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有些人啊!就是不懂得珍惜,吃著碗里的還盯著鍋里的。」

「唉。。。有些人啊!就是不懂得珍惜,吃著碗里的還盯著鍋里的。」

褶子山搖晃著他的摺扇一陣感嘆,迎來卻是天奇砸向他的鞋子。沒有防備,褶子山被砸蒙了,一臉鬱悶的望著天奇,摺扇一收,一點天奇。

「你狠。。。」

「褶子你坐一邊去,我來問問天奇。」

突然被程翀推了一下,撲通一聲,褶子山直接摔在地上,捂著疼痛的屁股,怒指著程翀,半天都沒憋出一個字來。

這下,劍芒、血刃他們捂著肚子大笑起來,一向冷漠的仇四海,嘴角也泛起了笑意。

「天奇,你說你喜歡我,你喜歡我哪裡?」

玉手托起俊俏攝魂美腮,撫媚雙瞳盯著天奇連續眨了好幾下,程翀這妖嬈笑容,讓劍芒他們看得差點沒噴血,這。。。這不是公然在勾引天奇嗎?

血刃坐了下來,很是鬱悶的說:「翀,你有點女人的矜持好不好,我血刃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那個女孩子在這種事上像你這樣的,正經一點,全身投入劇情,奇少,你的回答也要動情一點,我幫你們把折斷視頻錄下。」

「靠。。。血刃,你TMD錄下來拿去賣錢不分老子一半老子劈了你。」劍芒跳了出來。

你好晚婚 一聽這話,集體冒冷汗。

PS:感謝天下歸元打賞1888逐浪幣。今天爆發……有花花的幫忙投一下,月底了,留著就要浪費了。 「傻瓜,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我不會有事的。」周陽低聲說道。

山貓雖然看上去有些不解風情,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非常疼愛女人的男人,不管周陽會不會接受自己,他還是會在背後默默的守護著這個女人。

「我沒事,放心吧,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可以出院了。」山貓笑了笑,回答。

他總是這麼暖心,明明自己的身體很不舒服,卻還要硬撐著要過去看她,其實,這個男人也不錯。

可是當初自己怎麼就看上了那個顧忘呢?

周陽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想什麼呢你?」山貓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問道。

「啊?那個,沒什麼,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她趕忙說道。

「嗯?餛飩吧。」

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在聽到這個男人想吃餛飩的時候,周陽立馬跑出了病房。

這是怎麼了?有事?為什麼會這麼著急?看著女人離去的方向,山貓一臉的迷茫。

其實,山貓這個人真心不錯。

在自己最無聊的時候,是他陪伴著自己;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也是他在身邊一直安慰著自己,他確實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

只是可惜了,此時的自己已經無心感情,從現在開始,她要重新撿回以前的自信,她要開始重新建立一份真正屬於周家的事業。

「周陽呢?去哪裡了?」顧忘一邊走進來一邊問道。

「她去買餛飩了。」山貓淡淡的回答。

「你小子可以啊,繼續加油,以後啊,周陽還得需要你來照顧。」顧忘輕輕拍了拍他的胳膊大聲說道。

這話說的,聽著得多彆扭,人家已經拒絕了自己好嗎?她喜歡的是顧忘。

山貓心裡很清楚,顧忘在周陽的心裡有著不可替代的位置。

「大哥,你可別取笑我了,人家一直喜歡的人,就是你。」山貓回答,語氣里有一絲吃醋。

旁邊的顧忘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這個傢伙,難道現在還沒有感覺的出來,周陽那個女人對他的態度已經在慢慢轉變了嗎?

真是一個榆木腦袋,這麼明顯的跡象,他竟然沒有看出來。

「哎,我可是有老婆的男人,我這輩子啊,有一個趙以諾就已經足夠了。」顧忘緩緩回答。

他對趙以諾的愛從來就沒有變過,雖然有時候他們倆也會有脾氣,也會拌拌嘴,吵吵架,但是殊途同歸,他們的目的都只不過是想讓對方更好而已。

「對了,嫂子最近怎麼樣?前段時間我看她挺累的。」

「嗯,挺好的,放心吧,你還是好好關心一下自己吧,說不定啊,等你出院的那天,就是你舉辦婚禮的日子。」顧忘故意說道。

額,現在說這個話,也太早了點吧,人家周陽可是一直都沒有同意做自己的女朋友。

山貓的眼睛里,有些哀傷,到底還需要多久,她才會真正的看到自己對他的好?一年? 日本戰國走一遭 兩年?還是三年?

