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陳乾,你安娜這娘們兒是不是母愛泛濫了?」

「哎陳乾,你安娜這娘們兒是不是母愛泛濫了?」

我問著陳乾,但陳乾沒有理我,估計是聽我喊他未來的媳婦娘們兒了吧。

「孩們,我知道你們都很委屈,變成今天這模樣也是百般無奈,但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打破這風水困境,讓你們重新投胎做人。」

「孩們,你們都回去吧,現在是白天不能在外面太久。」

也不知安娜哪兒來的勇氣,一個個的撫著那些懷裡鬼嬰的臉蛋兒著。

「吱吱呀呀」

「吱吱呀呀」

大爺的,這是鬼嬰在和安娜話嗎?我看著一群鬼嬰圍著安娜依依不捨的樣嘰嘰呀呀的心裡想著。

還真別,一群鬼嬰在安娜懷裡一陣嘰嘰喳喳后,那些鬼嬰還真就有了要離開的意思。

」走吧,走吧孩們,媽媽保證讓你們投胎做人。」安娜看他們有了想要離開的意思,就揮手催著他們快點兒離開。

果不其然,在期間一個頭兒稍微高點兒的鬼嬰吱吱喳喳后,十幾個鬼嬰齊齊的對安娜點頭躬身示意后,就幾步一回頭的離開了。

當然了,這個時候陳乾也是很自覺的,把那幾個被控制住的鬼嬰黃符給揭了下來,還他們自由。

大爺的,看來這些鬼嬰還挺有情有義,比活人都他娘的仗義。

可就在我心裡感慨著這些鬼嬰有情有義的時候,那個個頭兒最高的鬼嬰卻是突然轉身向我跑了過來。

不得不,這一下可是把我給嚇壞了。

當下便心想道,這丫該不會是看我人長得帥,想讓我留下來陪他們吧。

「吱吱喳喳……」

「吱吱喳喳……」

那鬼嬰扯著我的手,手腳亂比劃的叫喚著聽也聽不懂,想也想不明白的可能叫做話的東西。

「你、你想幹嘛?我不帥,我長得一點兒也不帥,你要想找人留下來陪你們玩兒,找你大爺爺去,你大爺爺比我可帥多了。」

大粽殭屍這玩意兒雖然被我給撂倒的不多,但見過的已經不算少了,可和活生生、並且都還能看得見的鬼嬰打交道,還真他娘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次,結結巴巴話間,連退了好幾步。

「安娜,安娜,快過來和你的孩們啊,我可不想留在這兒鬼地方和鬼玩耍。」

同樣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安娜,看到這種情況后也是不知所措的樣,:「這,這我也聽不懂他們話啊。」著急到不行的安娜幾次想開口話,可看著同樣也有些著急的鬼嬰,卻是幾次都沒出口,生怕一個不好,再把好不容易都走掉的鬼嬰給弄回來。

要還是陳乾這丫對我好啊,這丫不幫忙也就算了,竟還他娘的落井下石對我:「哈哈,張你要真想知道他對你什麼,我倒是有個辦法,直接跟他們走,保證到不了明天的太陽升起來,保證你就能聽懂他的什麼意思了。」

我一聽陳乾這話當時還真就蒙了,心想著難道這丫還真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本事不成,竟然連鬼話都能聽懂。

可當我頭一次感覺陳乾那麼可愛,誠心誠意的去問他該怎麼做時,這丫的話卻是把我給氣的當時就想狠狠踹他屁股。

陳乾:「你變成鬼,不就能聽懂同行的話了嗎!」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陳乾完這話后,竟然蹲了下來,也用鬼嬰那般的嘰嘰喳喳對扯著我的鬼嬰叫喚著。

娘的,這是幾個意思?誰都別告訴我,陳乾這丫還會這麼一門外語。我不相信,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不相信歸不相信,可事實就他娘的是事實,誰讓人家有可能還真就會這麼一門外語呢。

