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龍破天斬.」江夏王揮動冰霜之痕.一條白色斬擊形態如同冰雪之龍迅速飛向空中.斬斷黑暗.撕裂長空.房屋裡的黑暗瞬間消失.只留下一片純白.

「冰龍破天斬.」江夏王揮動冰霜之痕.一條白色斬擊形態如同冰雪之龍迅速飛向空中.斬斷黑暗.撕裂長空.房屋裡的黑暗瞬間消失.只留下一片純白.

突然的變化.讓夜摩眼睛被刺得生疼.慢慢睜開眼.房間映襯著雪白.一片光亮.

發著冰藍色光芒的斬擊襲來.夜摩無處躲閃.一群烏鴉極速飛來.用自己身體擋住江夏王的攻擊.並在接觸到的瞬間.化作黑色黑煙.只留漫天飄飛的黑色羽毛.

夜摩腳下的江夏王嘴角輕揚.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刀鋒直指半空中夜摩

「大姐.不要再關燈了.我怕黑~噗哈哈哈…….」

……

大廳之外.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沒走多一會的莫青來到招待大廳門口.卻看到奮力砸門的狄竟等人有點驚訝.

「莫青.你真的在這.我們是來救你的..」狄竟看到莫青沒有受傷.一直懸著的心也算放下了一些.

「救我..」莫青不解的左右看看.瞄到地上的烏鴉屍體.淡漠的笑了笑.「好吧.我懂了.」說著莫青上前一步.從手環掏出一張畫的亂七八糟的鬼畫符.貼在門上嘴裡輕聲呢喃.然後輕輕拍了下大廳的門.大門便緩緩開啟.

狄竟等人驚訝的看向莫青.莫青無所謂的聳聳肩.

順著開啟的大門.眾人的視線看向屋裡.

「怎麼這麼白.」刺眼的光亮從屋裡散落.莫青微微皺眉.有些疑惑.

大家走了進去.將江夏王和夜摩的對峙看在眼裡.

「江大哥.」戚落櫻叫了一聲.

江夏王轉過頭.一眼就看到了莫青.激動道.「小唐.你.你怎麼逃出來的..」

「啊.」莫青皺著眉頭.很是無奈.「2王.你這是在幹什麼.」

「好了小唐.你出來我就放心了.等我收拾了她我們就回去……這傢伙居然給你弄暈了.想把你喂烏鴉..」江夏王說著.

「給我弄暈.」莫青看著一臉認真的江夏王.「2王.你住手.不是她的問題.是我不小心吃了芹菜.」

狄竟等人不明所以的看著莫青.莫青察覺到眾人不解的目光.於是又補充到.「我對芹菜過敏.吃了就會暈倒.」

「挖~好神奇啊.這是什麼病狀.我得好好研究下……」戚落櫻一臉認真的說.

江夏王眨巴眨巴眼.「小唐.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說完轉頭看看夜摩.原本火氣很大的夜摩卻一副平靜的樣子.只是左臉頰還嵌著冰霜.一直在滴血.

「小江.我們不能就這樣放了她.她是個妖怪..」狄竟沖江夏王喊道.「極夜島長期處在黑暗裡就是她在搗鬼.我們要為民除害.」

莫青回頭眼神銳利的看著狄竟.「隊長.給我點時間我會說服她……」

「莫青.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袒護她.平時你總說我爛好人.但是人是妖我還是能分辨得清.這座島多少人因為她的存在而長期躲在屋子裡.黑夜給了他們多深的恐怖你難道不了解.你忍心看著整個島的人受她影響.卻想對一隻妖求情.是她對你施了法術.還是控制了你.」狄竟看向莫青的眸子.

莫青淡漠的眸子看向狄竟.面對狄竟的質問.他似乎並不在意.

「她死或不死都跟我無關.島上居民是否受她影響.更與我無關.我和你們不一樣.沒有那膨脹的正義感.跟我沒關係的東西.是人是妖根本沒有差別.我在意的.是她背後的東西.既然你想做英雄.那你就去殺.我不攔著.這樣可以了么.」

江夏王聽著他們的話不知道該怎麼辦.精神不再集中.於是屋內的白色冰體慢慢退去.周遭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狄竟發動窺天鏡射出光線.流轉在壁燈的燈罩之內.整個屋子又亮了起來.

江夏王看看夜摩.「這樣吧.如果你讓我們走.我就放過你.只是以後別老關燈了.」

夜摩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說過了.如果不留下一件重要的東西.是不會放你走的.當然新來的這幾位也一樣.」

說著.大門再次緊閉.

夜摩揮動法杖.屋內所有烏鴉雕像都活了起來.個個尖嘴利爪向冰淇淋小隊的隊員們襲來. 江夏王也第一時間向夜摩發動了攻勢.可夜摩行蹤詭異.還會操縱烏鴉來幫自己抵擋傷害.物理攻擊對抗法術攻擊.似乎並不佔優勢.

除了江夏王之外的其他人都被烏鴉纏身.狄竟發出鐳射光線擊落烏鴉.莫青無奈的掏出爆符.戚落櫻取出麻藥針射向這些黑漆漆的烏鴉.一場烏鴉大戰.拉開帷幕.

……

夜摩發出的攻擊也不再是煙霧.而變成了黑色的光線.比煙霧要銳利很多.江夏王雖然極盡全力躲閃攻擊.但還是被滿天飛來了黑色光線擊中.肩膀的傷口被撕裂的更大.血流不止.