算了,不管多久,他願意等!

「來了,你的餛飩,來,趁熱吃吧。」突然,周陽直接闖了進來,大聲說道,看到顧忘也在有些尷尬,「額,顧忘?你怎麼來了?我就只買了一份,要不我再去給你買一份?」

「不用了,我不餓。」顧忘回答。

「嗯,我也覺得你不餓,上次拿著飯菜去你公司,你可是一點都沒有吃。」周陽故意說道。

這是個什麼女人?這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她怎麼還記得?都說女人喜歡記仇,這次顧忘算是真的領會到了。

這個女人不好惹啊!顧忘在心裡犯著嘀咕。

「怎麼了?上次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病床上的男人低聲問道。

「沒事,就是他和趙以諾秀了一下恩愛而已,來,都給你吃,不要給他。」說著周陽故意撇了顧忘一眼,滿眼嫌棄。

這個女人,也太小氣了吧?怎麼有時候還跟個孩子似的,這麼幼稚,還因為這種小事情生氣!

「哎,那你以後有事別來找我啊。」說著,顧忘就要離開病房。

周陽突然想起來以後發展事業還得需要他的幫忙,於是立馬跑到他面前,直接攔住他的去路,滿臉的尷尬,眼睛里透露出一股光亮。

「顧忘別啊,咱們倆不是朋友嗎?」她輕聲說著,臉頰微紅。

「嗯,是朋友,然後呢?你想說什麼?讓我請你吃飯?還是讓我投資你的公司?」

周陽聞言臉一紅,這個男人還真的蠻聰明,她還沒有說出來,他就已經猜到了。

其實顧忘早就已經想到了,只是他一直在等這個女人開口而已。

之前,周陽打算用父母留給自己的財產,來打造一份新的事業,但是僅憑那些資金肯定不夠,所以她一直想向親戚求助,希望他們能夠幫自己一把,可是她還沒有說出口,人家卻直接向她開口要錢……

所以她需要一個保障,如果後期她真的遇到困難了,她只能從顧忘這裡尋求幫助。

「顧總,您這是說的哪裡的話啊,當然是我邀請你吃飯啊。」周陽趕忙說道。

嗯,這次表現不錯,這個姑娘反應還算靈敏。

顧忘微微笑了一下。

「可以啊,想請我吃什麼?」

「您說了算。」

看著面前的兩個人,病床上的山貓只覺得心裡很是難受。

看他們有說有笑的模樣,周陽應該很開心吧。

是啊,也就只有和顧忘在一起的時候,她才會感到幸福吧,瞬間,他的表情有些落寞。

算了,只要她高興,自己也就滿足了。

「哎,山貓,我去和顧忘一起吃個飯,一會兒就回來,不用擔心啊,有事給我打電話,很快就回來!」

說著,周陽直接向山貓揮了揮手,離開。

去吧,你開心就好,山貓繼續吃著飯盒裡的餛飩,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沒了味道。

嗯,還是睡會吧。

他拉過被子,閉上了眼睛,像是在隔絕著外界的聲音。

「顧總,請問您想吃點什麼?」周陽故意問道。

「隨便!」

「好,那就吃隨便!」 這個深夜,天奇被劍芒和褶子山他們當成了某偶像劇的男主角,在兄弟幾個的狂歡中,拍了一部微電影。

兄弟們知道天奇與程翀的感情,兩人雖然經常的開玩笑,可他們彼此沒有愛情的。因為他們與程翀都有這樣的感覺。

褶子山分析了一下,得出一段話。

有種女孩讓你很喜歡,卻不忍動情。與那種女孩在一起時,會有種溫暖的感覺,那感覺並不出自激情的感動,而是來自於彼此心靈的了解。

跟那種女孩在一起時,你不會當你自己是個男生,你們只是聖潔的分享,彼此心中的感動和心靈的交會。當你發現她的心和你是如此貼近時,常會想給她個結實的擁抱,但當接觸的一瞬間,相視一笑,後知後覺,有些東西是比愛情更珍貴的。

