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麼多槍啊!…姚上校,您可真是厲害呀!….」

「哇!…這麼多槍啊!…姚上校,您可真是厲害呀!….」

周曼麗知道她的小妖精又要作怪了,沒辦法,他就是要殺人放火,估計她都會給他遞刀子送火柴,墮入情網的女人,是沒有啥理智可言的。

「哈哈!…周教授過獎了!….冒昧的問一句,周教授!….成家了沒?….」

姚胖子上校興奮了,這個比他還高的絕色美女,竟然主動跟他說話,眨著那細小的眼睛,帶著深意問了句。

邊上的薛峰也焦躁了,啥意思?姚胖子這是要挖牆腳啊!急了。

「我說!姚上校啊!你是不是打算給周教授介紹男朋友啊?我聽說嫂子認識不少人啊!….」

好嘛!薛峰就開始揭姚胖子的底,這話意思太明顯了,你都結婚了,還打人家的主意?

周曼麗看著眼前這兩個開始鬥嘴的男人,心中極度的不恥,冷笑了下,還想打我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想打我主意的男人,基本都去地下報到去了。

看來周曼麗跟駱林這廝在一塊,好的沒學到,不好的倒是學得很快。

他們根本沒注意,駱林這個小孩,已經消失在這座巨大的兵械庫當中了。

「哈哈!…胖子叔叔!我拿這個跟你比劃下!…」

不是到過了多久的時間,駱林一臉陽光的,扛著個單兵火箭筒,出來了。

我的天啊!對於駱林的這種行為,姚胖子和薛峰整個是無語,火箭筒?你打算幹啥?

周曼麗差點笑得肚子抽筋了,那還得忍著,看著駱林明顯帶著耍寶的異味,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小妖精這樣,不過小手已經捂著小嘴,香肩在那輕抖著,美麗的杏眼,成了彎月。

看得姚胖子和薛峰兩人狠狠的吞了幾口唾沫,腔子里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都,小腹冒著升騰的火焰,真是個妖精啊!太漂亮!我老婆跟她比,那就是一坨黃泥巴啊!

姚胖子看得真是獸血沸騰,恨不得馬上就把周曼麗,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躪一翻。

「我的小爺!…你也太….這是火箭筒啊!…坦克都能打穿的!…這能拿來玩嗎啊?…這個威力太大了!….選個別的吧!….」

姚胖子看著駱林的手裡拿的武器,抬手抹了把頭上的冷汗,苦笑的看了眼,笑得都彎了小腰的周曼麗,轉頭又看了眼一臉天真狀的駱林,搖著頭說。

薛峰也是一副無語狀,滿臉怪異的看著駱林。

「好吧!…那就算了!唉!…沒意思!…乾媽!我想回家了!….」

駱林馬上就把火箭筒,直接拍在了姚胖子的手裡,姚胖子差點沒接住,他媽的好重啊!趕緊叫邊上戰士拿著去放好,那個戰士眼裡閃著絲笑意,馬上領命而去。

而駱林倒在周曼麗香軟懷中亂扭著,周曼麗滿臉嬌媚的抱著駱林,小聲說著什麼。

姚胖子羨慕啊,恨不得化身為駱林,也享受下那柔軟的滋味,當然,這也是想下而已。

接著,周曼麗就是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一臉嬌柔的看著姚胖子和薛峰,這下兩人馬上都很大度的說沒事,小孩子,都是這樣之類的話,還是美女吃香啊!對於這點在那個年代都一樣。

姚胖子還要派軍車,送兩人回去,估計是想知道周曼麗住那,駱林笑著說好,誰知道倒了人民公園就喊停車。

結果就是駱林和周曼麗,在人民公園就下車了,而姚胖子也沒能知道周曼麗的住址。

薛峰肯定是不會說,駱林更不會說,姚胖子套話也沒成功,鬱悶的開著車回去了。 「這……」聽到魂軒的話,周志文獃滯了一下,沒想到魂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洛天的戰鬥力,周志文剛才是看到的,可以說是他們這些人中最強的,如此可怕的戰鬥力,周志文非常需要,再加上他知道洛天會道心種魔,在心魔老人的洞府中,說不定會起到奇效。

