨大峽谷後面,是一個四季如春的盆地。盆地有三百平分公里大小,四面高山環繞,裡面植被青蔥。

這個盆地,現在已經成了武堡的養馬場,三千多匹奔霄寶馬,被放養在這裡。

圖魯帶領鐵血堂的五百人,輪流到四級妖獸的領地歷練,剩下的就在武堡內苦修,培元丹不要錢似的發了下去。

黑冰衛共一百零六人,在毛五六的帶領下,已有數十人進入武陽縣,配合柳飛絮開始編織自己的情報網。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發展著。

青龍關,袁世友也沒有擺香案宣讀聖旨,在一個房間內,將周聖元的旨意告訴了田有雨。

田有雨有些為難的說道:「袁大人也看到了,這個古風確實神出鬼沒。安如山這次捉他,又吃了大虧,我一時真的離不開青龍關。」

袁世友也清楚周聖元和田家的恩怨,他這次本想完成聖命,想盡辦法也要將田有雨帶回。但冷沐風半路殺出,田有雨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也有些為難。

況且袁世友也不傻,現在自己一個護衛也沒有,惹惱了田有雨,一刀劈了自己,再嫁禍到冷沐風頭上,他找誰說理去。

「我在神都,不了解青龍關的情況,沒想到這個冷沐風如此囂張,回去之後,我一定向陛下稟明。」

「那就多謝袁大人,我們現在正面是龍血軍團蠢蠢欲動,背後是冷沐風四處搞鬼,我也是焦頭爛額。」

「軍團長辛苦,您的功勞、苦勞,我一定向陛下如實稟報。」看了一眼田有雨,袁世友口氣一轉,小聲問道:「不知軍團長可查到冷沐風的藏身之地,我回去也對陛下有個交代。」

田有雨面露難色:「這個古風確實狡猾,除了這次物資太多,圖魯等人出現外。其餘時候,都是他和那名武皇一起現身,打又打不過,抓也抓不住,青龍關的斥候幾乎全部都派出去尋找他的藏身之地了。」

袁世友頓是面現尷尬之色,田有雨似沒有看見,接著說道:「不過,我們也不是一無所獲,從古風活動的規律來看,他應該就藏在妖獸森林中,距離青龍關和武陽縣都是三天的距離。」

袁世友一喜:「那就趕緊派人在這個範圍內搜索啊,抓到冷沐風可是大功一件。」

田有雨為難道:「你也看到那名武皇了,有他在,我們去多少人也都是白給,總不能將野狼軍團全部派到妖獸森林,去捉古風太子吧。」

「那倒也是。」袁世友思索道,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什麼好法子,問道:「軍團長認為冷沐風就是古風?」

田有雨一愣:「難道他不是古風太子?」

「看相貌有幾分相,但古風太子一直不能修鍊,這是人盡皆知的,這個冷沐風最低也是武宗修為了吧。」

「對,我也有過這個懷疑,也有可能是古風扮豬吃虎。」

袁世友是宮中的老人,雖然不在古風身邊,但也聽人說起過,古風太子確實不能修鍊。不過他並未將這些告訴田有雨,而是說道:「這個也有可能。」

田有雨看了他一眼,表情似笑非笑,袁世友心中一驚,還以為被發現了。

田有雨問道:「袁大人此來,莫非就只為了傳遞陛下的聖旨?」

袁世友心中暗鬆了一口氣,說道:「實不相瞞,陛下這次還命我暗中通知安如山將軍,秘密派人尋找冷沐風的下落。」

田有雨點點頭:「難怪當日古風話中有話。」

袁世友老臉一紅:「軍團長的救命之恩,我老袁永記於心,這件事還請軍團長替我隱瞞下來,不然我這條賤命怕是保不住了。」

「袁大人說的什麼話我怎麼聽不懂,你在古風手下寧死不屈,視死如歸,我野狼軍團三十萬兄弟敬佩您的高風亮節。這才答應古風的條件,集資將您救了回來。」田有雨神色莊重的說道。

即便袁世友混跡官場半生,臉皮已厚得不能再厚了,聽到這裡,還是感到臉上一片火辣辣的疼:「那個、這個,軍團長謬讚了,我也是盡一個臣子,哦、不,是盡一個奴才的本分而已。」

田有雨心中鄙視,臉色卻是非常莊重,彷彿坐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個威武不屈的,高風亮節的偶像:「袁大人忠心耿耿,我一定會稟明陛下,為您請功。」

