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家主!」對方回到到。

「夏家家主!」對方回到到。

羿鋒一愣,隨即點了點頭,停下準備劃過去的利劍,對著老者說道:「我要見夏芷夢。」

老者輕呼了一口氣,隨即看了一眼羿鋒手中的武者,對著羿鋒說道:「能不能先把太上長老放了?」

羿鋒點頭,鬆開這個五階聖階,五階聖階在羿鋒鬆開的同時,身影閃動離開羿鋒的視線,嘴角帶著一聲哼聲。

對於這句哼聲,羿鋒絲毫不見外,閃身到夏家家主身旁,對著他說道:「現在可以告訴讓我見夏芷夢了?」

夏家家主笑道:「邪帝先來府中一聚。」

羿鋒皺了皺眉頭,終究沒有拒絕,身影閃動跟著夏家家主進了府邸,夏家家主到了府邸之後,馬上吩咐在府邸shi候他的人出去,只剩下羿鋒和夏家家主兩人。

羿鋒看著夏家家主的舉動,疑huo的問道:「夏家主這是什麼意思?」

夏家主苦笑道:「我是芷夢的父親。不過,我這父親已經為他做不了什麼。」

「什麼意思?」羿鋒問道。

「呵呵!雖然是我夏家的族長。可是,夏家真正掌控的人卻不是我。以我亞聖的實力,也只能壓卝制一下上面的人。而長老團的人,剛剛你也看到了,一個個根本不把我放眼裡。」夏家家主嘆了一口氣道。

「那夏芷夢出什麼事情了?」羿鋒問道,「能不能讓我見見他。」

「連我都不能見她。你說你能見她嗎?我已經有一年多未見她了。」夏家家主說道。

「一年多未見夏芷夢?」羿鋒皺了皺眉頭,從戒指之中取出名帖,遞給夏家家主說道,「這名帖可是在一個多月前她差人送來的。」

夏家家主驚訝,接過之後看了一眼之後就回答道:「這不可能是她送出來的,她現在根本傳不出消息。」

「那你是說這名帖是假的?」羿鋒皺眉。

「那倒是未必。這字跡倒是真的。不過怕是他早就準備好的。」夏家主說道。

聽到這句話,羿鋒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問道:「她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夏家家主說道:「在夏家,有著兩系,一系是直系,就是我這一系。另一系是旁系,就是剛剛的五階長老那一系。當年,直系的實力一直壓卝制著旁系。不過,自從直系老祖卝宗隕落之後,直系就受到壓卝制,雖然族長的地位還是直系的,但是夏家真正的權卝利卻在旁系手中。不因為別的,就是因為旁系的老祖卝宗還活著。」

羿鋒皺了皺眉頭說道:「旁系老祖卝宗?」

夏家家主點頭道:「對!原本沒有他的話,直系的力量倒是也不下於對方,可是加上他的話,直系的勢力就差對方很遠了。」

「居然直系和旁系不容,那你為什麼不讓我斬殺了那個太上長老。」羿鋒問道。

「哪有這麼輕卝松的事情,那位太上長老的旁系的第二號人物,要是斬殺了他,定然會驚動那位老祖卝宗。那位老祖卝宗可是大佬級別的存在,你覺得你會是他的對手嗎?只要你沒有斬殺他,他們倒是不至於去驚動那位閉入死關的老祖卝宗。」夏家家主說道。

聽到這句話,羿鋒倒是點了點頭。大佬級別的存在,以他的實力就算動用誅仙劍也不是對手。

「那這和夏芷夢有什麼關係?」羿鋒問道。

「夏家聖女!呵呵,說來可笑,因為她就是那位老祖卝宗看中的人。」夏家主苦笑道。

「什麼?!他都一大把年紀了,還看中夏芷夢?」羿鋒一愣,想不到有人居然可以脫無卝恥的境界。

「這有什麼奇怪的。別說他們旁系和直系的血緣關係很淺,就算真是直系,能有機會讓他再進一步。他有什麼不會做的?」夏家家主倒是不奇怪,淡淡的對著羿鋒說道。 「什麼情況?」羿鋒感覺頭疼,一個大佬級別的武者看中夏芷夢,這事情無疑棘手萬分。羿鋒心想,要不要到聖宗去調人了。不過,想要調動大佬級別的人物,羿鋒想了良久,還是覺得他不夠級別。畢竟,這樣的事情是他夏家的家事,聖地不太可能插手其中。

