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妖潮!」

「啊!妖潮!」

李維新頓時渾身劇震,他馬上就沖了出去。口中叫道:「諸位少俠,還請幫我擊退妖潮!」

妖潮的到來,打斷了祝雲飛和鹿羽的較量。

聖曜學院和蒼靈學院的人紛紛沖了出去。

出了城主府,登上了城牆,發現遠處的雲起山脈中已是轟隆陣陣,一大片一大片的巨獸正從裡面奔出來,大概有數百隻。

這些巨獸長相奇特,乃是一隻獅子的體形,但是卻堪比是十隻大象的大小。渾身長滿著紅棕色的髮絲,毛皮也都是赤紅色的,就像是穿著一件精光的鎧甲。

走動起來有如小山在移動,這數百隻的狂暴巨獅一起奔動,在地面上形成著隆隆的聲響,聲勢十分的恐怖。

那血盆大口張開,裡面赫然點燃著旺盛的火焰。狂暴巨獅的攻擊,必然是火屬性的力量。每一隻狂暴巨獅都有著下乘化靈境的氣息。

這幾百隻的狂暴巨獅組合在一起,乃是一股十分洶湧的力量。

隆隆!隆隆!

黑壓壓的一片狂暴巨獅衝來,雖然還在遠處沒有到來,卻已經造成了明心城這邊的地面震顫。那妖潮的恐怖氣息席捲天地,鋪天蓋地的衝擊過來,使得眾人的內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

「啊!狂暴巨獅!」

城牆這邊,眾人驚聲叫道,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恐懼的神色。不管是城主府的兵士,還是城內組織起來的武者。

「又一波妖潮來了!」

「昨天才來了一波妖潮,今天怎麼又來了!」

「大家發現沒有,這些日子來,從雲起山脈中衝出來的狂暴巨獅的數量不斷在增加,並且出現的頻率也越來越快了。先前不過是隔三差五的出現幾十隻的狂暴巨獅,而如今接連每天都出現著妖潮!」

人群中響起著一片片的議論,眾人對於狂暴巨獅的出現,顯現中一種恐慌的態度。

明心城雖然位於邊界,但多年來一直平靜祥和,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眾人都透出深深的擔憂。

按照這樣發展下去,豈不是說後面還會出現更多的狂暴巨獅?

目前狂暴巨獅已經夠多了,他們的明心城真的經不起幾次妖潮衝擊。

城牆上,李維新緊緊的一咬牙,說道:「也真是奇怪,以前雲起山脈平靜得很,只是偶爾聽得一些妖獸的吼叫聲,可從來沒有見到什麼恐怖的妖獸出來啊。最近怎地老是有頻繁的狂暴巨獅出現。」

西門文光說道:「李城主你都不知道,那我們就更不知道了。」

鹿羽卻是深深的說道:「事出尋常必然有妖,所有不合常理的事情,必然都能究尋到源頭。」

寧一凡說道:「什麼狗屁道理,先想辦法抵禦妖潮才是正道。」

另一邊,祝雲飛和石蘭馨卻已是跳下了城牆,直接沖向了狂暴巨獅的人群中。

「祝公子和石小姐下去阻擋妖潮了!」

一看到這景象,城牆上眾人頓時士氣大振。

他們的眼神中湧現出一股希望。

在昨天,本來他們明心城都要被妖潮給夷為平地了,正是祝雲飛和石蘭馨的出現,打退了妖潮,才讓他們明心城解圍。

雖然說祝雲飛和石蘭馨在城裡顯得傲慢無禮,但是實力卻是真的強。

這一次有著祝雲飛和石蘭馨再度出手,他們明心城肯定也可以再次防禦住妖潮。

眾人的內心都安定了許多。

在城下那片平原中,祝雲飛和石蘭馨已是和妖潮接觸上了。

他們紛紛祭出了自己的靈器長劍,每一柄靈器長劍上赫然都鑲嵌著四顆力量寶石,當真是威勢強盛。

兩人馬上雙劍合璧,組成了一個兩人劍陣。也不知道是施展聖曜學院的什麼功法,兩人的配合十分的完美。

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風火輪,最先接觸的那幾隻狂暴巨獅被打的連連後退。

「吼!」

狂暴巨獅紛紛衝過來,它們的血盆大嘴中噴出著火球,但是這些火球都被祝雲飛和石蘭馨的兩人劍陣給蕩平了。

嘩!嘩!

