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呵呵!」

諸葛輕狂白了他一眼,不屑地笑了一聲說道。

「那我們走吧!」

說完,諸葛輕狂便是帶著秦穆然和薛如夢向著外面走了過去。

剛剛走到門口,薛如夢的手機竟然響了起來,來點的赫然是他的父親!

「喂,爸。」

薛如夢因為昨天秦穆然大鬧婚禮,讓薛家的一眾人丟臉了,更不用說身為他父親的薛定山了,肯定這兩天成為薛家人問責的對象。

「如夢,你在哪裡呢?」

薛定山猶豫了下,終究是問道。

「我在酒店,怎麼了?」

「如夢,你還是回來吧!」

「回去?我不回去?我回去幹嗎?難道還讓你們再逼我嫁給唐浩?」

埃及絕戀:倒追圖坦卡蒙 薛如夢臉色立刻拉了下去道。

「不是!你媽病了!我想你回來陪陪她!薛家這邊,這一次,不管如何,我都不會再逼你做你不喜歡的事情了!」

薛定山將真實的情況告訴了薛如夢道。

「我媽病了?怎麼回事!她昨天不還是好好的嗎?」

薛如夢立刻關心地問道。

「是啊,他昨天還是好好的,可是昨天你們鬧出那樣的事情以後,我們兩個人就被其他人問責了!你媽一激動就昏過去了!現在不吃不喝的就是想要見你!」

「我媽怎麼會這樣啊!」

薛如夢雖然嘴上對薛家有著怨氣,可是真當自己的母親倒下以後,她還是有些擔心。

「如夢,你回來看看你媽吧!」

薛定山長嘆一口氣,這一口氣,給薛如夢的感覺就是一夜之間,自己的父親老了十來歲!

「爸,我……」

薛如夢看了看秦穆然,有些猶豫地說道。

「如夢,既然阿姨病了,你就回去吧!你放心,沒有人能夠強迫你的,有我在呢!」

秦穆然給予了薛如夢一個肯定的目光,堅定地說道。

「可是……」

「弟妹啊!你就別擔心了,你回去就跟你薛家的人說,就說我說的,若是他們再強迫你,薛家就沒有必要在京城存在了!」

諸葛輕狂實在是忍不了了,很是霸氣地說道。

「啊?」

薛如夢懵了,他沒有想到諸葛輕狂會這麼的霸氣!

別人對薛家說出這樣的話,或許薛家覺得這個人在吹牛逼,或者根本就不在乎這樣的威脅,但是諸葛輕狂不一樣,他有著足夠的能力和實力說到做到,以前,跟薛家一樣的一流家族並不是沒有被諸葛輕狂給弄的家破人亡,要不然,他在京城的絕世凶名是怎麼來的!

「我知道了!」

薛如夢知道諸葛輕狂的意思,也不推辭,正好他的這句話能夠成為自己回薛家的「丹書鐵券」保護自己。

「嗯!如夢,你就先回去看看阿姨吧,若是她真的生病很重,你打電話給我,我去給阿姨看,保證治好了!」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好!」

「走吧,我們先送你回薛家!」

諸葛輕狂看了眼秦穆然和薛如夢,說道。

「那麻煩諸葛大哥了!」

薛如夢點了點頭。

於是乎,三人便是上了諸葛輕狂的汽車,浩浩蕩蕩地向著薛家開了過去。

另一邊,京城唐家。

唐家老爺子唐雲飛的房間里,唐浩雙腿盤坐在木板上面,雙目緊閉,一動不動,就好似睡著了一般。

自從吞服下破障丹以後,整整一天一夜,唐浩都在這裡沒有動過,一直在接受著破障丹的洗禮。

突然,周圍的空氣陡然一變,緊接著,唐浩的雙眼睜開!

一道光芒從他的雙眼之中爆發而出,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空靈!

「轟!」

唐浩的身後,空氣發出生生的悶響!

