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手!全力!」風雨晨低聲說道。

「動手!全力!」風雨晨低聲說道。

皇族半神手中印璽朝天空一拋,頓時印璽迎風而漲,須臾之間變為長寬百米的小山一般,同時印璽周圍風系法則交織輔助,印璽帶著濃郁的法則之力,狠狠朝著武能和傑克遜壓下。

菲爾德家族半神手中的樹枝忽然變大,直接成長為一顆古樹,無數花朵盛開,綠色的光芒照亮天地,晶瑩的花粉隨風而動飄灑整個天空,接觸到花粉的己方人實力大漲,神力回復加快數倍。而敵方則會收到凝滯中毒等多種效果,由神器催發,即便半神也抵抗不了。

風雨晨手中法杖一揮,風之法則伴隨而出,數道彷彿低階神術一般的風刃朝著武能切割而去,隨著風刃的前行空間支離破碎,露出漆黑的裂縫,很顯然那威力非同凡響!

傑克遜不敢怠慢,摘下食指上的戒指,朝著前方一拋,一股莫名的法則之力涌動,出現一個漆黑的洞,那洞似乎是黑洞,吞噬著周圍的一切,即便是神器所散發的花粉和法則之力也難以躲開。

傑克遜眼底閃過一絲肉疼,這是惡魔心臟來之前給予他的秘寶,價值堪比半神器,能夠發出一擊法則攻擊,威力媲美神器,若是他用不上最後這秘寶將會屬於他,現在用了也就沒了。

武能擺開架勢,一手在前一手在後,一腳在前一腳在後,側身收下顎,深吸一口氣,猛然一拳轟出,拳勁帶起劇烈的風嘯,法則之力湧出化為奔襲的猛虎,直接撞上那些風刃,風刃破碎大半,猛虎體型也陡然縮小數倍,只有半人那個大小。

不多時,猛虎與風刃同時消失,泯滅一空。

風雨晨露出一絲驚訝,果然是惡魔心臟中的強者,居然能夠如此輕易的擋下他的攻擊,雖然是用了神器,但是自己也同樣如此,看來他的實力不必自己差多少,光靠第一層次的法則之力看來是沒有用了。

轟碎風雨晨的法則風刃后,武能抬頭看著壓下的巨大印璽,雙手抬起,雙臂肌肉隆起,「哈呀!」武能大喝一聲,直接抵住印璽,印璽即便貴為神器,奈何皇族半神的實力不如武能,即便用風之法則催動也不能使得印璽壓下去。

武能渾身筋脈突起,心中「撲通撲通」仿若雷鳴,「心臟源能開!」武能身上的氣息陡然提升,深吸一口氣,直接向上一抬,印璽騰空而起,武能緊接著一拳轟去,印璽倒飛回去。

皇族半神趕忙飛身去接,然而武能全力一擊一下豈是那麼容易接下的,剛一接觸印璽,那皇族半神如遭重擊,虛無國度直接裂開,差點破碎,足足後退數百米之後,印璽上面的餘力這才消失。

「恐怖的力量!不愧是惡魔心臟!」

「一直你們攻擊!該輪到我了!」武能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看起來他的狀態也不是很好,畢竟直接正面抗下兩神器發出的攻擊。

「心臟源能·速!」武能低喝一聲,身影消失,彷彿穿過空間,根本看不著痕迹。

「糟糕!當心!武能的肉體力量甚至能夠打破虛無國度!」風雨晨立刻提醒!

不用他多說,菲爾德半神面色凝重,手中結印,那神器所化樹木散發瑩瑩亮光,枝幹延伸出來,將他與皇族半神包裹起來。

不等完全裹住,武能已經出現在皇族半神身後,「剛才你壓我壓的很爽!現在你來接我一拳試試!」

「喝!」武能出拳速度快如閃電,根本不見拳影,皇族半神的虛無國度已然破碎,整個人轟然撞到地下。

武能下一刻出現在菲爾德半神身旁,同樣狠狠一拳搗出,有了準備的菲爾德半神不慌不忙,身上綠色光芒亮起,木之法則迷茫,武能一拳感覺打在堅硬的盾牌上一般,震得手臂有些發麻。

「木之法則——木之守護」菲爾德半神微微一笑,道:「你的力量雖強,但是木之守護的防禦力更強,即便你領悟的法則之力比我更高一重,但是也無法輕易轟碎!」

「哼!縮頭烏龜!」武能下一瞬間便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風雨晨張開雙手,身上散發的氣息似乎有所不同,「臨澧·菲爾德,去看看那個老傢伙的狀況如何,武能交給我對付。」