兩人劍陣勢如破竹,繼續衝擊,幾個來回之下,總共幾十隻的狂暴巨獅都負傷在地。

不過狂暴巨獅的皮肉非常的堅硬,就算是中了幾劍,都還能支撐下去,並不會死亡,還有機會起身再戰。

祝雲飛和石蘭馨的兩人劍陣在對陣幾十隻的狂暴巨獅時還能佔據優勢,但要是深入到妖潮裡面,同時面對上上百隻的狂暴巨獅的話,那就有很大的壓力了。

所以說,祝雲飛和石蘭馨也不能真的硬憾妖潮,他們盡量不太深入到妖潮裡面,而是從旁衝擊,迂迴來戰。

總的來說,他們非常靈活,可以反覆來衝擊狂暴巨獅。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或許可以擊退妖潮,但是所花的時間肯定也是非常長的。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我們也下去!」

蒼靈學院的五人也紛紛躍下了城牆,從另外一邊沖向了妖潮。

這使得場面的氣氛推向了更高峰。

「是蒼靈學院來的少俠們!」

「蒼靈學院的少俠們也去抵禦妖潮了!這下我們完全不用怕妖潮了!」

眾人感應著蒼靈學院五人的氣息,雖然覺得比之祝雲飛和石蘭馨的差點,但是好歹也有一個寧一凡氣息還行。總歸是一股不錯的戰鬥力。

寧一凡出於要在眾人眼前表現自己的目的,可謂是一馬當先,沖的比誰都快。

他的靈器祭出,也是一柄四顆力量寶石的長劍。他當先和五隻狂暴巨獅對上了,打的是有板有眼。

這邊,有一隻狂暴巨獅也沖向了鹿羽。

可能眾妖獸都有些看不起鹿羽這個唯一的下乘化靈境的人,是以只是分出了一隻狂暴巨獅來對付鹿羽。

其實城牆上的人,也都暗自為鹿羽捏了一把冷汗。

似鹿羽區區下乘化靈境,不老老實實的在城牆上待著,反而跟著一起沖入到妖潮中,在他們看來實在是太危險了。一個不好可是要掉性命的。

但是鹿羽接下來的出招,卻將他們給震驚住了。 「龍象生天!」

鹿羽直接激發出煉體功法,掀著一道龍象虛影,對著前面的狂暴巨獅就是狠狠的砸過去。

轟!

一招就將狂暴巨獅給轟得倒飛出去。

城牆上的圍觀人群頓時就嘩然了,因為狂暴巨獅的身形很是巨大,就算是祝雲飛和石蘭馨那樣的高手,也做不到將狂暴巨獅給直接轟得倒飛出去的。

而鹿羽卻做到了!

由此可見,鹿羽那砸出去的金光巨影,有多麼的強悍!

並且鹿羽是一招制敵!

鹿羽和狂暴巨獅一樣,都是下乘化靈境,卻沒想到鹿羽比之狂暴巨獅強上這麼多。

一招砸過去,狂暴巨獅連一招都扛不下!

「蒼靈學院的這鹿羽公子好生的兇悍!」

眾人開始重新認識到鹿羽的厲害。

「殺!」

西門文光、汪玉堂、沐詩雨也紛紛展現出了自己的殺招,一時間是劍氣縱橫。

三人可都擁有著超凡的實力,其中西門文光和汪玉堂雖然比不上寧一凡的上乘化靈境巔峰之境,卻也是正常的上乘化靈境,那靈力充分的催動出來,劍芒頓時凌厲兇狠。

沐詩雨在吸收了大量的小靈晶之後,也處在了中乘化靈境的巔峰狀態,實力比之西門文光和汪玉堂差不了多少。她有如是一隻飛燕,在戰場中縱躍起舞,每一劍斬落下去,必然是有狂暴巨獅倒下。

轟!轟!轟!