而魂軒,古千雪等人周志文找來,也是因為這些人很特殊,分別來自九大仙山。

「我也不認為這樣的人適合跟我們一起走!有他沒我!」伏北冷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升起了陣陣的殺機。

「我也是!」古千雪也是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周志文,而尹修則是沒有說話,顯然保持著中立。

「各位施主,得饒人處且饒人,此事洛施主也是無心之舉!」戒渡和尚沖著眾人開口,也是唯一一個幫助洛天說話的人。洛天看著古千雪,心如刀絞,同時看向伏北和魂軒兩人,心中殺意暴漲著,不過洛天知道,剛才自己錯過了殺掉兩人最好的機會,現在想殺兩人,已經不可能,因為那兩名仙王初期站在周志文的身旁,不

可能看著自己將伏北和魂軒殺掉。「也罷!」洛天心中長長的嘆息一聲,同時目光看向周志文,只要若是周志文不留他,他也沒有辦法,但是洛天不會放棄,會暗中跟著古千雪,而且若是暗中行事,也方便一些,他已經打算將伏北和魂軒兩

人徹底幹掉。

周志文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似乎在權衡著利弊,最後歉意的目光看向洛天:「洛兄,希望你不要怪罪,你是我周志文的朋友,但是這次心魔老人洞府一行,我希望你能退出!」

「好!」洛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沒有拒絕,雖然這三人洛天不放在心上,但是在周志文那裡,卻肯定是伏北三人加在一起更重要一些。

「你好自為之!」

「不過,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有事!」洛天沒有理會其他人,深深的看了古千雪一眼,沖著古千雪開口,又好像自言自語,帶著幽冥八衛走出了大殿,背景看起來異常的蕭瑟。

看著洛天那蕭瑟的背影還有臨行前的那深深的一眼,古千雪身軀微微一顫,腦海中升起了一個虛幻的身影,這道身影經常出現在古千雪的夢中,但是卻始終沒有看過真容。

「得早點找到另外一個身體,融合在一起,應該能夠讓我進入到仙王初期!」古千雪心中自語,洛天的強悍讓古千雪心中不舒服。

「這事,我不會放過他,無緣無故的對我出手!」伏北開口,看著洛天離開的身影,眼中殺機翻湧。

魂軒目光也是冰冷無比,不過想到了洛天剛才的強勢,心中卻是有一絲畏懼。

「唉……冤冤相報何時了,各位施主心胸需要寬闊一些啊!」戒渡輕聲開口,讓伏北和魂軒兩人有些無語,他們三個被剛才發瘋的洛天打成了重傷,現在戒渡卻說這種話。

「好了各位,修養吧,等三位的傷勢恢復了,我們再啟程!」周志文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邁步走出了大殿。

洛天也沒有什麼臉在城主府中呆著了,雖然周志文沒有趕他,但是洛天卻也不得不走出城主府,因為他打算暗中監視伏北的一舉一動。

一出城主府,洛天便是帶著幽冥八衛找了一間客棧,將八人安頓下來,而洛天則是再次喚出了補天石,朝著城主府的方向飄去。

很快一人一石頭便是重新回到了城主府中,補天石飄飄蕩蕩的來到了伏北的房間中。

「你好好休養吧!」古千雪輕嘆一聲,沖著那名紫衣的侍女招招手,遞給紫衣侍女三枚丹藥。

「這三枚丹藥,你早中晚為這位公子服用一顆!若是怠慢,我繞不了你!」古千雪沖著紫衣侍女開口。

「是!」紫衣侍女感覺到古千雪身上那古冷意,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千雪,你要走么?我們的事……」伏北躺在床上,看著交代完朝著房門外走去的古千雪,虛弱的開口。

「等你傷好了再說吧!」古千雪輕輕的搖了搖頭,邁步走出了房門。

而這一切,洛天都是看在眼中,雖然難受,但是卻也不得不看。

「公子,你怎麼傷成這個樣子?」紫衣女子看到古千雪離開,連忙來到伏北的床邊,看著伏北。

「不是很重……」伏北抬起了手揉了揉眉心,隨後睜開雙眼。

「給我舒服舒服!」伏北沖著紫衣女子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耐煩。

「公子追求的就是剛才那位小姐吧,雖然看不到容貌,但是肯定是個標誌的美人,公子是不是有了那位小姐之後,就不要紫兒了?」紫衣女子開始解起伏北的衣衫來,開始不斷的開口。

