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咻!」

箭鳴在耳,靈部眾人一時腦海空白,完全沒有想到在,時刻閻青山會出這等陰招。

開弓沒有回頭箭,下一息奪命箭就要逼殺來。

幾乎在同一時間,慕雲霆太武駕天弓再現,以雙子黑長槍為箭矢,化黑龍而去!

「轟!」

雙箭齊鳴,衝擊八方四野。

古弓對上駕天弓勝負未定,但同樣的震懾力足可讓百鬼讓路!

但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已,慕雲霆一箭再來直逼閻青山!

電光火石里,只聽聞幾聲箭鳴未見其影,再看一眼卻是鮮血淋淋,白骨森森,閻青山左臂被轟碎!

若不是依仗功體強悍,只怕已經是當場殞命。

「沒想到僅僅只是轟碎了一條胳膊!」對於閻青山的強大慕雲霆不得不佩服,為了增加威力自己更是增加黑虎的力量!


黃土滴血,梟雄遲暮,閻青山面色慘白冷汗直冒,完全沒有想到靈部還有這等強力幫手,「老匹夫!好算計,當真是好算計,讓我閻某開眼了!」

戰局從來都風華變化,只是靈法兩部都沒有想到,慕雲霆的意外加入會讓法部族長當場斷臂!

寒風刮骨,腳步邁動,氣血暗涌!

鬼頭刀雖斷但勇心猛志猶在,閻萬峰可以什麼都不在乎,但不能不在乎眼前這名老人。

左森心中大叫不好,慕雲霆的突然出手著實出乎意料。就連沉穩的北龍川也是心生警惕,如此一來自己大有面臨全族追殺!

「看來和慕兄同行,還真是需要十分膽氣才行!」

燕孤凌淡笑一聲,開口道「若是沒有勇氣,現在你可以轉身離開!」

「我看是晚了!」北龍川雖是苦笑說話,但並沒有半點退意!

慕雲霆感受到從來無比強烈的殺意,如同來自黃泉囚火,讓三魂七魄都顫抖不斷,在無聲寂靜的中越發兇猛!那是一種難以喘息的不安感。

殘刀在手威力直逼九重天,閻萬峰攬動怒雷,高舉殘刀,成了刀中閻羅,武道惡鬼!

「可有覺悟!」

閻萬峰的憤怒足可吞山食海,只是慕雲霆完全是無動於衷的模樣,遇戰癲狂見血大喜,在眼前人身上慕雲霆有了衝動與興奮!

收了太武駕天弓,慕雲霆伸手招敵,豁動功體,萬獸朝奉,凶威比天而起!

「覺悟?從來都沒有!放馬過來!」

「奉陪到底!」

對於突然出現的慕雲霆其實力,閻青山無法估計,但太武駕天弓的一箭讓他感受到,從來都沒有過的黑暗恐怖,對方絕對不是小角色!

「住手!」

閻青山自然不希望,讓法部新星再有損害,若是今日遭受連敗,對於未來的武道修為絕對會有陰影「峰兒,是我賭在新時代的籌碼,絕對不能有半點閃失!」

猩紅點滴在黃土上,閻青山雖是老驥但雄心還在,強行邁動步伐,聚氣開口聲若洪鐘「好本事!今日奪了老夫一隻手臂,是老夫的恥辱更是法部的恥辱!」

閻青山繼續邁步向前,慕雲霆冷冷開口道「若是行徑難道是想要再丟一隻手臂,再加一筆恥辱?」

不答半句這一位法部族長,唯有長嘯與太古遺地內,殘軀仍有烈火志,雖是宿命敵人但虞虎,在此情此景下也不得不動容幾分。

足下鮮血歷歷在目法部族人瞬間躁動開來,各個都是血性迸發磨刀霍霍,立誓斬殺慕雲霆,一場新的衝突就此衍生開來。

「傷我族長,讓你有死無生!」

「辱我部族,讓你死於葬身之地!」

負手而立任前方罵聲千萬,武力通玄大威大放,慕雲霆不動如山卻如有百獸爭鳴之音,讓虞虎心中大為驚詫「也不知道無期是從那裡找來此子!當真是太過可怕了!」

殺機在前,法部族人步步緊逼,黑壓壓的人群在吞沒所有,在不可比例的戰局下慕雲霆威勢不弱半分!