在聖曜學院和蒼靈學院兩方共七大高手的攻擊下,妖潮頓時得到了遏制。

都不用李維新帶領著兵士去相助了,七大高手便將妖潮阻止在了城門之外。

七人不僅實力高強,而且出手靈活,他們在和妖潮的對抗中已是越來越得心應手。

按照這種趨勢下去,他們將妖潮驅散乃是遲早的事情。

「我們明心城又保住了!」

城牆上的人已可以提前慶祝這一場的勝利了。

但是在戰場中,鹿羽卻表現出了不一樣的擔憂。

「這些狂暴巨獅有些古怪。」

鹿羽皺了皺眉,他敏銳的發現,狂暴巨獅雖然兇猛,動作卻有些遲鈍,似乎腦袋有些轉不來。尤其是眼神看似兇狠,實則有些獃滯。

這分明是心智受到了什麼壓制的反應!甚至可能是受到了什麼詛咒!

鹿羽細細感應的話,也能感應到一種壓抑的氣息,正從山脈的深處傳盪出來。

「魔氣!」

鹿羽的口中緩緩的吐出這兩個字。

這時不用召喚出星羅天盤來感應,他也可以確定一個事情。

有魔靈族人,就在雲起山脈中!

狂暴巨獅的湧出,很有可能就是受到魔靈族人的影響!妖潮的形成,應該就是因為魔靈族人!

魔靈族人在山脈深處到底在做什麼?

轟!

鹿羽用一招斗字訣,又轟飛了一隻狂暴巨獅,然後忽然沖向了雲起山脈。

避開了狂暴巨獅,只為快些進入到雲起山脈。

寧一凡看到鹿羽奔向山脈,當即喝道:「鹿羽貪生怕死,逃離戰場,等他出來我定要好好懲罰他!」

但是他這話剛說完,沐詩雨馬上也跟著奔向了雲起山脈。

「鹿羽!等等我!」

沐詩雨追隨鹿羽行動,已完全是一種出於本能的行為。

對於鹿羽,她只有最深的信賴。

她知道,鹿羽忽然沖入到山脈中,肯定有著自己的道理。

當進入到雲起山脈中,鹿羽馬上召喚出了星羅天盤。

星羅天盤就在鹿羽的手掌托著,經由靈力的催動,頓時顯現出迷離的光輝。

七星北斗,映照當空。

「星羅天盤!」

沐詩雨脫口驚呼,對於星羅天盤她倒是不陌生了。

根據鹿羽告訴她的,她知道這星羅天盤好像是鹿羽以前埋在蒼靈天峰的靈泉旁邊,然後前不久被鹿羽取出來。

這星羅天盤據鹿羽說能感應到魔靈族人,只是這事情聽起來實在太玄乎了。

「給我開!」

隨著鹿羽的持續催動,羅盤已經轉動起來,最後指針指向一個方位。

「魔靈族人就在那裡!」

鹿羽根據星羅天盤的指向,馬上朝著那邊衝去。

「這世上還真的有魔族!」

沐詩雨感到太不可思議了,她半信半疑的追趕上去。

朝著那個方向不斷的奔進,鹿羽感到氣息越發的濃厚,魔氣竟成磅礴之態。

不僅是魔氣,還有一股其他的氣息。這股氣息相比魔氣而言,可就兇猛得多了。

「沐師姐,小心了。」

鹿羽率先屏住了呼吸,他的內心湧現出一股不安。

從這氣息來辨別的話,他覺得這個魔靈族人的實力非常強,只怕不是自己目前所能對付的。

與此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輪迴聖玉十分的發燙。

分明是輪迴聖玉有所感應!

以前輪迴聖玉也這般發燙過,輪迴聖玉只有感應到一個東西的時候才會這樣。

殺戮聖玉!

鹿羽當即渾身劇震。

又感應到殺戮聖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