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皇甫涵韻本來氣的想叫侍衛拿下鳳琴雪,但是似乎是想到什麼,嘴角微微翹起,「你叫鳳琴雪對嗎?」

「你!」皇甫涵韻本來氣的想叫侍衛拿下鳳琴雪,但是似乎是想到什麼,嘴角微微翹起,「你叫鳳琴雪對嗎?」

「是,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鳳琴雪嘴角冷酷的揚起,她到是想看看這個女人要幹什麼。

「既然你執意護著皇妹,那麼,三日後,在縣城的乾坤台上可願與我比試一番?」皇甫涵韻抿唇一笑,「 將軍世家多了個技術宅 ,但是若是你輸了,皇妹不光要隨我回去,你還得告訴我鳳阡陌的下落。」

鳳琴雪蹩了蹩眉,她師父名氣這麼大啊?個個都來找他!?

「好!」一聲應下,遠處,陌千楓一襲白衣翩翩好似謫仙的站在樹下,剛才那些話他自是聽得一清二楚,墨玉似的眼眸帶著淺淺的怒火,好啊!居然把他當交易物品!

不愧是他徒兒……

有膽子啊!

「呵呵,不愧是鳳仙尊的徒弟,相信一定會敢說敢做吧?」皇甫涵韻瀲灧的墨眸帶著冷光,鳳夫人的位置,非她莫屬!

那個如同神祗般的男人,終會成為她的裙下臣!

「豈能不做呢?那我們就先回去了。」鳳琴雪冷魅一笑,一把扯過正在震驚的皇甫月瑤,往屋裡走去。

「是么……」皇甫涵韻眼眸閃過一陣深沉,嘴角漸漸揚起一個詭異的弧度。

……

「鳳琴雪,你太糊塗了!你知道皇甫涵韻她的實力么……她根本不是人啊……」一回來,皇甫月瑤就大聲的對鳳琴雪說道,說著眼眶漸漸熱起來,淚水緩緩的在臉上留下一道痕迹。

「就算實力在強,她也是人!」鳳琴雪嘴角冷魅的翹起,這個世界就是殘酷的,你若一味的退縮,只會讓敵人步步緊逼,唯有主動出擊,才能換回一絲安全,就算是有生命危險,她野狐也想……

闖一下!

「鳳琴雪……皇甫涵韻她,她會蠱術……」皇甫月瑤抱著鳳琴雪大哭起來,聲音顫抖的解釋著,「蠱術就是可以召喚出蠱毒,蠱蟲,乃上古巫術,一旦中了蠱術,七日之內必死啊!」

「那我不中不就行了?好了,別哭了!」鳳琴雪眼眸中帶著些溫暖,「乖,我不喜歡一個女孩子哭得一塌糊塗,你可是公主啊!」

「鳳琴雪,答應我,若是打不贏沒關係,但是一定要活著回來……」皇甫月瑤垂了垂眼眸,一剪精緻的睫毛在眼眸上投下淡淡的陰影。

因為,她皇甫月瑤只有她一個朋友……

「相信我一定會贏,而且還是會活著回來的!」鳳琴雪擦了擦皇甫月瑤的淚水,忽然想到了一個大事……

她貌似……


還沒給師父請旨過……

完了完了!!若是師父知道會不會把她給碎屍萬段!!

【師父要出來了,有木有激動師父又是如何奇葩的么……】 安頓好皇甫月瑤入侵之後,鳳琴雪才龜速的回到房中,看著燃燒的蠟燭,淡定的從懷中拿出一隻散發著銀光的千鶴。

想著之前鳳阡陌說的一燒紙鶴,他必到的話,鳳琴雪忽然覺得有待認證。

不管了先燒一下再說!

鳳琴雪拿起紙鶴,蠟燭正燃燒著微弱的光芒,紙鶴的一角緩緩燃燒……

「咻——」

一支飛鏢從外面刺進,鳳琴雪眼眸一睜,飛鏢扎進旁邊的紫檀木椅上,而飛鏢的尖部上,正掛著幾根髮絲……

「居然沒反應過來!」鳳琴雪抱怨了一聲,眼眸中帶著擔心,若是這都反應不過來,這就說明,她的身手倒退了……

倒退就是死亡,就是致命!

這是鳳琴雪當特工的時候便知道的,當一群孩子圍在一塊,接受死亡培訓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從那一刻不再是世界,而是地獄!

一不小心就會被扯入深深的深淵,永遠掙扎直到死亡!

鳳琴雪將飛鏢取出,上面刻了一隻正展翅欲飛的鳳凰,鳳凰刻得栩栩如生,鳳琴雪嘴角微微一翹,敢情他早就知道她會找他?

鳳琴雪將飛鏢放在身上,看著這飛鏢挺之前的,出去還可以換下錢,才是真的!

「啪……」

鳳琴雪輕輕的推開門,眼眸瞅了瞅四周,到處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應該都睡了!

嘴角微微一樣,鳳琴雪幾步輕點,將仙力提升丹田之處,腳下生風,輕步躍出房門……

……

一座崖峰上,一襲白衣正映襯著月光,墨發柔順的直泄而下,在月光的揮灑之下變成了銀白之色,青瓷做的狐面光滑而泛著冷光。

「師父……」鳳琴雪剛剛落地,墨玉似的眼眸看著白衣男子,輕聲叫道。


「徒兒啊!流雲丹又吃完了對嗎?」鳳阡陌轉過身,青瓷做的狐面帶著幾分別樣的神秘和邪魅,唯有那雙墨眸讓鳳琴雪覺得格外熟悉……

總覺得在哪裡見過呢……

「師父,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鳳琴雪直直的瞪著鳳阡陌的眼睛看,真的好熟悉……

「徒兒,我們若沒見過怎麼會成為師徒呢?」鳳阡陌嘴角微微一翹,被狐面遮住的半臉被月光輕輕的撫摸著。

「師父,我不是說拜師……哎呀!反正現在也扯不清楚!」鳳琴雪忽然覺得這感覺還真沒法說,因為她今天見著鳳阡陌總覺得……

心跳加快了……

對!就是這個!