「呃……」伏北不斷的低聲呢喃,看著紫衣侍女:「放心,等我將她搞到手,也不會忘了紫兒,納你為妾!」

「真的?」紫衣侍女聽到伏北的話,眼神微微一亮,更加賣力起來。

「王八蛋!」洛天看著躺在床上的伏北,還有在那裡不斷使出渾身解數的紫衣侍女,心中暗罵起來,同時取出了一枚水晶球,開始記錄起兩人的翻雲覆雨。

不過,當洛天剛剛拿起水晶球,一聲長長的叫喊之聲,便是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目瞪口呆。

「這……也太快了吧……」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伏北,沒想到伏北竟然這麼脆弱,這才多一會兒……

「公子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紫衣侍女眼中輕蔑之色一閃即逝,含糊的開口。

「嗯,下去吧,少爺我要養傷了,等傷好了,再跟你好好來……」伏北頗為滿意的沖著紫衣侍女開口。

紫衣侍女穿上了衣服,微微躬身,走出了房間,整個房間只剩下了伏北,還有躲在暗中的洛天。

「真是……我還以為能有點意思,真是白瞎了本補天石出手一次!」補天石不耐煩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雖然時間太短,但是最後這幾個畫面也足夠了,伏北,給老子等著,跟我斗,我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洛天心中暗罵,靜靜的等待著,雖然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個伏北,但是洛天卻沒有。

在洛天眼裡,伏北已經是一個死人,只是自己什麼時候拿走他的命的問題。而洛天想要的,即是伏北的命,也有古千雪的心,兩全其美,洛天需要的是一個機會,一個翻身的機會,當然若是伏北對付古千雪,那麼洛天不建議提前將他幹掉,此時洛天身在暗處,伏北在明處,優勢

自然在洛天這邊。

時間緩緩流逝,又過了三天,伏北的傷勢漸漸的好了起來,這三天,古千雪每天來看一次伏北,雖然伏北口若懸河,但是古千雪那裡始終是不冷不熱,讓伏北摸不清古千雪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洛天在暗中卻是有些著急,幾次差點忍不住將伏北幹掉,最後生生的忍了下來。

又過了兩天,伏北,魂軒還有戒渡和尚的傷勢都是痊癒了,周志文臉上帶著喜色,將幾人匯聚到了一起。

這一次比起上一次見面順利的許多,一行六人,走出了城主府,很快的出了九天城,朝著九天城的正南方飛去,洛天自然跟隨著幾人。

「周兄,不必擔心,此次行事,雖然沒有了那個姓洛的,但是只要有我們在,也是一樣的。」魂軒沖著周志文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得意。

「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妄語,魂施主此言差以,洛天施主雖然墮入魔道,但是那一身實力還是比較強悍的,貧僧估計,即使是我們幾人加一起,或許都不是洛天施主的對手!」

「不過魔道修士雖然修鍊速度很快,但是卻很有可能像洛天施主那樣失去理智,此事實在有些不可取……」戒渡輕聲開口,讓魂軒的臉色有些尷尬。

「千雪,你放心,等此次幻魔嶺之行結束,我一定努力修鍊,爭取將那個洛天給弄死!」伏北一直跟在古千雪的身旁,同古千雪講著話,異常的殷勤。

眾人一路飛行,足足飛行了半天時間,終於來到了周志文口中的幻魔嶺,一大片山脈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眾位,這裡就是幻魔嶺了,而心魔老人的洞府就在這幻魔嶺中,不過這裡是一座天然的幻陣,因此想要找到心魔老人的洞府還需要大家一起尋找!」周志文沖著眾人開口介紹起來。「各位跟緊我,我這裡有張幻魔嶺的殘圖,能夠讓我們精準一些,不過能不能找到還要看我們運氣了,記住這幻魔嶺危險無比,我知道各位藝高人膽大,但是也會有生命危險,大家前別走丟了!」周志文叮

囑了一翻,便是帶頭走進了叢山峻岭之中。洛天也是跟隨在眾人的身後,衝進了幻魔嶺中,洛天甚至讓補天石附著在古千雪的身上,生怕跟古千雪走散。 BJ中南海內,一間房間內。

