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放了,不放了,看你們小氣的樣。」何凡收了第五桶血,一臉鄙視地道。

「好了,不放了,不放了,看你們小氣的樣。」何凡收了第五桶血,一臉鄙視地道。

小氣?

這要是換了你東方圖騰神龍,讓我們放血,你答應不?三人很生氣。

又研究了幾個小時,沒有什麼其餘特殊之處,何凡擺手道:「不研究了,你們把這頭帶走吧,其餘的圖騰獸,等你們有東西,再來交換。」

「好吧。」三人嘆息一聲,道:「這秘境也沒什麼好東西了,一起出去吧。」

「可以。」何凡一揮手,籠子出現,將圖騰獸全部收了,他才不會交給火尊處理:「先走一步,我在你住處等你。」

何凡直接離開了,原路返回,來到斷崖旁,何凡感應之力搜尋一番,再次看見了那些噁心的凶獸,生長在地底,從斷崖底爬出來的。

斷崖底沒什麼東西,何凡也懶得多留,直接離開秘境,前往火尊茅屋。

趕緊將圖騰獸多剁幾塊,馬上就要還給南方了,再不動手,到時就沒得吃了。

看著圖騰獸,確定不能再剁,再剁就會死,何凡才停了手,去湖裡抓了幾條魚,又開始啃鈴鐺,這玩意太硬,吃到現在還沒吃完。

做了幾條烤魚,調調口味,腦海中思索著那火字元文,明明只是火字元文,為何能夠斷肢重生?難道自己研究出了問題?

何凡想了半天,想不出原因,最終甩了甩頭,將魚頭變大,以前吃魚頭,都只能吃點味道,這下可以大口吃了。

終於將鈴鐺啃完了,何凡的基因數據到了99.3%,要不了多久,就能十級圓滿了,到時就可以專心將煉體法提升圓滿,之後就是存基因數據,成就天人了。

「何凡。」炎小倩和煉陽炎回來了,同行的還有炎真陽。

「幹啥?」何凡抬頭看了眼三人,又低下頭,道:「沒魚了,去弄幾條魚來。」

身上的東西要省著點吃,雖然空間包很多,但也經不住他敞開了吃,所以,先吃別人的。

「這次多謝了。」炎真陽在一旁坐了下來,開口道。

「要真謝我,就將你們的神器給我幾件。」何凡撇嘴道:「沒吃飽。」

炎真陽:「……」

他很想將何凡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頓,然後告訴他,神器不是用來吃的!

可是,打不過啊,差距太大了。

煉陽炎將魚弄來,何凡做熟,又道:「有酒沒有?」

「有。」炎真陽取出幾壇酒。

何凡倒了一大碗,悶了一口,這才道:「你們南方聯盟,有多少神器?」

炎真陽沉默,我該不該回答?我若說還有,你是不是想吃?你是不是為了我們神器來的?

「還能不能聊天了?說話啊。」何凡很不滿,我一開口,你就沉默,這是幾個意思,看不起我何凡?

「沒了,我南方沒神器了。」炎真陽悶聲道:「西方有神器,你應該去西方。」

「不去,他們不歡迎我。」何凡一臉不滿地道。

三人:「……」

西方不歡迎你,你不去,我們南方也不歡迎你啊,你為什麼還過來?

「其實,我們南方也不……」

「嗯?」何凡面色不善地看著炎真陽。

「沒什麼。」炎真陽立刻改口,道:「不知廚神宗發展的如何,你來我們東方,就不擔心廚神宗出事?」

「能出什麼事?有本事去滅了,反正都是你們四大聯盟的人。」何凡滿不在乎地道,一點也不擔心廚神宗:「真正的弟子,我還沒收到。」

「話雖如此,但廚神宗畢竟是你心血,萬一,我只是說個萬一,萬一出了事,你不會心疼么?」炎真陽低聲道,你快回你的廚神宗吧,好不容易安穩幾個月,又特么跑出來瞎浪什麼。

「廚神宗,你們敢動么?」何凡不屑地道:「我何凡還活著,就是定海神針,誰動一下試試!」

炎真陽說不出話來了,何凡說的沒錯,當初廚神宗弟子趁他去秘境時,竊取機密,最後被何凡處理了,屍體送回來了,結果沒一個聯盟敢動的。

因為,當初有神器的天風霸主都敗了,外加東西方和何凡的態度不明朗,所以南北聯盟也忍了。

「問你個事,風族知道么?」何凡看向炎真陽。

「不知道。」炎真陽神色看不出異樣,淡然搖頭。

「當初龍蛋,是哪個商團的?」何凡又問道。

「龍蛋?那不是你的么?」炎真陽笑道:「何凡宗主別開玩笑了,南方哪有什麼龍蛋,都是你的。」

「是嗎?」何凡冷笑一聲,道:「那個商團,火尊清楚不少,不知道你和火尊,想不想要這些圖騰獸活命。」

「那商團是炎翎的。」炎真陽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你與風族的恩怨,但這和我們南方沒關係,那龍蛋,只是想在罪域賣掉,我們又孵化不了。」

