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信大人,這次要麻煩兩位送他去拉爾王國的隆貝學院。」憐指了指少年,兩個戰士哈哈一笑,「這沒有問題,什麼時候出發?」

「多謝信大人,這次要麻煩兩位送他去拉爾王國的隆貝學院。」憐指了指少年,兩個戰士哈哈一笑,「這沒有問題,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馬上就出發。」憐笑著開口,少年一愣,不一會兒憐預定的馬車到來,憐遞給少年一張卡片,「這上面有兩百萬,足夠你的開銷和需要。」

少年看了看卡片,也不客氣的接過來,憐黑眸沉下,「我希望你不要爽約,若是你做不到我說的要求,我給你的,也會原封不動的要回來。」

少年勾起唇角,頗為邪氣,「訂個期限如何?」

憐勾唇,「五年時間,我只給你五年時間。」

少年垂眸,「五年……好。」

少年登上馬車,兩位護送戰士也跟了上去,憐目送著馬車離開,希望自己這一次沒有賭錯。五年時間,一個從沒有接受過任何教育的人能夠成長到何種地步憐並不知道,這種事急不得,但憐並不想再拖下去,格林一族為貝拉一族做的這一切,夏海提供的這些幫助,她至今沒有回報半分,她能夠回報他的,除了治好他的雙腿,還有什麼?

馬車內的少年回頭,看著憐越來越遠去的身影,將目光收回,五年,你未免太小看了我。

兩位戰士很好奇少年和憐的身份,問了幾句發現少年並不回答也就不再問了,一路上很平靜,沒有發生什麼事端,在一段漫長的時間過後,馬車來到了拉爾王國境內,來到了隆貝城的隆貝學院,現如今隆貝學院已經是拉爾王國境內首屈一指的一等學院了。

將少年送到地方,兩位戰士當即返回,少年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隆貝學院的大門外,看著鐵門裡的一切,心底還是有著些許嚮往,一道身影自學院裡面走出,身形挺拔五官長的很為俊美的男人,一路和女學生調笑著走了過來,少年微微眯起雙眼,他應該就是迪安。

迪安見到校門外站著一個十分俊美的少年,他沉默不出聲,只是這麼站在外面也沒有喚人,迪安走過去,就見那個少年盯著自己,「你是迪安導師。」

迪安驚訝,他不記得隆貝學院招收過這麼一個學生,他怎麼知道自己的?

「小子,站在這裡是想做什麼?」迪安推開鐵門走了出來,少年掏出一封信遞了過來,「這是憐。貝拉給你的。」

迪安愣住,憐?是那個小丫頭?

將這封信接過來,迪安展信閱讀,少年看著迪安的表情,他不清楚信上寫了什麼,但通過迪安隱約明白,這封信的內容可能……不太那麼討喜。

迪安看完,將信折好,「進來吧,插班生。」

少年驚訝,這就可以了?迪安帶著少年一路往前走,忽然低聲問了一句,「那丫頭是怎麼形容我的?」

少年微微思索了下,最後開口,「一個老流氓。」

迪安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最後竟然哈哈笑了出來,笑完過後迪安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接下來的時間,我會好好教導你的,放心。」

遠在帝都的憐莫名感覺到一股寒意,憐直覺皺眉,將那小子交給迪安,會不會錯了?

迪安,你可千萬不要誤人子弟啊……小憐,我對你這個決定深表憂慮…… 章節名:章126找打?

