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寒峰弟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你的家人呢?」

「哦,寒峰弟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你的家人呢?」

「我家人都住在不遠處的天水城,我的姐姐得了一種怪病,我想來這裡幫姐姐找些藥材,然後就遇見群狼,之後你就出現了……」

「怪病,是什麼怪病?」

「就是一直昏迷不醒……每個月十五她都會身體如冰。」小男孩將他姐姐的癥狀說了出來。

「咦,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出現這樣體質的一個武者」

突然腦海中響起了金志天的聲音。

「師父,你知道?」羅續問。

「沒錯,他的姐姐應該是一種特殊的體質,十分罕見,一但成長起來是十分的強大。不過如果不解決她眼下額困境怕是活不了幾天了。」

金志天呦呦地嘆息一聲。

「呃,你有辦法就她?」

「辦法是有就是缺點東西。」

「什麼東西?」

「就是你爺爺留在你包袱的二階的寒冰草和二階的天陰果!」

「這……我有嗎?」

「傻,你沒有我會說!」

「也對,反正我就著這些藥草也沒什麼用,就做一回好人吧!」 「寒風弟弟,能帶我去看看你姐姐嗎,或許我可以救她!」羅續轉身說。

「真的嗎,謝謝大哥哥了!」寒峰趕忙道謝。

「我只是說或許,在我沒有看見她的癥狀時我也不敢百分之一百的確定。」

「好好,大哥哥我帶你去我家。」

「嗯,不過要先等我一下。」羅續說完便是依次走到黑狼屍體面前將它們的黑褐色魔核取出來,順手將幾頭黑狼的屍體一起收集到儲物戒中。

吱吱——小白趕忙跑到羅續肩膀,一臉真誠地看著羅續,這一舉動讓羅續十分的尷尬,便是低聲說:「別急一會到天源城就給你烤肉!」

「大哥哥,這隻白色的小老鼠真是厲害,竟然同時能對付那麼多隻黑狼。」寒峰感嘆到。

吱吱——小白又一次竄到羅續的頭上揚起高傲的小腦袋,樣子十分不屑,似乎根本沒有將這幾隻黑狼放在眼裡。

此時,羅續則是一腦門黑線,這傢伙怎麼又爬到自己頭頂,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她還有這習慣。

「給我下來,你……」羅續將頭頂上發威的小白給抓在手中。

吱吱——小白奮力掙扎著,但似乎沒有什麼鳥用,隨後便是被羅續塞進懷中。

「走吧,不用管她!」

羅續轉身欲要離去。

「呃,好的我來帶路。」寒峰快步走到羅續面前。

「對了,大哥哥,你不是天源城的人吧?」一路上寒峰顯得無聊便是問。

「嗯,我是從附近的焚源城來的。」羅續實話實說,他沒有必要去騙一個孩子。

「哎呀,大哥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卻還不知道大哥哥你的姓名。」

「天羅,叫我羅大哥就好!」羅續將自己在外隨意想到一個化名告訴寒峰。不是羅續不信任寒峰,相反就剛才寒峰的表現和為家人著想的心就可以確定他是一個善良天真的小孩。也正是他是這樣一個人才感動了羅續。之所以用化名是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畢竟外界可不像家族中那樣。

就這樣兩人一路上聊了很多,羅續知道他家的大概情況,一兒一女,爹娘都是一些最為底層普通大眾。他們一家就靠賣一些地攤貨維持生計,就是因為女兒得了這種怪病,全家人的生活更加拮据。此時他們全家人或許正為了寒峰消失不見而著急萬分。

「你呀,就不應該偷跑出來,這次是讓我正好碰見了,下次呢?」羅續知道寒峰是偷跑出來時,告誡他說。

「嗯,下次肯定不會這樣了。」寒峰會應到。

幾個時辰后,森林終於消失不見,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和焚源城差不多的天源城。這是羅續歷練的第一座城市,此時羅續心中還是有些激動,只是外表故裝平靜而已。

入城,一片繁華街道出現羅續的面前,地攤,各種店鋪,各種客棧依次排列。

「買包子了,好吃又新鮮的靈獸肉包子,一枚下品靈石十個。」突然旁邊一陣吆喝聲響起。

寒峰眼睛放光地瞅著旁邊賣包子的老闆。最後卻是要緩緩離開,畢竟他的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的錢財。

