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牙怎麼能這樣。」鍾離捂著眼睛。

「大牙怎麼能這樣。」鍾離捂著眼睛。

殭屍身體一頓,一腳將大牙踹飛出五六米,大牙也將劍拽了出去,大牙嘴裡吐出鮮血,「大牙。」我喊道。

「居然爆菊。」殭屍握著拳頭朝大牙走去。

「看你菊花太美,忍不住…………呃。」大牙吐了出來,「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下次還她媽爆你。」大牙突然喊到。

殭屍輪起黑色腐肉的拳頭,朝大牙的額頭打去,大中就完了額頭俗稱天靈蓋,也是命門!

「你媽的住手。」我忽然大吼,身邊發出強大的陰氣,殭屍忽然看向我,我突然發起攻擊,將它踹出數米,接著它重重摔在了地上,殭屍吃驚的看著我,我他媽又憤怒了。

不死武皇 想殺我,找死。」我朝殭屍刺去。

「我們都是殭屍,我也沒想殺你啊!」殭屍驚恐的對我道。

指甲停在了它眼前,「是啊,都是殭屍,我臉帶微笑。」

變成屍人後,我發現他咋這麼笨,我沒成殭屍前,它不是要殺我嗎?笨,笨…………

「喂,黑主,你怎麼能放它,快殺了它。」大牙喊到。

「黑主現在是屍人,聽不到我們的話。」戴爾道。

我看著大牙和戴爾,看了看青色的指甲,「我們和不聯手,將他們一舉拿下。」殭屍對著我道。

「好!有意思。」我爽快的答應了。

「不……不是,黑……黑主。」大牙和戴爾向後退著,拿著軒轅劍對著我。

「這倆我來,我要抱一劍之仇。」殭屍看著我。

「隨便,不過留條命,我要解刨的。」我舔舔指甲。

殭屍和大牙他們撕打,我目光移向一旁,看見了鍾離,我身體一驚,「孽緣。」

鍾離向後退,我沒有理她,因為碰到她,准沒好事,「給我回去。」鍾離拿桃木劍戳在我肩上。

肩膀傳來灼熱的感覺,「為什麼,是他憤怒叫我出來的。」我站起。

「那你可以不出來啊!」鍾離向後退。

「孽緣,只有殺了你。」我手掐住她腦袋。

「黑主,黑主,你個狗娘養的,他媽怎麼老變,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鍾離拍打著我手臂。

「去死。」我手使勁的掐著。

「急急如律令,破。」我手被彈開,「爆破符。」我看著鍾離。

「沒錯。」「那又如何。」

「小子,乖乖受死。」殭屍朝戴爾一通亂砍。

大牙和戴爾個自使了個眼色,戴爾托住殭屍,大牙在四周貼符紙,「黑主說過這陣式,發動。」

大牙咬破手指,擦於桃木劍上,「引雷。」戴爾撒向空中數張靈符,一陣風吹過,一張靈符吹到我身上,我沒注意到。

一下將鍾離按在地上,「說,想怎麼死,是想被分解呢,還是吸干你的血。」

「那個,能不能不死啊!」鍾離哭泣著。

「必選一種。」指甲插在她臉旁。「我不要被分屍。」鍾離喊出。

「那就吸血了。」我慢慢向她靠近。

「大牙,戴爾,救我~」此時大牙和戴爾正發動陣式,看向鍾離,「大牙,你去救她。」


「你說的輕巧,我擋著它,怎麼救她。」大牙吃勁擋著殭屍。

「雷~」戴爾喊到,符中發出閃閃的雷光,朝殭屍打去,墨斗用於引雷做用。

在我要咬到她的時候,背後的符突然發動,背後被電出個大窟窿,「就說碰到你是孽緣。」我倒在了一旁。

殭屍被電的爆體,粉身碎骨而亡,「黑主,黑主。」鍾離晃著我。

「啊~沒事,只是很疼。」我的傷口開始癒合。

「癒合了,好厲害,你到底是?」鍾離看著我。

「不知道啊?」我站起。

「我們通過了吧!」大牙他倆看著我。

我看了看四周,「通過了。」

「我們去村裡借宿一宿。」我看了眼天空道,向墳墓外走去。

「唉!沒治著鬼,有治的殭屍。」戴爾嘆氣。


「鄉下鬼少,殭屍多,因為都是屍體。」我們借宿在一位老大爺家,家中就大爺和大娘,還有個兒媳和一兩歲的孩童,還有個兒媳婦,兒子外出打工,兩個房間,我們住在西間,大爺我們住在一起,大娘和兒媳住在東間,他們也讓鍾離過去,但她就不過去,說不定有啥陰謀,還挨著我睡。