「接近三重法則」武能目光凝重,對著身後的傑克遜道:「離我遠點,不要影響到我戰鬥!」

傑克遜心中雖然惱怒武能的態度,但是知道同為半神,他和武能還有風雨晨的差距太大,立刻後退,不敢靠近、

至於逃跑,武能沒說他也不敢跑,更何況下面還有另外兩名半神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傑克遜和風雨晨這邊的兩名半神很默契的沒有動手,他們騰出空間給武能和風雨晨,他們兩人的實力明顯高於三人,他們間的勝負決定了勝利的天平。

雖然菲爾德半神能夠防禦住武能的攻擊,但是也僅僅是被動防禦,而且如果武能沒了風雨晨的牽制全力攻擊,估計他也撐不了太長的時間。

皇族半神就別提了,那神器是進攻型的,可惜以他的實力催動印璽根本壓制不了同樣擁有神器的武能。

風雨晨從剛才開始渾身的氣勢便為之一變,那凌冽浩瀚的氣勢彷彿神靈一般,但是風雨晨很顯然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只不過他已經非常接近了!

武能目光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高聲道:「風之神殿教皇風雨晨,你是我見過實力最強的半神之一,嘖嘖,你只差一點點便可以以自己的實力晉陞神位,很強!很好!接下來拿出真正的實力,讓我們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吧!」

這一刻,武能已經忘記了此次前來的目的,對於他而言,強大的敵人,勢均力敵的戰鬥才是他所期待的,生死之間看破桎梏,提高實力!這是他所走的道路!

惡魔心臟的人可能由於大多以心臟為源能,擅長近戰,因此大部分人都十分好戰,像武能這樣作風的人不少。

風雨晨沒有回應他,隨著意念的涌動,他身體四周無數的青色絲線凝聚,那不是風,那是風之法則的具體化。那一絲絲青線便是一道道風之法則。

傑克遜看在眼裡,驚在心裡,那一絲絲青色絲線看起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他知道那是法則的具體化,一旦朝他這裡襲來,以他的實力根本擋不住,估計兩三秒就被那法則絲線穿破虛無國度,切割身子。

皇族半神和菲爾德半神對風雨晨有的只是深深的敬畏,以他們的能力估計這輩子都無望達到風雨晨的境界。

「凝!」風雨晨法杖高舉,法則絲線環繞法杖仗頭,「去!」

足足五條法則絲線,是當前風雨晨所凝聚數量最多的法則絲線了,本來以他自身的實力只能凝聚三條,但是在逐風仗的加持下他才成功凝聚五條。

武能面色凝重,法則絲線的威力比之前所有的招數威力都大,別看法則絲線體積就這麼點大,但是一旦它們的未能爆發開來,低級點的空間都會直接被割裂破碎。

武能抬手眼前,拳頭搭在額頭上,心神沉浸下來,這一刻他進入了無我之境,「撲通」一聲極為響亮的心臟跳動聲,此刻武能的心臟已經變成了金黃色,一絲絲法則通過心臟的跳動流動到他的全身,當然大部分都凝聚到他的拳套上面。

武能與普通的半神不同,他不以虛無國度為主,甚至他一般很少釋放虛無國度,他信奉自身的力量!

當然此刻的戰鬥不一樣,這裡的戰鬥已經不是普通半神能夠介入的了,一個個都使用上了神器,普通半神在神器的威能之下估計都撐不了多久。

眼看法杖絲線就要抵達,武能豁然睜開眼睛,一股精芒從其眼中驟然綻放,「給我開!」一聲爆喝響徹山脈之中,遠處那些領域級掌控者之間的戰鬥受這一吼的影響,也停滯了片刻。

武能的拳頭上紅色的光芒閃耀,這簡簡單單的一擊彙集了他全身的力量,「裂霸一擊!!」

「轟!」這一了空間破碎,空間亂流從漆黑的宇宙中流入進來,一時間山脈崩碎,碎石亂飛,誰也不知道到底誰勝誰負。

待巨大的動靜結束后,空間裂縫逐漸癒合,眾人驚訝的發現原本的山脈已然不見,武能浮空而立,他赤裸著上半身,看似毫髮無損的模樣。

風雨晨心中一沉,剛剛那一下都沒有給武能造成損失嗎?這武能的實力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就在風雨晨這樣想著,忽然靜止不動的武能「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身體搖搖晃晃,不過很快便穩住了。

