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好!很不錯,哈哈!」那個聲音又響起了,還是那樣的莫名其妙。

「你!很好!很不錯,哈哈!」那個聲音又響起了,還是那樣的莫名其妙。

紀羽滿腔怒火,這這這這是什麼東西啊,這什麼跟什麼啊,整天就會說什麼很不錯很不錯,到底哪裡不錯了……我真的是蛋蛋了。

「他娘的你給我說清楚一點好不好啊,卧槽!卧槽槽槽槽!」紀羽幾乎要暴走了,這哪門子的話啊,擦!

「你的實力還不到家,知道這麼多可不太好,哈哈!你只要知道,這七星陣已經認主了就行了。」那個聲音又想起來了,但還是那麼一副欠揍的樣子。

「……」紀羽直接無語了,又是實力不到家,真是卧了個槽了,跟那臭蛇說的一個樣,明明知道我只有戰士級別的力量還來吊我的胃口,這簡直就是滅絕人性的行為啊!

誒等等!剛剛那傢伙說的貌似不全是廢話啊!

忽然,紀羽怔住了,他站在原地,陷入了一陣沉思……貌似不全是廢話啊,對啊!剛剛那句怎麼說來著……七星陣……認主還是蝦米?

「什麼!七星陣認主了!什麼什麼什麼!」紀羽激動了,差點就要跳起來了,這什麼七星陣,認主了?

這這這這這這……這難道說那還真的是七星陣啊!

紀羽的大腦已經有些迷糊了,差點沒有胡言亂語,七星陣認主……他聽到了這句話,表示非常的震驚。

他慢慢整理了一下從剛剛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那一切,像是非常的漫長,但卻又給他一種感覺,就在眼前,一下子就過去了。

他在天幽森林見到了七星陣,然後天老他們忽然消失了,然而忽然就出現了一個毀天滅地的末日災難,接著就是一陣七彩光芒湧入自己的體內,最後……最後就是那個聲音出現了,說什麼七星陣認主了。

聽那個聲音的語氣,說道七星陣認主的時候似乎很是欣慰與高興,那也就是說明,七星陣在之前並沒有認主,這是剛剛才認主的,不然那個聲音絕對不會有那種高興與欣慰的感情,應該是一種非常古樸的敘述才是的,那,也就是說就在他在的這段時間,七星陣認主。

忽然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再笨的人也能想到了,七星陣認主……剛剛的七彩光芒……那顯而易見,自己就是七星陣認主的對象,換句話說,自己就是七星陣的主人了吧?

奇怪奇怪……這什麼時候……怎麼會這麼玄幻,怎麼無緣無故就被認主了?這……

「哈哈,想通了嗎?沒錯,你就是七星陣的新主人!」那個聲音忽然又再響起來了。

想到的跟說出來的效果往往是不一樣的……當那個聲音說出自己是七星陣的新主人的時候,他簡直就是要風中凌亂了……這是真的?

天老推崇到極點的七星陣,那個奪天地之造化,按天下之蒼生的七星陣,那可是逆天大陣,可以抵擋那個滅世巨手的七星陣啊,竟然就莫名其妙的……認主了啊?主人還是自己呢……

頓時紀羽就感覺到一陣自豪了,嘿嘿,這種遠古的天下第一陣就該認自己為主嘛,這有什麼的,嗯哼……

等等等等!這時紀羽再次想到了一個非常奇妙的事情……

九九歸劫,七星認主?

這九九……聽上去應該是數字的九吧,而後面不是歸一,而是歸劫,那豈不是……劫難,災難?

九九歸劫,那是不是就是意味著……有九個劫難,而到自己這個時候,就已經是第九個劫難了?而那七星陣,之前應該也都沒有認過主,一直到今天才認主,到第九劫才認主?