看到這一幕的羅續卻是拉著寒峰的小手走到賣包子的老闆面前說:「老闆給我來三十個肉包子。」

「好嘞,小兄弟我的包子可是這天源城最好吃的。」老闆笑臉相迎。

「這是三顆下品靈石。」羅續手中銀光一閃便是將出現在手中的三顆下品靈石遞給老闆。

「給,是不是餓了,吃吧!」羅續將一多半肉包子分給寒峰說。

「羅大哥,你在多給我我些嗎?」

寒峰說。

「不夠嗎,沒想到你的飯量還挺大。」

「不是,我家裡人應該都沒有吃過肉包子,我想留給他們!」

季總,請剋制 「唉,老闆再來三十個包子,打包帶走!」羅續嘆息一聲再次對著老闆說。

「好嘞,真是一個孝順的孩子!」老闆說。

隨後,寒峰繼續給羅續帶路。

「你小子真是心慈手軟,要是面對敵人也這樣話,你小子恐怕活不了幾天。再說,這個世界的最底層的人就是這樣,你也無力去改變。」突然腦海中響起金志天的聲音。

「是啊,但是能遇見就是緣分,還是幫一幫他們一家吧!」羅續對著金志天說。

「隨便了,反正這就是你歷練的第一座城市,完事後還是看看這裡有我們要找的東西嗎。」金志天說。

「儘力試試吧,應該會有的!」羅續說。

「羅大哥,羅大哥!」寒峰喊著,雙手在羅續面前晃來晃去。

「呃,怎麼了,是到了嗎?」羅續反應過來反問。

「不是,你看前面,圍了好多人。」

慕先生,我會乖 寒峰解釋到。

「咦,就是哦,走,過去看看。」羅續拉起寒峰擠入人群中。

「天源拍賣場將在三天後舉行拍賣會,各種藥材將會一一競拍…………拍賣會長——吳天浪。」羅續讀著門前的通知說。

竟然是拍賣會,這下有希望了找到一些恢復精神力的的藥材和丹藥了,羅續心中一陣驚喜。對著金志天說:「師父,有消息了。這裡準備有……」羅續將這裡拍賣會的事情告訴了金志天。

「恐怕不好弄,畢竟我們所帶的錢財不多。」金志天一臉憂愁。

「不管是誰,我都得得到!」羅續眼神閃過一絲堅定。

「是一場拍賣會啊,算了對我也沒有什麼用。」小男孩轉身欲要拉著羅續離去,卻看見羅續眼睛緊緊盯著前方的拍賣場。

「羅大哥,你是想買什麼東西嗎?」寒峰說

「嗯,還有三天時間。我一定得來這裡。」羅續說。

看過拍賣場,羅續跟著寒峰再次上路。

「羅大哥,你要買什麼東西,可以在地攤上買,沒有必要要去那裡買的,畢竟哪裡東西太貴了。」寒峰說。

「我買的東西可能只能拍賣場才會有。」羅續苦笑著說。他也知道那裡東西可能會很貴,但地攤會有買恢復精神(元神力量)的藥材嗎?

「哦,是這樣啊。」寒風回應著。

…………

小半個時辰后,羅續來到一處偏僻的小巷子里。

謝謝每一看過的讀者。第一次寫書,求意見。求鮮花,求推薦。 天源城,一座中等規模的的城市。

一條僻靜的小巷裡,一位白衣少年和一位身穿棕白色麻衣的小男孩靜靜站立在原地,眼睛望著前方的小院。這兩人正是羅續和寒峰

「這就是你的家?」羅續回過頭問。

「沒錯,我就住在這裡,跟我進來啊!」寒峰伸手擦了擦臉頰。

「娘,爹我回來了!」寒峰推開門激動地說,要知道這次不是羅續恰好經過可能他就永遠不可能再回來了。

「峰兒,你去哪了,都快急死我們了!」突然一陣女聲響起。

隨後,迎面而來的是一位中年女子,她五官平常,身穿灰布麻衣,眉頭緊鄒,臉色陰沉看著寒峰,據羅續估計她可能是一位地印師。

「娘,我只是出去玩了,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寒峰並沒有說他遇險的事。

「真的,我們都以為你……遇到……」中年女子話說到一半便是看向羅續問:「峰兒,這是誰家的孩子,為什麼來這裡?」

「哦,娘我跟你說,這位大哥哥叫天羅,我叫他羅大哥,看這些包子都是他買的。」寒峰解釋到。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位天小兄弟謝謝你將寒峰送回來,我在這裡十分感謝你,但是你也看到我們家的樣子,實在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你的。所以就……」中年女子的語氣有些警惕,是因為她看不透羅續的修為。雖然現在羅續表面上是印者八重,但他總感覺羅續不簡單幫助寒峰另有目的。