「徒兒啊,為師這才幾日不見,你連話都不會說了……這叫為師好生心疼啊!」鳳阡陌一臉痛惜的看著鳳琴雪,鳳琴雪嘴角抽搐了一下。

「師父,你說話不也是這樣么……」

「胡說!為師哪有!」鳳阡陌立馬否定,他什麼時候這樣說話一搭沒一搭的?!

「但是徒兒是師父的徒弟,若是,徒兒話都說不來……」鳳琴雪嘴角微微一翹,眼眸中的狡黠更甚。

「咳咳,是么……」鳳阡陌的嘴角不動聲色的抽了一下,敢情她又再繞他?!

「對啊!」鳳琴雪一臉笑意的說道。

「可是為師怎麼覺得,你好像是離開為師之後才變得口齒不清了呢……是不是太想念為師了啊?」

想念你妹兒啊!

「師父,今年的黃金又貴了呢……」你就別往你老臉上貼金了! 「徒兒,水靈丹做出來了。」鳳阡陌十分淡定的說道,手中出現了一個精緻的青花瓷瓶,周邊環繞的霧氣淡而濃,似白卻藍。

「好啊!」鳳琴雪一抓就把水靈丹放自己腰包了,俗話說的好,不要白不要嘛!

「對了,霜兒怎麼樣了?」鳳琴雪眼眸閃爍了一下,看到水靈丹,她似乎就想起那個經常在鳳家,不斷叫她小姐的小丫頭。

「原來你還記得霜兒啊!」他以為她都忘了……

「當然!她怎麼樣了……」

「你猜……」

「……」

她發現,怎麼幾日不見,師父又欠扁了?!

「對了,師父,徒兒想向你打聽下蠱術……」鳳琴雪皺了皺眉頭,雖然皇甫月瑤拉著她說了很多蠱術的事情,但是她終還是覺得鳳阡陌說的話可靠點,畢竟是活了幾萬年的老妖怪!

要是鳳阡陌知道他在鳳琴雪口中,就是活了幾萬年的老妖怪,估計就是一口血上來,將鳳琴雪掛在懸崖,讓她面壁思過去!

不對!是面崖思過……

「蠱術啊……為師帶你去見一個人……」說到蠱術, 豪門驚夢:隱婚總裁夜夜來


家裡養一堆蟲子不說,還盡找抽的找人單挑。

最後蟲子死啦,自己哭的半死不活……

「誰?」

「百里若雲……」

……

「那師父,從這裡到聖山要走多久?」鳳琴雪最主要的還是擔心時間,只有三天,要走一個來回!

「咳咳,為師一個人的話只要三個時辰……但是……」鳳阡陌看了看鳳琴雪,嘆了口氣,「誰叫自己的徒弟不爭氣,沒辦法!為師還是抱著你走吧!」

「什麼!」讓他抱著她?!

「那怎麼辦?你自己來?估計走三個月才到吧?!」鳳阡陌一聳肩,一臉無奈。

「咳咳……」三個月,那她還打不打了?!

「好!」皮笑肉不笑。

「那你記得感謝為師!」

「是!徒兒一定感謝師父!」咬牙切齒!

……

不知道在天上被鳳阡陌抱了多久,但是鳳琴雪知道,當自己腳尖碰到地的時候,心中的那種興奮啊!

還是腳踏實地才是真的!!

「鳳仙尊……」守在門口的一個藍衣童子微微頷首,畢恭畢敬的說道。

「叫百里若雲出來……」


守在門口的清風,明月嘴角抽了一下,就算你再怎麼瞧不起百里也得尊敬一點啊!

「鳳阡陌,無事不登三寶殿!快點說話!說完滾蛋!」一襲紅衣張狂的飛舞在空中,墨發被一根紅色的絲帶隨手束起,琥珀色的眼眸帶著怒氣。

「百里若雲,你不是鑽研蠱術么?」鳳阡陌挑了挑眉,饒有興趣的說道。

「對啊!我是在鑽研蠱術怎麼了……我記得你可是對這些沒有興趣的!」百里若雲覺得這話說到一半就不對了!

什麼時候這鳳阡陌對蠱術感興趣了?一定有陰謀!

「那蠱術破解之法?」鳳阡陌微微一笑,說道。

「破解之法……等等,你要對我的蠱蟲幹什麼?!」百里若雲瞬間覺得大事不好!這貨要對他得蠱蟲幹什麼!!

「沒事,就是我徒兒想去跟一個蠱術初級的打打架,鬥鬥毆,不用這麼緊張!」

是的,真的只是打打架,鬥鬥毆,沒有別的意思……

對……

沒有別的意思…… 「真的!?」百里若雲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還是不說的好! 可愛多少錢一斤

「徒兒……」鳳阡陌嘴角微微一勾,眼眸中帶著無奈的看著四處打量的鳳琴雪,「為師儘力了,怎麼辦呢?百里仙尊不肯啊!」

什麼不肯?!

「那就打到他肯!」鳳琴雪嘴角狡黠一翹,眼眸中跳動著危險的分子,敢在她面前說不是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