憐並沒有將小米逝去的消息告訴糖糖,憐只是說小米已經離開了這裡尋找自己的同伴,只不過在離開的時候給糖糖留下了禮物。

兩隻嗷嗷待哺的小奶媽交到了糖糖的手裡,小女孩兒開心的不得了,將兩隻小奶貓抱在懷裡,笑的合不攏嘴,糖糖的爸媽也十分開心,只要見到他們的女兒開心他們也就高興。

糖糖笑著看兩隻小奶貓,突然小臉又沉了下來,揚起頭一雙大眼睛看著憐,「小米……不會再回來了嗎?」

憐點點頭,摸了摸糖糖的發頂,「雖然小米走了,但小小米卻還能陪在糖糖身邊,這是禮物。」

「嗯!這是小米留給我的禮物!」小姑娘將兩隻小貓抱的很緊,憐淡淡笑笑,「好了,我的任務完成。」

「多謝你了姑娘,這樣的委託你都肯前來,這是給你的評價,五分。」夫婦倆將一張紙條遞給憐,憐笑著接過,這是她第一次為了別人做這種微笑的事情,收穫的卻是滿滿的感謝。

一家三口和憐揮手告別,糖糖舉起手臂使勁兒的揮舞,「大姐姐,有時間來看小小米!」

「好!」憐笑著應了一句,夫婦倆將一包沉甸甸的東西放到憐的手裡,「我們也沒什麼表示感謝,這是新出爐的麥芽糖,希望你喜歡。」


憐笑著接了過來,麥芽糖,這也許是她收到最涉及不到金錢的饋贈,卻珍貴無比。「謝謝,我很喜歡。」夫婦倆憨厚一笑,糖糖走過來抓住憐的手,「大姐姐,有空要回來看小小米啊!」

憐淡笑,手捏了捏糖糖的臉蛋,「好。」

揮手告別,一家三口一直送憐走出麥芽鎮,離開了這個哪裡都充斥著麥芽糖香氣的小鎮子。一路返回到傭兵工會駐地,憐的心情十分愉悅,駐地之內傭兵們沒有一個如憐這般開心,心情或多或少都摻雜著其他,憐特意來到駐地之內的食堂,這裡的飯菜簡單,基本見不到肉,價格也很便宜,很多傭兵都在這裡吃飯,憐頗為愉悅的吃著晚餐,聽到鄰桌的幾個傭兵在談論著什麼。

「聽說了么,五級傭兵的丹澤爾兩兄弟被人給打了。」

幾個傭兵互相看看,「丹澤爾兩兄弟可不是好惹的,能被人給打了?」

「聽說被打的很慘,側面的肋骨被砸斷了幾根。」

「肋骨被砸斷?我靠,看來揍人的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啊!」

「不知道是誰,不過敢對丹澤爾兩兄弟動手,等著倒霉吧,那兩兄弟可是不饒人的主,一旦傷勢好了一定要報復。」

「哈哈,我倒是很想見見這個出手的人,膽子還真大!」

幾個傭兵談笑著,憐這邊則是微微皺眉,她原以為那兩個男人是冒險者,沒想到竟然是傭兵工會的傭兵,五級么……憐微微皺眉,將自己面前的飯菜快速吃完,隨後站起身走了出去,那兩兄弟要養好傷得需要一段時間,畢竟她下手可不輕。

簡陋的醫務室內,兩個大男人呲牙咧嘴的躺在穿上,胸腔一側傳來的陣陣刺痛讓他們呼吸都感覺到困難,斷掉的肋骨好不容易重新接上,但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休息,兩兄弟被人暗算的消息也傳了出去,兩兄弟每每想到這裡忍不住一肚子火!丟人丟大發了!

「那個小丫頭我絕對不會放過!等這傷勢好了,非要找她算賬!說什麼也要找到她!」

「沒錯大哥!找到之後將她的肋骨全都打斷,讓她不得好死!」

兩兄弟在屋內罵的很是激烈,窗外一道身影淡淡的飄過,兩兄弟看直了眼睛!隨後爆發一陣怒吼!

「是她!那個小丫頭!尼瑪的!哦!」兩兄弟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見到憐的身影自眼前劃過,兩兄弟怎麼可能還躺的住!當下就要起身去追,然兩人都忘了,現如今他們的狀況,巨大的力量牽扯引得傷口幾乎崩裂,劇烈的疼痛傳來讓兩兄弟同時發出一聲哀嚎,再度跌回了床上!