煙霧繚繞,偉大領袖毛XX正坐在桌邊,看著手裡的文件。

這位往昔英武無比的偉人,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以往的那種精明和意氣風發了,而是一個身體虛弱,臉色滿是灰敗老人斑的行將就木的老人。

房間內陳設簡單,幾張沙發,還有一個裝滿書籍的書櫃。

一張辦公桌上堆滿了各種材料,綠色的半月形長方形的玻璃檯燈,閃著淡淡的光芒。

房間內還坐這個人,灰白的頭髮中摻雜著幾根黑絲,雖然年老,但也可以看得出此人年輕時是多麼的英俊,沉穩的大眼中閃著睿智的眼神,正坐在灰布沙發上,看著靠在藤椅上抽著煙的主席。

「嗯…..XX啊!現在這場文化大革命,正是進入關鍵的時候啊!….像紅衛兵小將這樣胡搞!那就要加以嚴厲的控制!不能讓他們再瞎胡鬧了!當然,他們也是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紅色小將嘛!….對著這點,還是要肯定的!….堅決要抵制一切走資本主義路線的苗頭!…我們是紅色的共產主義嘛!….走資派,當權派那一定要堅決打倒的!…」

XXX靠在藤椅背上,手指中夾著半截燃著淡淡煙霧的香煙,看著坐在沙發上這個老戰友,老朋友也是現任的國家總理,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說。

「是!主席說得對!…現在國內形勢一片大好,我看江X同志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堅決的執行了主席的指示,整頓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行動….可是有些底下的有些同志,利用了這點,對一些老同志,老領導進行批鬥和迫害打擊!….主席您看是不是有點….過了?…」

總理帶著灰白的濃眉看了眼,又點了一根煙的主席,緩緩的有選擇性的說。

「….你這話…呼!我不太認同,俗話說,無風不起浪嘛!那些人就沒有一點錯誤?工作上的失誤?思想上的右傾?….對與江X同志我是了解的!她不敢在我面前搞名堂的!….一個女流之輩,能翻起什麼大浪來?

….現在正處於跟黨內的一些走資派作鬥爭的關鍵時刻!總理,你可不能這時候失去警惕啊!不能因為那些有走資派思想苗頭的人,以前有過大功勞,有大貢獻,就可以肆無忌憚了?嗯?….」

主席彈了下煙灰,呼了口青煙,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布滿老人斑大手,輕敲著桌子,渾濁的眼神閃過一絲精光,看著對面的總理,語氣嚴肅的說道。

「這種思想可要不得啊!開展這場運動的目的,那就是要整倒那些自以為功勞大過天的那些人,用打著發展經濟牌子,實則想要奪權的人…」

很簡單,那個年代如果真的搞市場經濟的話,華夏國估計已經早就聳立在世界強國中了。

當然,作為老X來說,自然很害怕權利被奪,而聰明的老X知道只要是搞了市場經濟后,他的權力和威信,肯定是一落千丈,因為,到那時候一切都是經濟說話,開展經濟就勢必打開國門,打開國門的後果,那就是這些老百姓的眼界,會得到一個新的拓寬。

而不是你老X說啥就是啥了,到那時有錢就是爺,喊口號,大鍋飯再也沒用了,畢竟大多數人,還是不願意混吃等死的。

事實證明老X那一套是錯誤的,大家看現在的X鮮的窮困,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何況朝鮮才多大?事實擺在眼前,任由你如何狡辯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咳咳…..主席,喊我過來有什麼指示嗎?…」

X總理可不是傻子,他可是真正見多識廣的人物,其實他也知道主席這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力,才發展的這場運動的,包括,劉XX被打倒,因為老劉就是要搞市場經濟的那位,這還了得啊,這是想要奪權啊!

政治這個東西啊!就是這樣,如果把政治完全用運用在爭權奪利上來,就會讓國家經歷一場浩劫,而把它運用到富國強民上面,那就自然會使國家日漸強大,百姓富足。

文革運動則是第一種,所以,就叫十年動亂,而不是別的。

至於後世有些造反派,還不服氣,在網上大肆喊冤,否定偉大的鄧老爺子的英明舉措。說什麼,他們年輕熱血沸騰啥的,響應了偉大領袖XXX的英明號召。

哦!老X叫你們顛倒黑白了?叫你們隨便打人,整人黑材料,搞一些莫須有的所謂罪證?來污衊迫害那些老革命,老幹部?

