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哦?」

令得李天面色一僵,不知為何,總是感覺眼前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神聖聖潔的仙子,竟然是一個不諳人情世事的冰美人。

「咯咯!」

一旁的辰曦見此,卻是輕笑起來,快步來到近前,伸手拉起朧月,而後開口道:「姐姐別在這跟木頭說話,不如隨我去醉月軒坐坐。」

「對對對。」

一旁的陳宇聞言,卻是滿臉堆笑,開口道:「難得這麼多人在一起,這一頓我請!」

面上帶著肉痛之色,陳宇卻是看著自己懷裡的星辰砂神甲,又滿心歡喜,微微咬牙道。

聞得陳宇之言,一旁的石睿等一眾天海城紈絝卻是齊聲歡呼,便是那海天明身旁的一群異族俊傑聞言,亦是面露異色。

醉月軒,乃是藏樂坊中一處要地,地位不輸給花魁湘玉所居的攬玉閣,乃是藏樂坊中最好的食肆、酒肆所在,亦是風景最優美之處,乃是身份最貴重的客人必去之地。

當中各種山珍海味,奇珍佳釀,應有盡有,只要你出得起價錢,便是傳說中的龍肝鳳髓亦是能夠吃到。

號稱離恨天第一食府,當中醉月釀更是號稱離恨天中第三佳釀,千金難求。一個人在裡邊吃上一頓,所花費的價錢,夠離恨天當中一個數百人口的凡人村寨吃上一年。

便是號稱天海城三害的陳宇,雖然經常跟海天明等人到藏樂坊廝混,但去醉月軒的次數,一年也就那麼兩三次,數都數得過來。此時卻是不斷對著近旁的游少少擠眼,令得李天嘴角直抽。

「別看我!」

感受到陳宇的目光,游少少卻是輕聲笑道:「死土匪自己掏腰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私房錢,要不你把這神甲抵給我,我替你請客?」

「你……」

雙眼一瞪,陳宇卻是一本正色道:「怎麼可能呢,這可是老大送給我的第一件禮物。」

「不要臉的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卻是第一次見!」

李天頭頂上,金蟾卻是終於受不了,低聲嘀咕。惹得眾人一陣鬨笑,而陳宇卻不覺得臉紅,跟眾人有說有笑,帶著那一大鍋狗肉朝向醉月軒而去……

「李兄,不知李兄此番前來天海城所為何事?」

醉月軒中,海天明醉眼朦朧,端著一杯酒釀來到近前。此時,在眾人眼中,李天儼然與辰曦仙子等人一般,被看成了一個至高道統或是隱世的絕代強者的傳人。

因為李天來歷太過神秘,似乎是憑空冒出來一般,在此之前毫無傳聞,倒是與那突然出現的太虛宮仙子一般。

並且自身實力強大的離譜,從接連挫敗赤淼、狼牙的戰績看來,生猛得一塌糊塗。能夠同時被辰曦、朧月這般仙子看重,豈會是凡俗。

雖然李天曾自稱是人族散修,但眾人豈會相信。而且近來有風吹草動,說五百年前,縱橫離恨天的小李飛刀傳人出世。

眾人卻是不約而同的將李天當做了李**的門人弟子,畢竟,這也太湊巧了。「小李飛刀,例不虛發」的神話,蓋壓了一個時代,卻是太令人印象深刻。

雖然如修羅族等皇族大族,曾努力消除那個人在離恨天的影響與痕迹,但身為海天城少城主,海天明豈會不知?

事實上,眾人的猜測倒也不完全錯誤,要知道崑崙傳承乃是傳說中清微天玉清元始天尊的道統,不說人間界,便是在整個大千世界當中也絕對是最強道統之一。

可惜末劫之後,地絕天通,諸天與人間界就此失去聯繫,神仙道通逐漸退出了人間界。而不巧的是離恨天中百族爭鳴,諸多道統傳承至今,在一次次的洗牌當中,崑崙傳承竟然會完全淹沒在了歷史的塵埃里,少有被人提及。

這也是為何海天明等人不知李天的來歷,而辰曦仙子等人亦是未曾第一時間看出李天的功法傳承。此時,整個天海城中,真正知曉李天來歷的,恐怕只有一二人而已。

倒是那真正的飛刀傳人早已被李天拐來,此時正一臉漠然的坐在角落裡,一個人喝著悶酒,旁邊一個小蘿莉正一臉好奇的問東問西。

「在下一介散修而已,不過是一路遊歷至此,適逢其會而已。」

微微一笑,李天卻是搖了搖頭,雖然表面上與這些人稱兄道弟,但豈會將自己的底細和盤托出?要知道如今在離恨天中,人族可是處於被打壓的地步,五百年前李**縱橫一世,所向披靡,到最後也只能遁世不出。