這種女孩當戀人是種浪費,因為你害怕她做了你的戀人後,你必須每天守著電話等著她的聲音出現,你害怕你必須說些黏膩的話哄她,更加害怕現實的束縛,會限制住純潔的心。

這種女孩,你真的好喜歡,但你不動情;愛她,但遙遙的守護著她,喜歡她,卻不佔有她。這種感覺最神聖,既不用為情所困,為她的行為控制自己喜怒哀樂,又能享有心靈的交融。

有很多人都為交不到戀人所苦,但有戀人真的很好嗎?與其狂烈的追求,相戀如蜜,還不如交個好朋友,淡淡的,卻很甘美。

這就是天奇、褶子山、劍芒、血刃他們四人對程翀的感情。

而程翀呢,她也一樣,與天奇他們打鬧。她也經常這樣感嘆過。有一些異性,很令我動心,但不動情,怎麼說呢?因為他們給我的感覺像朋友,真正的朋友。

我可以和他們很坦誠的談論彼此的愛情觀、婚姻觀,以及種種的人生問題。在他們面前,我會忘記自己是女生,就不會撒嬌、嫉妒、耍心眼,我和他們各站在天平的兩端。

我們可以並肩作戰,戰場上叫彼此的後背交給對方;在車站揮揮手,各自去等自己的車,走自己的路。這種感覺好極了!我覺得自己很有尊嚴,人的尊嚴。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跟這種異性相處在一起,甚至比跟同類的女生相處來的愉快。女生的聚會,是黏稠稠的,像一鍋濃粥,溫暖在胸,但是吃多了會撐,一眨眼又餓,而且很多女生都為情所困,談來談去總是心有千千結,別人管也管不完。

跟這些異性相處,就像一同「溫一壺月光的酒」,是給彼此的心靈加養料,讓彼此潛在的才能發酵,揮發靈魂的芳香。

三年前認識天奇他們幾個之後,程翀很驚訝,因為他們不必從文字、故事的迷林披荊斬棘,就能一眼洞穿人生的奧秘,甚至開始為旁邊的同行者掌燈。就能一眼洞穿人生的奧秘,甚至開始為旁邊的同行者掌燈。能結交有智能、理想與熱情的朋友,是人一生莫大的幸福吧!

這些年,程翀已經領會到了。有些東西會比愛情恆久,更值得她去追求。與天奇他們幾個的默契,是屬於男女私情之外的。戀人或是丈夫,都是另一個封閉而完整的圓。對程翀的這個圓來說,可能是相交、相切或重疊,甚至根本在另一個空間,八竿子也打不著的。無論如何,在這個圓面前,還是要保持一個圓的形狀,把自己紮成一個花球,隨著愛情的頻率跳動。可在天奇他們面前、這些兄弟面前,她卻可以鬆開五花大綁,成為一條無限延長的直線,因為不用費心去畫一個圓,或是費心去和另一條直線相交叉,他們彼此知道、看得見、互相扶持、互相敬重。

也是因為這份情,程翀毫不猶豫率冥殿高手加入奇門。

黎明。濃霧籠罩山莊,視距不足五米!天空一片白色,完全遮掩山莊清晨美景。

天奇和程翀聊了一夜,見褶子山他們幾個全趴在石凳上睡覺,天奇也沒叫醒他們,只是小聲的對兩眼皮都快黏在一起的程翀說:「下午一點,你把七大星衣衛的首領叫來,我安排些事,你這邊也要儘快把我要的資料收集,我下午就要了。」

「好!」

舉步朝山莊後院的廚房走去,在經過前廳,見衛國那小子依舊跪在大門前一動不動,眼珠子盯著前方,天奇也懶得去理他。

廚房,林鑰欣、易冰藍、衛佳三女在這裡忙得不亦樂乎,時不時的傳出嬌笑聲!除了她們三女,辵也在這裡,只是這個女孩相對冰冷,所以只能看見她忙碌的身影,卻不曾聽她說一句話。