他的氣勢……唐浩身上的氣勢比之昨天,更加的恐怖,甚至可以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原本他只不過是二流高手巔峰的水準,但是現在,他的實力出乎意料的增加了!

唐浩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只能夠成為一流高手,但是沒有想到,破障丹的功效實在是太厲害了!

硬生生地將他給送到半步宗師的實力!

要知道,哪怕韋武如今也不過在一流高手巔峰徘徊,還沒有踏入宗師之境,但是現在,他唐浩已經半步宗師了!

半步宗師的實力,放眼整個京城的大少圈子裡面,除了京城第一大少李浩然這個已經是徹底踏入宗師之境的人以外,其他的人沒有一個會是自己的對手!

「秦穆然,明天的尚武大比,我要你死!」

唐浩意氣奮發,目光之中透露著深深的怨恨。

打臉之痛,奪妻之恨,這種恥辱,對於一直以來自詡追求完美的唐浩是沒有辦法忍受的!

唐浩,是一個有野心的男人,如果給他足夠的機會,他甚至都要讓唐家躋身京城七大家族之一!

唐浩不僅對自己狠,對於別人更加的狠,否則的話,他不會連唐雲飛都能夠下狠手,有仇必報,這是他的本性!

「薛如夢,你這個賤人,等老子將你贏回來以後,非要讓你嘗一嘗我的痛苦!我要將你折磨死!」

唐浩的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之後,便是走出了唐老爺子的房間! 不會是隻有我一個人摸起來是冰涼的吧,李肅在心裏想了很多,但其實時間並沒有過去很久,大概也就是幾秒鐘而已吧,但在這個時候,幾秒鐘卻也顯得是非常的“漫長”,讓人感覺彷彿是過了很久一樣。

“肅哥,你發什麼愣,趕緊看看抽到的是什麼啊,急死人了”,也許薛美美此時說的,也是大家心裏面想說的。

是啊,李肅你到底抽到的是什麼嘛,翻過來給大家看看嘛,聽到薛美美在叫自己,李肅隨後馬上將手中的那張牌翻了過來,這時,在場的任務參與者也都全部看見了,“紅桃八,還好,不是的”,李小藍在心裏面說道。

紅桃八,剛纔李肅抽到的就是紅桃八,看到李肅抽中的是紅桃八,有的人歡喜,也有的人心裏不開心,就比如說現在的陳小詩,她的心裏面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開心,爲什麼,爲什麼李肅他沒有抽中呢。

如果他像穆曉雲一樣,第一張就抽中的話,那麼自己不是就可以不用抽了嗎,陳小詩在心裏是這麼想的,但表面上還是對李肅露出了微笑的表情,只是這微笑的背後,它似乎更多的還是苦澀。

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是說陳小詩她這個人“有點假”,而是,在生死存亡的面前,有着生命的攸關,誰又能保證自己沒有一點點的私心,其實陳小詩她這麼做,也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至少表面上還是覺得她不錯了。

儘管這微笑它不是那麼的真實,但在李肅的眼裏,它此時又是那麼的珍貴,甚至是,李肅他覺得陳小詩這個人很好,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然還能夠保持着微笑,心態也是真的好,但大家畢竟之前都是陌生人。

所以,李肅對陳小詩瞭解的其實真的不多,似乎是沒有,但不管怎麼樣,陳小詩,李肅他是救定了,就衝陳小詩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給自己微笑,雖然說,李肅他現在還不是很確定自己想到的生路到底對不對。

但是,接下來不管是自己先抽中,還是陳小詩她先抽中,自己都必須將生路說出來了,因爲,已經死了一個人了。

李肅既然第一張牌沒有抽中,那麼接下來就輪到陳小詩她去抽了,到底陳小詩她會不會是和穆曉雲一樣呢,第一張就抽中,這個暫時還不知道,不過答案也快揭曉了,就看接下來陳小詩她的運氣是不是和穆曉雲的“一樣好”。

