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在聊什麼話題,聊的這麼開心?」伊莉斯側著頭問在一邊站著的夏洛特。

「她們在聊什麼話題,聊的這麼開心?」伊莉斯側著頭問在一邊站著的夏洛特。

「她們在聊一些齷齪的話題,像我們這種純潔的孩子最好必要去參與。」夏洛特冷冷的說著。

「喂,夏露,不要說的那麼無情嘛!」莉莉聽到夏洛特說話,朝夏洛特走了過去。

「誰允許你叫我夏露了?」夏洛特氣的雙手插在腰上,然而就是這個動作,導致她本來就裹得不是很緊的浴袍滑落了下來。

「呃……」夏洛特驚訝的盯著自己微隆的胸部。

「啊咧,好奇怪,平時看著明明要比這個大上不少的啊,難道說……?」莉莉疑惑的問道。

「是啊,是啊,我平時是有放胸墊兒在裡面啦,這又如何,」自尊心甚強的夏洛特簡直要暴跳如雷了,「我現在還處在發育期,以後還會慢慢長大的啦,而且英國的貴族女人都習慣於後發制人!」

「真的嗎?」莉莉揶揄的問道。

「你,你……」夏洛特氣的嘴唇直抖。

「喂,我說,你們打算還要在這裡站多久啊?」愛子突然不高興的插話道,「我們不是來泡溫泉的嗎?」

愛子淋浴過後更像是披頭散髮、身著白衣的Q版貞子了。

「啊,抱歉,抱歉,我們現在來泡溫泉吧。」賢惠的涼子就像是個大姐姐一樣。

「哎,可以泡溫泉了嗎?太好了!」伊莉斯像得到了赦令一樣,飛速的沖著池子里跑去,然後「撲通」一聲砸進了溫泉里。

伊莉斯你倒是把浴袍脫了再跳啊!不對,脫了也不能跳啊!

雷千差點兒就沒忍住,吐槽出聲。

「啊,我也來!」說完,莉莉也同伊莉斯一樣,直挺挺的跳進了溫泉池。

池子里的水位一下子猛漲,雷千差點兒就嗆一大口水。

涼子也先把纖纖玉足放到溫泉里,試試水溫,然後整隻腳踏進水裡,接著走進了溫泉池。

果然大小姐的素養就是不一樣。

「哼,既然你們都進去了,那本小姐自然也不能落後。」夏洛特也走進了池裡。


最先提議要進入溫泉的愛子卻沒有踏入溫泉池,反而是蹲在了池水邊,低頭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

