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兄,隨便看,我給你打八折。」王一成說道。

「劉兄,隨便看,我給你打八折。」王一成說道。

「怎麼都是這種貨色?」劉東皺了皺眉,語氣不滿的說道。

「劉兄,你要不要看一下洋妞?」王一成問道。

「什麼洋妞?」劉東好奇的問道。

「金髮碧眼的女人。」王一成說道。

「那不是妖人嗎?」劉東不屑於顧的說道。

「王兄,你這就錯了,知府陳大人、府丞趙大人、主薄馬大人,他們府上都有洋妞,聽說洋妞技術精湛……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吧。」王一成說道。

「真的?」劉東半信半疑的問道。

「我騙誰也不能騙你,對吧?」王一成笑著說道。

「帶我去看看妖人,不,是洋妞才對。」劉東說道。

「上面夠大,下面夠翹,對不?」王一成笑著問道。

「就是皮膚不夠水嫩。」劉東說道。

「劉兄,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王一成說道。

「多少錢一個?」劉東問道。

「原本一百兩銀子,給你打個八折,八十兩銀子一個,如何?」王一成說道。

「你怎麼不去搶?我聽別人說,之前一個洋妞,你才賣二十幾兩,現在要我八十兩,王兄,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劉東氣憤的說道。

「劉兄,你有所不知,去年胡人南下……八十萬胡人死傷殆盡,如今我們大夏與胡人斷絕了聯繫,洋妞賣一個就少一個,價格一天一個樣。」王一成理直氣壯的說道。

「洋妞都是胡人賣過來的?」劉東問道。

「可不是嗎?大多數洋妞,都是出自烏拉國。」王一成說道。

「王兄,能不能便宜點?」劉東問道。

「劉兄,我已經給你打了八折,再便宜的話,我就虧本了,若非是你要買,換了其他人,就算給我一百兩銀子,我還未必願意賣。」王一成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神情傲然的說道:「姓王的,把你這裡最好的洋妞,通通拉出來給本少爺看看。」

