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玫瑰姑娘,你喜歡這首曲子那就更好了,這首曲子也是你跳肚皮舞的時候,我會為你伴奏的曲子。」沈傾在說這些的時候,整個人洋溢著青春少女在二十一世紀里該有的活潑和氣息。

「嘿,玫瑰姑娘,你喜歡這首曲子那就更好了,這首曲子也是你跳肚皮舞的時候,我會為你伴奏的曲子。」沈傾在說這些的時候,整個人洋溢著青春少女在二十一世紀里該有的活潑和氣息。

聽著沈傾這些說,小玫瑰的眼中也散發出某種光澤,看著沈傾的眼神更是情絲萬千。

「這些肚皮舞,沈傾公子可以為我詳細解說一番嗎?」小玫瑰很是期盼的目光,望著沈傾。

對於小玫瑰這麼短時間內便知道了沈傾的身份,沈傾並不好奇,而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自然可以,我們還要合作呢,缺你是萬萬不行的。」

小玫瑰的臉上,在聽到沈傾說這句話的時候,泛起了絲絲紅暈。

似乎是為了遮掩,小玫瑰低了低頭,短時間內沒有再看向沈傾。

「肚皮舞不僅僅是一項舞蹈,它更會鍛煉人的身體,讓人身體保持更好的狀態。肚皮舞的服裝我們可以選擇輕紗為主,但是小玫瑰姑娘,你的腰身是必須露出來,這是肚皮舞最為精髓的地方。」

「我聽沈傾公子的。」小玫瑰就這麼傻傻的應了。

「在衣服上和頭上,必須要有異域風情的飾品作為裝飾,更顯肚皮舞的風情,尤其是在我們的光源照亮大廳的時候,肚皮舞舞動起來的身姿和飾品會讓人覺得有流光溢彩的感覺。」

沈傾說完,便再次在紙上畫了起來,將她心中的飾品畫了出來,交給小玫瑰。

「玫瑰姑娘,可讓你的侍女幫你尋這幾款樣式的飾品。」

「沈傾公子真是見識淵博,想必去過許多地方吧。」小玫瑰一時沒有回答,而是看著沈傾。

「還好,去過一些地方。」沈傾很簡單的答覆,才讓小玫瑰回了神。

婚途超甜:薄少蜜寵酥化了 「我這就派人去尋。另外,那些發傳單的人已經都回來了,他們保證我們的傳單已經遍布了整個皇城。」小玫瑰裊裊的聲音,有著吐氣如蘭的芬芳。 只是沈傾,根本沒有感覺到小玫瑰眼中的波瀾,只想著自己這一場的發布會還需要改進什麼。

畢竟,這也是沈傾第一次策劃親自實踐,策劃這樣的發布會,自然是有些混亂,條理不清。

還好,如今還有時間,自己可以慢慢理清思路。

小玫瑰眼底閃過一抹失望的神色,「那小玫瑰就先去安排一下,稍後再來請教公子。」

小玫瑰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

「小五,小玫瑰好像對你有意哦?」秦木捉狹的笑了笑。

「大哥別開玩笑,我和小玫瑰沒有任何可能。」沈傾心裏面有些好笑,自己可不是拉拉。

「小五,你是不是在意她如今的身份?」秦木再問。

「身份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不會看不起任何自食其力的人。」沈傾目光很是清澈,能讓人看著便覺得真實。