沙村當中諸多耆老修為精深,深不可測,但卻只能在暗中護佑人族,保持人族傳承不斷絕而已。離恨天的水,遠比想象中要深得多得多! 「不服來戰」和「打死你丫」這對死敵化干戈為玉帛了,這在遊戲里驚起了不小的風波。

畢竟他們倆在遊戲里不合,也有一年多來,整個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突然握手言和了,大家都紛紛猜測,兩人是不是在暗地裡憋著更大的殺招。

對於這些人的陰謀論,路瑾是無語的。

在遊戲里的小日子過得倒是舒坦,整天打打怪,摸摸寶藏什麼的,所有人對她的運氣已經免疫了,畢竟遊戲官方都沒說什麼,人家也沒用什麼黑科技。

路瑾「打死你丫」這個ID,也在服里成了熱門,繼「天下第一商」「斂財小能手」之後,成為第三大商戶,不過她沒空當商人,摸出來的好東西,用不著的都賣給了「天下第一商」「斂財小能手」兩個。

不過,她倒是成大「大供應商」,兩人缺什麼的時候,知會一聲,她刷一遍,基本就有了。

不過向極品靈石這種稀有物,也不是每次都能摸出來的,但東西都不會太差。

「萌萌噠家族」的那群小婊砸,還是逮著機會就黑她,她不知道得是,她這逆天的運氣,已經被人家舉報了無數次。

噬天狂尊 程序猿:人家是憑運氣摸得,我能咋滴,我也很方。

她現在已經不自己動手手撕她們了,她有錢,懸賞令一發,那群小婊砸直接被輪白了。

不過這萌萌噠家族也是一群富小姐們,沒幾天,就又活蹦亂跳了。

讓路瑾頭疼的一件事是,她家母上大人這幾天一直給她打電話,讓她找個時間帶陸天陽那廝,回去吃頓飯。

他們兩個現在屬於僵持階段,她自然拉不下臉去找他。

於是,就一直托著,每天都要遭到母上大人的「摧殘」。

附近:「不服來戰」:【蕭離,我家老爺子想你了,讓你明天來找他。】

紅衣女妖站在斷崖邊,身後不知什麼時候來了個白衣仙人。

站在斷崖上,可以把整個金陵城的風景盡攬眼中。

背後桃花夭夭,一妖一仙並立,翻飛的衣擺交纏在一起,恍若神仙眷侶,陸天陽有一瞬間的失神。

附近:「打死你丫」:【陸爺爺怎麼沒自己跟我說?】

附近:「不服來戰」:【怎麼,大爺親自來跟你說,是看的起你,你到底去不去!】

附近:「打死你丫」:【去,陸大爺親自來說,我當然要給個面子。】正好可以讓她家母上大人知道,他們兩的感覺進展」無比順利「,這段時間應該就不會在催促自己帶她女婿回家了。

附近:「不服來戰」:【那就說好了,明天上午我就你家接你,對了,你現在住在那?】

附近:「打死你丫」:【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陸大爺日理萬機的,就不勞煩了。】

那怎麼能行!

他爺爺這幾天逼著他,讓他帶這個女人回家吃飯,要是讓她自己回去,拿自己不就露餡了嗎!

附近:「不服來戰」:【你大爺確實很忙,但看在我爺爺的面子上,還是可以抽出點時間接你的,就這麼說定了,你一會把地址發給我,我明天上午去接你。】 ?「酆都?」

醉月軒深處,一處極其幽深的所在,朧月面上帶著微微疑惑之色,轉頭望向近旁的辰曦,微微有些愕然。

「姐姐不是也看出來了么?」

美眸當中閃過一絲精光,辰曦卻是面帶笑意,如同溫潤的春風一般,望著朧月,似乎想要從其臉上得到些許答案,輕聲道:「酆都殿已經多年未曾出世了,沒想到這一世竟然會有這般出色的傳人,更沒想到會是出自人族。」

「哦?」

神色不變,朧月端起手邊的清茶,露出一張絕美的側臉,如同天邊的新月,被一層朦朧光輝所籠罩。

「九轉玄功雖然為傳說中三位天尊所創,但如今離恨天中,有所傳承的恐怕也只剩下酆都殿了。」

輕聲嘆息了一句,辰曦卻是搖了搖頭,伸手撥弄了一下額前的鬢髮,眼中露出些許迷惑之色,似乎又想起了那一道絕艷的背影。

「這麼說來,倒是真的有些像。」

點了點頭,朧月眼中露出些許瞭然,似乎是在贊同,亦是輕聲嘆息道:「據說五百年前那人,就與酆都殿有著不小的關聯,當年就曾引得酆都殿的至強者出世。」

「咯咯!」

聞得朧月之言,辰○1,≤.±t曦卻是輕聲一笑,嘴角帶起些許笑意,俏臉上劃過一絲殷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嫵媚風情萬種,開口道:「姐姐看出來了?倒是最近傳言,那人的弟子出世,這李天也來的真是巧了。」

