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老四,趕緊過來,我們老大要見你。速來,這可是你飛黃騰達的好機會。」陳志飛在電話那頭激動的喊道。

「喂,老四,趕緊過來,我們老大要見你。速來,這可是你飛黃騰達的好機會。」陳志飛在電話那頭激動的喊道。

掛斷電話,江寒叮囑了祁雲偉幾句后,開車前往青龍幫的大本營。

。 西里爾深吸一口氣,雖然埃勒金叢林的精靈屬於克萊瑞精靈會為他增加一些麻煩,但事到如今,也沒有刻意退縮的選項了。

他必須抓緊時間——歷史上吉恩·奧康納男爵化解這次事件的危機差不多就在這個時間段,以目前的局勢來看,吉恩男爵沒有與精靈達成和解的可能。

那顯然,吉恩是通過另外一種方式,強行去解決了這一次的事件——一種無視了精靈的封鎖,或者突破了精靈的封鎖,單純靠自身力量的破了局。

當然也存在吉恩的事迹是偽造的可能,但此處西里爾並不打算做這種考慮。他在想,如果以吉恩的實力——吉恩至少也是個正規職業者的戰鬥力,再結合上西利基、耶夫溫德和索米三城統合起來的高端戰力,倒確實有完成這一壯舉的可能。

只不過損傷慘重是一定的,只是後人並沒有記住死在那一次事件中的人,而單純記住了為首的吉恩男爵而已。

「就算是克萊瑞精靈,也必須得見一見。」西里爾果斷道,「再說了,埃勒金叢林的自然生物我今後也是必須要打好關係的,遲早要見他們。」

米莎對西里爾的決定卻沒有絲毫的意外,她點頭道:「既然如此,同族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從西利基到無論耶夫溫德還是索米,都需要半天左右的時間,可以的話就趁現在吧。」西里爾下了決定。

雖然這樣一來行程又顯得匆匆忙忙,但有這麼大一個隱患在,西里爾就算能躺在伯爵府那柔軟的大床上,也沒有享受的心情。

更何況他來此處本就不是為了享受來的,在拉羅謝爾每況日下的壓迫下,他的每一天都非常寶貴。在解決事件后,他還得迅速地整合三城,開拓西利基附近的資源,將這裏打造成自己的大本營才行。

在那之後,他才能好好開始生產、爆兵,為下一步計劃做準備。

去埃勒金叢林的人不宜過多,卡羅琳和奈若拉肯定不會帶上,而考慮到精靈和矮人總是會存在的固有矛盾屬性,克蘭也得被留在這裏,最後剩下的戰力則是艾莉娜和羅德·謝爾蓋。

但從戰鬥力而言,羅德在進攻端的能力上又是要遜色於艾莉娜的——這位維斯孔蒂家的繼承人在努力研習了一段時間的劍術后,實力突飛猛進,居然已經能夠使用出「冰霜十字斬」這樣的劍技,在那座村落面對一群刁民時的表現讓西里爾都有些側目。

而羅德的身份與較為穩重的性格,也確實更適合留在此處與西利基的人對接,因此西里爾決定帶上艾莉娜。

西里爾剛剛叫上艾莉娜和米莎,讓她們準備行裝。他站在二樓的走廊上,卻看到一道身影急匆匆地奔進了酒館。

是阿茨克·安傑斯。

西里爾向這位年輕的講師招了招手,一躍從欄桿翻下一樓,穩穩落地。他已經換上了一身準備出行的行裝,斗篷的兜帽遮住了精靈的耳朵,讓阿茨克愣了一下,隨即後者開口道:

「伯爵大人,您這是要……」

「用我這傻傻的長耳朵,去換取精靈們的證據。」西里爾向他眨了眨眼,語氣中充滿調侃的意味。

「哎,男爵大人他也不是故意的……」阿茨克知道西里爾是在拿會議室里的事揶揄他,苦笑道,「我來是想告訴您,男爵他和耶夫溫德的一群人達成了協議。」

「協議?」

「準確的說,是完成了一次雇傭,他請來了幾名高手,準備進入埃勒金叢林,靠自己解開這次的困境。」

西里爾心下瞭然,吉恩·奧康納的做法確實與他的猜想一樣。

這也確實是一種極其有魄力的選擇——畢竟不是誰都能在直面黑森林的恐懼的情況下,還敢向森林前進的。

「我猜到他會如此。」西里爾淡淡地回答道。

「您猜到了?」阿茨克挑了挑眉,但隨即是釋然的語氣:「也是,畢竟根據我們的情報,剩下的破局之法也僅剩下如此。」

但他隨即看到半精靈少年那瞟向他的眼神,平淡而深邃,那雙蒼翠綠意的眼眸讓他一瞬間險些陷入其中,就像是落葉的旋渦被一股狂風卷向他,將他包裹入其間。

他連忙將自己從那眼神中掙脫,卻聽到半精靈少年輕聲發問道:

「所以呢?」

「所以?」

「所以你跑過來告訴我他的動向,為的是什麼呢?」

阿茨克愣住了,他看向半精靈少年,微微張口,正躊躇著該怎麼解釋,卻見面前的少年忽然洒然一笑,站起身,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

「開個玩笑,多謝你的好意,麻煩你了。」

西里爾微微一頓,繼續說道:「下次再見,應該不需要勞煩你特意跑過來,而是在辦事大廳里就可以討論完事情,我想是這樣的,你覺得呢?」

他又在阿茨克的肩上拍了兩下,緊接着向著酒館的大門走去。

在他的身後,戴着兜帽、穿着長袍的米莎小姐與一身緊身的軟甲,如近衛一般的艾莉娜正從樓梯上走下,二人不約而同地瞥了一眼坐在桌邊發愣的阿茨克,而後緊跟着西里爾,走出了酒館。

只留下阿茨克坐在桌邊,一口氣憋了許久,直到那陣腳步聲遠去,馬蹄聲響起,他才將這一口氣緩緩吐出。

阿茨克的胸口貼在桌邊,此時那劇烈的心臟跳動讓胸腔都似乎與桌邊撞擊著。他伸手一摸後頸,不知不覺間,那裏連着後背,居然已經全都是汗——

當然不是因為這一男二女那頂尖的樣貌而出汗,他姑且也是索爾科南出身的科班生,見過的美麗的貴族小姐數不勝數。

完全是那為首的少年帶來的「壓迫」——或許是這個原因,又或許是因為他自身立場的搖擺導致的「心虛」。

他深吸一口氣,這位年輕的伯爵大人話裏有話,一根棍子懸在他的腦袋上卻沒有敲下來,只是提醒了他一下,他的立場並不堅定,至少在會議室里,他沒有果斷地站在新的伯爵的身邊——雖然這確實情有可原,而西里爾也接受這一點,並不急於一時。

但這個問題,卻是被拋到了阿茨克·安傑斯的面前。

是繼續輔助男爵,還是選擇這位伯爵? 眾人噤若寒蟬,連聲應是,心中卻是對這個平素里笑眯眯的二姑娘有了全新的認識,以往那些仗著岳崇南和冷氏心善總是故意偷懶的下人們也全都收了心思,再不敢造次。

岳珠兒連著兩日都未見蓮兒不禁大發脾氣,不想當晚下了一場大雨,埋在岳珠兒院子里的蓮兒屍體被沖了出來,被雨水沖得發白的屍體早就被那些蟲子啃得千瘡百孔,原來那母蟲竟然在蓮兒身體里下了卵。

岳珠兒嚇得花容失色,連忙讓下人一把大火將屍體燒了乾淨,卻仍然疑心屋子裡有軟骨蟲,嚇得徹夜不眠,以至於憔悴不已。

雖然這件事岳珠兒自始至終都沒有出面,但是有心人自然想通了其中的彎彎繞繞,岳珠兒讓自己的丫頭暗中毒害叔母的消息很快在京城中不脛而走。

自從中毒事件后,千帆便每日都會去冷氏院子里檢查,並將春兒和秋兒留在了母親身邊,她並不覺得秦祥能有機會去對父親下手,因為畢竟父親平日都在軍營,那種地方一般人也很難接近。