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還說什麼那些右派得到了平反,他們這些造反派,怎麼不能平反?真真可笑之極,看來沒文化真是可悲啊!

「嗯!….X平同志啊!…他寫了信給我!想要出來工作!….你覺得怎麼樣?….」

主席拿著一張信紙,舉著朝總理搖了下,拿起煙缸上的半截香煙,深深的吸了口,緩緩吐出。

「這是好事啊!…..X平同志,那可是搞經濟的好手啊!….對現在進行得熱火朝天的文革運動,那是有著巨大的好處的啊!….我作為總理,完全同意他出來工作!….」

X總理眼裡閃過一絲激動,他知道老鄧要出來,那可是件天大的好事,一天到晚只會搞明堂,搞小動作的是以江X,張XX,姚XX,王XX這四個人,他們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作為總理能不知道嗎?雖然老周也知道指使這四條狼狗的是誰,問題是現在情況,有點失控了,作為總理的職責,他是應該提醒下後面這位吧。

「….那就先恢復他的,國務院副總理職務吧……也幫幫你啊!不是我說你,XX啊你也要注意休息啊!…..唉!我們可都不年輕了!…..」

主席感慨的嘆了口氣,看著檯燈緩緩的說了句。

總理老周剛想說,那四個人的事情,但是一看主席的那個疲憊的樣子,心裡暗嘆一聲,我們這些老東西,還能支撐多久啊,到時可就是小鄧他們的時代了,看來,還是總理目光如炬啊!

也難怪他一直都被老毛保住了,這也是老X的私心,很簡單,你把總理都打倒了,誰幫你工作?誰幫你擦屁股啊?

所以,只要是人都有私心,不要動不動就是絕對的,在這點在華夏人中太明顯了,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很簡單一個比方,就從華夏人喜歡一窩蜂的跟風事情上,就能體現出來,沒有什麼個性。

所謂的個性,那都是跟著西方的所謂潮流學的,其實屁個性沒有,那什麼叫個性?那就是獨特!不是跟別人學的,而是你自己的想法真的與眾不同,而不是啥山寨版。 叢山峻岭中,周志文六人身形閃動,不斷的穿行著,幾人時而停下,等待周志文看下地圖,不斷的朝著幻魔嶺的深處走去。

眾人足足走了兩個時辰,天色漸漸的有些昏暗下來,幾人停在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中,四周都是高大的樹木。

「如果這張圖沒錯的話,我們接下來或許會碰到一些凶獸,突破這片森林,就距離心魔老人的洞府只有一個時辰的路程!」周志文沖著眾人開口。

古千雪絲毫沒有感覺到身上有什麼異樣,而補天石此時正附著在古千雪的肩膀上,洛天則是站在那裡,臉上露出凝重。

「不對勁,這裡的魔氣很濃郁!」洛天心中自語,想到了之前曾經進入過的魔窟,這裡的魔氣雖然不如魔窟世界之心中那麼濃郁,但是若是長期被侵蝕,這裡的凶獸說不定也已經被魔化。

「吼……」就在洛天有些擔憂之際,陣陣的嘶吼之聲在森林的深處傳出,此時天色雖然沒有徹底黑下來,但是這幻魔嶺中的樹木非常高大,將僅剩的一點陽光也遮擋,整片森林變的漆黑無比。

嘶吼之聲也是讓周志文等人眼中凝重了許多,那聲音極為凄厲,讓人感覺渾身發毛。

「大家小心點,跟我來!」周志文沖著眾人開口,邁步朝著森林的深處走去。

「嗡……」不過,就在眾人剛剛動身之際,一道黑色神光卻是募然飛出,速度極快,出現在了周志文的身旁,三道寒芒閃動,抓向周志文的胸口。

「什麼東西!」周志文心中大驚,不過周志文反應也不慢,身上傳出陣陣的神光,將周志文的全身照亮。

「吱……」刺耳聲音在周志文的胸前響起,三道血痕出現在了周志文的胸前,烏芒一閃,那攻擊周志文的東西消失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