「我說後勤的姑娘們怎麼跑到這裡當廚娘了。」

回眸,見一身休閑裝的天奇扶著門框站立,帶著洋溢笑容打量她們,林鑰欣笑嘻嘻的跑上去,挽著天奇手臂,嬌嗔道:「好多年沒吃小叔叔你做的早餐了!」

「好,我做給你們吃。」挽起袖口,接過林鑰欣遞來的圍裙,剛繫上,一臉疑惑的衛佳走上來。「小叔叔,你會做飯啊?」

「佳佳你是不知道,我小叔叔什麼都會,只是他平時沒時間。」林鑰欣急忙解釋。

天奇聳聳肩。「你們也別忙活了,辵,你也別忙了,給我打下手!」

四個姑娘,還是美若天仙的姑娘給天奇這個看起來像個鄉巴佬的小子打下手,這要是被外面不知道身份的人看見,估計得把天奇暴打一頓。

天奇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手腳麻利的和面,擀麵,嘴裡還哼著小曲,時不時唱兩句,惹得廚房一陣歡聲笑語,林鑰欣她們雖然驚訝天奇消除記憶后的轉變,但也不會在意,跟著天奇唱起來。

「鑰欣,八分火候。。。十分鐘后三分火。」

「冰藍,這些調料是有順序的。」

「衛佳,你這個不行,再加點水。」

「辵,你小心點,別燙著了。」

天奇一邊忙著,一邊指揮!這一幕落在辵的眼中,要不是親眼所見,她絕不會相信高高在上的奇門天尊會這般隨和,還關心著她們每一個女孩。聽到廚房歡笑聲的護衛,也過來了!

站在門前,看見他們的奇少竟然會做這些,兄弟們一個個驚訝無比。

「耶魯吶你們傻站著幹什麼,快去般桌椅,把碗筷都拿出來,等一下讓你們品嘗兄弟我的拿手面。」

燕雲十八騎的兄弟平時雖然不怎麼現身,可他們一直都暗中保護著天奇,即便是在山莊,他們離天奇也是最近的。

「衛佳,去把你母親扶出來,大家一起!」

「好的小叔叔。」

廚房外面有一個近百平米的小院,燕雲十八騎帶著部分護衛兄弟忙著把桌椅擺好,隨後趕來的其他兄弟,望著他們的天尊系著圍裙用一個大盤子端面出來給兄弟們吃,兄弟們的視線模糊了。

這個時候,兄弟們感覺自己不是屬下,而是一家人,在這個大家庭中,天尊雖是他們的主人,可天尊並沒有把他們當下人看待。

被扶到這裡的衛強母親,聽到很多人笑著打鬧,她詢問女兒一番后,也感動了。

天奇親自端著一碗面到失明的夫人面前,兄弟們都將目光投來,天奇說:「大娘,您先來,嘗嘗我的手藝。」

「林少爺,這怎麼能行,我一個瞎子不但幫不上你們的忙,還拖累你們,怎麼能先吃呢?」

「大娘您是衛強的母親,衛強是我們的兄弟!奇門兄弟親如一家,兄弟的母親也是我們的長輩,如今在奇門,就大娘你一人輩分最高,所以這碗面必須您先。」

這番話落在兄弟們耳中,每個人的心頭都是酸酸的!奇門天尊,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兄弟們由衷佩服,天尊都能把兄弟們的母親當成長輩,他們相信也能把他們的父母看成自己的。

「大娘您別辜負奇少的一片心意,衛強也是我們的兄弟。」

「是啊,大娘,您別客氣了。」 「周陽,你不覺得山貓是一個很可靠的男人嗎?」顧忘突然說道。

嗯,確實很可靠,周陽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倘若他們兩個能在一起,那可真是皆大歡喜了。

顧忘突然有些期待。

「來吧,顧總,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麼一個叫「隨便」的店的,今天,必須吃好喝好。」周陽大聲吆喝著。

這個女人,想不到還有這麼豪邁的一面。

「說吧,是不是心裡有事?」顧忘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問道。

「我想重整旗鼓,繼續發展周家的事業,當然,不是以前的產業。」周陽回答。

嗯,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個能讓周家再次回歸商場的契機。

「然後呢?」顧忘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