一時間紀羽心中就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了,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坑了一樣……

「喂……你剛剛的意思……是不是還有一個劫難……」紀羽又朝著黑暗中喊去,將自己剛剛的猜測給說了出來。

九九歸劫,九就是數字的極致,最大的,如果換成劫的話……也就代表著,第九劫就是這個所有劫難中最可怕的吧?是……這個意思吧。

儘管想到了這一層,但他還是不太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想,如果是真的話……那就真的是坑了,真的是被這個聲音的主人給坑了,真是卧了個槽了……

然而……很遺憾……好的不靈壞的靈啊。

「哈哈,雖然我沒有說明,但你小子倒是挺不錯的嘛,沒錯,你說對了一半!」

最後,那個聲音肯定了紀羽的猜測……

頓時,紀羽的心就如落十八層地獄,冰冷至極。

擦……這什麼跟什麼啊,九九歸劫,七星認主,聽上去就像是一個預言,而現在自己已經被七星陣認主了,那豈不是說……自己就是這應劫而出的人?

呃勒個神啊!我只不過是想要變強,然後個回去報仇,順便找回自己的父母就行了啊……我可沒有什麼志趣要做什麼應劫之人啊,我對拯救世界可沒有任何興趣啊。

這……這這這簡直就是亂來啊!

「那個……我說,你能不能解除七星陣認主的狀態啊,換個人唄……」說著說著,紀羽的聲音就已經低到了極致了,差點就不好意思再說了。

這也不是他怯場啊,剛剛那個場面他可是見過的啊,如果沒有弄錯的話,就是百萬年前巨獸大陸毀滅的劫難吧,百年一次,也就是說那是第八劫……

那第八劫都這麼恐怖了,到自己現在的第九劫……那豈不是可怕的逆天了?

他紀羽可沒有這麼狂傲,他知道自己是什麼斤兩,讓他去應劫,簡直就是讓一隻螞蟻撼動大象,茅廁旁邊碎覺——離死不遠啊!

「不可能,七星陣不會看錯人的,你也不用再推脫了,你就是應劫之人,永遠不會變。」那個聲音又響起了,就像是耍無賴一樣,就是你!就是你,打死也是你!

紀羽欲哭無淚……這簡直就是莫名其妙的災難啊。

「強者,從今天開始,你將踏上你的強者之路,你生,世界存,你死,天下滅!」那個聲音響起,非常的嚴肅,每一聲都湧入紀羽的內心,震動著紀羽的靈魂。

你生,世界存;你死,天下滅!

我有這麼偉大嗎我……

紀羽嘆了口氣,這耍流氓的,偏偏還沒有辦法改變了。

探查了一下自己丹田,裡面那個戰氣漩渦現在還瀰漫著七彩的氣息,早已深深紮根。

一切無法改變,紀羽只有深深的嘆了口氣。

擦!怕個屁啊,了不起就是一個死字,死了還有全世界給我陪葬,老子不寂寞!

要是活了下來,那老子是什麼?救世主啊!多威風啊,誰怕誰,要麼活得最精彩,要麼死的全天下陪葬!

世界上還有誰有老子這麼拉風?沒有吧!

紀羽的心態很快就改變過來了,既然是沒有辦法改變的,那哥也懶得再掙扎了,反正這樣也沒什麼壞處,活著嘛,那老子就要活得精彩,起碼百萬年以後還有人記得老子的存在,這一趟,沒有白來!

雖然這是一種自我安慰,但顯然也是一種事實,難以避免,那就直接面對吧,車少山前必有路,反正現在已經是最底層了,不可能再差了,那接下來也就只有可能是變強了,不斷的變強!

「老子要問鼎世界!最!巔!峰!」

想到這些,紀羽頓時豪情萬丈,朝天大吼。

「哈哈!好!好!我就等你穩定世界最巔峰的時候,很好!很好!」那個聲音大笑,最後……慢慢變遠,消失。

紀羽此時的心情慢慢恢復了平靜,才反應過來那貨走了,那霎時間就大喊:「你別走先啊!你到底是誰,回答我啊!啊!啊!啊!啊!」

然而最後……卻沒有任何人的回答。

直到,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啊嚇我一跳!」 一代傲嬌皇后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就在紀羽最激動的時刻……一個意外的聲音傳到他的耳中。

這聲音聽著……有些稚嫩,是個女孩的聲音。

紀羽豎起了耳朵,忽然感覺一陣迷糊,下一霎,他的眼睛兀然睜開。

「啊!又嚇我一跳!」

忽然一個白衣女孩一下子就在他面前遠遠的跳開,一隻手還不斷的拍著自己的小胸脯,那還未發育完全的小胸脯不斷的起伏著,可見受到了多大的驚嚇。

而紀羽此時,也整個人都嚇了一跳。

這這什麼情況丫!