何凡沒有再說,專心吃魚,這話他才不信,那龍蛋都能被掌控,你們會真心賣掉?那掌控儀器,何凡不敢輕易亂拆,暫時扔在包里,等柳擎騰出手來,再研究一下,現在柳擎還在研究靈和各種神通道符,很忙。

天色黑暗,火尊終於回來了,帶著幾塊神通道符,還有一些破石頭,丟給何凡:「這些,換圖騰獸。」

「這些東西,怕是不夠。」何凡瞥了眼那些破石頭:「沒什麼用的爛石頭。」

「這是搜集的道符上面的紋路,全部拓印給你了。」火尊又取出一張紙,交給何凡。

「全部?」何凡不信,看了看臉色難看的火尊,打開牢籠,釋放跪著的圖騰獸,道:「好吧,把這圖騰獸帶走吧。」

「你還掌控著?」火尊看著匍匐的圖騰獸,面色陰沉。

「沒有,它們只是腿跪麻了,你抱著好了。」何凡才不會說,太虛了,剛把他們腿剁了一遍,能站起來才有鬼了。 看著匍匐在地,怎麼也起不來的圖騰獸,火尊三人內心在滴血,這肯定把圖騰獸剁了!

「何凡,你隨我一起來。」火尊想了想,說道。

「去哪?和你一起護送圖騰獸?」何凡挑眉。

「不是,我送圖騰獸去該去之地,你去見一個人,他有事和你商量。」火尊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南方盟主。」

「好吧,來了南方,不見下南方老大,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何凡想了想,與火尊御空而起。

穿過茫茫密林,兩人速度極快,花費一個小時,來到一座城池上空,兩人帶著圖騰獸御空而下。

下方,一名中年男子面帶微笑,拱手道:「何凡宗主,久仰大名。」

「你就是南方盟主?」何凡皺了皺眉,感覺有些不像,這人連頂峰都不是,火尊也沒有急著行禮。

「我帶宗主去見朋友,一個引路人。」中年男子笑道。

「何凡,你跟他去吧,我會去找你。」火尊淡淡地道。

何凡點頭,隨著中年男子而去,火尊去處理圖騰獸。

兩人進入一棟高樓,直接上了最頂層,一名紅髮中年男子早已等候多時,桌上擺滿了酒菜,見何凡到來,連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何凡宗主,請坐。」

何凡也不客氣,直接坐下,看著中年男子,微微皺眉:「南方盟主?」

「南方盟主炎無生,很高興見到何凡宗主。」中年男子一臉笑容地道,只是面上雖然笑容滿面,但眼裡卻是妥妥的嫌棄。

「本宗主也很高興見到你,南方聯盟物產奇特,是個好地方。」何凡說道。

是個好地方,你就別來破壞了行不?炎無生內心很鬱悶,要是換了其餘進化者,他肯定來一句,是好地方就多留一段時間,但何凡,不趕他走,完全是打不過他。

「我也不拐彎抹角了,何凡宗主來南方,所為何事?」炎無生問道。

「沒啥大事,就是走走看看,順便找點東西吃,罪域養不起我。」何凡說道,夜觀天象就不說了,這畢竟是盟主,給他留點面子。

「其實,我南方聯盟,物質匱乏,宗主也看見了,到處都是火山,南方子民多數都是吃不飽。」炎無生麵皮一抽,道,我們都養不起自己,你就別來了。

「在我們東方有句古話,有朋自遠方來,必拿出一切食物招待,有多少就拿出多少,不能丟了主人的面子。」何凡正色道:「而且,我東方乃是禮儀之邦。」

「所以,只是象徵性吃一口東西就走?」炎無生鬆了口氣。

「不,為了給主人面子,主人拿出多少吃多少,若是吃的少了,不是說主人拿的東西不好么?這傳出去,讓人笑話的。」何凡塞了一大口菜,又灌了一大口酒。

炎無生:「……」

你還是別給我面子,吃一口意思下就走,我不怕人笑話。

「何凡宗主,你來南方,是為了風族的事情?」炎無生不再糾結吃的問題,轉而問道。

「順帶吧,我和風族沒多大仇,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何凡一臉不在乎地道。

不值一提?

呵呵,你何凡記仇是出了名的,老子早就打聽清楚了,你跟我說不值一提?

「那是為了龍蛋而來?」炎無生皺眉問道,單純的吃,他才不信。

「也是順帶,能找到更多的東方東西,我也開心,找不到,我也不失望。」何凡聳了聳肩,繼續開吃:「你這菜有點少啊,再上點。」

「南方物資匱乏,食物很少,暫時上不了了。」炎無生拒絕了他的想法,我要是繼續上蔡,你肯定繼續吃,以你的飯量,那要吃多少走?