「那他到底是那人的傳人,還是酆都殿的弟子?」

一旁,一直默默聽著二女講述的小玉,露出些許迷糊之色,開口問道。

「咯咯!」

囚途陌路 嫣然一笑,辰曦卻是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小玉,又看了一眼朧月,輕聲道:「自己想去,要不然去問你李天哥哥!」

「壞姐姐!」

聞得辰曦取笑的話語,小玉卻是俏臉通紅,如同被踩著小尾巴的小貓一般朝向辰曦撲了過去。一時間笑聲響起,嬉笑打鬧之聲不絕於耳,滿室光景無邊……

「當真是是非之地!」

卧房當中,李天面上帶著些許思慮之色,卻是想起了適才,在藏樂坊醉月軒中,海天明等人對自己所說的那一番話。

很顯然,如今自己卻是被海天明等人誤認作了一個來歷神秘的隱世道統傳人,所以眾人才會對自己如此恭敬。要知道在離恨天中,雖然奉行野獸法則,但實力再強大,也只會讓人怕你。

唯有擁有一個超塵脫俗的身份,才會讓人敬畏。便如那血海殿聖女辰曦、太虛宮傳人朧月一般,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被人如同眾星拱月一般圍繞。

當成人群當中的焦點,不止是因為她們個人實力強橫,姿容傾城絕艷,更是因為其背後所代表著的至高傳承,所賦予二人的那一道神聖光環。

念及此,李天卻是微微感到有些好笑,崑崙傳承應該也算是至高傳承吧,可惜在離恨天中早已絕跡。

在沙村之時,李天曾出言詢問,離恨天中是否有著崑崙玉虛一脈的傳承,而從柳老等人口中,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離恨天中的崑崙傳承,從離恨天被封印之後不久,就已然分崩離析,遺落在了歷史的塵埃里。

令得李天不禁黯然神傷,果然花無百日紅,世上沒有永恆的王權,亦無永恆的傳承。就算玉虛傳承曾傲立九天之上,被尊為九天至高傳承,但卻終究有沒落的一天。

人間界中,只剩下天機子一個末代傳人,而離恨天中更是完全絕跡。曾經笑傲滄桑,淡看三界的清微天主元始天尊可曾想到?

或許不是沒想到,作為一天之主,也有自己的悲哀,也有力有未逮的時候。只能淡淡的看著自己曾停留在世間的痕迹,被時間一點一滴慢慢抹去,直到麻木。

如今,離恨天中,風雲四起,六道殘卷、血祭壇、法海傳承、絕代佳人,一樣樣事情如同趕趟子一般湧現出來,或許還有更多,更加古怪而奇特的事情。

此時天海城,已然成為風雲匯聚之地,萬族聚首,定然會掀起一的驚濤駭浪。而李天自己,竟然會湊巧的,趕著往那浪濤的中央而去,頗有些飛蛾撲火的意味。

令得李天暗自苦笑,其實一開始朝向天海城而來,只是單純的好奇,因為辰曦的邀請,也因為李天想要從此處打探關於離恨天的奧秘,想要暗中尋找離開離恨天的力量,到達真正的「清微天」。

卻沒想到好奇心害死貓,或許應該說,是一直以來,在一切的背後,有著一隻看不見的巨手,在操縱著一切,催使著李天一步一步來到此間。

何去何從?此時,在李天的心中卻是矛盾非常。按照李天的本性,原本是最怕招惹麻煩,若是之前了解一番,定然會遠離這樣一個是非之地。

可惜如今身在此地,卻又勾起了李天強烈的好奇心,萬族聚首究竟為了哪般?據海天明等人所言,天海城在東域,甚至在整個離恨天當中,都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與意義。

首先,這是一座充滿迷霧未知與不祥的城市,歷史悠久,甚至可以比肩整個離恨天本身,有傳言說,當九天之主第一次創造離恨天的時候,這一座巨大王城便已經存在於灌愁海東岸,億萬里大荒間。