「錢少爺,你要幾個洋妞?」王一成笑容滿面的問道。

「先看看貨色怎麼樣,本少爺再決定要不要買,又或者買多少回去。」錢多寶說道。

「王兄,這是八十兩銀子,她的賣身契呢?」劉東連忙問道。

「劉兄,回去好好享受。」王一成笑著接過銀子,遞給對方一張賣身契。

「姓王的,我的洋妞呢?」錢多寶問道。

「錢少爺,我這就帶你去挑。」王一成笑著說道,若不是為了銀子,身為人口販子的他,怎會對一個商二代低聲下氣。

在大夏帝國,販賣異族不違法,買賣人口也是合法的。

比如有人賭錢輸了,拿老婆和孩子去抵賬,官府也不會追究。

被朝廷抄家的人,除了拉去砍頭的,沒判死刑的人,還會被官府賣掉。

正規的人口販子,要麼和官府有關係,要麼手下有一群狠人。

聽聞知府陳大人,府丞趙大人,主薄馬大人都喜歡洋妞,一個個有錢人隨之效仿。

有史以來,人才值錢,身材也值錢,總之,有才或有材的人都值錢。

去年胡人南下打草谷,將近八十萬胡人青壯,永遠留在了大夏帝國,北方胡人元氣大傷,無力入侵烏拉國,洋人變成了稀缺資源,其價格也就漲了許多。

而今官商追捧之下,洋妞的價格見天就漲,不到十天時間,一個洋妞就漲到了一千兩銀子。

要是家裡沒有一個洋妞,免不了要被那些附庸風雅的狐朋狗友,譏諷一遍又一遍。

「趙大人,你買的那三個洋妞,會不會製作肥皂?」馬文財問道。

「她們都不會。」趙志遠說道。


「她們會不會鍊鋼?」馬文財又問道。

「也不會。」趙志遠說道。

「她們會不會製作水泥?」馬文財再次問道。

「不會。」趙志遠鬱悶不已的說道。

「誒,我買回去的三個洋妞,同樣都是廢物。」馬文財說道。

「侯爺那五個洋妞,個個博學多才,我們買的洋妞,什麼都不會。」趙志遠感嘆道。

「侯爺運氣逆天,不是我們能比的。」馬文財說道。

「馬大人,侯爺那五個洋妞,都是在涇河縣買的,要不,我們修書一封,讓朱正飛幫我們代購幾個洋妞?」趙志遠提議道。

「正合我意。」馬文財笑著說道。 血霧慢慢散開,第三層的通道終於重新展露在葉曦他們的面前,樹榦、冰錐上掛滿了怪物和人的屍體,通道已經完全被血染成紅色。層層疊疊的怪物不斷向上湧來,葉曦真得想不出這麼多怪物到底是關在哪裡的。

因為不斷使用火焰,麥斯冷峻的臉龐上竟然變得煞白,看到麥斯還在堅持,葉曦艱難地咽了咽喉嚨,「喂!大哥,關鍵時刻你可千萬別掉鏈子啊,不要老實和兄弟我玩心跳啊!」

感受到了葉曦無奈的目光,麥斯略顯憤怒地回敬他一眼。兩人背對背站立在兩邊,怪物們已經全部到位,這些見過的、沒見過的怪物們一隻只口水直流地盯著樹榦上的兩個人,但卻沒有一隻怪物願意上前,看樣子還是對葉曦和麥斯有所畏懼。

但那也是幾秒鐘的問題,隨著第一隻怪物的躍起,所有怪物都蜂擁上來,密密麻麻的怪物群鋪天蓋地地撲了過來,瞬間就將葉曦四人包圍了。

「吼」麥斯雙掌一合,大吼一聲,周圍溫度瞬間升高,熱得葉曦差點失去知覺。包圍住葉曦四人的熊熊火焰化成了一條火龍,將所有躍向他們的怪物直接燒成灰燼。

「咳!」重重地咳嗽了一聲,麥斯半跪在了地上,臉上已經看不到一絲血色,看樣子這一招已經將他僅有的能量都消耗乾淨了。空中的火焰漸漸消散,都被消滅的怪物數量似乎只是九牛一毛。

「嘭」麥斯終於也因為身體透支倒在了地上,這下真得只剩葉曦一個人了。看著那一層一層繼續往上爬的怪物,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就算死也必須我先死!


「轟」巨大的水流從樹榦中心傾瀉而下,將周圍的怪物全部衝到了地上。葉曦緊盯著下面的怪物,雙手握緊寒夜劍,縱身跳下樹榦。「錚」寒夜劍彷彿有靈性一般,發出了劍鳴,劍身再度閃耀起藍光,將葉曦也包裹了進去。

藍色的光球落入了怪物海中,「噴」那個落下的位置突然爆裂,一道水柱噴涌而出,將周圍的怪物一衝而散,「寒夜劍•;泯滅!」藍色劍身突然變大,狠狠地砍在了巨樹的另一面,通道一陣顫抖,另一面的怪物全部放棄了攀爬,一股腦地沖向了葉曦。

感受著身周水的氣息,葉曦的體力略微恢復了一點,藍色的流光不停地穿梭在怪物群中,凡是那藍色劍影切割過的怪物,都軟軟倒了下去,地上的水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葉曦整個人都成了血人,恐怖至極。

一波又一波的敵人湧來,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殺了多少怪物,但敵人的數量卻好像從沒有減少過一樣。再度殺出一片空地,四周已經飄滿了怪物的屍體,半跪在血色的水上,寒夜劍上的光芒漸漸暗淡,身體已經開始支撐不住了。

怪物們抓住了葉曦跪倒的這個間隙一擁而上,下一刻,一個由怪物組成的罩子朝著他罩了過來!……

森林另一側的據點中,反抗者組織的成員還在沉浸在戰勝林軌的喜悅中,森林的另一邊突然震動了一下,一道水柱衝天而起,密密麻麻的黑點被水柱帶上了天空;看到這一幕,據點寂靜了……