傑克遜立刻飛上去,關切道:「你沒事吧?」

雖然他心中討厭武能,但是這個時候如果武能出事了,他也跑不了。

武能一把推開傑克遜,低沉道:「讓開!」

這只是他表面上的做派,暗地裡他精神波動傳音給傑克遜,「風雨晨的實力太強,我雖然能夠勉強擋住,但是卻是堅持不了太久,待會我牽制他們三人,你帶著那些領域級掌控者離開!」

領域級放在任何勢力中都是不可或缺的高端戰力,雖然惡魔心臟作為頂級勢力領域級有一些,但是如果一次性損失數位,也會極為心疼的。

總裁禽不自禁 傑克遜回道:「迪麗拉怎麼辦?!」

武能道:「別弄死,不然這三人會纏死我們,暗地裡弄點動作,把她朝遠處扔了,牽制他們,然後你趁機逃走!我隨後就到!」

「好!」

兩人暗地裡精神傳音,傑克遜表面則是像是被武能趕走,不過兩人的精神波動是逃不過風雨晨三人的感知的,只不過他們不知道兩人說的什麼。

風雨晨同樣給另外兩人傳音道:「武能我繼續盯著,另外那半神的動向你們定仔細了,不能讓他跑了,迪麗拉在他們手上。」

「放心!教皇!」

「不錯,這點小事交給我們沒有問題。」

武能知道自己被動接受攻擊不是辦法,瞬間消失在原地,輪移動速度他絕對是這些人中最快的,在心臟源能的加持下他甚至能夠達到光速。

一旁的傑克遜目光死死的看著戰鬥,一旦有機會他就會立刻脫身,就在這時,武能驟然釋放大招,巨大的衝擊波導致空間震動,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那裡去。

傑克遜心中暗道一聲「機會!」身影消失,朝著遠處領域級那裡遁去!皇族和菲爾德家族的半神由於關注戰鬥反應慢了一拍,不過影響不大!他們兩人立刻貼身追去!死死的咬著傑克遜!

傑克遜回頭望去,兩位半神追擊,這他可沒有辦法應對,更難以救下那些領域級掌控者,還好他手中還有著一個王牌! 被傑克遜收入虛無國度的迪麗拉早已昏迷,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自然也沒有看到外面那精彩絕倫的半神大戰。

傑克遜翻手將迪麗拉抓了出來,大笑道:「這就是你們要的迪麗拉公主,接著!」

傑克遜一把將迪麗拉朝著反方向用力扔去,順手一個原生暗滅扔向迪麗拉,兩名半神大驚,迪麗拉可是明天婚禮的主角,千萬不能出事,皇族半神分了出去,趕忙去攔截原生暗滅,順帶救下迪麗拉。

菲爾德半神緊追不捨,他看出了傑克遜的目的便是進入那片領域級和掌控者的戰場,一旦讓他這個半神進去,紛紛鍾便會對己方的五階六階強者產生巨大的毀滅!

「切!咬的真緊!」傑克遜低罵一聲,這位菲爾德半神精通木系神術,領悟了木系法則擅長守護和治療,以他的實力想要在這木系半神的手下殺掉一片領域級和掌控者顯然不太可能,看來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直接撤離了!

「惡魔心臟所屬!走!」

傑克遜精神散開,所有人都接收到了信息,一時間他們紛紛爆發出最強手段擊退圍攻的契約者,而後飛快聚集到傑克遜身邊,趕至的菲爾德半神見自己這邊的契約者並沒有受到傷害,這才鬆了空氣,

傑克遜將圍在自己身邊的契約者統統收入虛無國度這才離去,菲爾德半神看著他離開,也不去追,以他的實力雖然有著神器能夠牽制住傑克遜,但是不敢保證不會波及旁邊的契約者。

這些契約者都是帝都的高端力量,一旦受損,損失極大,難以承受。

皇族半神那裡靠著神器的威力一個大印將原生暗滅壓沒了,隨後直接出現在迪麗拉身旁將其接住,迪麗拉雖然虛弱,但是身上的生命氣息還在,這讓他鬆了一口氣,活著便好。

「恩?」剛剛鬆了一口氣,皇族半神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剛才沒注意,此刻他才發現迪麗拉的體內居然有著特殊能量在流動,侵蝕破壞著迪麗拉的身體機能。

