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今後還是稱呼我冷沐風,太子實在不敢當。」

「大家今後還是稱呼我冷沐風,太子實在不敢當。」

「不,太子殿下,我們現在已和大周帝國勢不兩立,索性亮明身份,還能爭取一些對大周不滿的人前來投靠我們。」閻君山說道。

「對,我贊成,又不是說我們隱瞞身份,周聖元就能放過我們。」柳飛絮說道。

「對,我也贊成!」

「我贊成!」

十餘人紛紛表態,支持冷沐風恢復古風的身份。

圖魯興奮的看著冷沐風:「太子,從逍遙山殺出來,一路追隨到這裡的散修有五百六十一人,您不能讓他們寒了心,不如現在就打出古武帝國的旗號,號召天下,討伐周家。」

石屋中頓時安靜下來,柳雄看了一眼興奮的圖魯,眼中滿是憂慮之色。

百里奚興奮道:「我贊成,我們立即復國,討伐逆賊周聖元。」

司徒平一把將他拉住,看了一眼冷沐風說道:「太子,周聖元現在應該是被四大家族牽制住,一時沒有精力來征討我們。但若我們此時突然復國,等於逼迫四大家族與周聖元又團結起來,一起來對付我們。」

冷沐風點點頭,對圖魯說道:「聽到了嗎,復國的事情急不得。」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總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圖魯問道。

冷沐風看向柳雄,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個駝背老人睜眼向他看來。

「柳伯父可願意柳家的弟子也加入我們?」

柳雄苦笑道:「我現在還有選擇嗎?」

「多謝柳伯父。」

「不用,柳植過來。」

「老奴在。」那個駝背老人往前一步走了上來。

「今後你一切聽太子吩咐!」

柳植一愣,還是躬身應道:「柳植遵命。」

說完,轉身對冷沐風行了一禮道:「柳植率柳家三十六名弟子投效殿下,今後唯太子命令是從。」

「多謝柳老。」這可是讓宋寶都忌憚的人,冷沐風急忙上前扶住他:「柳老不必客氣,今後您就和我師父一起留在武堡,保護眾人的安全。」

「遵命!」

毛五六見狀,上前一步說道:「武堡原有九名武者,願意投靠太子,還望太子不要嫌棄我們修為低下。」

「多謝毛大哥,我求之不得!」

「哈哈,我們現在也有六百零六名兄弟了,而且都是修鍊者,遠遠朝過一般的中小家族,太子殿下要考慮一下,接下來該如何發展了。」閻君山說道。

「不錯,上次宋寶賠償給我們十件仙器、三十萬兩白銀和十萬兩黃金,我們的財力也足以支撐,太子可以放開手腳去做。」柳飛絮也說道。

冷沐風有些不好意思:「這是宋寶賠償你們家族的,我怎麼能拿來用。」

「那就當我們柳家全力資助太子了,還有那一百匹奔霄寶馬。」柳雄說道。

眾人盡皆訝然,百里奚不敢相信的問道:「這都是三山郡的宋寶賠償的?」

柳飛絮哈哈大笑:「太子殿下綁住了宋家的二公子,那個宋寶你不知道有多聽話,當時太子還要他賠償一百顆玄元丹呢,他如何拿得出來,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嗎?我們家也拿不出一百顆玄元丹,老大這也太狠了。」百里奚看向冷沐風道。

「是啊,不過你父親和兄長資助了我們三十顆玄元丹。」冷沐風說道。 這次輪到百里奚驚訝了:「殿下見到我父親和大哥了?」

冷沐風點點頭:「我和師父被周坤、周勝追到了歸綏郡附近,想到你家族就在那裡,便過去向你父親打個招呼,提醒他注意防範周聖元。」

「他,他們都還好吧?」百里奚沉默下來。

「你放心,他們都很好,現在周聖元還不敢對你父親怎麼樣?」

「嗯,多謝太子殿下。」

司徒平安慰一下百里奚,對冷沐風說道:「現在我們也算是兵強馬壯,雖然還不能立即復國,但總要有個名號,不能讓兄弟們散了心。」

「對,像神機帝國有神機閣,蒼龍帝國有蒼龍閣,周聖元那一支全部有修鍊者組建的軍隊,雖然我們還不知道叫什麼,但一定有一個很拉風的名字,我們也要起一個,蓋過他們。」臧俊興奮的說道。

