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的話,夏兄也不簡單,如果我沒看錯的話,現在已經三品任督境了吧!」青陽聞言一笑,一語中的地點出了夏東凌如今的修為。

「哪裡的話,夏兄也不簡單,如果我沒看錯的話,現在已經三品任督境了吧!」青陽聞言一笑,一語中的地點出了夏東凌如今的修為。

夏東凌聞言心中再度泛起驚濤駭浪。看來不僅妹妹踏入了第二步,連得青陽也是達到了一種遠超夏東凌的境界。

「還真是瞞不過你啊!」夏東凌眼神略微複雜地道。想當初。青陽來的時候,還僅僅是個剛剛突破任督境的少年啊,如今卻是這般大將氣度,強者風範。


這種感覺,是成為強者的必備素質之一。

「對了,夏家主怎麼不在此呢?」青陽忽然發覺夏家家主夏無憂赫然不在場。而高層也都基本不在,不禁疑惑道。

「噢,父親和諸位長老隨同笑笑前去天穹山了,四大院的納新試煉。可謂是盛事至極,所以他們也是不能錯過啊。」夏東凌聞言笑著解釋道,其實他也是蠻想前去那天穹山見見世面,可是家中事務繁多,他作為唯一的繼承人,是不能離開的。

「原來是這樣。」青陽露出恍然的神色,點頭道。

「聽說,你也有意向要參迦納新試煉?」夏東凌看向青陽,沉吟道。

「沒錯,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我需要一個更大的平台。」青陽聞言臉色也是變得認真起來,目光中有著濃濃的自信。

「哈哈!也是!青陽兄弟的實力如今連我都看不透,怎可不參加呢!」夏東凌大笑,道。

「對了,清兒遭遇蒼狼一聲,夏某在此謝過青陽兄弟了!」夏東凌舉起一杯酒,對著青陽道。

「不必,青陽自當如此。」青陽笑了笑,也是舉起酒杯,跟夏東凌碰酒一飲而盡。

……

那一夜,觥籌交錯,酒杯搖晃,青陽喝了很多,任由那醉意將他的意識吞沒而去,甚至到了最後,是誰送他回去房間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在那一個過程中,有一個柔軟的身軀一直貼在他身上。

那道柔軟的身影,自然是夏梨清了。將青陽安置好在床上后,她便是滿臉紅暈逃也似地跑了。

如今的青陽對於夏梨清來說,已經不是奢望了,因為她也能修鍊了!所以,她心中原本熄滅的希望,在此刻,在又一次見到青陽的那一刻起,便是再度燃起。然而,緣分的事情,誰都說不清啊。

一夜無話,風涼過晚。

翌日清晨,當青陽帶著些許頭痛醒來時,他才是愣愣地發現自己被人妥妥帖帖地安置在床上了,旋即不由一陣苦笑,看來下次喝酒要注意了。

「呼…」青陽洗漱完畢,不由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旋即王識立即內視了起來,他如今的修為半步通靈,再加上一些手段,倒也可以跟聚靈境小乘的修王師戰而勝之,但這樣的程度,顯然還不夠。

因為,如今青陽對力量的領悟也是越來越深,一年多前在天靈山脈內遇到的五大妖孽和月下刀客,他們當時的修為青陽不知道,但如今青陽卻是能夠大約估計到,那似乎已經達到了化靈境啊……

一年多前就是化靈境,那如今呢?難怪他們能成為年輕一代的前五,這等讓人絕望無力的修為,著實可怕。然而,青陽並不畏懼,因為他有著自己獨特的手段,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堅持走下去,終有一天,一定能超越他們。

原本青陽是不想面對他們的,因為沒有那個必要。但是眼下這納新試煉,卻是讓得青陽不得不去面對,所以青陽也只能做好準備,迎接艱難的挑戰。

不過目前,青陽倒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一切都隨自然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是在此之前,青陽卻是手掌一翻,在舞劍陡然出現在其手中,在舞宮…卻是得再進一次了。不知這次千層石又會給他什麼驚喜呢…

雙目凝神,一道意念在心中閃過,唰的一聲青陽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房間內。

咻!

下一瞬,青陽便是出現在了青光氤氳的在舞宮中,每次來到這地方,青陽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卑微和渺小。這在舞宮充斥著的一切,都是青陽所無法理解的奧秘。

「如今跨越到了任督境的最後一步,不知這千層石能給我什麼驚喜啊。」青陽微微呢喃道,旋即他的目光便是猶如實質般的落在了千層石中。

嗡!