葉曦拄著寒夜劍站在血水裡,身影搖擺不定,「不行了!再也撐不住了。」數量實在太多了,殺完一波又一波,永遠都殺不完;看著對面又一次湧來的怪物,葉曦的視野越來越模糊,寒夜劍已經從手中脫落,躺在入了水中,身體也是軟軟地倒了下去,已經沒有半點力氣了。

努力地睜開一隻眼睛,看著緩緩接近的怪物們,心中嘆了口氣,連睜個眼都這麼費力,這次真的敗在這裡了。疲倦的眼皮合在了一起,研究所的恐怖果然是未知的,我已經努力了,爸爸!

葉曦完全陷入了絕望,等待著死神的降臨;但在下一秒,他感覺自己的腦子被衝擊了一下,雖然是躺在地上,但是身體還是顫抖了。與此同時,周圍嘈雜的聲音完全消失,萬籟俱靜。

「哇!好厲害的精神衝擊,小曦哥哥,你們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是誰的精神力,太恐怖了!在這邊都能清楚地感覺到。」腦海中模糊地回蕩著薇兒的聲音,但葉曦已經連回答的精力都沒有了。

「撲通、撲通……」旁邊不停地傳來倒在水裡的聲音,用力撐開疲憊的眼皮,葉曦驚呆了,身邊的怪物們竟然全部倒在了地上,成片的怪物躺在一起猶如屍海一般,但他們的身上卻全部沒有外傷。

遠處的通道口,一道白色的影子慢慢浮現,越來越近。看著那道白色的身影,葉曦努力睜大眼睛,不知道何來的力量,竟然從地上爬了起來,難以置信地咽了咽喉嚨。

一頭銀色長發披蓋在她的背上,頭上一對靈巧的耳朵一顫一顫地抖動著,身上的白色長裙隨風飄動,背後一條毛茸茸的尾巴來回搖擺,站在原地笑盈盈地看著葉曦。

「找到了。」輕輕的低語,葉曦的眼睛已經紅了,看著遠處的人,努力地站起來,「小瑤!」白色的身影一下子撲入了他的懷裡,「小曦,你終於來了;小曦,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

涵瑤的身軀一進入懷中,葉曦的精神一瞬間彷彿解脫了一樣,全身整個軟軟地倒了下去。意識到葉曦的異常,涵瑤急忙抱住他的身體,不讓他倒下,「小曦!醒醒啊小曦!」

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小,但是葉曦卻感覺從未有過的輕鬆和開心,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昏睡了過去。

……

「小曦,快醒醒,不能在睡了。」熟悉的聲音刺激著葉曦的大腦,立馬睜開了眼睛,夜空中還掛著星星,旁邊涵瑤滿是笑意地看著自己。「哈!太好了!這不是夢!」一把將涵瑤抱入懷中,葉曦開心地歡呼起來。

「對啊,我也以為這是在做夢呢,沒想到我家小曦竟然變得這麼厲害啦!自然控制系,嘖嘖嘖,還是水屬性,好崇拜哦!」


「哪有?」葉曦的臉微微發紅,用手在臉上撓了撓,有些不好意思,「你都知道了呢。」

涵瑤笑著點點頭,「剛剛你昏睡的時候薇兒已經聯繫我了,她把和你有關的事情都告訴了我,但是小曦,這樣真的好嗎,你這樣就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笑著搖搖頭,「這樣沒什麼不好的,我終於擁有能保護你的能力了,這就是我想要的;況且我是自然控制系,除了眼睛和頭髮的顏色,其他地方根本沒有不正常,所以你根本不用為我擔心。」