「如今恐怕只有小五你有這樣的覺悟。」秦木和白延吉各自嘆息了一聲。

在他們的眼中,身份的貴賤是與生俱來,一直都存在的東西,他們的心裏面自然也是如此認為。

劍嵐傳 此時聽到沈傾的想法,他們哪裡會知道沈傾來自於一個人人平等的新時代。

只能在此如此感嘆,沈傾的與眾不同。

時間過去了約莫7個時辰。

慕流年和沈南陸續都回來了。

慕流年帶回來了類似於手鼓般這個時代的東西,沈南帶回來了沈傾所說的各種類型光源。

沈傾看著他們兩,都很滿意,效率都不錯,便將手鼓拿在手中拍了幾下,聲音似乎還不錯。

「辛苦你了,慕流年。」沈傾對著慕流年微微一笑,簡直是要傾了慕流年的城池。

沈南邀功似的將他帶來的發光小蟲子們全部裝在一個透明的袋子里,遞給了沈傾。

五顏六色的蟲子,足足有六袋子,完全夠得著沈傾所需。

「這麼樣?」沈南很是得意的神情。

「三哥真厲害。」沈傾對著沈南豎了豎大拇指。

「那是自然,三哥我可是找遍了整個皇城周邊的森林。這些小蟲子完全符合你說的要求。」沈南搖晃著腦袋,甚是得意。

「謝謝三哥了,回頭小五給你做你沒有見過的美食。」沈傾神秘一笑。

慕流年立馬不幹了,很是傲嬌的說,「我也很辛苦,怎麼不給我做美食吃?」

「小五,大哥呢?」秦木可憐巴巴的望著沈傾。

沈傾好笑的看著她的這些哥哥們,甚至白延吉都是這樣一副神情。

「都有都有,哥哥們都辛苦了,必須犒勞!」沈傾豪氣的說著,臉上滿是春風。

沈南傲嬌的哼了哼,看著他的這些兄弟們,「下次不許跟我搶,萬一小五一生氣,連我都沒有了,可怎麼辦。」

秦木,慕流年和白延吉卻是不理他,完全不理會他說的話。

「沈傾公子。」包廂外傳來了小玫瑰軟糯的聲音。

隨即垂簾便被掀了起來。

「首飾都已經準備好了,還有公子的這些畫作,我也都試著練習了幾遍,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那你方便現在在這裡練習一下嗎?」沈傾毫無其他目的的問話,卻是讓小玫瑰臉紅了紅。

沈傾等著她的回答,一會兒便又聽到了小玫瑰的聲音。

「想必到了發布會當日,小玫瑰需要當人百人的面跳著肚皮舞,如今能在諸位公子面前練習,也算是幸事了。」

沈傾看到她想通了,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她才不要單獨和小玫瑰在一起。

沈傾現在能感覺到,小玫瑰看著她的時候,她渾身起雞皮疙瘩。

「那小玫瑰就獻醜了,望諸位公子莫要見笑。」小玫瑰說完,整個人便大方了起來。

站在那裡,正好她如今的穿著的便是沈傾所要求露腰的衣裳,外披著一層輕紗,如夢似幻。

「手鼓拿來,我給小玫瑰伴奏。」

沈傾將手鼓放在地板上,自己放在手鼓旁邊,「小玫瑰姑娘,你可以跟著我哼的曲調來隨意舞動。」

沈傾一邊哼那首腳踝上的鈴鐺,一邊用手拍著手鼓,整個人一心二用,一邊想要沉浸曲中,一邊還看著小玫瑰的動作。

小玫瑰隨著沈傾的曲調,開始扭動了起來,開始的時候稍微有些不自然,可是不一會兒便很是形似了。

沈傾看著小玫瑰越來越熟練的肚皮舞,整個人心底極為的震驚。

小玫瑰,簡直是為了跳舞而生的人。

不得不說,小玫瑰實在是有跳舞的所有優質條件。

兩個人在沈傾曲調結束的時候,相視一笑,這笑容是心靈的分享。

等到沈傾轉身的時候,便看到秦木,沈南和慕流年三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小玫瑰,白延吉雖然也是震驚,卻還是稍微淡定一下。

「我的玫瑰兒,你可真是人間的尤物,專為舞蹈而生,這簡直是讓我沈南沉醉至無法自拔。」沈南虎視眈眈的盯著小玫瑰。

小玫瑰大方一笑,「謝謝沈南少爺的欣賞,還是沈傾公子的曲唱的好,那手鼓也打的如同大師級別,小玫瑰只是在沈傾公子的曲子之下,聞曲而舞罷了。」

沈南並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以為小玫瑰只是恭維自己的五弟。

「我這五弟確實是天才,可惜了你的身份,要不然倒是可以與我五弟時常切磋切磋愛好了。」沈南彷彿很是憐惜小玫瑰。

「小玫瑰雖然身處小紅樓,卻是清白之身。」小玫瑰笑了笑,雖然是對沈南說話,目光卻是看著沈傾。

「好了,大家不用互相恭維了,接下來的事情還很多呢,我們必須排練一下會發生的場景。」沈傾原本是打算用模擬這個詞,卻想到了星月大陸並沒有這個詞。

「全憑沈傾公子做主。」小玫瑰率先低眉順眼的說。

「小玫瑰,你莫不是對我五弟有意?」沈南似乎是看出了端倪。

「沈南少爺說笑了,小玫瑰自知身份低微,哪裡會有這般高不可攀的想法。」

「那就好,不過你剛剛說自己是清白之身,我沈南倒是有些喜歡你了。」沈南原本便是眾人眼中的花花公子,這樣的話自然是說的出口。 「沈南公子說笑了,小玫瑰自知身份卑微,是不敢有這般的念頭,還望沈南公子莫要同我開這樣的玩笑。」小玫瑰這樣一字一字的說著,面目清和,卻似乎有些堅定的力量。

「如果本公子不是開玩笑呢?」沈南似笑非笑的看著小玫瑰,不知道在想什麼。

「請沈公子見諒,我小玫瑰身在青樓,自然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您要我作陪,我哪裡敢拒絕。」小玫瑰的語氣里有那麼一股子的倔強。