「聽說你為芷夢醫卝療過,那他體卝內的奇異能量你有過接卝觸。」夏家家主問道。

羿鋒點了點頭道:「據夏芷夢說,這是族中聖物融合到她體卝內的緣故。」

夏家家主點頭到:「對!原本夏芷夢能融合族內最高級別的聖物,大家都很高興的。畢竟,夏家直系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能融合族中最高級別的聖物。這表明芷夢以後的成就定然不會弱,說不定就能達到大佬級別,和旁系相抗衡。可是,讓我想不到的是,芷夢選族內功卝法修卝煉的時候,居然選了族內最高級別的功卝法:聖女決!」

「這有什麼關係嗎?」羿鋒問道。

「聖女決!配合著聖物修卝煉,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麼多年來,芷夢確實以一種恐怖的程度成長著。這種程度堪稱恐怖。雖然比不上你,但是也嫌少有人能比了。」夏家家主說道。

羿鋒點了點頭,當初在仙境見過一次夏芷夢,當年她的實力確實嫌少有人能比。

「不過,聖女決在夏家卻有著另外一層含義,叫做爐鼎功卝法。」夏家家主嘆了一口氣,看著羿鋒緩緩的說道,「爐鼎的解釋就是,修卝煉這套功卝法,就是為男人做爐鼎的。聖女決修卝煉到大成,配合著融合族內聖物的他,經過特殊的雙卝修之法,就算是大佬級別的武者,都能得到恐怖的提升。這樣的you.huo,你覺得還有人能擋得住嗎?」

羿鋒愣了愣說道:「你是說,你們夏家的聖女決,就是為了男人提供爐鼎的?」

夏家主苦笑了一聲道:「當年她選功卝法的時候,也沒有人過多在意。等她修卝煉了之後,已經木已成舟了。而也正是這個原因,導致了對方的窺視。」

羿鋒聽到這句話,不由苦笑的搖搖頭,心想還真是人生百態。

「夏芷夢已經做爐鼎沒有?」羿鋒問道。

「暫時沒,她的聖女決還未修卝煉到大成。等修卝煉到大成之後,怕是她就逃不了了。這些年,她一直壓卝制,不讓聖女決達到大成,但是又如何壓卝制的住。那位老祖卝宗倒是也不急,夏芷夢壓卝制的越久,倒是爆的程度就越恐怖,對他的好處越大。而他同樣借著這個機會,在修卝煉一套相輔的功卝法。要不然,今天你就能被趕出去。此時,他不可能讓任何人見夏芷夢的。」夏家家主說道。


羿鋒點點頭道:「夏芷夢現在被他禁卝錮在他身邊?」

「那倒是沒有。不過卻禁卝錮在我夏家的劇毒空間之中。」夏家家主說道。

「劇毒空間?」羿鋒皺眉問道。

「在夏家地底,有著一處空間,天生天長,遍布毒物,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個空間漸漸的組成了一個小世界。在其中遍布劇毒法則。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入內。」夏家家主解釋道。

「毒之法則?」羿鋒愣了愣,輕呼了一口氣道,「天生天養的法則之力?」

「是的!正因為是天生天養,所以極為強大。估計不下於聖階五階的程度。而且劇毒法則在法則排名之中也十分靠前。就算一般的六階聖階,也不敢進入其中。整個夏家,能進入其中的除去這位老祖卝宗,就沒有別人。所以他很放心。」夏家家主說道。