反正自己是要去抽的,那麼一切還是看運氣吧,陳小詩在心裏這麼想到,隨後,做好準備之後,陳小詩便伸出手去,從牌堆最上面拿到一張牌,同樣的,陳小詩她也感覺到了撲克牌上的冰冷。

牌拿到手上之後,陳小詩她看了李肅一眼,她發現李肅此時在看的不是她的表情,而是她手中的那張牌,也許,這個時候,李肅他更關心的是,到底陳小詩她會不會一不小心就抽中了,李肅他心裏想的是。

最好是自己先抽中,因爲畢竟自己的身手要比陳小詩她好一些,而自己想到的那個生路,它也是需要配合敏捷的身手才能去完成的,就怕到時候,陳小詩她先抽中了,然後,生路告訴她,她身手不夠,那也是不行的。

李肅是這也要考慮,那也要考慮,可他唯一不考慮的就是,他自己的性命安危,要是萬一他想到的生路,不對怎麼辦,那他不是也會和穆曉雲一樣嗎,死無葬身之地,如果陳小詩她實在是先抽中了。

那麼也沒有關係啊,這個是要講運氣的,誰先抽也是陳小詩她自己選的,如果這樣她最後還是先抽中的話,那她也只好認命算了,可在李肅的心裏,他卻偏偏就不是這樣想的,那能有什麼辦法,只能是。

只能是祈禱上天,李肅他想到的生路是對的吧,然後最好也是李肅先抽中吧,也許這個結果,是李肅的心中最想要的結果吧,但事實真的會如李肅他想的這樣嗎,他想是自己先抽中,就他自己先抽中,有這個可能嗎。

有沒有,大家接着往下看,因爲畢竟這是在任務世界裏,那麼撲克牌它有一些冰冷,這也不能算是什麼怪事,在任務世界裏,更怪的事情,它都有,那相比之下,這撲克牌有點冰冷,那就真的是不算什麼了。

所以,陳小詩她也沒打算和大家說這個事了,冰冷就冰冷吧,只要自己沒有抽中那三種牌就夠了,陳小詩這麼想着,於是,隨後把手上的那張牌擺在了桌子上,“方塊十”,竟然會是方塊十,等等。

方塊十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啊,又不是方塊j,所以,陳小詩她這次也沒有抽中,看來李肅和陳小詩二人的運氣都不錯嘛,竟然都沒有在第一回合就抽中,那麼接下來,又該輪到李肅他來抽了。

第二回合,現在正式開始,還是由李肅先來抽,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誰叫李肅他沒有說女士優先,不然的話,就是陳小詩她先抽,不過這個東西,它還是要看運氣的,誰先誰後,真的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當然,穆曉雲的那一次除外,穆曉雲的那一次,真的可以說是一個“意外”了,竟然第一張就抽中了,這個運氣,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啊,既然不知道怎麼去說,那麼,也就不再去說了吧。

就讓它隨風而過吧,風,說到風,突然想起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在這麼大的一片大海中,竟然連一點海風都沒有,這到底是爲什麼,是魔王它設定好的嗎,不清楚,但由此可見,在任務世界裏。

它和在現實世界裏,還是“稍微”有點不同的,所以,不要太把它當作是現實世界了,因爲,畢竟現實世界它還是現實世界,任務世界,它也還只是任務世界,兩個世界,它們還是有點不同的,甚至。

甚至可以說,它們根本就不同,任務世界裏到處都是危險和恐怖,而現實世界裏,哪會和它一樣,現實世界裏再怎麼危險,再怎麼恐怖,它也應該沒有任務世界裏這麼危險,這麼恐怖吧。 諸葛輕狂開著車將薛如夢送回薛家以後,便是帶著秦穆然向著自己送給他的那套房子里開了過去。

秦穆然原本以為諸葛輕狂送自己的會是一套普通的公寓,畢竟京城的房價這在夏國算是最高的,一套普通的公寓住房那也得大幾百萬。

可是,當秦穆然看到眼前的房子以後,發現自己是真的看清諸葛輕狂了!