陡然間,一道磅礴的信息便是流入青陽的腦海中,這次的信息讓得青陽有些奇怪,因為從頭到尾,青陽就看到了這幾個字。

「限制級特技——神符技。」

(第一更,謝謝大家每天的票票,萬分感謝!)(未完待續。。) 「限制級特技?神符技?」青陽接受著那湧進腦袋的信息,不由目瞪口呆。

千層石湧進來的信息,居然只有這麼幾個字,讓得青陽一時之間愣在原地,而就在青陽發愣時,又一道信息暴涌而來。

突破點:六。

可換取技能層次:第十一層。

種類:限制級特技。

特技名:神符技。

「什麼?」青陽眼睛都快跳出來了,這突然冒出來的什麼突破點是什麼東西?

下一瞬,咻的一聲,那千層石似乎通靈一般,知道青陽的疑惑,旋即又是一道流光射入青陽腦袋內。

突破點,乃在舞宮千層石特有計數點,在舞劍主進階突破時可獲得不定量突破點,從千層石第十一層開始,獲取技能需憑藉突破點兌換。

接收到這消息,青陽的嘴角不由微微一抽,這是怎麼回事?居然從第十一層開始,獲取千層石上的技能要靠這什麼突破點?!

而這時,在千層石的左上角,果然有著一個大大的青色字體——六!

這千層石有靈性青陽知道,但也不必這麼有靈性吧。原本青陽以為自己突破了六個級別,應該能換取六種王技,沒想到這千層石第十層以上,會有這樣的限定。這樣一來,從今天開始,青陽就不可能大量的從千層石上獲取王技了。

一瞬間,青陽欲哭無淚。

這勞什子的突破點啊,突破一個級別才獲取一個,而今要換取一個技能,居然需要花六個突破點,看來越往後,千層石上的技能越恐怖了。

想到這。青陽那鬱悶的心情才是微微釋然了些許,畢竟越往後的技能越強大,那麼其數量註定也是稀少的,這樣一來,這突破點的設置,倒也是蠻合理。

「唉…老子認了。既如此,那便看看這用了六個突破點換來的王技是什麼東西!」青陽輕嘆一口氣,旋即凝神注目望著千層石。

而這時,青陽的腦海里兀自有著一道信息流過:是否換取技能,神符技。

「換!」青陽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

叮!

彷彿解開了封鎖一般,一道清脆的響聲陡然傳來,下一瞬青陽的目光彷彿看清了什麼東西一樣,一道流光猛然躥進了青陽的腦海里,大量的信息陡然爆裂開來。

轟!

神符技。遠古時期的一種神乎其技的秘傳技法,早已失傳多年。

神符技是一種將技能封印在神符內的神秘技法。持符者可通過特定的口訣或印法引動將之釋放出來。釋放時有一定程度增幅技能威力的功效。

「居然是跟攻守羅戒一樣功能的特技?」青陽失神地站在原地,喃喃道。

攻守羅戒是大能者將其王技耗費大量精氣神灌注其中,並形成一種特殊律動在其中,只要使用者王氣引動,便可將其中的技能釋放出來。

只是這攻守羅戒實在是造價昂貴,而且需要耗費製作者大量心血。所以在修王大陸中也是一種奢侈品,一般只有大家族的人才有能力去製作。

不過這種攻守羅戒有一種致命的缺陷,那便是它是一種消耗性的道具,一般來說。這攻守羅戒是有一定使用次數的,超過固定次數后,羅戒本身就會自動崩碎。

「不對,這神符技恐怕比羅戒要強太多了!」青陽心神一凝,稍加一對比,他便是發現了這神符技的強大之處。

首先,從成本上來說,這神符製作雖然需要一些特殊材料,但這些材料明顯比製作羅戒的造價要便宜得多。

第二,神符所封印后的力量比羅戒還要強,因為它或多或少會增幅封印在其中的技能力量,這樣一來,神符所釋放的能量,恐怕會讓人大吃一驚。

第三,羅戒的使用次數一般是在三到五次之間,而這神符的使用次數居然是高達十次以上,這簡直就是逆天的技能。

如果青陽能夠將之盡數掌握,那想來以後即便是在虛弱時候,也可靠著這神符保證自身的安全。

青陽眼中迸出一抹熾熱之火,有了這神符技,那麼在納新試煉中,青陽又多了一個強力的底牌。

「不知這神符技的煉製難度如何?」青陽繼續凝神,腦海中那大量的信息也是被緩緩整理出來。


神符種類分為小神符,大神符,超神符,極神符。

小神符雖名之為小,但它卻是能封印綠級的技能,封印之力十分可怕。而大神符則是封印青級技能,這對於青陽來說有些遙遠,因為目前他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青級技能,青級在中炎大陸里,也是極為稀少且搶手的東西,一般只有在大家族中才有流傳。

至於說這超神符和極神符,青陽連想都不去想了,那種神符封印的技能,簡直變態。然而,這極神符似乎不是最為強橫的神符,據說在這極神符的上面,還有一種神符更為可怕,但那種存在,已經是超乎青陽所能想象的了,所以在那些信息中,青陽也不得而知。