「以我的實力,能闖一下嗎?」羿鋒問道。

「難!」夏家家主說道,「這樣天然形成的法則,十分恐怖。你雖然實力強過五階,可是畢竟還未到五階,再加上劇毒法則排名十分靠前。想要硬闖極難。」

羿鋒輕呼了一口氣,對於劇毒法則十分排前倒是並不是太過害怕。畢竟,他的相卝生卝相卝克法則雖然不知道具體排名,但是想必也不弱。

何況,噬珠的吞噬法則排名前三這是確定的,雖然他未能完全掌控。但是比起劇毒法則倒是也不差。

「我去試試看!」羿鋒想了想還是說道,既然來夏家,就沒有半途而廢的可能。羿鋒也不可能任由夏芷夢被一個老怪物給凌卝辱了。

「你要試試?」夏家家主皺眉,看著羿鋒說道,「你可要想好了,其中十分危險,你堂堂邪帝,身份尊貴,冒這個險不值得。」

羿鋒笑道:「有什麼值不值得。要是我真隕落在你夏家,夏芷夢倒是不擔心那老傢伙凌卝辱她了。」

聽到羿鋒的話,夏家家主苦笑。羿鋒要是真隕落在這裡,夏芷夢自然不用擔心了。畢竟,邪宗那時候肯定瘋狂報復,他夏家還擋不住邪宗。夏家大佬,出去被斬殺一條路,沒別的路可以走。

「既然你要試,那就試試。要是不信的話,就退出來。」夏家家主回答道。

「嗯!那你帶我去那一處空間。」羿鋒笑道。

夏家家主搖頭道:「別急!千萬不能讓旁系的人知道你去闖那個空間。要不然,怕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要是驚動了那老祖卝宗,一切都做不成了。」

說完,夏見家主從戒指之中取出一副地圖。遞給羿鋒說道:「這是夏家地圖,那個空間就在這個黑點處。等等你故作姿態離開,再慢慢的潛入其中。以你的實力,旁系能現你的就兩位。一位閉關,一位已經被你打傷,今天肯定在療傷。所以,根本就沒人能現的了你。」

聽到夏家家主這種安排,羿鋒點了點頭認同了下來。取到地圖,站起身對著夏家家主一笑,向著外面走去。

羿鋒疾馳到虛空之中,對著夏家大院大喝道:「本帝一定要見到夏芷夢。三日之後本帝再來。要是還未見到她的話,別怪本帝不留情面。」!。 深夜!

一道人影在夏家疾馳而過,度一閃而過,在空間沒有留下一絲痕迹。空間的距離,在這道身影下變得微不足道。在片刻之間,這個身影就停在一處。人影望著下面宛如地宮一樣的地方,想也不想,鬥氣包裹全身,向著其中就疾馳進去。

這道身影自然是羿鋒,進入地宮的羿鋒,瞬間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颶風,這讓羿鋒的度猛的停下來。定然向著這些歌地宮看去,雖然處於深夜之中,但是地宮卻極為耀眼,四周的石頭散著光芒,如果不是颶風之中飄來的毒素,羿鋒甚至覺得這是一個旅遊勝地。

夏家家主雖然說沒人敢進入地宮,但是羿鋒也不敢在外圍呆太久。要是那個不開眼的武者正好見到,因此驚動的夏家那位祖宗,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羿鋒的身影急的閃動,向著地宮中心位置走去。外圍的颶風雖然恐怖,但是對於羿鋒來說,卻起不了什麼作用。

羿鋒不斷的深入其中,隨著羿鋒漸漸的深入,羿鋒果然查探到法則之力的bo動。在感覺到法則之力的bo動,羿鋒心頭也微微警惕起來,鬥氣包裹全身,步子緩緩的降下來。

在這個空間,散著妖異的光芒,而讓羿鋒驚異的是,這些光芒之中也散著毒素。這種無形的毒素,心想要是沒有達到聖階的武者,還真是現不了。

有著噬珠的包裹,這些毒素倒是進不了羿鋒的身體內。不過這也能看出,這個空間的恐怖。

羿鋒輕吸了一口氣,可是這口氣還未吸入,羿鋒面se就大變,體內的五行大循環瘋狂的旋轉起來,配合著法則之力,把剛剛吸入的氣息都呼出來。趕緊屏住呼吸,不敢再呼吸這個空間的一口氣息。