「三哥,你嚇到人家姑娘了。」沈傾拉了拉沈南的胳膊,笑著說。

「發布會的事情迫在眉睫,三哥你趕緊干正事吧。」

沈傾這麼說,沈南也沒有生氣,「還是小五說的對,這種事情怎麼能這麼著急呢。不提了不提了。」

「各位哥哥都歇息一會吧,剩下的事情我來安排,大家儘管欣賞便是。」

「小五,我好像也想到了。」白延吉突然出聲,打斷了沈傾的話。

「那我們再來一次。」沈傾很是欣喜。

「老四,你想到什麼了?」沈南很是不解的問了出來,秦木和慕流年是同樣的表情。

「四哥打算弘揚劍法,剛好可以配我的曲子,讓更多的人踏進修行一途。」沈傾怕白延吉不好意思,便率先替他作答。

「什麼?」沈南非常的懷疑自己所聽到的話,「老四,你要和小玫瑰姑娘一樣,在台上舞劍?我沒有聽錯吧。」

「三哥,是這樣。」白延吉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敢做敢當,承認了。

「老天啊,今兒是怎麼了,我沈南的四弟居然打算在小紅樓里舞劍,這簡直是顛覆了我沈南的世界觀。」

「小四,你說的是真的?」秦木問道。

白延吉點了點頭。

「我支持四哥,在我眼中並沒有什麼貴賤高低之分。」沈傾開始表態。

「我也支持小四。」慕流年緊隨其後。

「如果四弟做了決定,那麼大哥也支持你,咱們兄弟,必須要活的自在,不需要在乎世俗的眼光。」

「四弟,你可真的想好了?」沈南再次問道,「如果被家裡知道了,你可知道後果?」

「謝謝各位哥哥關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放心吧。」

說實話,自從認識了沈傾,白延吉額的世界觀一直在發生著變化,似乎在被沈傾所影響。

「那三哥我也支持你,永遠支持。」沈南表情嚴肅的拍了拍白延吉的肩膀。

「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沈傾拍起了手鼓,哼起了曲調,小玫瑰開始挑起了肚皮舞,白延吉在另一旁,拿出一把劍,開始舞起了劍法。

這劍法算是較為普通的入門劍法,但是觀賞性極強,甚是好看。

所以這也是白延吉選擇這種劍法的原因,剛好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至於結果如何,白延吉沒有想過,但是至少自己已經去做了。

那麼日後想起來,也不會後悔。

白延吉舞的劍法從一開始的跟不上調子的慌忙,到來后的平平穩穩,算是進步很快,雖然比起小玫瑰的舞蹈來,差了許多。

第二遍結束之後,沈傾對小玫瑰的表現甚是滿意,幾乎是完美的狀態。

白延吉雖然有些瑕疵,也可以通過練習在很快的時間內追趕上來。

「小玫瑰姑娘,既然姑娘已經熟練,那就請自行安排時間吧,我們在這裡還有其他的流程需要過一遍。」

沈傾這麼說,小玫瑰便懂得她的意思了。

小玫瑰離開后,沈傾看著白延吉,「四哥,再練習一遍?」

「好。」

一曲起,一曲畢。

「真沒想到,四哥居然有這樣的天分。」沈南笑著說道,似乎覺得很新奇。

「三哥,你想的話,你也可以呀。」沈傾目光灼灼的盯著沈南。

「算了,我就算了,我可是花花公子的形象,要是在這裡舞劍,以後還如何泡到皇城的千金大小姐們?」沈南笑著拒絕。

「三哥,泡姑娘一事,雖然小五不知道,卻聽過見過幾十種方法哦。」

「真的?那小五跟三哥我說說,剛好我這兩天看上了一個姑娘,不知道怎麼追求呢。」

「小五,我們開始吧,別理三哥。」白延吉對著沈南冷冷的哼了一聲。

「三哥我晚些寫給你。」沈傾說完,便和白延吉再次配合了起來。

練習了三遍,白延吉的劍法終於和沈傾的曲調完美的結合了起來。

沈傾看著臉色漸紅的白延吉,知道在這個一個時代里,劍法與曲調相融,是很累的事情,白延吉需要高度集中精神,還好沈傾選擇的曲調算的上朗朗上口,否則估計白延吉要一個多禮拜才能夠融合。

「四哥,休息一會吧。」沈傾隨手拿出一個星空棒棒糖遞給了白延吉,「這可以恢復元氣。」

「傾傾,二哥也要吃。」慕流年看到沈傾遞給白延吉棒棒糖,頓時兩眼發光的盯著棒棒糖。

「二哥,你這是要和我搶。」白延吉已經發現了,只要是沈傾拿出來的東西,必定是值得拿走的美食。

「小四,二哥有那麼小氣嗎,你要是不知道怎麼吃,二哥可以給你示範一下。」慕流年說著伸出了手,對著白延吉手中的星空棒棒糖便抓了過去。

「二哥!」白延吉一聲大喝,慕流年訕訕的收回了手。

「小五,這個是什麼?」白延吉拿著手中的星空棒棒糖看著沈傾。

「一種糖果,四哥你也可以把它當作甜食。只要把外面的這一層剝掉,就可以吃了。」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沈傾笑著,似乎很開心。

白延吉按照沈傾所說,將棒棒糖外面的那一層塑料紙剝掉之後,便將棒棒糖放在嘴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