「對,太子殿下想一個名號。」

「咱們古武帝國之前的禁軍很牛叉,他們叫什麼名號?」馬大元問道。

「就叫禁軍。」圖魯黯然回答道。

「對不起,圖魯大哥我不是故意的。」馬大元見圖魯想起了往事,連忙道歉道。

「沒事,當時的禁軍是修鍊者和精心挑選的精銳士兵組成的。」圖魯解釋道。

「我們就叫神軍營。」冷沐風突然說道:「今後加入神軍營的,除非有特殊的本領,否則最低修為也要是一階武師。」

「神軍營,好名字。」

「就叫神軍營,全部由修鍊者組建而成。」

「太子殿下就任我們神軍營的統領吧。」有人提議道。

冷沐風的思路這時完全打開,事已至此,就痛痛快快鬧他個天翻地覆。

「師父、柳伯父和柳老,任我們神軍的長老,平素不外出,坐鎮武堡。」

柳雄看了一眼雲飛揚,笑道:「我們這三個老骨頭還是被你抓了壯丁,恭敬不如從命,我沒有意見。」

「遵命太子殿下!」柳植倒是直接。

雲飛揚滿臉不情願的看著冷沐風:「我可是你師父。」

「師父就給個面子吧,您看人家都同意了。」

「好吧。」雲飛揚見眾人都看著他,無奈的說道:「不過,我會找機會去一趟武寧郡,你知道的。」

「是,等條件允許了,師父隨時都可以去。」

搞定雲飛揚,冷沐風心放下了一半,接著說道:「我建議神軍營分為鐵血堂和黑冰衛兩個部分,鐵血堂負責在正面戰場與敵交戰,黑冰衛負責暗殺、滲透、偷襲和情報收集。」

眾人這時都安靜下來,冷沐風問道:「大家有沒有異議?」

「沒有。」

「同意。」

冷沐風說道:「那好,圖魯負責鐵血堂,司徒平、閻君山為副手。」

「同意。」冷沐風話還未說完,百里奚、臧俊、馬大元等人就說道。

「柳飛絮負責黑冰衛,毛五六為副手。」

毛五六錯愕的看了冷沐風一眼,他修為低、性子耿直,如何能負責黑冰衛,連忙說道:「多謝太子殿下照顧我們武堡的老人,只是我確實不適合負責黑冰衛,我願到鐵血堂當一名小兵。」

「這裡的情況你最熟悉,平時也都是你到外面採購物資,你帶人潛伏過去,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冷沐風說道。