兩兄弟動不了身體,只能睜大眼睛看著外面,看到憐走到任務發布板那裡,兩兄弟恨的直磨牙,「嘎吱,嘎吱!」恨不得將自己的后牙就此磨碎。

「這小丫頭竟然也是傭兵,哼!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先別急,等我們傷好了,再找她算賬!」兩兄弟對著遠處憐的背影陰冷一笑,找到了她就不愁這筆帳沒法算了!

此刻的憐已經擁有了五分積分,一級委託還是大同小異,憐並不打算浪費時間,選取了一個差不多迪安的任務就儘快出發了。很快半個月過去,憐的積分速度很快的增長,每一次委託都能得到五分滿分,都得到了僱主的褒揚。半個月之後,憐的積分就已經到達了二級底線,正式成為二級傭兵。

短短半個月憐就已經成為二級傭兵,這讓很多一級傭兵感到不可思議,就算再怎麼迅速也不可能十五天完成三十個任務吧!憐成為了眾多一級傭兵議論的話題,當然也有機靈的人提出要和憐一起完成委託,但被憐拒絕。憐並不想讓別人影響她的速度,她獨自一人的效率很高,帶上另一個就另當別論,她不是慈善家。

憐的拒絕和冷酷態度讓她的風評不太好,在帝國學院如出一轍,那些沒能在憐身上討到好處的傢伙開始四處散布憐的壞話,引得再沒有人接近憐,但憐絲毫不受影響,在成為二級傭兵之後,這些一級傭兵們如何和她有什麼關係?

憐完成委託的速度很快,二級的委託難度稍微有些提升,但和一級任務相比也沒多大區別,只不過報酬給的更高一些。在其他二級傭兵猶豫選擇的時候,憐已經迅速展開行動,開始了她的分數積累。

又是半個月,憐的積分增長速度令人驚訝!半個月之後,憐的積分再次突破到三級底線,一個月而已,她已經接連突破兩級,成為了三級傭兵!

這個低調、沉默、寡言少語的少女立刻引來了眾人的注意,一個月時間竄到三級傭兵,她還是頭一個!

看著眼前的委託任務板,憐忍不住鬆口氣,三級任務終於有了一些實質性的變化,很少出現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已經開始涉及搜集、獵殺,這對憐來說可是一個好消息。

三級委託開始才真正讓憐有種真實成為傭兵的感覺,接受委託也不需要挑三揀四,基本上憐隨手拿了一個就走人了。

「看到沒有,那些委託她連篩選都沒做,就這麼拿走了!」


「是啊,該說她缺心眼還是太自信?」

「一級二級升的挺快,並不代表三級也是如此啊。」

「就是,也不看看三級到四級之間差了多少積分。」

三級傭兵們都在這竊竊私語,憐近日來的表現讓這些人驚訝的同時無一例外的感到嫉妒,憐看上去很年輕,如此年紀輕輕的一個姑娘就將他們這些人輕易的超過去,怎麼想心中都不是滋味。心裡不是滋味,也只能在背後說上幾句,正面和憐發生衝突的,幾乎沒有。

傭兵們也沒多少空閑時間去找別人麻煩,除非發生了摩擦即刻引爆對戰,這裡可沒有那種專門想要找茬的人。憐迅速完成著委託,繼續堅持自己的速度,同樣拒絕了其他人一同的邀請,這讓她在別人的眼中更加高傲自大,然憐對這種傳言已經太過習慣。別人議論,和她沒有半分關係。

而那受傷的丹澤爾兄弟倆,也在積極的恢復中,雖然骨頭癒合的速度不慢但對於兩兄弟來說還是太慢了,他們恨不得第二天傷痛全部好全,立刻去找憐算賬!兩兄弟躺在病床上,每天都能見到憐自自己的眼前走過,這種感覺讓兩兄弟更為咬牙切齒!床柱子都被敲斷了一根,兩兄弟都擠壓著很大的火氣,只等著康復那天,立刻發泄!