因為從陳乾對鬼嬰嘰嘰喳喳后,鬼嬰竟他娘的人魔狗樣的像個人似的用手舒展了下身,連帶比劃的和陳乾嘰嘰喳喳著我聽也聽不懂的鳥語。

「安娜,這是什麼情況?」我問安娜。安娜搖搖頭,兩手一攤。

「呵呵,我就嘛,我老弟最棒了,原來他的右眼又長進了。」李暖呵呵笑著好像很得意的樣,沒頭沒腦的了這麼一句。

在我和安娜臉上都寫滿了大寫的不解時,陳乾好像和這鬼嬰也把話給明白了,那鬼嬰對我友好的嘿嘿一笑,然後指了指了一個方向,就一蹦三跳的前面走開了。

「陳乾,你可千萬別告訴我,你還有這麼一門外語的學歷。這是怎麼回事兒?」

「嗯,簡單點兒吧,之前我被他們戲耍的時候你不是想上去幫忙,被他們用陰氣沖了你的陽氣,讓你渾身無力差點兒休克嗎,剛才他過來就是給你道歉的。」

「還有就是他,他為了表示歉意願意帶我們去找到那些孩的大概位置,具體的位置還需要我們自己去找,他這裡附近有個地方的陽氣大了很多,他不敢靠近。」

「嗯,大概就是這些,我也是連蒙帶猜的聽不懂。那我們跟著他走吧,不定還真就能找到那些孩們。」

陳乾完轉身就是要跟著那前面的鬼嬰走,但卻是被李暖一把扯了過來。

「老弟,你腦袋被獵人大爺的驢給踢了吧,鬼話你也敢相信?萬一把我們給帶到他們老窩去,還不把我們給拆拆吃掉啊。」

「老姐,這你就不了解了。有時候吧,這死人比活人更靠譜。」陳乾道。

到底是活人靠譜,還是死人靠譜這我不懂,不過聽李暖這麼一,差點兒就把之前那件關於影的事兒給忘了。

「哎,對了。聽你這麼一我還有件事兒沒弄清楚呢,陳乾你看你老姐還有你女人都他娘的沒影,他們到底是人還是鬼?那些鬼嬰都還有影呢。」

陳乾沒有著急回答我,而是抬頭看了看頭頂密不透風的林,然後又低頭看了看我,然後道:「兄弟,你看看你有影嗎?」

「我當然有影了,哥們兒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大活人。」著我就低頭指著自己的影給他證明。

可這一看不打緊,卻是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因為此時的我也沒有影。

此時我的臉色是什麼樣的是不知道,不過我倒是看到李暖還有安娜倆人卻是笑的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大爺的,到底是怎麼了?難不成連我也都成了阿飄了?成了阿飄還能娶媳婦嗎?

「吱吱呀呀,吱吱呀呀……」走在前面的鬼嬰看我們一直不跟上去,就回頭吱吱呀呀比劃著。

「好了,好了,不嚇唬你了。我們還要快點兒跟上去呢。」

「張你看看頭頂,頭頂密密麻麻的都被樹葉給遮擋住了,更何況這鬼地方陽光原本就很難照射過來,沒有太陽有影才怪呢。」

聽陳乾這麼一說,我是真心想把自己的大學畢業證給撕掉扔馬桶里,這他娘的連沒畢業的學生都懂得。

不過在罵自己蠢的像陳乾一樣時,卻是又突然想起來,如果我們都沒有影的話,那麼之前那些鬼嬰為什麼就有影了呢?

但疑問都還沒出來呢,就已經被陳乾連拉帶拽的追趕鬼嬰了。

真他娘的想不到,原來這世上除了用導航招路之外,都還有讓鬼給指路,鬼打牆不是鬼最擅長乾的事兒嗎?

不懂,還是不懂。雖然不懂,但事情卻還是發生了。

接下來我們就在鬼嬰的指引下,繼續向著密林深處走去。

不過幸運的是,這時老獵人已經醒了過來,不然要扛著這老獵人往前走,那滋味才不爽呢。 被李暖這麼一叫喊,恐怖的氛圍就好像春風一樣,順勢就在我們5個人身上蔓延開來了。

「張恆,陳乾要不我們回去吧,我有點兒害怕。」

「老姐,你別話。」陳乾突然上前捂住了李暖嘴巴,不讓李暖話。

本來這氣氛就有些緊張,此時再被陳乾這麼一捂嘴,恐怖蔓延的速度就更是快速了。

周邊黑漆漆的一片密林,雖是大白天,卻是看不到絲毫樹木枝葉的顏色,雖此時正值中午,但陽光依舊存在於林木的樹冠上,根本照射不到腳下。

陰森、恐怖還有寂靜到都可以聽到蟲在枝葉上的跳動聲,不由得我打了個寒顫,抱緊了雙臂,不由自主的眼睛瞄著四周。

「李暖,聲點兒,別話。這裡已經是鬼頭村後山腰了。」

「你一話,陽氣就會外漏,陽氣漏的太多很容易被他的同行發覺的。」李暖看被陳乾捂住嘴后,不停掙扎著,便湊到跟前聲對李暖說著。

安娜這話雖然是在安慰李暖,但卻是把我給嚇得不輕,因為安娜擔心李暖話的陽氣外泄,被阿飄們給察覺到了。

那麼也就是,安娜這娘們兒應該是預感到了,或者是察覺到了附近,亦或者是就在我們身邊,就有著一個或者一群阿飄。

這一想到自己身後,或者是某個大石頭後面就躲著一個阿飄,單是想想都感覺瘮得慌。

這裡雖然地處半山腰,可卻是有那麼一塊兒山體整體凹陷了進去,就好像巨大的一個山體,被從半山腰砍去一塊兒似的。要不是現在我們在半山腰的邊緣,不定都會誤以為這裡是個大山洞。