誰也不明白愛子到底在看什麼,當然更沒有人會知道愛子只是想起了在井中差一點兒死去的真五郎哥哥。

「愛子妹妹,你在幹什麼呢?」伊莉斯揚起頭看著愛子。

「沒什麼。只是這裡水汽太大了。」愛子抹了抹眼角邊的淚水。接著愛子也撲通一下跳進了溫泉池。

雷千暗道,現在大家都在水裡,正是逃出去的絕好機會。只要憋住氣,衝到入口前……

「哎?哥哥,你在這裡幹什麼呢?」已經游到雷千背後的伊莉斯詫異的對雷千問道。

「噓!」雷千趕緊做出了噤聲的手勢。

「雷老師……」這次,是熟悉地形的涼子出現在了雷千的背後,雷千回過頭來,涼子羞澀的漲紅了臉。

「雷老師來偷窺了嗎?在哪在哪?」莉莉同學為什麼顯得那麼興奮啊……

「膽子真是夠大啊!」夏洛特氣勢凌人的說道。

「變態哥哥!」愛子的眼睛里似乎要噴出火來。

「嘿嘿嘿。」雷千搔著後腦勺,他感覺到好像大事不太妙……

十分鐘之後,雷千被愛子用頭髮掛在了假山上,一顆突出來的尖石角動彈不得。

溫泉池裡已經空無一人。 「阿嚏!」

雷千從來不會想到,自己泡個溫泉居然會感冒了。

當然,他被掛在假山上,過了一個小時才被清水家的管家三井發現,並放了下來。

雷千擦乾了自己的身體,換上自己的衣服,又披了好幾條毛毯才終於暖和過來。

「你的學生們現在正在餐室里用晚餐,請隨我一同前往吧。」三井說著就在前面給雷千帶路。

「阿嚏!」

雷千現在的樣子看起來肯定慘不忍睹。

「噗嗤」,白鬍子的三井居然突然捂著嘴笑出了聲兒。

「啊,失禮了。」三井趕緊板起了臉,然而他的嘴角眉梢還是滿滿的帶著笑意。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雷千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話說三井老頭兒你笑話看夠了沒有,要想笑就笑出來,別憋壞了身體。

算了,雷千心中暗想,人家招待我們好吃好住,而且錯在自己在溫泉里睡著了,老人家想笑就笑吧。

三井帶著雷千走進了餐房。

這間餐房是一間富有日式風格的和室,正中是一張大長桌,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美味料理。

和室的兩邊牆壁上掛滿了書畫珍品,每一幅看起來都價值不菲。

雷千班上的五名少女已經先坐在大桌的旁邊了,就等著雷千入席就可以開始用餐了。

不過看起來,五個人誰也沒有抬眼看走進來的雷千一樣,大概還在為溫泉池裡的事情而介意吧。

雷千怏怏的把腿別起來,學著其他人的樣子跪坐在長桌前。

「那麼,既然人到齊了,請大家開始用晚餐吧。」三井很合時宜的低聲說道。

「我開動了。」愛子和涼子兩個人雙手合十,向賜予食物的神明表示感謝。

「感謝上帝。」夏洛特和莉莉在胸前划著十字,向上帝做著禱告。

「呼……」伊莉斯也……嘛,她也同平時一樣,什麼都沒說,直接就開吃了,現在正在因為吃到了一塊不知道叫什麼的甜糕而大口的向外呼著氣。

雷千也屬於不用做飯前儀式的那種人,他夾起一塊兒炸蝦天婦羅放到嘴裡,這蝦炸的金黃酥透、外焦里嫩,吃到嘴裡唇齒留香,實在是美味極了。但是,好像也有人不買賬——


「哎呀,這蝦子(瞎子)的外殼怎麼這麼澀(色)啊,也不知道在熱油里泡了多長時間,公的母的都分不清楚了!」夏洛特突然陰陽怪氣的說道,好像就是故意說給雷千聽的,雷千心說你也不用這麼諷刺我啊,而且明明你夾的蝦子還是完整無損的呢……

然後夏洛特奮力張開自己的櫻桃小口,「吭哧」一聲將炸蝦一咬兩段,雷千感覺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斷掉了。

看來這炸蝦是沒法吃下去了,試試別的吧。

雷千看到三文魚刺身很是新鮮,又夾了兩片三文魚放到自己的醬油碟里。

雷千嘗了嘗三文魚的味道,三文魚柔滑順口,跟實驗島上賣的那些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看來特產還是要吃當地的最好,雷千忍不住又夾了兩片。

「喔,雷老師,你還真是喜歡這些光溜溜的東西哦。」這次莉莉又來發難,有的時候雷千真想板一板莉莉這種口無遮攔的性格。

「……還好吧,我個人比較鍾情於日本本土產的。」雷千說出了實話,他確實認為八公島上的三文魚比實驗島上賣的好吃,然而他忽然發現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大家的眼神都變了。

莉莉輕輕的吹了一聲口哨,涼子的整張臉都紅了,夏洛特鄙夷的瞪了雷千一樣,伊莉斯嘛,總之,還在吃。

是她們會錯意了,還是雷千自己會錯意了。

涼子突然像下定了決心一樣,目不轉睛的看著雷千。

「雷老師!」涼子像點名一樣叫道。

「在!」雷千趕緊回答。

「如果雷老師真的那麼喜歡的話,我可以,我可以……」涼子臉通紅,說出來的話吞吞吐吐、猶猶豫豫,她的模樣也顯得扭扭捏捏,她把手放在衣領上。

「我可以?什麼?」雷千還是不太明白。

「果然還是不行!」涼子把臉埋在雙手裡,這一刻雷千好像突然明白了點兒什麼。

莉莉和夏洛特臉上都露出了遺憾的表情,雷千暗嘆了一口氣,真是的,這群孩子到底都在想什麼呢?