這一日千帆剛從母親院子里出來走到花園裡,恰巧碰到來尋岳珠兒卻被拒之門外的秦祥。

「二妹妹,別來無恙。」秦祥本來因為岳珠兒的避而不見臉色陰沉,這會看到千帆卻立刻揚起笑容道:「不知道表哥送給妹妹的禮物,妹妹可還喜歡?」

「表哥,聽說你對姐姐身邊的丫頭蓮兒很有興趣,時常來尋她聊天,只不過前幾日那丫頭竟然被蟲子吃掉了,表哥還是小心些,萬一不小心跟那丫頭有過接觸被傳染,到時候英年早逝豈不是太可惜了?」

「二妹妹,區區一個賤婢,若是妹妹喜歡錶哥可以再送好些個給你,只不過就怕妹妹不敢收呢。」秦祥聽到千帆的話,神色不變笑眯眯地開口。

「表哥,帆兒這個人素來喜歡直來直去,但是你萬不該將心思動到我母親身上去,所以這一次帆兒不想只要你的命了,」千帆的嘴角勾起一絲詭秘的笑容輕聲說道:「聽聞皇上今年有意讓官員攜同子女一同去秋獵,到時候表哥可要好好把握住機會,若是殺不了我,那你和秦家可就危險了。」

「岳千帆!」秦祥看到她那黝黑深邃的眸中透出的寒光,不知為何竟然有些膽寒,穩了穩心神才開口:「你究竟為什麼要針對秦家?」

為什麼?前世她那些忠心耿耿的將士是被誰屠殺?是秦家和陳家!她被關入慎刑司的時候,那些將士私下商議要將她救出,沒想到卻出了叛徒。

秦家和陳家合謀以她為誘餌,設計將那些在戰場上英勇殺敵的將士們像追捕獵物一樣圍殺,她無法忘記那些將士臉上的痛苦與悲愴,無法忘記那些劊子手臉上肆意的狂笑,而這一切都只能用秦家的血來償還!

「秦祥,咱們秋獵上見!」她看了秦祥一眼,緩緩地與他擦肩而過,有些事早已經註定,就像她必須將秦家抹去!

而秦祥被她突如其來的恨意驚住了,那是什麼樣的血海深仇才能有那樣的目光?秦祥低頭思忖,如果岳千帆如此恨他們,那麼他就一定要除掉她!否則此人將成為秦家大患!

一連過了五日,納蘭珉皓才出現在千帆房裡,進了屋子便端起千帆面前的茶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長舒口氣才說道:「我聽說那岳珠兒被你嚇得魂不守舍,秦二公子來了幾次她都沒見,想來肯定能安分了。」

「那可未必,看似平靜就意味著有人在策劃著更大的陰謀。」千帆也不理會他,翻開一頁書淡淡的回道。

納蘭敏皓卻將她的書抽走,手長腳長地將她攬入懷裡,說道:「秋獵很快就要到了,我得了消息,秦祥私下裡去過八皇子府,我想他們也許現在這次狩獵上對你動手,你切記要萬事小心。」

「說起秋獵,我倒是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千帆想起前世六皇子曾在這次狩獵時策劃刺殺皇上的事,連忙看著納蘭珉皓道:「這次隨行的禁衛軍可有你的人?」

「自然有。」納蘭珉皓點點頭,又得意地笑道:「我可是俊美聰明的納蘭世子,區區禁衛軍,怎麼可能沒有人效忠?」

「是,你最厲害。」千帆看他得意的樣子不禁笑道:「我那日做了個夢,夢到狩獵時六皇子拿著劍去刺皇上,你多派些人盯著六皇子。」

「你不覺得你有些大驚小怪了嗎?」納蘭珉皓笑著點點她的鼻子,但是看到千帆面色凝重,知道她定然是認真的,便收起玩笑的心思說道:「這件事我會想著去安排,但是到了秋獵我便是那個一無是處的世子,你萬事一定要小心,那個岳珠兒既然老是給你添堵,不如直接殺掉算了。」