四處雲霧朦朧的,到處都是灰色的霧氣,腳下是蒙蓋著一層綠色毛絨狀的東西,腳踩上去軟軟的和苔蘚一樣,但卻是一點兒也都不滑,和苔蘚有著明顯的區別。

周圍雖然依舊樹木林立,但卻是枝葉枯黃,樹榦無光,看上去應該是死去都不太久,但奇怪的是樹梢上枯葉基本都還掛在枝頭,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但卻又是因為枝頭掛著的枯葉而增加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這裡就是傳的中的鰲吧。」陳乾突然停下腳步道。

「嗯?小夥子你之前是不是來過這裡,你怎麼知道這地方叫鬼頭鰲?」一直都跟從在後,很少話的老獵人聽得陳乾這麼一說,突然道。

「大爺,這裡叫鬼頭鰲?」陳乾問道。

老獵人一看陳乾對這鬼頭鰲感興趣,估算著這鬼頭鰲弄不好就和他孫子有關係,所以把懷裡一直抱著的獵槍往邊上一放起講起了這鬼頭鰲的來歷。

據傳,這鬼頭鰲原本只是一個名字,因為在風水學中,但凡像這種地形的都被統稱為鰲,多年前還是一個風水先生經過這裡時,曾無意中過鬼頭鰲這三個字,起初村裡人也並不太在意,風水先生這麼一說,鬼頭村的人也就這麼一聽。

可後來自從那個瞎子被埋進到這裡之後,怪事兒就接連發生,就像老獵人之前遇到的那樣,這裡除了正常的事情沒發生過之外,不正常的事情該發生的,幾乎都發生過一遍了。

特別是鬼頭村附近的這做柱形狀的大山,唯獨我們現在所站立的地方終日雲霧繚繞,而山頂位置卻是黑不溜秋的,沒有任何霧氣,再加上本身鬼頭村就在這山下,不要人了,連畜生都不敢再進入了,所以慢慢的鬼頭鰲村的人,就想起了之前風水先生過的那句話,慢慢的就把這裡叫成鬼頭鰲了。

其實按照正常邏輯判斷,這鬼頭鰲的名字並沒有什麼稀奇,但在老獵人前後兩次的講述中我們發現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和這個瞎被埋進這鬼頭村後山有關係。

而且現在這個故事老獵人還提到了一個風水先生,作為土地龍行當的我們來,就不得不引起我們的注意了。

最重要的是,這瞎子還是個瞎女人,因為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渤海古國五不全中,瞎就是其中一個元素。

我和陳乾對視了一眼,彼此點了點頭,然後我問老獵人道:「哎,那個大爺,你一直瞎子瞎子的,這個瞎子在鬼頭村那個地方住著?」

「瞎子?瞎子不是鬼頭村的,瞎子是外鄉人,只是曾經住在這鬼頭村,但是在這住了不久就去世了。」

聽得老獵人這麼一說,出於本身行業的知覺,感覺這瞎子很有可能就是前後所有事情的關鍵點所在。

本還想著再追問老獵人一些什麼的,可這時前面帶路的鬼嬰卻是停下了腳步,對陳乾吱吱呀呀又是一陣,而陳乾也是對那鬼嬰嘰嘰喳喳回應。

雖然我們不懂陳乾和鬼嬰同樣的嘰嘰喳喳什麼意思,但看到鬼嬰有些恐怖的臉上,還有轉身離開,不難猜出,這裡應該就是之前鬼嬰所的附近。

「這裡就是了,鬼嬰這附近的陽氣最近很旺,他們都不敢靠近,他先走了。讓我們心。」

對於陳乾的翻譯我並沒感覺到多少驚訝,畢竟剛才那鬼嬰的表現我們都看到了,讓我感到不解的是,好像在鬼嬰離開的那會兒,無意中看到了他又沒影了。

可之前在河邊時,我分明記得他們都有影。於是就問陳乾。

「嗯,這不難解釋。之前你之所以能看到那些鬼嬰有影,那是因為他們想要加害我們,所以就用陰氣在地上形成了一個虛擬的影,好讓人難以判斷他們是人,而不是鬼。」

「但現在他們沒有了加害我們的意思,況且這裡的陽氣充足,對陰氣侵蝕的很厲害,他沒必要也沒有更多的經陰氣來形成地面的虛擬影了。」

「現在大家可以放輕鬆些了,雖然危險依舊存在,但至少不會再有那些阿飄了,因為任憑什麼樣的阿飄,能力有多大,這陽氣就是他們天生的剋星。」

「所以現在這裡很乾凈。」

聽得陳乾這麼一說,我那從來都沒放下過的一顆心,終於算是放回到了肚裡。可陳乾這丫欠揍的是,他總是習慣一句話分成兩半。

「可是連鬼都還怕不敢來的地方,那我們活人靠近豈不是更危險嗎?」安娜突然就來了這麼一句。

我細細一想,還真他娘的有理。

「嗯,不錯。所以我們現在需要暫時放鬆一下,原地休息半時后,四處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當我聽到陳乾這麼一句話后,連撒泡尿淹死他的心都有了。