「啊?這、何功之有?」袁世友本想道謝,待反應過來,急忙問道。

「無論怎樣,我們確定了古風的藏身之地到青龍鎮的路程,再加上野狼軍團斥候的其他發現,我們才能最終確定一個大概的範圍。」

「原來如此。」袁世友尷尬的笑了起來,如果這也算功勞的話,這大周帝國的功勞也太容易立了,不過他也明白了田有雨的意思。

「請軍團長放心,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陛下的口諭我就暫時不傳達給安如山將軍了,捉拿古風餘黨一事,全權由軍團長負責。」

「哈哈!多謝袁大人,您的這份情誼我田某記下了。」

「彼此彼此!」 兩隻狐狸,互相看著大笑起來,一個聲音渾厚,一個卻像公鴨子一般。

袁世友沒在青龍關多待,第二日便在田有雨派出的重兵護送下,返回神都。

還有一個月就到除夕,冷沐風穿越到古武大陸已經有數年時間,都是在逃亡中度過,這次還是他第一次安安穩穩的在一個地方過除夕。

柳飛絮扛著一個碩大的獸皮囊來到冷沐風的房間:「老大,這是圖魯送給你的新年禮物。」

「這麼早,是什麼?」冷沐風有些興奮的從床上跳了下來,打開獸皮囊一看,頓時滿臉黑線,竟是一隻麋鹿:「他什麼意思,為什麼送我一隻麋鹿?」

「哈哈,武堡已經開始為所有的兄弟準備禮物,武陽縣的兄弟們也不例外。只是老大在這裡的消息,只有我和圖魯知道,他沒辦法單獨給你準備,親自獵了一隻麋鹿托我送來。」

「我說他怎麼沒頭沒腦的送一隻麋鹿過來,武堡現在怎麼樣?」

「那裡一切都好,就是確人,嚴重缺人。」

冷沐風也知道這種情況,只是他也沒辦法將數千、甚至數萬人帶到武堡,思索了一下,冷沐風說道:「這件事不可操之過急,容我慢慢想想辦法。」

「馬上要除夕了,這時不但三大帝國不會有戰事,就是各大門派、家族也不會輕惹禍端。短時間內,大陸會平靜一段時間,不然,若像周家反叛那次,災民遍地,我們倒可以利用一番。」柳飛絮說道。

「那就等待機會吧,不過你們黑冰衛不能等,抓緊一切機會往四周派遣眼線,我們要最終形成一個遍布整個古武大陸的情報網。」

「是,太子,我和毛五六正在商議此事,我們準備建立一家商會,以經商的名義,往外擴張。」

「哦,那你們想好建什麼商會了嗎?」冷沐風一下子來了興趣。

「毛五六現在經營一家裁縫鋪,圖魯能源源不斷的提供三級、四級妖獸的獸皮,可以製作護身的皮甲,我們商量成立一個專門做護甲的商會,名字叫御甲商會,太子您看怎麼樣?」

「好啊,太好了。」冷沐風興奮道:「讓毛五六馬上擴大店面,多招人手,將御甲商會的旗號儘快打出來。」

柳飛絮見冷沐風支持,頓時高興起來:「一開始我和毛五六還有些擔心呢,怕您不贊成,畢竟現在還沒有通過商會搞情報的。」

冷沐風知道,在地球上很多國家都是通過商業公司為掩護,往別國派遣間諜,沒想到,柳飛絮和毛五六竟然也能想到這個辦法。

「我全力支持,需要多少銀兩,就從武堡提,不夠的我來想辦法。」冷沐風說道。

「多謝太子,那我和毛五六就放開手腳去幹了。」

「嗯,大膽去做,先賣二級妖獸和三級妖獸的皮甲,四級的我們自己留著用。」

「是,太子!」柳飛絮興沖沖的出去了。

冷沐風有些羨慕的看著他,為了不讓別人懷疑御甲商會,可惜自己不能出去幫忙。

突然冷沐風好像想到了什麼,遠遠的對柳飛絮喊道:「你不要露面!」

「我知道!」柳飛絮應了一聲,快速離開了。

臨近年關,平靜的武陽縣突然熱鬧起來,經營沒多久的一個裁縫鋪,連續買下臨近的兩個店鋪,將三家店鋪合成一個門面,掛出了御甲商會的旗號。

並以每月一兩銀子的超高薪酬,招募夥計,懂裁縫手藝的技師,更是達到每月一兩半銀子的天價。

十兩銀子,可以讓一家五口在一年之內衣食無憂。一時間,前來報名的人絡繹不絕,在御甲商會門前排起了長隊。甚至對面的賓悅客棧內,也坐滿了看熱鬧的人。

「李哥,你怎麼不去試一試,憑你的手藝,一定可以成為御甲商會的技師。」一個流里流氣,瘦的像個竹竿似的年輕人問道。

那個叫李哥的中年人,有些矜持的笑了笑,沒有說話。旁邊一人有些挪耶的說道:「李哥昨天就被選上了,倒是你,可以去試一試,也許能成為御甲商會的夥計呢。」

周圍的人聞聽,都面帶嘲諷的看著那個瘦子,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御甲商會選夥計的標準也太嚴了,首先要腦袋靈活,辦事機靈。這些達不到,便要求能吃苦,孔武有力,可惜我這些都達不到。」