「不要,我自己來。「千帆淡淡地開口,望著燭火出神,心中卻是輕笑道:「岳珠兒,你不是覺得你的背後還有秦家嗎?你就好好看著吧,看著我將你身邊的依仗一一除掉,就像前世你對我那般,等你求助無援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也好,免得你無聊。」納蘭珉皓笑眯眯地開口,「這場狩獵看來很有趣啊,究竟誰是獵人,誰是獵物,等到那時自然就見分曉。」

轉眼沒多久便到了皇家秋獵的日子,狩獵的地方在北皇場,地勢複雜,但是獵物很多。每逢這個時候,所有的功勛子弟大臣都會參加,對於官家子弟來說更是一場展示自己身手的大好機會,因此每次都是十分熱鬧。

千帆剛下了馬車,衛琳曦就歡快地跑到她身邊來,岳珠兒從她身邊路過,一個趔趄,彷彿不小心摔了一跤,整個人都靠到了千帆身上。

「對不起,二妹妹,姐姐不是故意的。」岳珠兒立刻一副受驚的模樣,低著頭彷彿做錯了什麼事一般地說道。

「大姐姐,帆兒沒事。」見周圍那些貴族子弟都憐惜地看著岳珠兒,千帆微微揚眉眸中劃過一絲精光,將她扶穩站好淡淡地回道。

「妹妹,你自幼在邊關有所不知,在這狩獵場里要多加小心才是,萬一碰到什麼野獸可就不好了。」岳珠兒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提醒著千帆。

等到岳珠兒離開,衛琳曦頓時撇撇嘴道:「你那個大姐姐永遠都是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看得人直噁心。」

「你噁心,別人可不這麼覺得。」千帆看著那些目光追隨著岳珠兒的貴族子弟不禁莞爾笑道:「若是人人都像你這個性子,這天下可真美好啊。」

「你就會打趣我,小心我不理你!」衛琳曦笑著輕輕捶打著千帆,撅著嘴說道。

兩個人正說笑著,就聽到遠處傳來長長的太監宣聲,眾人不約而來的轉過頭去,便看著皇上緩步走了過來,後面跟著的正是皇后、秦妃和洛妃,周圍頓時安靜了下來。

皇上也看出了眾人的拘謹,便笑了笑,說了幾句話,大約便是後日午後在此集合,誰的獵物最多,便是誰勝出了,之後狩獵便正式開始了。

這種事自然少不得愛湊熱鬧的衛琳曦,她拉著千帆的手開口道:「不如我們結伴,一起去狩獵如何?」

千帆想著納蘭珉皓的話,本來有些踟躕,不過想著並不走遠,又不願掃了衛琳曦的興緻,便點頭道:「好。」

早就讓人把帳子搭起來的岳珠兒看著她們的背影,慢慢的將手中的絲絹扭成一團,嘴角卻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來。

昨晚秦祥特地找到岳珠兒,給了她一包藥粉,讓她務必找機會接近千帆,將藥粉灑到她身上去,岳珠兒想起上次蓮兒被蟲子啃咬的模樣,不禁又有些膽怯。

「表妹你不要忘了,大哥是被你害成這個樣子的,如果你不肯出手,那就不要怪我讓父親提親將你嫁給大哥了!」秦祥怎麼會不知道岳珠兒的心思,冷笑著威脅道。

若是嫁給秦亮,她豈不是生不如死?岳珠兒從小就對這個陰冷的二哥有種畏懼感,哪裡敢不聽他的,所以在剛才下車時故意裝作摔倒將藥粉灑在了千帆的身上,雖然她不知道那藥粉是用來做什麼的,但是岳珠兒清楚的知道秦祥一定不會放過岳千帆的!岳千帆,就讓你在得意一會吧,這狩獵場將成為你的葬身之地!