「大哥,這小丫頭會不會跑了!」丹澤爾小弟皺眉,有些不放心的問了一句,傭兵工會的流動性非常大,要是不願意當可以隨時走人的!萬一這小丫頭一個不爽走人,他們要去哪兒找她!

「不能,她短時間內,在我們的傷好之前,一定不會走!」丹澤爾大哥惡狠狠的說了一句,丹澤爾小弟咬唇,「要是這樣就太好了!每天看那丫頭片子在我眼前晃悠,我恨的牙痒痒!」

「哼,不著急,她跑不了!」

時間繼續流逝,憐的積分以更快的速度不斷累積,一個月時間已過,憐的積分驚人的突破到了四級傭兵底線,成為了四級傭兵!

這樣的升級速度驚到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四級傭兵們,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一步步走上來的,升到四級的堅信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這小姑娘是怎麼回事!前後兩個月,她就從一級到達四級,這樣的速度未免……太氣人了!

「她一定用了什麼手段!一定是!」有人發出質疑的聲音,懷疑憐用了什麼不正當的手段,查了半天甚至追訪到憐完成委託的那些僱主,皆查不出什麼,相反那些僱主還一個勁兒的對憐進行誇讚。

傭兵們都有些傻眼了,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升級為四級傭兵!J

很快,有人暗中跟蹤憐,自她接去委託的那一刻開始,就有人一路盯梢,憐並沒有理會盯梢之人,還是如平常一樣,等憐完成委託回到駐地之後,盯梢尾隨的人也回來了。

傭兵們一擁而上,問個不停,「怎麼樣!有沒有看到什麼不正規的舉動!」

「她是不是耍了什麼手段,你看清楚了沒有!」

七嘴八舌的疑問砸來,盯梢尾隨的人微微有些獃滯,當所有人都不再開口發問的時候,他喃喃低語,「太快了,她完成委託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那是人的速度嗎!」

盯梢者說的話讓眾人不解,沒等眾人再發問,盯梢者已經自覺的走開了,只不過總在喃喃低語什麼,憐站在暗處,看著自己卡片上累積的積分,再看那些傭兵們質疑自己的態度,不禁一笑,將卡片收起,憐反身往外面走去,她可沒多餘的時間陪這些人玩,她要不斷的提升等級,不斷的往上爬!

又是一個月時間過去,不論眾人如何疑惑、猜忌,誰也沒有影響憐的前進步伐,跟蹤也好什麼也罷,都沒有找到憐耍手段的證據,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憐的積分以極快的速度增長,這速度讓人不敢相信!


再一個月過後,憐讓人驚爆眼球!成為了五級傭兵!

眾多傭兵都有仰天長嘯的念頭,這尼瑪的怎麼可能是真的!但這尼瑪的的確是真的!

眾人迭爆眼球,憐在這片駐地之內也算是個名人,憐。貝拉這個名字也被大多數人所熟知,每當看到憐傭兵們免不了會說上幾句,對憐的懷疑和猜忌一直都沒有少過,憐。貝拉很出名,但憐。貝拉也低調的不行,除了接受委託、外出、回來登陸積分,再沒有人見到過憐,要知道以這樣速度升上來,多少應該有點自傲,但自憐的身上卻美譽半點體現。

漸漸的,有人開始猜測憐的來歷,她的身份等等,猜來猜去只有更離譜的說法,畢竟傭兵工會從不過問你是做什麼的。只要你想當傭兵,就歡迎你加入。

「她是紅衣主教的女兒!」

「不對吧,我聽那XX說,她是一位身份貴重的貴族之女。」

「不是,我聽XX說,她其實是教廷內部的人!」

「不不不,其實她……不是人類!是其他種族!」

「……」

估計這是最離譜的猜測,憐無意間聽到這些只能無奈笑笑,人的想象力果然很大,她只不過是個普通人,用的著給她冠上這麼多頭銜?