之所以說奇怪的能量,是因為那似乎是不是神力,具體是什麼東西,以他的眼界一時間居然也認不出來。

不過皇族半神還是第一時間輸入自己的神力,想要將那股破壞性能量驅逐出去,不過令他震驚的是屬於半神的神力一接觸到那神秘能量居然直接被吞噬,似乎有著助漲其壯大的趨勢,這嚇得他立刻停止了神力輸送。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皇族半神震驚,不敢繼續嘗試了,萬一激發了那神秘能量的攻擊性,導致迪麗拉死亡那可就麻煩了,現在當務之急是立刻回到帝都,集合眾人之力來辨認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事不宜遲,黃族半神直接包裹迪麗拉回到帝都,而那邊菲爾德半神也將那些契約者包裹進入自己的虛無國度,返回帝都。

風雨晨和武能的戰場,那裡轟鳴不斷,法則之力不斷出現,不時的有空間裂縫顯現,令人心悸的氣息籠罩方圓千里,至於山脈間的野獸乃至魔獸早就嚇得跑路了,跑步走的自然留在原地瑟瑟發抖,被波及的自認倒霉,下輩子離強者遠些。

見傑克遜那裡離開,武能一拳震開風雨晨,大笑道:「不愧是風之神殿的半神,實力果然了得,看樣子有機會自行成就神位!這個消息倒是頗為重要!以你的實力單吃我估計有些吃力,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告辭了!不送!」

武能大笑幾聲快速消失,風雨晨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他離去,「呼,真是個難纏的對手,沒想到他們居然也帶來了神器,還好發現的及時,否則明天還真不好弄。」

雖說帝都有著威力無匹的神紋法陣庇佑,但是若是他們不進入神紋法陣的籠罩範圍,當著無數人的面讓訂婚儀式淪落為笑話,那麼神風帝國的臉也就丟完了,他們的目的也達到了。

「不知道迪麗拉那妮子救回來沒有?」風雨晨心中挂念,不過想到那兩名半神都已經回去,想必是沒有太大的問題,那些邪惡陣營不是傻子,若是弄死迪麗拉,那是逼著他們全力追擊不放。

念及此處,風雨晨也返回帝都,不過他第一時間沒有去迪麗拉那裡,而是著手布置,防止那些逃離的邪惡陣營契約者到處作亂。

不過那些人應該不敢再繼續逗留,畢竟他們不是傻子,接下來整個神風帝國的半神和軍隊都會開始戒嚴,他們若是在不離去,很有可能被留在這裡。

要知道神風帝國這麼大,各大豪門、皇族以及風之神殿的半神大部分都分部在帝國的各處,鎮守八方。

白衣天使俏冤家 一旦全部雲動起來,形成一張大網,即便武能個體實力強大也難以逃脫。

風雨晨這裡在緊急的布置,皇宮大內之中,皇帝狄克、之前兩位半神還有琪琪木家族的當代家主雲集此處,他們都接到了消息趕了過來。

一堆人圍在一起,中間的人正是昏迷不醒躺在床上的迪麗拉,所有圍著她的人都皺著眉頭,一臉的憂色。

狄克問道:「眾位就沒有什麼辦法?」

一人回道:「陛下,迪麗拉公主身上的古怪能量似乎是法則的力量,不如讓各位半神試試?」

皇族半神道:「我已經試過了,並沒有效果,我不敢加大法則之力,怕迪麗拉公主吃不消。」

法則的力量可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半神可是升華了生命,嚴格來說已經算是新人類了,生命層次比普通契約者高了許多,自然不怕。

而迪麗拉只是普通人的身軀,那古怪能量已經讓她身體不斷虛弱,若是再有其他法則之力進去,紛紛鍾讓她爆體身忘。

「我記得菲爾德家族擅長治療守護方面的吧?怎麼不試試?」

菲爾德家族半神搖頭道:「老朽第一時間便已經試過了,沒用,迪麗拉公主體內的能量十分古怪,無論什麼屬性的能量進去都會被吸收,從而壯大。」

狄克沉聲道:「就沒有誰能夠認出迪麗拉體內的到底是什麼?」 面對狄克的詢問,眾人沉默,啟明世界中各種古怪能力層出不窮,誰也不知道是否有著新的能力出現,即便是最博學的智者也不敢說自己能夠認出所有的能力。

迪麗拉體內那能量肯定是惡魔心臟那兩位半神所下,目的便是讓迪麗拉香消玉損,破壞明天的大喜之事,很顯然,他們的目的即將達成,帝都居然沒有一人能夠解決迪麗拉體內的毛病。