這哪裡是一套普通的公寓啊,整個就是一個豪華大別墅!而且還是湖景房!

「小子,這個房子,送給你,還滿意嗎?」

諸葛輕狂看著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有些得意地說道。

「我去!諸葛大哥,你真的是個爆發戶,送我這套房子,這怎麼好意思呢!」秦穆然看著眼前如此豪華的別墅,有些感慨地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這套房子具體的價值,但是憑藉著這個地理位置以及周圍的房價,怎麼看都至少在千萬!

「你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諸葛輕狂白了秦穆然一眼。

「這個房子空著也是空著,我也不怎麼過來住,聽說你小子在中海都結婚了,這房子就算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至於你帶誰回來住,就是你的事情了!這麼大人了,在京城怎麼也得有個安身之所!」

諸葛輕狂看著秦穆然說道。

「諸葛大哥,謝謝你!」

秦穆然心中一暖,看著諸葛輕狂感謝地說道。

「不用謝,要是實在要謝我的話,就再給我看看,能不能實力更進一步……」

諸葛輕狂臉上的神色突然豐富了起來。

「……」

秦穆然有些無語。

沒想到諸葛輕狂這把年紀了,竟然還在關心他的那個問題!

不過細細想想,也是情有可原,畢竟都快要五十歲的人了,身體那方面的技能在倒退,再加上有了北堂怡這樣極品的女朋友,食髓知味,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這頻率,跟著歲數是不能成正比的啊。

不過,諸葛輕狂都這麼說了,還送自己一套這麼大的別墅,他要是不管的話,也不合適。

「算了,諸葛大哥,我來給你看看吧!」

秦穆然無奈地給諸葛輕狂一個眼神,隨後便是給諸葛輕狂開始診脈。

……轉眼,一天便是過去了。

今天,也是到了尚武大比的日子!

夜幕很快便是降臨,整個京城的霓虹都在一剎那綻放出來。

四九會所,今晚可謂是豪車雲集,幾乎整個京城所有的大少們,富二代們都來到了四九會所。

不管是會武功的,還是不會武功的,他們都來了!

因為,尚武大比,今天正式開賽了!

憋屈了一年,等待了一年,大家終於找到機會一雪前恥,新仇舊賬,剛好可以一起算了!

當然,今天的晚上,同樣也會是血腥的一晚。

有的人點到即止,有的則是會有生死戰!

不過相比於這些,更多人則是對於唐浩和秦穆然的生死戰萬分的期待。

秦穆然登臨薛家搶親的事情早就已經在京城的上流圈子傳開了,而唐浩身為他們這一波人的領頭羊,竟然能夠深深將這口氣給咽了下去,這都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今晚,就是兩人當眾約定的生死戰,也是今晚的重頭戲之一。

要知道,薛如夢的美麗在京城的上層圈子也是傳開了的,兩位英雄為了爭奪美人,展開生死之戰,這哪怕在尚武大比之中也是很少見到的!

畢竟為了一個女人,大家之前都要顧及身份,不會計較。

只是,這一次,可不一樣了!

此時,四九會所之中,已經是人山人海。

尚武大比,因為情況特殊,也被安排在四九會所之中的特殊地段,那就是在地下!

地下擂台,鐵籠,一切都充斥著原始的暴力和畫面的直接衝擊,令人光是來到這裡,就是忍不住血脈噴張,體內原始的男人氣就要散發出來,想要戰鬥!

不得不說,為了打造這個擂台,四九會所也是耗費了巨資,當然,諸葛輕狂作為背後的主人,做生意也是一筆好手。

每年的四九會所除了是解決各家之間的恩怨以外,還有一個更大的項目那就是博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