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也,此到底怎得如是耶?」

「啊也,此到底怎得如是耶?」

其亦是不停息運施其法能,想一想以其三度大神之能,破解此陣本毫無疑問。然此時已然強弩之末也,卻然仍無可奈何!

「百無忌道兄,此地原先並非是如此,如今怎得有這般強大之法陣?」

「誰曉得?便是吾之師尊亦是無有何記載也!」

那不足其時悄然躺地上呼呼大睡,據此似乎渾然無知!

「我說海龍王大駕,汝何不令此修相助耶?」

「啊也,此修遭吾封禁了丹田神界,哪裡能夠相助也?」

「難道不能解開么?」

「然……亦唯有如此也。」

那海龍王嘆息一聲,對了不足大聲道:

「兀那斯,過來此地。」

「是!龍王大人。」

那不足磨磨蹭蹭行過來道:

「不知龍王何事喚我?」

「吾意欲解開汝之丹田神界封禁。汝卻相助吾二人破陣。否則汝此時便去死吧!」

那海龍王惡狠狠道。

「啊也,汝,大能也,尚無能解開此間大陣。某家小修哪裡有此能?」

「呸。何人指望汝破陣耶?不過乃是相助爾!」

「如此倒可以一試!」

那不足假意皺眉道。於是不足亦是坐地待其海龍王解開丹田封禁。自家便緩緩將法能注入海龍王之大陣中,相助海龍王破陣。然隨了不足法能注入,那禁忌大陣雖然略略有鬆動。然其似乎更其強大之反彈亦使那海龍王與百無忌耗去更多法能。差不多是彼二修渾體法能枯竭之時候,那禁忌大陣突兀破開,此一下宛若狠命里一拳擊在空處,那百無忌與海龍王二修受自家法能反噬,盡皆口吐鮮血,頹然坐地。便是不足亦是咬破舌尖,吐出半口鮮血!

「啊也,大陣終是破開也!海龍王,汝果然大能!小可佩服!」

那不足滿臉感佩模樣,恨得海龍王惡狠狠一聲哼,不再言論其他。那百無忌卻乎冷冰冰觀視不足道:

「汝似乎尚有餘力也!」

「是!某總是如此,凡事留有餘地呢!」

那不足興高采烈道。

「哼!」

那百無忌亦是惡狠狠一聲,轉回頭不語。不足傻呵呵笑道:

「二位,怎得不入去內中耶?」

言罷亦不管二修是否恢復法能,只是一步便入去那洞開之一道黝黯之空間波紋正中,倏忽不見。

蜜制新妻 哼,爾等想要恢復法能!休想!」

那不足自言自語道,然突然便驚得目瞪口呆。

「啊也,彼惡賊居然入去內中耶!」

百無忌與那海龍王二修無奈何,唯有強自提起一口氣力,隨即踏入那門戶中。不一時,此地之法陣等物事緩緩兒消亡,那黝黯之門戶亦是不見,唯余海底漆黑黝黯之山岩靜伏。

且說那二修入去內中,觀視不足傻呵呵環視自家四圍萬條通道蜿蜒遠去,驚得長大了嘴巴,不知閉合,忽然得意大笑:

「小子,讓汝長長見識!此地萬條通道,唯有一條乃是正途,余者盡皆死路,入去修眾無有可以活著行出者也。」

「啊也,此地何人所布陣,當真變態!」

那不足收斂了驚懼模樣,大聲咒罵道。

「乃是一位聖人尚在主神之大位時,布置而成者也。」

那海龍王觀視得不足氣急敗壞之模樣大為受用,隨即笑眯眯答道。

「喂,百無忌師兄,汝……」

「住口!誰是汝之師兄?」

「啊也,便是一客氣之話語爾,怎得便當真呢?」

「哦?哈哈哈……」

那海龍王觀視得百無忌吃癟得意大笑。

「海龍王道兄,此地可如何覓得正確路途?」

「乃是……咦?汝怎得敢稱呼本尊道兄?」

「啊也也,似乎汝二位將某當做死物一般!某亦是一度神修,怎得就不能這般稱呼爾等?」

那不足似乎很是氣惱,轉過頭去不再語。

「龍王道兄,覓得此地法門在汝手中,何不就此動作呢!」

百無忌開口道。

「不錯!然若可以順利往去,不知內中重寶如何分成?」

那龍王忽然狡黠而笑道。

「吾二人自然對半!除卻吾家聖圖,難道龍王還有何好方法直入險境破陣而得手么?」

百無忌冷笑道。

「呃?……這個……」

海龍王一愣,嘟囔道。

「喂,等一等,何哉汝二人分成,無有某家之事?」

不足其時忽然開言大聲呵斥道。

「汝?呵呵呵,等入去內中,有餘物,自然可以分了幾件與汝。」

那百無忌笑道。

「便是連一成都無?」

不足驚怒道。

「何一成?若是汝可以將吾二人殺死,十成便全是由汝一人分得可也!」

那海龍王大笑道。

「呃?」


那不足氣得一時氣結,怒沖沖不再言。

然聞得此語,那百無忌卻然與海龍王相互對視一眼,俱各心中所思唯自家知也。

「海龍王道兄,尋覓正途吧!」

百無忌笑吟吟道。

「好!」

那海龍王甩手翻出一個法袋,將手一揚,內中飛出低階人修仙家數萬餘,觀諸海龍王在此間,俱各驚嚇地飛也似遁逃入那萬道通道中而去了,有走得慢者,遭那海龍王一口吞入腹中數十修。

大約三日,那海龍王一邊注視手中靈魂法盤,一邊不停往通道中大聲嘶吼。便是此一時,忽然那海龍王起立道:

「便是這邊,此通道乃是唯一正途也。」

言罷,起身飛身而入。百無忌亦是飛身遁入,不過其入去時,飛起一腳先將不足送入。(未完待續。。) 且說那不足骨碌碌若圓石順坡,一路慘呼下跌,直至撞在那一顆巨大化樹上,暈死過去乃罷。然其耳中那百無忌與海龍王二修之話語卻乎然在響徹:

「百無忌,汝便是有聖圖在手,老夫才應下汝隨行,此時汝不以此叩開此大樹上機關,吾等如何入去內中神壇得手耶?」

「話是這般說,然對半分成似乎不妥!龍王道兄入此地中尋覓破解之法門數萬載,可得手耶?故對半果然不妥!」

「哼,人族貪婪,此言得之!最多由得汝先挑寶物,餘外此人族小子入此間之所獲盡數歸汝,如何?」

而後似乎彼等談妥,再無餘音。

半日後那百無忌笑眯眯行過來對了不足道:

「小子,留汝一命乃是吾等有用到汝處。汝居然異想天開欲寶物分成!當真是不知者無懼也。」

「啊喲!啊喲!百無忌,吾二人無冤無仇,汝怎得這般時時處處與某家作對?」



「呃?啊也,蠢驢!」

那百無忌言罷直行而去,尾隨了海龍王,往內中遁行。

不足緩緩兒爬起,拍打拍打身上塵土,而後微微然一笑,亦是亦步亦趨往內中而行。

「百無忌,那廝是否跟來?」

「既然前有魚腥,試問那隻貓不來?」


「嗯?哈哈哈,有理!」

且說不足入去此中密地雖然不知彼等所謂重寶何物,然亦是明白彼等意欲拿自家祭祀。便悄然布置若干大陣於道途上。然因不明此密地之虛實,亦是不敢造次。故其大陣盡皆法能不甚強大,不過可以稍稍相阻大能爾。便是這般一路或布陣,或者便是採摘神丹之所需君臣良藥。 你是我的絕色老公 ,卻乎不少。甚或有幾味藥草乃是外間所罕有者也。

「啊也,彼等一心在重寶上,居然連沿路之神葯不顧,那重寶什麼東西,這般吸引力?」

不足在收穫一味罕見藥草后感慨自語道。

「我說百無忌。那廝怎得如此時候還是無有隨來?」

「呵呵呵。海龍王道友,汝不見那沿途之靈藥么?一一收取,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到呢?」

「哦!」

此二人復等得三日,忽然遠遠處一修低首來來往往尋覓。大約是採摘得一株藥草。其喜滋滋將其攝入法袋。貼身收好,復將自家法袋緊緊兒摁一摁。

「哈哈哈……百無忌道友於人性果然知之甚深!」

那海龍王觀此大笑道。便是百無忌此時已是對那不足之懷疑變得淡淡若煙塵也。等得不足行至近前,那海龍王不等不足張口說話。便先開口道:

「小子,再往前危險大增,汝不可隨意出去採摘藥草,以免失了性命!汝可曉得?」

「是,明白! 軍婚也浪漫 。」

「哼!」

那海龍王言罷,不等不足話語幾多,揚長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