「煉製神符,需要不少特殊材料,以特殊修鍊而成的神符之火去煅燒出符模,同時還要學會勾勒神符文,構架封印紋路,以形成真正的封印大陣…」青陽凝神思索,在這些繁瑣的過程中,若是哪一步做得差了,恐怕就會導致封印泄露,最終促使整個神符爆破炸裂。

這樣的後果,無疑是十分可怕的,所以在製作神符時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恆心。

一直整理到最後,青陽的眉頭終於是緩緩地舒了開來,因為他感覺這小神符的煉製,雖然繁瑣,但還在他的承受範圍內,至於說材料嘛,這時候就該動用下夏家的資源了。

「小神符的製作,應該是沒問題。那麼,如果將我為數不多的綠級王技儲存在其中,想必今後在那納新試煉中也能起到一個扭轉乾坤的暗箱技能啊。」青陽臉上有著些許喜色浮現。

「只不過,這神符既然是遠古時期的東西,那麼還是不要在大眾場合使用的好,否則讓眼尖的人認出來,恐怕會招來橫禍啊。」青陽略微沉吟,自言自語道。

中炎大陸的水很深,在沒有絕對的力量保證前,還是要低調啊。

此番青陽進入在舞宮雖然只得到了一個技能,但卻是十分值得的,與其多幾個強大的王技,不如這能儲存技能的神符技來得實際些。而且這神符技既然是限制級的技能,想來以後隨著青陽實力的精進,它的崢嶸也是會慢慢顯現出來吧。

想到這,青陽不由目光熾熱的望向了千層石,這塊神秘的石頭總能給他驚喜,不知這下一層又是什麼技能,青陽有些期待地看著它。

忽然又是一道流光飛躍而來,出現在青陽的腦海中:

第十二層王技預告:

突破點需求:四。

種類:未知。

技能名:未知。

「你妹!」青陽看完不由翻了翻白眼,朝著千層石豎了豎中指。

這第十二層的王技居然還要四個突破點,也就是意味著青陽的修為必須突破到化靈境才有可能習得么?青陽仰天哀嚎。

嗡!

下一瞬,一道青光陡然閃過,青陽連反應都來不及便是被轟的一聲掃出在舞宮。(未完待續。。)

ps:神符技,很神奇的東西吧。嘿嘿,我的奇思妙想很多,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也會慢慢體現,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我會堅持下去噠!晚安。 夏家庭院內。

「夏兄,這裡有些材料,能否幫我搜集一下,至於說費用,回頭列個清單我再給你。」青陽將一頁寫滿俊逸字體的紙張遞給了夏東凌。

「哦?既然是你需要的東西,那還談什麼價錢呢?還是說你不把我夏家當朋友?」夏東凌聞言笑了笑,接過去佯怒道。

「沒有的事,既如此,那青陽也就不矯情了,勞煩夏兄。」青陽連忙擺手道,這些材料自然是用來煉製神符的,只是上面的材料青陽聞所未聞,他不是這方面的行家,所以只好來請教夏東凌了。

「呵呵,不過青陽,你這上面的東西搭配很奇怪啊…天星木、金松花、青潭木、獸血,雖然這些主材料有些昂貴,但對於夏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是這後面的輔材料就有些麻煩了,雲霧液和無根水都是可遇不可求啊,恩…不過在三天之內應該是可以籌齊,放心吧。」夏東凌掃視了一眼其中的材料清單,略作沉吟地道。

「至於說這綠級王石嘛…那可真是敲到門了啊,我們夏家的王石儲量可不少,而且等級還不低,自然是滿足得了你!」夏東凌笑吟吟地看著青陽,道。

青陽聞言心中大喜,但同時也是感到些許不好意思,道:「那就有勞夏兄了…這等恩情,青陽日後必定回報。」

「嘖!說哪兒的話啊,這對於夏家只是毛毛雨,只要對你有幫助就行了!對了,你要這些材料可是要煉製什麼東西?可我看你不像是會煉藥啊?」夏東凌朗聲大笑,道。

「呵呵,這的確不是煉藥。而是山人自有妙用,這些都是為了納新試煉而準備的!」青陽聞言神秘一笑,關於神符技一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哈哈,好吧,那倒也是。納新試煉中天才濟濟,青陽你真是該好好準備一下,到時候與笑笑也好有個照應!」夏東凌一臉瞭然的道,每個人或多或少有些小秘密,不該打探清楚的。還是打個哈哈便過去吧。

「恩,放心吧!夏兄,我會照顧好笑笑的!」青陽點頭鄭重道。

「好,那這些材料,三日之內必給你送到!」


……

獨立小院內。青陽正盤膝調整著自己的氣息,一番內視下來。半步通靈的修為讓他感到極為滿意。在仙靈界的三年來,可沒有白過,那種突飛性的進展也是讓得青陽的臉上有著濃濃無比的自信。

「三日後材料一到手,便是可以著手煉製神符,真是期待啊,這神符的威力。」青陽略作沉吟。自語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