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向上彙報是必須的,但現在不是時候。」

「嗯,向上彙報是必須的,但現在不是時候。」

「既然是巡天部給我們下的套,咱們得把他們給拉下水。」

「如此,若不能設法交代,那巡天部鑒寶司也難脫干係。」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一念起 白日驚鴻眼光打量著凹凸有致得秋葵說道。

「大人高明,臣這就去設計,拿出方案。」

海馬低眉順眼,自然當看不見。

「嗯,去吧,你到機庫力提取必要的魔山幣與裝備,不必向我彙報,自己定奪就行。」

白日驚鴻對海馬用的是資源戰術。

修鍊者沒有資源很難寸進。

不是天才,就需要做好當平凡人的準備。

海馬是聰明人,有了白日驚鴻這棵大樹靠著,資源在六級內是足夠的。

白日驚鴻自己也才六級,六級到七級還需更多的資源。

白日驚鴻的上級已經有些捉摸不定了。

射電星域十一位王各自有各自的地盤領域。

白日驚鴻一時間拿不準該投奔誰。

眾王也沒人會注意到區區一個玄機司統戰部。

玄機司統戰部上一層就是神武部了。

神武部的老部長沈一力與白日驚鴻的關係不錯,本來是向靠著沈一力往上爬的,結果沈一力調離了。

臨走也沒交代白日驚鴻什麼。

沈一力去了寰宇部,負責拓疆開土的宇宙前沿事務,一時間N多星系需要了解,來不及關照老部下了。

白日驚鴻又不好上趕著,那樣會讓上司看不起。

這把白日驚鴻難壞了。

又要表面上有人樣,又要當狗跟隨。

中間的心意技巧,即便是心意六級得白日驚鴻也心力憔悴了。

如今,這玄天司統戰部被巡天部鑒寶司的宇通給掛了一道。

宇通負責探尋星域外遺迹與文明,負責尋寶鑒寶收藏等等美差肥缺。

但幹活的卻是玄天司的人。

白日驚鴻自然是氣憤。

海馬半天後進來,他估摸著白日驚鴻與秋葵兩人的魚水之歡差不多該結束了。

跟隨白日驚鴻這麼多年,對於領導的習慣自然是十分了解。

連XING能力大小都清楚的很。

果然,白日驚鴻已經一本正經的坐在黑木交椅上,神情愉悅,顯得輕鬆舒坦。

而秋葵則不見了。

海馬什麼也沒問,上來就說:

「大人,這是我做的計劃。」

「好,就按你制定的計劃來。」

白日驚鴻只是暼了一眼報告,就遞給了海馬。

「記住,一定要把那巡天部的人也拉進來。」

「玄機司人員失蹤的事情還需瞞些時日。」

「天兵部巡檢那頭你多打點打點,如何辦,你自己決定。」

白日驚鴻眼神真摯的看著海馬說道。

「謝大人信任。」

「嗯,和秋葵聯手爭取滴水不漏的擺平。」

「是!」

海馬退去。

「夔龍、金鳳,你們兩人去出事的星域探查一番。」

「帶上兩艘虛空暗黑戰艦前往吧。」

「這王者大陸什麼名堂,居然敢殺我玄機司天刑者?」

「對了,夔龍、金鳳,有機會就給我滅了這個什麼狗屁王者大陸。」

「是,主人!」

夔龍與金鳳兩人到玄機司機庫提取虛空暗黑戰艦去了。

……

「庄顏,我睡了多久?」

「三天了,夏公子。」

庄顏坐在夏洛奇旁邊,夏洛奇定睛一看,還是那豐鎬城得鳥巢。

攻心計:王妃要出逃 「那些心意獵人呢?」

「哎呀,你就別管了,都搞定了。」

「怎麼處理的?」

夏洛奇不放心。

「天刑者被你幹掉了,那若照被我幹掉了。」

「高達被你收服的圖蘭與絕唱幹掉了。」

「哦?」

「若照死了?」

「他的侍女呢?」

「在屋外呢,這些天都是她們在服侍你。」

夏洛奇一聽忽然有些臉紅。

「怎麼服侍了?」

「幫你洗啊,穿啊什麼的。」

「你不知怎麼了,昏迷過程中老是出汗,又臭又臟。」

「我出汗了?」

「是啊!」

「額,天啊,你不會是又晉級了吧?」

庄顏想起來立秋跟她說過的關於王者真意修鍊的事情。

「我感覺感覺。」

夏洛奇也是一愣。

這覺睡的,一下子就過去了三天!

「嗯,倒沒有晉級,還是第二部分。」

「只是這心意之力為何如此充沛?」

夏洛奇感覺到心田靈台中心意浩瀚。

「可能是你擊殺了天刑者的緣故吧!」

庄顏道。

這些人的來歷圖蘭與絕唱自然反饋給了庄顏。

夏洛奇從若照的侍女那裡也知道了對手的一些訊息。

「不對,我勸你還是再來一次機動吧!」

夏洛奇撐起身子有些不安的說道。

「怎麼?」

「射電星域的文明等級實在太高了,我擔心他們還是有能力探查到王者大陸的位置。」

「這次咱們殺了他們的心意獵人,射電星域不會罷休的。」

「快,庄顏,從現在起,我們要不定期的對王者大陸進行機動變位。」

「有這必要麼?」

「探測是需要資源的。」

「我就不信射電星域會捨得花這麼一大筆錢。」

「庄顏,我的感覺不好,咱們還是穩妥些為妙。」

「好吧,不過,我擊殺若照時動用了終極激光,現在機動,我怕能量儲備會出現問題。」

「那是以後的事情,現在咱們要快。」

「已經過去三天了,我怕那些傢伙很快就會殺過來。」

「什麼?巨大帆船?」

夏洛奇只來得及跟庄顏說了沒頭沒腦的一句,就閃身進入了魔方時空。

長逾千里的兩艘海盜帆船已經停泊在王者大陸虛空的邊緣。

夏洛奇心意透析過去,感覺到這戰艦中蘊藏著極其可怕的心意能量。

「這不是我們能抗衡的。」

夏洛奇一把將庄顏拉了進來。

「你看,我說這些傢伙不會閑著吧。」

「怎麼辦?」

「快看,還有一龍一鳳!」 夔龍先進。

虛空暗黑戰艦跟夏洛奇在白令海峽見過的巨大帆船一模一樣。

只不過,規模要大了好幾倍。

「嘿嘿,在這裡碰見了!」

夏洛奇想起自己感悟暗黑之力的那段時光。

似乎有些他鄉遇故知的親切。

戰艦動了。

直接開進了王者大陸的防護罩「虛空光環」。

王者大陸的虛空護罩周徑幾千萬公里,寬數百萬公里。

虛空暗黑戰艦的速度極快。

稱為虛空戰艦,自然是能夠在虛空中行駛。

又是暗黑,肯定是具有暗黑屬性。

「這些高級文明星域是不是都習慣於在星球外布置虛空護罩?」

夏洛奇喃喃道。

「當然,立秋當年可是查閱了好多宇宙史籍,去了無數的宇宙遺迹才發現了這個方法。」

「那立秋實在是了不起!」

夏洛奇不由得佩服立秋。

王者大陸的外層防禦配置應該是頂級的了。

虛空戰艦進來沒多會,王者大陸的虛空防禦就被激活了。

颶風!

虛空颶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