一番話惹得周圍的人哈哈大笑,有一人喊道:「癩子,就你這好吃懶做的樣,還想找到這樣一份好差事,真是癩哈蟆想吃天鵝肉,痴心妄想了,哈哈!」

那個叫癩子的人急了:「你說什麼?你憑什麼看不起我,我這就去重新應聘,我向毛老爺承諾痛改前非。」說完起身,四處看了一眼,突然從櫃檯上搶起一把菜刀,沖了過去。

「哎!那是廚房的菜刀,剛放在這,你還給我。」店小二急忙追來。

掌柜的看著對面排成長龍一樣的隊伍,攔住夥計道:「讓他去吧。」

癩子拿著菜刀排到隊尾,將前面的人嚇了一跳,一個個都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不用擔心,我癩子已痛改前非,不會插隊的。」癩子拎著菜刀說道。

他前面的一個年輕小伙連連點頭,只是不是扭頭看一眼菜刀。

終於輪到癩子,毛五六看到他不禁眉頭一皺,昨天他已將癩子刷了下去,沒想到今天又來了,還拎著一把菜刀。

身旁的幾名夥計,是從武堡帶來的黑冰衛成員偽裝的,見狀圍了過來。

毛五六揮手示意他們退下,對癩子說道:「不好意思,我昨天已經告訴你,你不符合我們的條件。」

「我知道,毛老爺。」癩子說道,突然將左手放在按在桌子上,右手掄起菜刀朝小拇指劈去。

「咔嚓!」一聲,癩子將自己的小拇指剁掉,頓時鮮血直流。周圍的人受到驚嚇,紛紛大叫著躲到一旁。

「毛老爺,我承認,我癩子以前就是一個混蛋,好吃懶做。白天挖死人墳,晚上敲寡婦門,武陽縣沒有一個人喜歡我,但我從今天開始願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您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毛五六看著癩子,癩子目光堅定的看著他,雖然疼的渾身顫抖,哼也不哼一聲。

「做夥計很苦的。」毛五六說道。

「有被所有人嫌棄苦嗎?」癩子問道。

毛五六點點頭:「好,你留下,但以後再耍癩子行為,我還會將你趕走。」

「多謝毛老爺!」癩子有些激動的對毛五六說道。

旁邊一名夥計見毛五六答應收下癩子,急忙拿著金瘡葯和金烏丹過來為他包紮傷口。

冷沐風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切,他和柳飛絮都沒有出面,看了一眼賓悅客棧的掌柜,冷沐風慢慢退出人群。

御甲商會如無意外,除夕后就能開始營業,武堡也一切走上正軌,打探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周混的情況,有雲飛揚負責。黑冰衛在柳飛絮的帶領下,有條不紊的發展著。他這個冒牌太子,一時間反倒閑了下來。

冷沐風在大街上慢慢的走著,天空中不知何時飄起了雪花,紛紛揚揚灑在他身上和地面上。

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從他身旁匆匆走過,冷沐風看到他的背影,心中一動,跟了上去。

中年男人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沒有注意到身後跟來的冷沐風,進入一個偏僻的院子中。

「猴子,你終於來了。」院中響起一個聲音。

「嗯。」猴子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便走進一個房間。

冷沐風看了看四周,幾處小院籠罩在越來越密集的雪花之中,沒有一個人,應該都到御甲商會參加招募或者看熱鬧去了。

冷沐風施展《移形換影》,腳不沾地飛進一個衚衕,轉到房間後面。

凝神屏氣,只聽房間中傳來斷斷續續對話聲:

「有結果了嗎?」

「蕭爺,我們…搜索了…武陽縣三天路程…,但區域太大,還沒…,但我們也有了發現。」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一驚,經過這些時日的暗中交手,冷沐風已經知道這個猴子是田有雨,或者是說田家的密探。難不成,他們發現了圖魯的蹤跡。

那個叫蕭老的老者聲音一下子高了起來:「什麼發現?」

「石軍、林火他們的屍體,…,共有十多具,都是官府的…。」

房間中沉默了,冷沐風的心也放了下來,看樣子是發現了雲飛揚截殺的周聖元派來的密探的屍體。

半晌,蕭老的聲音傳來:「他們應該…,你們千萬小心。」

「是,蕭爺。」猴子說道。

「好了,…除夕了,你們…不能放鬆,狼王…你們。」

「是,蕭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