在這附近數百萬里疆域當中,同時存在著迷失荒漠、龍淵以及冥神谷三處禁地,說起來卻是離恨天中禁地最為集中之處。

其中迷失荒漠與冥神谷來歷奇特,便是真仙行走天地的上古年代,也被成為是禁地,為諸神所諱忌。

而龍淵則是出現在上古之後,傳言其形成與龍族有關,有至強者棲居、沉睡,當中更是龍族血脈流傳,有人曾在其中親眼見到過上古真龍。

不過龍淵當中的龍族似乎與西土娑竭龍族有嫌隙,一直遊離在西土王族之外。並且龍淵當中的沉睡的強者來頭偌大,令得諸多強族諱忌,也因此漸漸淪為禁地。

而除了這三處以外,充滿迷霧的天海城自身就應該算是一處禁地。上古之後,曾經有數個強大種族,統治億萬里疆域,先後將此地選作一族的皇城。

但卻都因為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發生了不祥,最後導致皇朝毀滅,種族滅亡,令得離恨天中諸多種族震動。

曾有上古皇族聯手出動,探尋天海城的奧秘,最終卻鎩羽而歸,據說那一戰中死去的各族強者近百萬,有人看見九天仙光出世,舞動虛空,又有漫天血雨,逆天而上,籠罩整個離恨天。

各種匪夷所思的異象頻頻出現,最終甚至導致了兩位從太古存活下來的老怪物殞落,才驚退了諸族聯軍。

從此以後,東域諸多勢力畫地為牢,將天海城這數十萬里疆界劃為禁地,天海城也因此成為一片死域,成為這附近數百萬里大荒間與迷失荒漠等並列的可怕地獄。

直到萬年前,初代天海城主橫空出世,組建散修聯盟,召集整個離恨天中所有散修和弱小種族,共同對抗各大皇族的壓迫,與之抗爭。

並在天海城建立了王城,將城名改為天海,掌控了這附近數百萬里大荒,令得皇族退讓。方才成就了這樣一個在離恨天中屹立萬載的中立勢力。

而此番出現的血祭壇,就在天海城北邊數百裡外的冥神谷附近,諸多強族的青年一代傑出傳人出世,自然免不了一場龍爭虎鬥,一定會去走上一遭。

不過在那聚會當中,李天倒是聽到了兩個還算有用的消息,據說在有人在天海城附近大荒當中,曾見到一人白衣驚世,懷疑便是五百年前縱橫東域不敗的傳說。

而在那冥神谷深處,據說有著一處極其隱秘的宗門傳承,喚作酆都殿,據說酆都殿與五百年前那人有著不淺的聯繫,五百年前曾因為那人而出世過。

這兩點消息,自然是眾人為了旁敲側擊李天等人的身份而故意說出,殊不知卻是令得李天大喜過望。

要知道,李天之所以會一路遊歷,前往天海城,多半也是有著想要打探李消息的意圖。據說當年李最後一次在世人面前現身便是在天海城。

對於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師兄,李天自是希望能夠見上一見,更是希望能夠從李那裡得到關於如何離開這方世界的方法。

念及此,李天卻是微微嘆息了一聲,抬頭開始打量起眼前的一切。這是一座裝飾的頗為華麗的豪宅,坐落在天海城最中心處,亦是最繁華的地帶。

豪宅的對面便是離恨天東域,頗有盛名的天海學府,乃是由當初第一代天海城主創建,從上古至今,天海學院當中卻是走出了不少強者,也算是傳承久遠。

能夠在其中就讀,是離恨天中多少青年俊傑的夢想,要知道除去那些個最頂尖的大族傳承,天海學院的傳承絕對能夠驚世。

這豪宅坐落於此,自然也是價值不菲,兌換成凡人世界流通的金錢,至少需要數億兩赤金,這般價錢便是一般的大族子弟亦是難以承受。

從深山老林當中跑出來的野人,李天身無分文自然是買不起,好在結識了一個土豪。作為銷金閣少閣主游少少在知道李天想要購置一處住處之後,卻是大手一揮將這座別府送給了李天。

令得一旁的陳宇與海天明吃味不已,要知道二人可是不止一次要求游少少將這座別院賣給二人,可惜游少少一直都拒絕,如今竟然二話不說送給了李天……

… 路瑾扭頭看向他。

附近:「打死你丫」:【陸天陽,你知道的,我並不想看到你。】

附近:「不服來戰」:【為什麼!】他長得不夠帥嗎?那些女人可是哭著喊著要給他生猴子,這個女人憑什麼不想看到自己!

附近:「不服來戰」:【蕭離,你告訴我,你憑什麼不想看到我,本大爺這張臉帶不出去嗎?】

附近:「打死你丫」:【……你要聽真話嗎?】

附近:「不服來戰」:【當然!】

附近:「打死你丫」:【你長得不符合我的審美,看到你,我的大刀都饑渴難耐。】

附近:「不服來戰」:【蕭離你踏馬還不是不個女的,老子早晚會打敗你的!】

陸天陽氣得跳腳,整個人像個暴躁的噴火龍一樣,原地打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