在種種猜測下,憐的積分積累進行的非常順利,在眾人都以為她會以更為驚人的速度成為六級傭兵的時候,大麻煩來了。一直在病床上躺著的丹澤爾兩兄弟,在細心調養了三個月,咬牙切齒了三個月,怒火高漲了三個月之後,傷勢恢復!

「憐。貝拉在哪兒!」憐的名字兩兄弟也知曉,在康復之後的當下,兩兄弟怒火沖沖的四處搜尋著憐的身影,丹澤爾兩兄弟是出了名的壞傢伙,很多傭兵都在猜測憐。貝拉到底什麼時候和這對兄弟結下樑子,最後有人推離出了正確答案,讓丹澤爾兩兄弟卧床不起三個月的人,正是憐。貝拉!憐。貝拉打斷了這兩兄弟的肋骨,現如今丹澤爾兩兄弟定然是要復仇了!

「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大部分傭兵都看好戲的態度,丹澤爾兩兄弟可沒人敢惹,在五級傭兵群中橫行霸道,看誰不爽那可就直接揮拳開揍,根本不管其他!一個瘋狂晉級怪胎和臭名昭著的丹澤爾兄弟,到底誰更勝一籌?

丹澤爾兄弟在駐地之內遍尋無果,最後有人告知憐。貝拉接受了委託已經離開,丹澤爾兄弟陰狠一笑,離開了?不要緊,她總有回來的時候!兩兄弟也不接委託了,直接堵在駐地大門處,兇惡的神情嚇著了不少新傭兵,兩兄弟就不信等不到憐。貝拉回來的時刻!

憐此次所接的任務繁瑣了些,耗費了兩天時間,好在最後圓滿的完成委託,拿到了全分。憐的心情不錯,也打算在回程的時候放鬆下自己,所以回程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就這樣四天過去,憐還沒有回來,她在享受放鬆,但守在大門外的兩個男人卻已經火上眉毛,徹底呆不住了。


「大哥!那小丫頭片子該不會真的離開了?」丹澤爾小弟緊緊皺眉,一雙眼狠狠的掃過每一個進出大門的人,一個都不放過。

「不可能!就算離開傭兵工會,這裡都會有記錄,沒有記錄就代表著她沒有離開!」

「可是……都傳她完成委託的速度很快,這都等了幾天,她怎麼還不回來!」

丹澤爾大哥忍不住也皺起眉峰,次奧,他怎麼知道!按照常理來說,她應該早就回來了才對,這都四天了,這小丫頭片子難不成真的走了?這要是真走了,他們兩兄弟這幾天的行為豈不是二傻子!

想到這裡丹澤爾大哥怒火中燒,這小丫頭片子揍了他們倆兄弟不說,還讓他們丟盡了人!要是不將這筆賬討回來,他們兩兄弟還要不要見人了!

「大哥!大哥!你看,是那個小丫頭片子!她回來了!」丹澤爾小弟激動的站起來,狂吼一聲,丹澤爾大哥眼神望過去,遠遠的一道身影很為休閑自在的走過來,只需一眼,丹澤爾大哥便知道那正是他們要等的憐。貝拉!

「很好!總算是將這小丫頭片子等回來了!」丹澤爾兩兄弟一躍而起,怒氣沖沖的看著前方,丹澤爾大哥一聲怒喝,「憐。貝拉!我們兩兄弟來向你算賬了!」

憐停下腳步,黑眸看了過去,這兩人莫名覺得有些眼熟,想了一會兒憐便知曉, 大漠藏嬌:駙馬求寵愛 ,憐低低一笑,手輕輕撫摸掌中鮮花,洋洋洒洒的說了一句,「怎麼,你們的肋骨好了?」

就找打吧……找打吧……找打吧……無限迴音……這幾天更新的時間都不穩定,更新的數字也不穩定,明天盡量恢復,謝謝小妞們的包容,謝謝你們 章節名:章126找打?

憐並沒有將小米逝去的消息告訴糖糖,憐只是說小米已經離開了這裡尋找自己的同伴,只不過在離開的時候給糖糖留下了禮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