羿鋒暗自咋舌,沒有想到,那一口氣的毒素居然那麼恐怖。羿鋒絲毫不懷疑,要是君階呼吸上一口,只有隕落一條路可以走。

「好恐怖的地方。果真不愧是天生天長得毒地。」羿鋒漂浮在虛空之中,把整個人包圍的牢牢穩穩,向著其中疾馳而去。

隨著羿鋒的進入,那光線越來越亮,宛如利劍一樣的射出,讓羿鋒的眼睛都有些承受不了,這讓羿鋒不得不趕緊施展相剋法則,把眼睛門g住,這才減弱了光線的射擊。

而同時,四周的風嘯也如同刀割一樣四處絞動起來。在這樣的絞動下,羿鋒感覺到一股一股股強大的牽扯力,雖然不能對羿鋒造成什麼傷害,但是羿鋒也不敢小視。

在羿鋒的不斷前進下,這股壓力越來越強。而就在羿鋒扭過一個轉角的時候,一道藍光直直的向著羿鋒轟擊而來,宛如雷電一樣,羿鋒甚至來不及閃躲,就被轟在身體之上。

在這次轟擊下,羿鋒被轟的倒飛出去,在虛空連續踩踏,這才卸掉了身上的力量。可是,羿鋒還未閑下來,幾股藍光再次轟擊而來。而讓羿鋒趕緊施展瞬移不斷閃動。

就算以羿鋒的度,在這些藍光餓轟擊下,手臂還是被這股藍光給磨到。而被藍光擦到的手臂,瞬間就變得漆黑無比。

羿鋒望著羿鋒黑腫的手臂,體內的法則之力灌輸進去,在相剋法則的威逼下,一股漆黑的血液被逼出來,在血液被逼出的瞬間,掉落虛空,虛空瞬間爆一陣戚戚之聲,一股股被腐蝕的黑煙冒出來。

羿鋒望著連虛空都能被腐蝕的空間,不由咋舌,心頭更是慎重。噬珠能量包裹著身上的每一個地方。

「嗤嗤……」

四周的藍光橫衝直撞,羿鋒小心翼翼的在其中穿插,度不敢走的太快。如此密集的藍光,也不是羿鋒所能完全避開的,一些黑光讓羿鋒不得不運用法則之力前去抵擋。

讓羿鋒趕到欣慰的是,相剋法則確實要比毒直法則強上一籌,在相剋法則的剋制下,這些藍光並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就在羿鋒擋下一道藍光的時候,在羿鋒的前面,居然出現一道巨大的龍捲風,龍捲風帶著恐怖的力量,向著羿鋒絞了過來,在這樣的絞動下,空間開始扭曲了起來,五顏六se的se彩不斷浮現。

羿鋒不由想起一句話:越是se彩鮮艷的東西,越毒。蘑菇就是如此!


一想到這,羿鋒身影閃動,想要避開這龍捲風。而在羿鋒的腳落在一塊巨石之上時候,原本的巨石居然化作液體開始緩緩的融化了起來。

羿鋒向著腳下看過去,只見他腳上已經沾著一絲液體,這讓羿鋒使勁的甩著腳。腳上傳來熾熱的灼燒,羿鋒想也不用想,這絕對是這塊石頭的擁有劇毒的緣故。

「我草!這空間還有什麼是安全的嗎?」羿鋒低聲罵了一句,連這石頭都詭異到如此地步,這空間還真是沒有一處不是劇毒之物。

羿鋒望著向著他席捲而來的龍捲風,羿鋒拳頭力量匯聚,向著前面轟了一拳而去,把射向他的藍光轟碎,身影急的閃動,避開龍捲風。對於羿鋒來說,他並不想和龍捲風爭鬥。

對於這種無意義的打鬥,能避開就避開。

在羿鋒的魅影身法下,龍捲風也沒有追逐上他,這讓羿鋒鬆了一口氣。

「轟隆隆……」

羿鋒聽到這聲音,面se猛的一凝,看向前方不遠處,在哪裡電光閃動,雷電不斷轟下。而讓羿鋒驚訝的是,這些雷光也是五顏六se的。

「該死的!媽的,在地底居然還會出現雷劈的情況。這空間還真宛如一個世界。」羿鋒低聲罵了一句, 月季花開 ,出去硬闖一途,並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這雷電的力量極為恐怖,讓羿鋒都有些心寒。最重要的是,這雷電之力,居然也帶著劇毒。羿鋒從到這裡,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法則之力。這股法則之力,比起他的法則絲毫不差多少。