他們都漸漸睡去,我在感覺身體中的靈力,「那個,黑主。」鍾離叫著我。

緩緩睜開眼睛,轉頭看向她,我向後退了退,「男女授受不親,你要幹啥。」

「我只是想問,那天晚上那人是你?」

我向她靠近,「是不是像怪物啊!有沒有害怕。」

「沒……沒有。」

「哦!是嗎?」我閉上眼睛,手握著她手,「我也不想。」

「是嗎?」鍾離閉上眼睛。天漸漸亮了,「果然有一腿。」大牙喊到。

我醒來,發現大牙盯著我,我忙忙收回手,輕咳了幾下,戴爾盯著我,「都牽手了,還沒什麼。」

「行了,不提這事,真的沒什麼,我們收拾收拾東西走吧!」

「怎麼出去?」鍾離道。

「當然是走出去了。」我坐在院子中道。

「各位還是吃完飯在走吧!」老伯的兒媳婦走出,叫我們吃飯,我看著她腹部,「幾個月了。」


女子甜美的笑著,「五個月了。」

「哦!那得……」我看著她腹部,看到了裡面,透視了過去,嬰兒還未長全,但睜開了雙眼,瞪著我,還對我笑,我咽口唾沫,「我們能在這多住幾天嗎?」我看著女子肚子。

「來者就是客,請。」女子對我微笑。

「大哥,我們為什麼還要在這住。」戴爾道。

「那女子肚中胎兒有些奇怪,所以我要查查。」我看著這院落。

我們吃完飯,沒事在村子里遛彎,他家那孩子很奇怪,眼圈發青,還很邪,給人一種不知名的感覺。

我們在外溜達到很晚,我們在山頂用羅盤觀察四周,發現羅盤指著老伯家,我發現不妙,老伯兒媳婦肚中一定是個邪嬰。

我們回來時,發現大爺和大娘跪在兒媳身邊哭泣,我們忙忙跑了過去,「怎麼回事?」

大娘哭泣梗塞,「死了。」

我愣住了,「死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早上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死了。

「怎麼回事啊!」大牙問道。

「被孩子給掐死了。」大爺也哭泣著。

「啥,被那孩子掐死了。」鍾離驚訝道。

「怎麼可能,那個大的才兩歲,現在剛會走吧,怎麼能掐死他媽。」戴爾很是懷疑。

「那孩子一定吸收了月精。」

「什麼,月經?」大牙驚訝道。他人也都是驚訝,「不是那個月經,是月精,月之精華,又稱月陰。」

「月圓之夜,惡靈都會吸月亮的精華,月屬陰,日屬陽,這就說明為什麼鬼在黑天出沒,估計這東西一定是吸了孩子靈魂,佔了身軀,那肚子里那個,一定也是惡靈,現在估計已經跑了。」

「如果惡靈占孩子身體,那肚子里和外面這個跑了,那孩子母親是,怎麼死的。」鍾離看著屍體。

屍體七竅流血,面容扭曲,好像受到了很大的痛苦一樣,我掀開單子,屍體全身是血的倒在涼席上。

「果然,破肚跑出去的。」

「好慘啊!」鍾離嚇得捂住眼。


「那這倆惡靈難對付嗎?」戴爾道。

「惡靈,就是鬼嬰,想急於投胎而找嬰兒附體罷了,這得看它鬼術如何,但為什麼沒出生就急於破體呢?」這點我很疑惑。

「準備羅盤,那嬰兒一定還在這村子里,馬上準備行動,用羅盤找到它倆。」我掏出背包。


我們在村外四處搜索,我和鍾離一組,大牙和戴爾一組,羅盤指引我像村西跑去,大牙和戴爾向東跑去。

我和鍾離停止了跑,「羅盤停了,就在這,小心。」

「在那,鍾離指著房頂。一個全身濕漉漉,身體發白,嬰兒模樣的孩子,站在房頂,吸收著月精,看我們發現了它,立刻像我們發動攻擊。

「卧槽。」我推開鍾離,拿過軒轅劍,朝它砍去。一劍劃開了它的皮膚,它坐在地上開始哭泣,「哇哇哇哇,媽媽,我要媽媽。」惡靈哭泣著,聲音震耳。

「你媽都讓你害死了,去地獄找她吧!」我砍向它。

「她不是我殺的。」惡靈嬰兒稚嫩的聲音說出,劍停在它額頭上,沒有劈下。

「怎麼回事?」鍾離靠近那惡靈。

「喂鍾離,小心。」我警惕。

鍾離將它抱起,「你看,沒事的。」鍾離抱著它。

我拿出符紙,在它面前晃了晃,「小弟弟乖,說,到底怎麼回事,不然我滅了你。」我狠狠說道。

「你……你要是傷害我,我就咬死這姐姐。」惡靈把著鍾離手臂。

「你***小惡靈,我弄死你。」我拿符要貼它。

「行了黑主,還是趕緊把事情弄明白吧!」鍾離推我。

戀上異能男友 先去找大牙他們吧!」我打頭走。

「惡靈,你怎麼會在那女的肚子里啊!」鍾離細聲問道。

「我在地府,看見許多鬼孩子都有母親,而我沒有,我還沒看到這世界的樣子,就被母親墮胎了。」惡靈哭泣著。

「好可憐啊!」「我也想要母親,所以沒投胎就跑那孩子身體中了,沒想到,我沒出生,母親又死了,哇哇哇!」惡靈哭的更大聲了。

「我沒猜錯的話,你母親是被那孩子掐死的,你為了報仇,衝出了你母親體內,想和它打,結果沒打過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