「好一個狠人,居然讓我族全員同出,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緊張氣氛下一生莊嚴宏聲傳來,僅僅只是一音就有無窮殺力,慕雲霆心頭一緊「沒想到法部居然還有絕代高手,其境界完全超過自己三層!」

宏音傳來法部族人各個止步不動,面露恭敬之色,除卻閻青山之外其餘眾人,齊刷刷雙膝跪地! 太古遺地內強人輩出高手如雲,無論是慕雲霆還是在場其餘眾人,都是一個絕對的意外!隨著法部強人的出現,現場氣氛變得更加冷厲緊張。

慕雲霆面若寒霜,一呼一吸之間,都伴隨著來者的腳步聲,慢步頓頓如同在敲打著在場眾人的心門!

左森掌中出汗面色潮紅,只是更加用力的握住手中長劍!

北龍川也是一改之前模樣,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對方並沒有表露出殺意,只是那霸道絕倫的鎮壓感,已經有讓人心力交瘁之感。

法部族人雙膝下跪,在表達著無比崇高的敬意,就連高傲如閻萬峰也是如此。

此刻法部族長閻青山儘管重傷在身,眉宇之間也是嶄露著一絲興奮。

不知從多少年前開始,閻青山就已經沒有見過這位族中長老,如今再度現世靈部一族必然隕落在即!

「是法部九族老!」虞虎再也無法冷靜面對眼前情況,族老的武道功體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想象!這一刻更顯的滄桑無比,不免感嘆起來「難道老天當真要滅我靈部一族?」

法部九族老目若豺狼又似鷹眼陰鷙,將慕雲霆完全鎖定。一股如芒在背的感覺,再不斷摧殘著慕雲霆意識!

時間在一點一滴流逝,而慕雲霆從來沒有感受過,不過只是一個照面而已,卻讓自己如此緊張。

「絕代高手的武威鎮壓!果然不能小覷!」

慕雲霆心中很是清楚,自己利用太武駕天弓重傷閻青山,對方絕對不會輕易善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要如何應付如此強大的敵手。

法部九族老的目光終於還是離開了慕雲霆,進而轉向閻青山「沒用!丟人!」

閻青山低頭無語沒有任何的解釋,顯然九族老對閻萬峰並沒有任何的苛責,由此可以看出閻萬峰在法部當中的重要性!

「久遠之前,靈法兩部族共同生存在這一片土地上,同樣同久遠之前兩族開始相互斗殺!」一段血腥的歷史在法部九族老口中娓娓道來,只是冷淡的語氣如同在述說著別人的故事,一切都同自己毫無關係「真的是太久太久了是該結束了,今日兩族存一勝者出世!」

法部族老的宣戰,兩族的存亡在這一刻已經開始,虞虎乃至靈部族人都是沉默不語,唯有以刀鋒劍芒問敵尋路!

「不過,在此之前老夫還是要算一下新仇!」

言畢!起風!揚動風沙!

疾速如夢幻電光,此刻慕雲霆同法部九族老,距離不過咫尺之間,宛如一座泰山崩頂壓來!重似萬鈞!

「小牛犢!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出拳動風雲,青筋如莽龍騰舞,血氣成怒潮咆哮,慕雲霆從來都沒有想到,僅僅只是凡人境界居然拿可以修鍊衍化出如此威能!

風似惡鬼咆哮,沙石渾濁了天光乃至眾人目光。

不知道多少算目光都盯著慕雲霆,下一刻就是生死分曉!