…… 整個瀰漫著雷電的空間,羿鋒體內的力量把他層層包裹,向著空間之中疾馳而去。

羿鋒的身影剛剛進入空間之中,幾道雷電就轟在羿鋒的身上,這幾道雷電轟擊,讓羿鋒感覺一股莫大的力量,整個人被轟的下落數丈之高。

「好強的力道。」羿鋒嘀咕了一聲,手中的相剋能量向著轟擊他而來的力量迎了上去。兩股力量的交鋒,雷鳴之聲不斷閃現,空間電閃驚心。

而就在羿鋒轟碎無數雷電的時候,羿鋒感覺後背有著恐怖的勁氣向著他衝擊而來。這股恐怖的衝擊,讓羿鋒面se一變,身影閃動,體內的相生相剋法則爆涌而出,向著這股氣勁迎了上去。

「轟……」

在這一轟之下,羿鋒被震的後退數步,同樣的攻擊羿鋒的物體,也被轟的狠狠的砸在地上。

羿鋒望著砸在地上的生物,心底微微驚駭,想不到這個空間居然蘊育出生命。面前的生物似人非人,全身雷電包裹,se彩鮮艷。顯然是雷電蘊育出來的生命。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能感覺到這種生物的強大。這種生物或許一輩子都不能離開這個空間,一離開的話會煙消雲散。但是,在這個土生土長的空間之中,他們的實力卻能得到極大的揮。從剛剛那一掌看,對方的力量已經不下於二三階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這個奇異的空間,它對於毒之法則的掌控力,遠遠於它能達到三階的層次。

「該死的!」

羿鋒低聲罵了一句,在四周有著三隻這樣的生物同時向著他匯聚而來,一隻就足夠讓他心寒了。可是,這卻出現了三隻。

「藍蓮化虹決!」

羿鋒喝了一聲,三道攝hun術向著三個奇異的生物攻擊而去。三道攝hun術攻擊到三個奇異生物身體上,在一聲爆炸下,三隻生物出現了一個窟窿。

可是,這些窟窿並沒有出現太久,那恐怖的雷電之力不斷的轟擊三隻生物。在雷電之力的轟擊下,原本的窟窿也補了起來。

恢復原狀的三隻生物,各自揮舞著巨大的雷電,向著羿鋒掃了過來。

羿鋒身影閃動,避開這三隻生物,於此同時,星爆蒼穹疾馳而出,向著其中一隻生物轟了過去。相生相剋法則爆涌而出,和對方的雷電轟在一起。

「碰……」

整個空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生物被震的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

羿鋒借著這個機會,脫離出三者的包圍。可是,羿鋒剛剛出了包圍圈,三隻生物再次向著羿鋒橫掃雷電,這讓羿鋒的度不由一頓。

一道雷電打在羿鋒的手臂上,恐怖的毒素向著羿鋒身體蔓延而去。羿鋒三種法則之力爆涌而出,把雷電之力給逼出來,滴落的血液散著黑煙,虛空被腐蝕出一個黑洞。

「你真當本帝拿你們沒辦法不成?」羿鋒察覺到手臂麻,心頭也怒急。誅仙劍浮現在他手中下,相生相剋法則全部匯聚在其中,在相生相剋法則匯聚的同時,誅仙劍的五行靈珠瘋狂轉動,一道道光芒把五顆靈珠匯聚起來,居然凝聚成一個五行大循環。


在五行大循環下,誅仙劍爆出悸人的劍芒,劍芒銀白刺眼。

「雷霆破日劍!」

在羿鋒的施展下,原本空間的雷霆之聲,似乎在這一刻被徹底的壓制住,在羿鋒誅仙劍之中,雷霆之聲不斷,以誅仙劍為中心,原本不斷轟擊的雷電這一刻似乎被凍結,猛的安靜下來。

「給本帝破!」

羿鋒怒吼一聲,誅仙劍向著三隻生物掃了過去。

誅仙劍所過之處,所有的雷電為之讓路,而帶出的恐怖劍芒,直直的把虛空劃出一條如同銀河般的漆黑裂縫。在裂縫掃過,原本的奇異生物也被劍芒一舉掃中。三隻奇異生物,在誅仙劍之下,橫腰被斬開。

三隻生物被劈砍成六段,一舉徹底被摧毀的生物,根本無法再藉助雷電之力重生。

羿鋒望著隕落的三隻生物,誅仙劍再次揮舞,把擋在他面前的雷電之力給劈散,這才施展著身法向著遠處疾馳而去,誅仙劍同時再次融入他的手臂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