毛五六想了一下說道:「也好,我定全力以赴。」

冷沐風安慰他道:「你不用擔心,柳飛絮心思縝密,你們兩人配合好,不會有問題的。」

「是,多謝殿下信任。」毛五六、柳飛絮說道

圖魯、柳飛絮、司徒平和閻君山也齊聲道:「我等定不會讓殿下失望。」

冷沐風說道:「給你們三天時間,將人員挑好,另外將所有的金瘡葯、金烏丹、培元丹、靈石和晶核都集中起來,統一分配。」

「遵命太子殿下!」眾人齊聲喝道。

冷沐風取出十餘顆玄元丹,分給一人一顆:「大家自己找機會吸收掉,人員分配好之後,先督促大家修鍊,儘快將修為提升上來。」

柳飛絮一愣:「殿下還要出去嗎?」

「田有雨來過這裡,他的三十萬大軍就在距此不遠的青龍關,我要去拜訪一下他。」

「不行!」圖魯立即阻止冷沐風道:「你若去了青龍關,只怕會立刻遭到田有雨的毒手。」

「青龍關雖對我們威脅極大,但殿下親去,危險卻是更大,還請三思。」閻君山也說道。

冷沐風伸手制止住其他人,說道:「你們都不必勸我,我和師父同去,田有雨即便想殺我,也要掂量掂量。」

眾人見狀,只好作罷,冷沐風說道:「神軍營十人為一個小隊,百人為一個中隊,千人為一個大隊,現在我們的人數雖然還沒那麼多,但編製一定要有。」

「是,相信我們很快就會突破千人。」司徒平信心滿滿的說道。

「還有,告訴兄弟們,那十件仙器先留在我這,今後立下大功者,無論是誰,獎勵一件仙器,先到先得。」

「哈哈!我們一定將消息通知下去。」

「這下可有熱鬧看了。」

司徒平幾人興奮起來,看樣子他們對這十件仙器也是志在必得。

冷沐風說道:「好了,大家開始吧,我明天和師父出發,速去速回。」

「殿下小心。」司徒平等人慢慢退了出去。

圖魯留了下來,盯著冷沐風道:「其實你沒必要冒這個險,有師父坐鎮武堡,借田有雨三個點他也不敢來。」

「可是你忘了還有周混。」冷沐風說道:「一旦周混親自前來,武堡怎麼辦?」

「那田有雨能保武堡嗎?」

冷沐風搖搖頭:「自然不能,所以我要去找他,另外這裡一定要保密,神軍營的消息也不能泄露出去,以免過早的將周聖元引來。」

「我明白,我會親自帶人封鎖這裡,好在散修大都集中到了虎陽堡,這裡現在根本沒有人來。」

「好,保重!」

「保重!」

兩兄弟剛相見,又要分開。冷沐風突然叫住圖魯,拿出十五顆玄元丹交給他:「抓緊時間吸收掉,儘快將修為提升上來,只有這樣你才能助我復國。」

「謝謝大哥!」圖魯知道冷沐風是擔心他的安危,眼眶一紅,一把抱住了冷沐風。 「大老爺們哭什麼。」冷沐風一把推開圖魯:「小時候揍你,也沒見你哭過。」

「我什麼時候哭了,你小時候力氣小得像一隻雞仔似的,哪能打得疼我。」

「我靠!敢罵我像雞仔。」冷沐風一巴掌拍了過去,圖魯身形一晃,飄到了石屋外面。

「算你跑得快。」

「師父說了,保命的一定要先練好。」

冷沐風問道:「倉庫在哪?」

圖魯說道:「左側那個山體看到了嗎,下面挖了一個洞,東西都暫且存到那裡了。」

說著向左側的那座山脈一指,冷沐風騰空飛來,這裡有兩名柳家的弟子守在兩側,見到冷沐風,同時躬身道:「見過太子!」

「辛苦了,我到倉庫中看一下。」

「太子請!」

一名弟子待冷沐風進來,也隨著跟了進來,介紹道:「我們的倉庫共分為三個部分,中間的這個山洞最大,存放的是三十萬兩白銀和十萬兩黃金。左側那個山洞次之,存放的是金瘡葯、金烏丹、培元丹、靈石和晶核。右側那個最小,用來存放法寶的,現在只有十件仙器。」

冷沐風問道:「糧食呢?」

那名弟子連忙回答道:「糧食都存放在外面一間專門的石屋中,現在糧食不容易買到,大家都在商議獵殺妖獸吃呢,還能挖到晶核。」

「嗯,現在只能先如此了。」冷沐風點點頭:「我這裡有一批東西,你歸類一下分別放進去。」

「是,太子!」那名弟子應道,不過他很快就傻了眼,只見冷沐風從一個戒指中取出了數十個包裹,有布的,也有獸皮的。

接著又是數十件法寶,散發出七彩光芒,隨後是一堆碎銀子、黃金,還有二十多個木盒子。

「木盒子里裝的是從妖獸森林採集的仙草,和法寶放在一起。」冷沐風吩咐道。

「遵命太子!」那名弟子獃獃的說道。

冷沐風將乾坤戒指徹底整理一番,只為穿山甲留下了幾顆五級妖獸的晶核,以及六十三顆金還丹和六顆玄元丹。

穿山甲上次吸收掉那顆六級妖獸的晶核后,便時睡時醒,身體愈發沉重起來,冷沐風決定將它留在武堡。跟著自己四處逃亡,也不利它進化。

出了倉庫,外面一片忙碌,圖魯、柳飛絮各帶著幾個人在挑選人員,一個個將自己誇成了一朵花。

冷沐風沒有去摻和,問了一下守在倉庫外的另一名弟子,向柳雄的住所走來。

柳雄住在最後面,冷沐風進來時,發現雲飛揚、柳植都在。

「三位長老都在,那我就省得跑了。」

「太子有什麼吩咐?」柳雄急忙起身道。

柳植一躬身:「見過太子。」

只有雲飛揚坐在那裡沒有動靜,冷沐風將穿山甲從肩膀上抱了下來,又拿出幾顆五級妖獸的晶核放在桌子上:「請您幫忙照看一下穿山甲,這些晶核吸收完了,就讓它到妖獸森林中自己去獵殺。」

「請太子放心,交給我就可以,我正好要閉關一段時間。」

「倉庫中的培元丹,伯父和柳老有需要,隨時可以去取。」

「好,多謝太子!」

「那我呢?」雲飛揚在一旁問道。

「您就明天陪我去趟青龍關吧,哈哈!」冷沐風笑著走了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