就在這時,雷千覺得有人捅了捅他的胳臂肘,是伊莉斯。

「哥哥,你要不要吃伊莉斯的桃子呢?」伊莉斯手裡拿著兩個很像桃子的東西遞到雷千的面前。

話說,這是壽桃啊!是一種麵粉製成的點心。

日式料理中怎麼會有壽桃呢?

雷千聽到身後的女僕們紛紛捂著嘴竊笑,心中明白了一二,再看向老管家三井,三井故意把視線別了過去,然後拚命忍住不笑出聲,雷千總算明白了,原來都是你這傢伙搞得鬼啊……

不過,伊莉斯同學,你的口水啊口水,口水都流一地了。既然是給雷千吃的,自己不要饞成這樣啊,表達東西好吃的方式還有很多啊!

雷千接過壽桃,看著滿桌的料理,只有欲哭無淚的先啃著這「白面饅頭」。

「伊莉斯同學,來,這是蜂蜜蛋糕喔。」夏洛特將一塊兒蜂蜜蛋糕放到了伊莉斯面前,看來夏洛特又開始實施她收買人心的計劃。

「嗯,謝謝姐姐,很好吃哦。」伊莉斯狼吞虎咽的吃起了蜂蜜蛋糕。

「哦吼吼吼……」夏洛特被人叫做「姐姐」看起來十分開心。

「來,伊莉斯同學,這是巧克力慕斯。」「這是奶油泡芙。」

很快,夏洛特幾乎把桌子上所有的甜點都堆到了伊莉斯面前。

而伊莉斯一口一個「姐姐」的叫著夏洛特,讓夏洛特十分滿足。

「對了,伊莉斯同學,你在姐姐的前面加上我的名字試試。」

「嗯,好的,姐姐。」

「所以說,讓你加上我的名字啊。」

「好啊,姐姐。」

「名字啊名字。你看雷老師的名字叫做雷千,那我夏洛特大人的名字是什麼呢?」夏洛特故意把名字都告訴伊莉斯了,不過雷千明白,夏洛特太小看伊莉斯的「一根筋」了。

「……」伊莉斯仔細的低下頭思考了一會兒。

「姐姐!」伊莉斯最後得出的答案果然是這個啊,夏洛特被伊莉斯的回答搞得啞口無言,雷千忍不住笑的前仰後合,結果被夏洛特狠狠的瞪了一眼。

雷千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他趕緊重新正襟危坐,輕咳一聲,以掩飾他的窘態。

「你們知道嗎,」夏洛特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在我們英國王室有這樣一種遊戲。就是當一組人裡面只有一名男性的時候,就由這個人當鬼,去捉住藏起來的其他人。」

這個遊戲不就是捉迷藏嗎,或者用日本人的說法叫踢罐子。話說夏洛特,你這規則是胡謅的吧,目的只是想報復我吧?雷千心中暗想。

「好啊,好啊,我就喜歡玩遊戲。說到我們這組人里的男性,那不就是雷老師嗎?」莉莉第一個表示贊同,而且她還把要雷千當鬼的事情點了出來。

「如果雷老師願意當鬼的話,我也願意參加這個遊戲。」涼子低著頭說道。


喂,涼子同學,不要隨聲附和啊,不要被她們帶著跑啊,有時候涼子這種老好人的脾氣也讓雷千感到苦惱。

「哇,玩遊戲啊,伊莉斯也要參加,嚼嚼。那麼我們趕快開始吧。」

伊莉斯你又吃了多少啊?肚子都圓了。而且你是吃飽了,雷千才剛剛吃了一個炸蝦、兩片三文魚,外加小半個壽桃。


「好啦,既然決定好了,那麼就趕緊把桌子收了,我去為大家準備遊戲的場地。」三井笑眯眯的說道,他指揮著女僕們把桌上的料理一疊疊的全部收拾乾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