「你找我來,不是請我吃飯的?」何凡很不滿,就這麼點菜,你和聊什麼?就為了問我為啥來南方?

「只是聽聞宗主能力戰圖騰獸,感到震驚,想要一見宗主的風采。」炎無生淡笑道:「如今一見,聞名不如見面啊。」

「如果沒東西吃,我要走了。」何凡才不想和一個男人尬聊,一桌菜,他已經吃的差不多了,還是餓,又要吃自己的存貨了。

看著炎無生,何凡站起身,忍不住道:「我要走了。」

炎無生一臉迷惑地看著他。

「我要走了。」何凡面色不好看了。

炎無生一臉茫然。

「你們南方都不講禮節么?你客氣下,留我吃飯啊。」何凡期待地看著炎無生。

炎無生微微一呆,沉聲道:「走好。」

蠻夷之地!

何凡又給南方打上一個標籤,不僅丑,尿褲子,還不講禮節!

「何凡。」炎無生看著消失的何凡背影,臉色難看下來:「聖火明先祖的部分軀體,居然被他斬下一小半,他的實力,完全看不透。」

「盟主,先祖殘軀已經送入天人空間,神碑乃是先祖部分軀體融合,與回歸的圖騰獸融合,真能重新喚回聖火明先祖?」火尊走了進來,帶著一絲凝重地道。

「當初聖火明先祖,在最後一刻,分裂出數具殘缺身體,才能保存一絲神智,傳承火族,現在才找回三具殘體,只要全部找齊,定能喚回先祖。」

炎無生眉頭緊皺,道:「繼續尋找其餘秘境,早日找齊所有殘體,何凡,也必須處理,不能讓他知道,先祖的事情。」

「何凡實力太強,先祖一具殘體,也被他輕易鎮壓,神器也奈何不得他,我們該如何殺他?」火尊面容沉重:「或者,可以將他引入天人空間?」

「暫時不行,現在先祖殘缺剛回歸,天人還要穩定先祖殘軀,助殘軀恢復,恢復后再帶先祖去休養。」炎無生沉思片刻,道:「風族如何了?本盟主記得,我們前段時間,剛找到一頭風神族成員。」

「風族怕是也奈何不了他。」火尊嘆道:「若風族能殺他,早就動手了,這麼多年積累,也就多幾位釋靈頂峰,除非他們不顧折損,集體圍殺何凡,才有取勝的可能性,但他們不會這麼做。」

「是啊,我們也不會這麼做,若是損失太大,對於將來的布局不值得。」炎無生面色陰寒,眼中忽然一凝,道:「將他放出來,讓他去斬了何凡。」

「他?」火尊面色大變,道:「盟主,你可想清楚,他未必能斬了何凡,還可能反過來對付我們,當初為了鎮壓他,付出了多大代價,盟主不會忘記吧?」 何凡告別南方盟主,看著眼前引路的中年男子,眼中滿是失望:「你們南方,就不知道禮節么?」

「什麼意思?」中年男子皺眉。

「你平時怎麼招待客人的?」何凡問道。

「招待客人?吃喝玩樂。」中年男子想了想道。

「客人不開心,是不是要讓客人開心?」何凡又問道。

「是。」中年男子點頭。



中年男子直接趴下了,何凡狠狠踩了幾腳,一臉舒爽:「這下我開心了。」

中年男子:「……」

尼瑪,你不開心,你就打我?我招你惹你了?

「給你個機會,請偉大的廚神吃飯。」何凡俯視著中年男子,趁著火尊還沒來,趕緊多吃點。

「我……」

「若是客人不開心,會殺人的。」何凡面色不善地看著他。

「我請你吃。」中年男子抹了把汗,這特么就是個強盜,難怪東方都不喜歡你。

「夠朋友。」何凡滿意地道,兩人勾肩搭背地向飯店走去:「聽說你們南方聖火很神奇,不知道在哪?我想看看,和我的三昧真火,哪個更漂亮。」

「這個是機密。」中年男子警惕地道,你還想打聖火的主意?

「神碑呢?」何凡又問道,南方最強神器啊,不知道好不好吃。

「機密。」中年男子悶聲道,你還想著神碑?

什麼都問不出來,何凡琢磨著,是不是來個幻境,將這貨迷惑時,火尊終於來了:「何凡,我們該走了。」

「好。」問不出東西,何凡也懶得多留,與火尊一起回去。

回到茅屋,炎小倩和煉陽炎又在卿卿我我,何凡覺得不能忍,撒狗糧太可恥了:「小倩,來,本宗主傳你一門神通。」

「不學!」炎小倩直接回絕,鬼才和你學神通。

「陽炎,我教你如何跨越性別轉換,和小倩當姐妹。」何凡又看向煉陽炎。

「我去給你抓魚,你就別為難我了。」煉陽炎面上閃過一抹驚恐,這貨要閹了他?

何凡看向火尊和炎真陽:「看看你們的弟子,一點都不上進,古仙神神通都不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