一人忽然站了出來:「陛下,看樣子只能求助於教皇大人了,風之神殿規模龐大,據說收錄了不少書籍,更是有一側記錄了至今為止所有發現的能力。」

一名老貴族道:「若是那古怪能量並非能力所致,而是某種異化物質呢?」

眾人:「…」

「無論如何,我先向風雨晨教皇求助吧!」狄克揮揮手,示意眾人不必繼續爭論。

片刻之後,接到狄克消息的風雨晨瞬間趕至皇宮,在帝都只有兩位半神隨意可以接住虛無國度的威能隨意移動,那便是皇帝狄克以及教皇風雨晨。

他們的身份是神風帝國最高的兩人,自然也擁有最大的權利,當然一般情況下他們也不會隨意的使用瞬移,畢竟帝都內的豪門望族都需要隱私需要顏面,即便是風雨晨和狄克也不好隨意為之。

「怎麼回事?」風雨晨一出現便直接問道,迪麗拉的安危事關明天的訂婚儀式,那可是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所舉辦的,更何況現在帝都內使節雲集,所有人都翹首以待。

剛剛經歷一番大戰救回了迪麗拉,這立刻便收到了迪麗拉出事的消息,這讓他如何不著急。

狄克指著昏迷的迪麗拉道:「她體內被那些人埋下了一股神秘能量,不知道是特殊的能力還是什麼異化物質,我們這裡對其束手無策,只能指望你了。」

風雨晨快步來到迪麗拉身邊,搭上迪麗拉的手腕,一股能量湧入,查探她的詳細情況。

「咦?」風雨晨輕咦一聲,他也發現了那股神秘能量的特性,居然會吸收神力,隨即他輸入一絲絲法則之力,結果一樣被吸收。

這並不是說風雨晨的法則之力威力比不過那神秘能量,而是由於風雨晨只輸入了一絲絲,與迪麗拉體內的那團能量比起來差了不是一星半點,所以才被吞噬吸收。

風雨晨眉頭緊皺,這確實棘手,若是換做半神中了這招倒是好辦,他直接輸入巨量的法則之力將其泯滅,而迪麗拉身體脆弱卻是不能這麼辦。

「這是針對普通契約者所特地準備的黑手!這些邪惡陣營的傢伙果真是陰險無比!」風雨晨低聲怒道。

誠如風雨晨所說那般,這一招便是武能他們準備的後手手段,經過惡魔心臟內部的多次確認,這招對於領域級以下有著奇效,即便是半神出手也幾乎無法救治。

要知道深入神風帝國內部出手,即便他們有著多種秘寶,還帶上了神器,但是也不敢保證成功,所以才準備了多種方案。

「風教皇,你是否能夠認出這是什麼東西?」狄克見風雨晨似乎也束手無策,退而求其次,希望他能夠認出迪麗拉體內的能量到底是什麼。

風雨晨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狄克臉色複雜,雖說和迪麗拉相處的時間很少,但是這也是自己的女兒,眼睜睜看著她死亡,這讓他心中頗為難受。

風雨晨思索,在他認識的人中最擅長治療的非聖光教皇聖塔利亞了,一手聖光神術配合法則,據說能夠將瀕死之人拉回,若非忌憚死神哈迪斯的威嚴,他甚至能夠救活剛死之人。

不過就是不知道這能量是否能夠救活迪麗拉,畢竟連菲爾德家族的木系半神都束手無策,要知道木系半神的救助能量雖然比不過聖塔利亞,但是差的也不是很多。

「總之我先把聖光教皇那個老朋友叫過來幫忙,你們現在通過各種手段著手調查迪麗拉體內的神秘能量來歷」風雨晨說道。

狄克點頭道:「現在也只能如此了,麻煩你了,風教皇。」

風雨晨擺擺手,透過半神的能力聯繫上聖塔利亞,簡單的說明原由之後,聖塔利亞自然不會推辭,為了讓他儘快趕來,神風神殿境內對聖塔利亞全面開放,讓他透過虛無國度直接多次瞬移過來。

聖塔利亞的速度很快,一方面是因為風雨晨所求,另一方面他也有著自己的目的。

原本按照協議,即便聖光神殿和風之神殿互為盟友,但是領域級以上的強者也不好隨意進入對方的領地,半神更是受到限制,此刻難得來一趟神風帝國了,自然要見見伊耶絲了!至於塞雅嫻…聖塔利亞眼中閃過複雜的神色。

不出小半個時辰,聖塔利亞便趕到了神風帝國帝都的皇宮,他一到來,一股聖潔的白光便照耀了整個皇宮,亮的眾人睜不開眼睛。

要知道在場的都是強者,普通的亮光對他們而言根本毫無作用,也還有聖塔利亞那來自半神的聖光才能刺激的眾人眼含淚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