他一睜開眼睛,忽然就感覺有一陣十分清香的氣息傳到自己的嘴鼻之中,一看就看到小丫頭林靈兒遠遠的打量著自己,一隻小手還不斷的安撫著自己那發育不完全的小胸脯,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

這讓紀羽一驚,立刻就跳了起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呀!?」

他站在遠處四處觀望,但最後卻沒有發現什麼東西,沒事啊! 真龍 他迷迷糊糊的撓了撓自己的頭。

不遠處,林靈兒就在那裡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這個羽哥哥,心裡還好奇著,羽哥哥不會又瘋了吧?

果然——

「卧槽!這裡是哪裡!」忽然紀羽整個人就跳了起來,將小丫頭林靈兒都給嚇了一跳,離地足足有半尺之高。

「羽……羽哥哥你怎麼了?你別嚇靈兒啊!」林靈兒都快被嚇哭了。

可憐的小丫頭哪裡見過這麼神經的人,一驚一乍的,嚇人也不帶這樣嚇的吧。

頓時嘴巴的扁下去了,而此時皮皮帶著小狐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出來,小狐狐的小爪子上還拿著一個白色的小果子,而皮皮則是拿著一串冰糖葫蘆。

它倆看到紀羽,就像沒看到一樣,直接跳到林靈兒身上,皮皮還拿出了一個冰糖葫蘆給林靈兒,一隻小手還拍了拍小丫頭的後背,就像是在給小丫頭壓驚似的。

紀羽這一驚一乍,看來皮皮早就已經習慣了。

但林靈兒到底還是跟紀羽相處不長啊,差點沒被嚇壞了。

聽到靈兒的聲音,紀羽這才慢慢的回醒過來,「咦!靈兒?皮皮?你們……還在呀。」

紀羽這一說,就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搞得林靈兒丫頭在一邊發獃的歪著腦袋盯著紀羽,皮皮此時也奇怪的看著紀羽……這傢伙,不會是腦子壞了吧?它心裡想著。

「我……我們一直都在這裡呀,羽哥哥你睡糊塗了?」林靈兒歪著腦袋,奇怪的問道。

頓時紀羽就囧了,自己有睡覺嗎?什麼時候?

不過剛剛發生的事情那麼奇怪……恐怕自己又像是在獸靈之森的時候那樣了吧,無緣無故就被拉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嗯~應該就是這樣了,不會有錯的!

紀羽心中打定了,之前已經有過相似的經歷了,這回肯定不會弄錯的。

他尷尬的笑了笑,撓著腦袋說道:「額……是呀是呀,靈兒真聰明,羽哥哥是睡糊塗了。」

一聽到有人誇自己,林靈兒小臉頓時就紅了,竟然還顯得有些害羞起來,非常的可愛,但皮皮卻有些奇怪的盯著紀羽,似乎還是一臉好奇的樣子。

「皮皮~」

忽然,皮皮縱身一跳,一下子就跳到了紀羽的身上,在紀羽的肩膀上,頭上,肩膀上,走了幾個來回,但最後卻還是沒有弄明白髮生了什麼。

如果皮皮會說話什麼的,一定會這麼說:怎麼總覺得這貨身上有熟悉的氣息呢?

當然,皮皮不會說話,紀羽也不會知道皮皮在想些什麼。

不過此時紀羽卻非常的吃驚,因為皮皮的表現!

皮皮竟然發現了自己的不妥?這還真的是……另類啊!