「江夏王.你為什麼這麼堅持.」夜摩看著傷痕纍纍的江夏王問道.「我只是想要一件你的東西.你就這麼捨不得.」

江夏王用刀撐地.「對我來說.重要的東西有很多.可我一件都不能給你.」

夜摩很是不解.「我就是理解不了.你們說的那些到底是什麼.什麼才是你心裡最重要的東西……」


江夏王腦海里顯現一片雪白.白雪皚皚中.一個嬌小的背影.迎著陽光.微風吹動她冰藍色的短髮.輕輕飄蕩……


江夏王微微一笑.想起筱雨最後的笑臉.「我最重要的東西.你是奪不走的.因為.她在我的心裡……」說著.江夏王把右手捂上自己的左胸口.

……

「心.那是什麼.」夜摩收起了攻擊架勢.學著江夏王的動作.輕撫自己的左胸.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我的.心呢.」夜摩愣愣的說著.自己的左胸口居然是空的.

沒有心的人是不是很可悲……江夏王正要揮刀.卻聽到背後一陣騷動.

「定身鏢.」

是烏鴉的聲音.

「江兄.你還是留下一件你重要的東西吧.」

江夏王轉過頭.不可思議的看著狄竟.莫青.戚落櫻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烏鴉輕笑著.「他們中了我的定身鏢.你也不想他們有事.所以你還是留下點什麼吧.」

江夏王難以置信的看著烏鴉.「烏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江兄.不好意思.我這樣做也只是為了拿回我自己的東西.」

夜摩大笑起來.「烏鴉.你真是個聰明人.有了江夏王的東西.我確實可以把你的東西還給你.」

出乎意料的.江夏王對烏鴉的做法沒有一絲氣憤.他走到烏鴉近前.直視烏鴉雙眼.「烏兄.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訴我們.我明白你要拿回的.肯定也是你十分珍愛的東西.不過你大可不必這樣和她妥協.因為.我會連你的那份一起.奪回來.」

烏鴉愣愣的看著江夏王.厚厚的香腸嘴動了幾下.卻不知說些什麼才好.

夜摩笑笑.「真是不可思議啊~你居然會和莫青是好朋友.你這麼感情用事.而莫青卻是個對各種情感都很冷漠的人……」

對各種情感都很冷漠的人……她在說誰……小唐么……

「喂喂.我叫江夏王.你叫什麼呀.」

「……」

「我6歲了.你多大了啊.」

「……」

「跟我一起玩吧.我好無聊.」

「……」

「你怎麼不說話.你是啞巴么……」

「滾蛋..」

……

「莫青.昨天你媽給我打電話.說你和你爸又吵架了.咋回事啊.」

「……」

「你咋不說話.咋回事啊.你又不好好練劍啦…」

「…….」

「還是你爸又跟你叨叨什麼繼承問題啦..」

「…….」

「難道是你偷貓玩遊戲被他發現了.」

「…….」

「揍你沒.」

「……..」

「打哪了我瞅瞅啊.」

「不用你管.」


……

「小唐.有你的信哎~隔壁一女的讓我交給你.」

莫青接過信封上畫著漂亮桃心的粉紅色信封.瞄都不瞄一眼.就直接扔進了垃圾桶……

「哎..小唐.你咋回事..你咋給扔了..」

「……..」


「人家辛辛苦苦寫的.你這樣也太絕情了吧.」說著.江夏王從垃圾桶撿起信封.打開跟在莫青後面走.邊走邊念.

「哦~親愛的莫青.第一次給你寫信.我真的好害羞.你一定不知道.我一直在角落默默……艾瑪.這傻叉.『默默關注』還寫個『摸摸關注』.噗哈哈哈哈….」

「…….滾.」

……

小唐……

江夏王突然覺得夜摩的聲音是那麼刺耳.「我.不允許你這麼說小唐..」

江夏王揮動冰霜之痕.夜摩的周邊迅速凝結了一層冰霜將其困住.一層層冷氣向她襲去.

夜摩難以置信的看看周圍.發現自己已經行動不靈敏了.來不及念咒語.只得揮動法杖擊出一股黑色煙霧.

煙霧在冰霜之痕的攻勢下瞬間散去.江夏王狠狠砍下.夜摩的法杖被斬斷.法杖頂端的那隻烏鴉浮雕化為一顆深紫色泛著淡淡光芒的圓形球體滾落在地.

江夏王並沒有擊中夜摩的身體.可是隨著法杖的毀滅.夜摩身上出現了道道裂痕.猶如缺水產生裂縫的水泥.還不斷掉落著干皺的皮脂.

夜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眼中卻漸漸滲出了淚水.「莫青……」夜摩看著莫青的方向.「或許……你說的……沒錯……」

剛說出這句話.夜摩全身一震.化為黑色沙塵.散落在地.瞬間城堡內外的黑暗全部褪去.半空中蒲扇的烏鴉也化為大片大片的黑色氣團消散.大堂走廊所有的烏鴉雕像都開始碎裂.

沙塵中.一片青色的多邊晶狀體緩緩上升.江夏王按下手環的回收鍵收入了這片星沙碎片和剛剛掉落的深紫色星源石.走向烏鴉所在的方向.

「烏兄.快把小唐他們解開.我們趕快在這裡搜一下.找找你的東西.」江夏王說.

烏鴉看江夏王一點沒有因為他之前的做法而怨恨自己的意思.於是很是不好意思的解開了狄竟等人的定身.

「咳咳~大家.這裡的石柱都開始碎裂了.怕是支持不了多久了.我們要趕快撤離.」剛解開定身狄竟就怕不急待的說著.

「你們先走.我還要找到我的東西.」烏鴉說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