「哎伙,我剛剛的話都還沒完,現在你還要不要繼續聽?」老獵人碰了碰坐在他身邊的陳乾道。

「還沒有講完?」陳乾吃驚。

「這鬼頭村的故事多著哩,怎麼是一會兒半會兒就能講完的呢。如果你們要聽的話我就給你們講講,反正平時我也經常給孫當故事。如果現在不給你們講講的話,都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孫再聽我講故事了。」

老獵人著著神情就有些失落,但我聽著這話卻是有些刺耳,感情聽他講故事的都是孫。

顯然陳乾也感覺到了老獵人話中的不妥,在我還未出不爽之前,就先用胳膊碰了我一下,示意我別話。

我一想,孫就孫吧,反正這老獵人的年齡也足夠做我爺爺了,更何況這年頭能活下來比什麼都強,平時不都一直裝孫嗎,現在做回真孫也無所謂了。

於是,接下來就從這老獵人的口中聽到了一個新的故事。

這新故事是關於愛情的,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原本住著一對年輕夫婦,倆人平時也不怎麼和村裡的人來往,只是偶爾會用些老物件兒下山換些生活用品和油鹽醬醋什麼的。

本來嘛這牡丹江就是渤海古國遺址,經常會有人從地下刨出個瓶瓶罐罐的老物件兒,所以期初誰都沒有在意。

直到有天這對夫婦中很少下山的妻卻是突然下山了,懷裡抱著個骨頭做成的大碗到處找人賣錢,要買葯給他丈夫治病。

那女人這大碗可是個寶貝,但又只要給錢就賣,哪怕是一分錢,或者一口水都行。不管多少錢,如果想要這大碗,就必須要給她點兒東西。

這村裡的人誰家沒有點兒老物件兒啊,金的、銀的都有,誰會稀罕他一個用骨頭做成的破碗,所以就沒有人理她,以為他是在山上住的時間久了,精神有問題。

本來這件事兒大家都以為過去了,可不成想這才是一切的開始。

第二天,也就是那女人抱著用骨頭做成的破碗離開第二天,一切都改變了。

先是晚上有哭聲斷斷續續的從後山傳出來,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

然後再接著就是整晚整晚的女人哭聲,天一黑哭聲就開始了,天一亮哭聲就停止了。

本來好好的一個村長,給這哭聲鬧到整晚整晚不得安穩,直到再後來那哭聲一開始,村裡的孩就吱哇亂叫,像中了邪一樣的時候,這時村裡人才終於坐不住了。 重生之千金要復仇 於是商量了一下,決定組織一批村裡青年壯勞力,冒險夜裡去看看什麼情況。

因為這後山從那風水先生來過之後,就一直奇怪事兒沒斷過,漸漸地後山就成了一活人禁地。

這天,一行人拿著火把浩浩蕩蕩的就順著哭聲出去了,但卻是沒想到的是這一去就成了永遠。

因為當天晚上一共前去的16人,從進去之後,就一直都沒有出來過。甚至第二天白天連屍首都沒找到。而且白天回來的那些人回來后,精神也都是恍恍惚惚的,好多天才慢慢恢復了正常,但恢復正常后卻又都是一個個閉口不言,任誰怎麼問,就是不到底看到了什麼,只是沒有了,沒有了,都沒有了。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這鬼頭鰲就慢慢地被叫了起來,同時也沒有人再願意去提起這件事情。一個村莊本身就不大,一下就消失了16個年輕人,所以這件事兒慢慢的被越傳越神乎其神,漸漸的鬼頭村附近的土地因為沒人敢去農耕,也就只能當做墓地使用了。

不得不這個故事可是把我給聽得心血澎湃,不是因為這故事有多少精彩,而是因為老獵人到了一個用骨頭做成的破碗。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骨頭破碗就是把我給弄成今天這熊樣的血玲瓏。要是血玲瓏真是從這裡流傳出來的話,那麼也還真就對了,因為渤海古國就在這牡丹江的某處。

大爺的,看來我張恆破除詛咒是有希望了。正當我想著趁機追問那骨頭破碗時,陳乾卻是冷冷的把話給接了上來。

「故事完了?」陳乾問老獵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