「恩!」涵瑤重重地點點頭,「我好開心,小曦為了救我竟然這麼拚命,能認識你實在太好了。」

「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是你把我從黑暗中解放出來的。」似乎想到了什麼,葉曦看了看四周,寒夜劍就躺在自己旁邊,可能是涵瑤從水裡撿回來的吧,「小瑤,這把劍,就是你借我的刺刀變成的。」

有些無語,葉曦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涵瑤原諒還是希望涵瑤別把劍拿走。「嗯~嗯」搖了搖頭,涵瑤笑著說道,「既然匕首已經不見了,那麼就不見了吧,這麼多年了,我想他也不會再來拿了。」

「哦,好。」葉曦獃獃地點點頭,他完全看不懂涵瑤說這句話的時候到底是開心還是憂傷。看了看四周,自己已經回到了樹榦上,麥斯三人就躺在他身邊不遠的地方,而朝通道看去,整個通道黑壓壓的一片,躺滿了怪物,這些全部是涵瑤搞的嗎?

注意到了葉曦的目光,涵瑤乾笑著擺擺手,「只是稍微激動了一下,他們都沒有死,所以我們動作要快,那些傢伙很快就會醒的!」

看了眼躺在不遠處的三個人,「人有點多,就算一人一個我們也帶不出去,怎麼走呢?」

「我剛剛稍微治療了一下大家,雪兒和草兒被禁錮控制太久了,一時半會兒是不能戰鬥了,但是麥斯,我估計他已經醒了好久了,他的精神恢復力可比你強多了。」

「恩?」葉曦疑惑地瞥了眼躺地上的麥斯,走到他的身旁直接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唔!」麥斯捂著肚子一下從地上蹦了起來,沖著葉曦叫道:「你想幹什麼?謀殺啊!」

葉曦指了指遠處通道一隻只爬起來的怪物,「要幹活了,麥斯同學。」

「還有這麼多啊,這地方哪裡來的這麼多怪物?」看到那一群一群的怪物,麥斯再度吃驚了,他很想暈過去,但他知道葉曦肯定不會同意的。

涵瑤笑著哼了哼,「這地方其實很大的,你只是看到了整個研究所的十分之一而已,像這樣的通道,每一層都有十條。」

看了眼被嚇得不輕的麥斯,葉曦拍了拍他的肩,「分下工吧,等下我們分頭行動,我帶小瑤走,你自己看著辦吧。」

聽到這個計劃,麥斯面露難色,「讓我自己跑路,這樣我實在有些過意不去啊。」

「你想多了,我是把雪兒和草兒都交你!」

麥斯:「……」

「哎呀,你不要嚇唬他啦。」涵瑤拍了拍葉曦,表示不滿,「待會兒我和小曦會去引開怪物的注意,你只要呆在上面保護好她們兩個就行了,等安全了就出去,不過速度一定要快,知道嗎。」

交代完任務,葉曦拉起了涵瑤的手,握緊寒夜劍,兩人站在了樹榦最側邊,看著巨樹下已經清醒過來的怪物群,葉曦笑了起來,「怕不怕?」

「不怕。」涵瑤輕輕搖搖頭,「反正又不止我一個人。」

四目相視,葉曦從涵瑤眼中看到了開心,還有信任! 對於考生是否去京城狀告自己,陳宇一點也不在意,首先,大夏皇帝知道他有七個先天級別的手下,不會輕易對他動手,其次,府試本來就是由知府出題。

縱然本次西北府的府試考題,看上去有些不合常規,但那又能怎樣?既然沒有明文規定必須出什麼題,他為什麼不能出那些題?就算御史彈劾,又有何妨?

能當上皇帝的人,要麼智慧卓絕,要麼手段兇殘,要麼麾下人才濟濟。

明知他有七個先天級別的手下,還與他過不去,其行為無異於找死,哪個皇帝這麼傻?

七個先天級別的絕世高手,進可攻退可走,戒備森嚴的大夏皇宮,也擋不住七個先天強者。

何況以他的實力,一念之間,就能毀滅整個世界,皇帝他都不在乎,更甭說被御史彈劾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