而千帆自然不知道岳珠兒在想什麼,她和衛琳曦各自牽了馬往林子里走去,雖然沒打到什麼獵物,倒也自得其樂,不知不覺天色漸晚,二人便打算回去了。

卻不想,兩個人剛一轉身,便看到面前一頭身形高大魁梧似一座小山的黑熊高高站起,醜陋嘴巴中正往下呼呼啦啦地淌著口水。

「不要叫!」眼看著衛琳曦要大叫出聲,千帆卻是沉下臉猛然呵斥道。

「帆兒,怎麼,怎麼辦啊?」衛琳曦害怕地靠近千帆,咽了咽口水,欲哭無淚地小聲問道。

先前因為二人根本沒打算走遠,所以就把婢女都留在了帳里,如今只剩下她們二人,反倒是連個求救的人都沒有。

想到這裡,千帆對著衛琳曦輕聲道:「記住,一會我引開這頭熊,你趕快跑去找人!」

「不行!」衛琳曦聽到千帆這樣說,頓時紅了眼眶倔強地開口道:「我不走,我不能把你自己丟在這裡!」

「曦兒!」還不等千帆再多言,那頭熊已經大吼一聲,一掌朝著二人拍了下來!

。 這些人,都是她們家的仇人,她公孫萬水的眼中,也是不揉沙子的,她現在,是可以讓這些人和他們同坐車子回B市,可是,如果,這些人不老實的話,想要傷害她的閨女和他的家人,她也是不會放過他們。

公孫萬水捏著拳頭,目光盯着車子後視鏡里,緊跟在他們車后的那幾輛車,在心裏想着。

而這時,彭若若正和腦海中的系統喵溝通【怎麼回事,白敏和李梅還能夠出來,不是關着了嗎】

系統喵【應該是這一次的地震,讓他們趁機逃了出來】

彭若若嗤笑【關在那種地方,還能夠逃出來,是故意放出來的吧?】據她所知,那種地方有許多人都是異能者,看管極其嚴密,如果這樣,還有人能夠從那裏逃出來。

若不是,那個逃出來的人極其利害,那唯一可以讓她能想到的就是,有人故意放他們出來的。

系統喵沉默了會,才繼續【是那個組織裏面的人,已經滲透進了暗部,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即便是暗部的同事,你也要小心一點】

彭若若譏諷【呵呵,還真是難搞啊】

系統喵【還有,你要小心那個叫阿蘭的,她的身份應該知道了】

彭若若輕嗤【知道,不過她的身份對我構不成威脅,也別想威脅我】

系統喵【我很快就要查出那個組織的老大是誰了,這邊你要小心,你肚子裏有孩子了】

彭若若是一幅漫不經心的樣子【那你也小心…】

系統喵驚悚了【宿主啥時候也會關心我了,您別這樣,我不習慣,我還是習慣你兇巴巴的】

彭若若眼一瞪【老娘啥時候兇巴巴的?】

系統喵大大吁了口氣【這回正常了,還好,還好】

彭若若【你特么就是受虐狂】

系統喵【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彭若若好想捶爆系統喵的狗頭,如果他有實體的話。

系統喵…還好,還好,他沒有告訴宿主,如果整體升級到五級,自己就能出來實體化,出來,現在這種情況,這個消息,他還是晚點再說吧。

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系統喵聊著,跟在後面的一輛車,卻突然開到他們前面,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幸虧,司機及時剎車,將車停住。

彭若若腦海中的系統喵笑道【來了,宿主小心】

這傢伙,真是說好的不靈壞的靈,彭若若冷眼看着對面車上的司機下車,朝他們跑過來,來到他們車子面前,就敲着他們的車窗,焦急的說:「夫人,小姐,剛才上咱們車的那兩個女士,其中一個現在很不舒服,在車上疼得打滾,您看,要不要去看一看?」

公孫萬水伸手就去推車門下車,被彭若若攔住,她說:「媽,你在車上坐着,我下去看看。」

知道李梅和白敏那兩個女人,不是什麼好鳥,公孫萬水擔心的看着她說:「那兩個女人,這個時候出岔子,肯定是想使壞,你不能夠給他們機會,你要注意自個的身子。」

彭若若笑着點頭說:「您還不知道我的本事嗎?」她說着還彎了一下胳膊,秀了一下自己的肱二頭肌。

公孫萬水哭笑不得,知道閨女的本事,還是囑咐,要她小心之後才讓她下車。

跟着司機,一起來道白敏和李梅所在的車子旁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