「娘,你幹什麼啊,羅大哥不是壞人。你不能這樣對他。」寒峰極力反駁著。

就在此時,一位中年男子出現在羅續他們面前,據羅續估計這中年男子是一位地印師。他身穿黑灰色麻衣,五官平常,眼神充滿憂愁,看著中年女子說:「孩子他娘,你別這樣,這位小兄弟不是壞人,你別這樣對他。」

「呃,我不是壞人,之所以來這裡是……」羅續話還沒說完就被寒峰打斷。

「娘,羅大哥來這裡是我邀請的,原因是他能我救姐姐!」寒風激動地說。

「無緣無故幫我們,哼,我就不信你沒有其他的目的!」中年女子態度冷淡說完後轉身離去。

「孩子啊,她不是針對你主要是……算了,老夫就先在這裡替我夫人她陪個不是了!請你不要放在心上」中年男子說。

「羅大哥,你別生氣我娘也是因為姐姐生病才心情不好的」寒峰說。

「伯父,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來是因為寒峰,能讓我看看您的女兒嗎?」羅續心中苦笑,自己怎麼突然就變成壞人了呢。

「天小兄弟,聽峰兒的話,你可有辦法救我的女兒?」

「嗯,不過先讓我看看你女兒的癥狀,不然我也是無能為力!」羅續點頭回應著。

「好好,天小兄弟請跟我來!」中年男子領著羅續走到他女兒的房間中。

房間布置的簡潔,微分拂過,散發這淡淡幽香,房間左側一角有一木床,床上有一位身穿碧綠色的女子,她五官清秀,眼睛緊閉,面無血色,如果不是還有體溫怕是誰都會認為她都已經死去。

「這就是小女,還望天小兄弟想想辦法救救她!老夫先在這裡拜謝了!」中年男子說。

「伯父客氣了,我會今最大的努力救治她的,這個你就不用太擔心了!」羅續抱拳回禮。

「師父,你看出她是怎麼回事了嗎?」

羅續問。

「師父,你可別關鍵時刻掉鏈子啊!」羅續發現金志天沒有任何的回應便是再次問。

「哎呀,你小子就不能先等一會嗎?她昏迷的原因有些複雜。可能要比想象中難以解決。」 寵妻成癮:老公,別動! 金志天呦悠悠一嘆。

「什麼!你不是說你能……」

「哎,你也別急啊,我也沒說沒有辦法啊,只是複雜一點!」

「怎麼個複雜法?」

「她之所以昏迷,出了體質的原因外還有別的原因,所以就是現在我解決他體質的問題,她也是醒不過來!」

「別的原因?」

「可能是一種相思病吧!其實以她的體質如果不是思念過度可能還不會昏迷。」

「相思病,思念過度?她看起來也不算大,就有心儀的人了!」

「她至少有十七歲了,只是這種體質的原因讓她顯得年輕!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他真正的年齡。」

「好了,我知道了,讓我想想辦法!」

「你能想出好辦法,你不知道解鈴還需要系鈴人嗎,這相思病就得找到她思念的人才能對症下藥!」

「嗯,我記住了,讓我計劃一下如何才能解決這件事。」羅續回應著。

「羅小子,如果不能在一個月內喚醒她,恐怕她就要香消玉殞了。」

「天小兄弟,你可看出小女得的是什麼病?」

「呃,這個病說好治就好治,說難治是真的難治!」

「哦,願聞其詳。」

「這個病是相思病,你也應該聽說過心病還得心藥醫吧!只有找到她心中思念的那個人就可以救她了。」

「什麼,相思病,她怎麼會得這種病呢?唉!難道是他……」

「他是誰?」

「唉真是造孽啊,我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你要這麼對待我的女兒,有本事你對我來!」中年男子心情異常激動。

「伯父,你別激動先和我說說他是誰,為何最後有離開了她。」羅續說,要知道羅續也不過是一個十五多歲的孩子,要不是他這些年見慣了人情事故,可能現就會是手足無措。

「天小兄弟,你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女兒叫做寒雪,天真活撥可愛,我們一家人靠著做些小買賣過日子這就是俗稱擺地攤。一天我的女兒替我看攤位,一位富家子弟經過,起初也算是文質彬彬,兩人就次認識,經常在一起……然而好景不長,這家人比較勢利,知道他們倆的事情后,又看到我們家境落魄,便是不在同意他倆有任何交往。然後她就這樣了。其實我夫人他也是因為這件事才對富家子第很不友好。」

中年男子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羅續大概地說了一遍。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真的就這麼簡單?你如果不和我說實話的話,就是不信任我的,如果這樣我可就無力回天了,」羅續覺得事情肯定不會是這麼簡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