霎時

慕雲霆抗動萬獸凶威,如太古獸神一般風姿刺眼,拳中黑氣瀰漫四方,如墜落九幽森羅當中!


此刻無聲勝有聲,雙拳相會驚動四野!

「噗哧!」

染紅倒地縱然肉身強悍,此刻的慕雲霆還是不敵法部九族老,兩人實力如有雲泥之判!

左森等人面色大變,完全沒有想到這位戰場凶獸,居然敗得如此徹底。

將眼前的一切都納入眼中,燕孤凌看得真切心中自然明白,不是慕雲霆不及對方著實太過強悍!

「痛!好痛!」慕雲霆心中自話起來,「若不是我乃是千年老屍,恐怕這一拳就會送了我的老命!」

武道真氣沸騰,法部九族老如白虹貫日一般,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冷看慕雲霆「小牛犢,果然有些本事!挨了我一拳居然不死,恐怕就連虞虎也沒有這等修為!」

「我這一把年紀,做了祖爺爺都夠了,居然叫我小牛犢!」

法部九族老自然不會,如此輕易放過慕雲霆,負手而立殺人的目光越發凝重,靜若處子的姿態讓慕雲霆乃至眾人都無比的緊張。

「轟!」

「轟!」


「轟!」

就在眾人狐疑的時候,數聲沉重的腳步聲打破所有,伴隨著轟隆聲而來的是叱吒方圓數里的獸威鎮壓!

「是雷彪!居然是雷彪!」慕雲霆大驚完全沒有想到,法部九族老居然圈養太古凶獸!

虞虎也是大道不好「儘管這雷彪還是在幼年期,但凶威不弱嗜血本能強烈!」

凶獸臣服在前更增添幾分威風,獠牙森森下無人敢妄動半分「這頭畜生能養得這麼好,都是仰賴你們靈部族人的血肉!」

「你說什麼!」

一向溫雅的虞無期直接炸毛開來,完全不顧對方實力,欲直接衝上去擊殺對方!

靈部族人各個都是義憤填膺模樣,拳掌聚力隨時準備搏命殺敵!

「無期!不可衝動!」虞虎雖是如此說話,但已經有了親上戰場之意「靈部族人的血仇,理當由我這個族長親自來!」

虞虎剛要動身慕雲霆卻先發一步,擦拭嘴角鮮血,雙目納無盡凶威,當真如一頭在一點一滴蘇醒過來的凶獸!原始的獸性在每一滴血液中沸騰起來。

「小牛犢!想死?那老夫就成全你!」

「老狗!」

雷彪踏步而來力沉勢猛,聲聲低吼讓人心驚膽寒。

迎面上前武氣與獸性相會融合,一股強力風暴在不斷襲來!在慕雲霆的眼中唯一能夠看到的就只有無窮無盡的黑暗!一股讓人絕望又孤寂的黑暗!

人與獸都是猩紅鮮血,法與靈亦是如此從來都是仇火焚燒!

左森心中小聲嘀咕起來「難道慕雲霆有辦法制服雷彪?不然為何會是如此自信模樣!」

「慕雲霆啊!慕雲霆,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物。」一路走來北龍川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穿眼前人。

肅靜冷氛!

回蕩在耳邊的永遠在只有低鳴獸聲,慕雲霆在一步步向前雷彪目光越發血紅,只是當它獠牙血盆大開時候,一切都變得了!

「吼!」

吼碎四野山河,慕雲霆一聲之下,無窮無盡的獸威如飛瀑激流,奔流不息,勇猛可盪十方!幼年雷彪直接癱軟在地,再無之前風采!

「這怎麼可能?」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驚鴻一幕,曇花一現!誰能夠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居然以一聲大吼強力鎮壓太古遺種!

北龍川這一刻目瞪口呆,自語起來「絕世凶獸果然不負其名,就連太古遺種也能鎮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