「對了!」紀羽此時想起了一件事,隨後他趕緊集中意念,朝著令牌傳入:「天老!天老!你在不在?」

剛剛是幻覺,該不會天老醒了也是假的吧?那就坑了。

「咳咳,剛剛你忽然入定了,這小丫頭也醒了,我就先消失了。」天老的聲音傳來,讓紀羽安心了下來。

還好……起碼天老是真的醒了,自己的底牌還在。

「呵呵,我也沒有想到……這麼突然。」紀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尷尬的說道。

而這時,小丫頭不知什麼時候跑到他的面前,扯了扯自己的衣角:「羽哥哥,我餓了。」

林靈兒一臉可憐的樣子,讓人一看就升起了心痛的感覺。

紀羽這才想起來,之前那七星陣的效果,讓這丫頭的等級提高了三階,提高了,自然就會餓了……

沒有多說什麼,他便立刻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些雞腿之類的東西,這個時候,就應該用這些來補充能量!

他慢慢蹲了下來:「來,靈兒,你在一邊坐著慢慢吃,哥哥還有些事,你在這等等,聽話哈。」

紀羽一臉微笑,林靈兒也非常的乖巧,一聞到這誘人的香味,頓時就興高采烈了,小丫頭一手拿過雞腿,還在紀羽的臉上親了一下,「謝謝羽哥哥,羽哥哥真是好人!」

說著,便拉著皮皮還有小狐狐跑到了一邊。

這丫頭……紀羽老臉竟然紅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看著林靈兒跟皮皮小狐狐跑到了一邊享用雞腿,紀羽的臉上又變得凝重起來了,他慢慢的站了起來,在這四周打量著。

「怎麼,這次入定得到了什麼嗎?」這時,天老的聲音傳來。

「嗯,我感覺,我應該可以帶走這七星陣的陣魂了。」

紀羽點了點頭,七星陣認主了,他可以拿走七星陣,這他沒有瞞著天老,畢竟這些大事,他一個人擔著還是會有些累的。

「呵呵,這是你的機緣,我剛剛感覺到你的丹田發生了一些變化,多了一點七星陣的氣息,想來你已經被七星陣認可了,那也就有機會得到這個傳說中的大陣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才是。」天老月說哦越激動。

此時,他也十分的自豪與驕傲,嘿嘿,七星陣,是我徒弟的了!自己的徒弟有這麼厲害的本事,他做師傅的也感覺到十分的高興。

「不過陣魂在哪……我怎麼才能得到呢?」

說道這裡,紀羽才想到一點麻煩的地方。

雖然在剛剛,七星陣認主了,但那都是十分奇怪與玄幻的,他跟本就沒有做好任何的準備,現在忽然又要他收取鎮魂,那怎麼弄?

真……麻煩。

如果紀羽這個想法被那些百萬年前的大能聽到了,說不得也會暴怒得將他掐死了。

你丫的我們想得到七星陣都得不到,你現在倒好,七星陣認主了,就要你找找陣魂而已,你還在這裡抱怨,這是炫耀嗎?

「陣魂所在的地方,天地能量是最為濃厚的,你好好的感應一下吧,現在我也幫不了你,畢竟你才是被認可的人,也就只有你才能感應到這裡能量的濃疏。」

天老將包袱扔給了紀羽……說的非常的簡單,這隻有紀羽才能搞掂。

翻了翻白眼……紀羽也無奈啊,天老說的是真的!

在得到七星陣認主之前,他根本就沒有發現這裡天地能量有太多的不同,但認主之後他馬上就發現了,七星陣之中的能量有著明顯的疏密。

但說到要靠這個找到陣魂,多少還是有難度的啊。

沒辦法,他也就只有這樣慢慢尋找了。

一道意念之力沖入體外,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他不禁有些欣喜。

嘿嘿,看來認主之後好處倒是不少嘛,起碼意念之力不會再有阻擋,相反的,以後自己要是將七星陣加持到自己的身上,那豈不是誰也無法探查到自己的存在?

哇塞那簡直就是最大的法寶了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