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沒有變快啊?」

「好像沒有變快啊?」

維多利亞在心中問了自己一句,只是她面色突然就變得極為難看,「砰砰砰砰」。一顆芳心好像被關在胸膛里不安分的掙扎,在用力的撞著自己的胸腔。

她心中極為驚懼,臉色雖然沒有變,其實險些就哭了出來,愛情這個東西是維多利亞不可以觸摸的。哪怕輕輕的一下也不行,害人害已啊!

「不要跳!求你了!不要跳!」維多利亞的心中在吶喊著!

維多利亞的心臟就好像一個淘氣的孩子,越叫它不要跳,它就越是示威似的快了起來。一聲挨著一聲,維多利亞只覺得口中干,她在問自己的心:「難道我真的愛上了這個男人?」

維爾斯就好像一個吟遊詩人一樣,他的聲音哄亮而有漏*點,充滿著無與倫比的煽動力:「當愛情來臨的時候,你不要抗拒,也不要畏縮,它是很美好的。你要放開你寬廣的胸懷,去接納它,卻愛它。你怎麼對待它,它便怎麼對待你!現在你感覺到它的美好了嗎?來吧!過來,這有一個男人可以給你安全感,我的胸懷是你永遠可以停靠的港灣。我是為愛你而生的,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

當脖子感覺到維多利亞冰冷的匕上的殺氣時,這個喋喋不休的傢伙終於把他可惡的嘴巴閉上了。

暴力!是解決問題的最直接手段,雖然未必是最有效的!

維爾斯沒有說話,只是用自己的眼神……好吧!他的眼神實在是有夠噁心,可是不管怎麼樣,他在用自己的眼神。

溫柔的,輕輕的,看著維多利亞的雙眼。

奇怪的是,這雙溫柔(yd)的眼神在與維多利亞對視。這段時間明明很短,但是兩個局中人,特別是維多利亞,只感覺到過了幾個世紀。對於的眼神如大海一般,把自己輕輕的呵護著,現在正在這大海中遨遊!

維多利亞扭過了頭,她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後不理維爾斯。繼續的修鍊起來!

事實證明,溫柔是解決暴力的最有效手段,而且還很直接!

維爾斯心中盛開了一朵喇叭花,他一把拉過正在對維多利亞怒目而視的柏麗,絲毫不顧柏麗的強烈抵抗。然後抱住了她,一邊抱著一邊在柏麗的耳邊道:「柏麗,你不是會看女人的眼神嗎?你看看維多利亞的眼神,她是不是喜歡我!」

「白痴!」

柏麗享受著維爾斯的呵護,卻冷冷的諷刺了維爾斯一句。

她又吃醋了!

「好吧!愛情會讓人變得白痴的,我承認我很白痴!」

「神經病!」

「當愛得足夠深的時候,我想我會是一個神經病的!」

柏麗沒有回答,只是轉過頭去,不教維爾斯看到她的臉,然後用袖子在自己的臉上抹過。維爾斯見過柏麗半天沒有吱聲,只是背脊在輕輕的抖動,心裡便明白了。

柏麗在哭!

第一次見到柏麗的時候,便是為她的迷人的一笑所吸引,風情萬種的她似乎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傷心!什麼叫做哭!當然那只是柏麗為自己戴的一塊面具,真心的柏麗其實心裡從來就不快樂!

維爾斯心裡酸酸的,也不知道柏麗為什麼哭,柏麗的心思從來的就猜不透。有的時候維爾斯心中高興,覺得柏麗也應該為他高興的時候,柏麗卻神色黯然,當維爾斯不高興的時候,可能柏麗卻在笑!

他在後面輕輕的抱住柏麗的腰,把臉貼在她的背上,感受著柏麗皮膚的柔嫩。輕輕說道:「柏麗,如果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多好!那樣我們可以歡一下!」

柏麗嘆了一口氣,輕輕的說,她的聲音輕柔無比,可能也許不是在跟維爾斯說話,只是自言自語而已:「維爾斯,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傷心,什麼叫做快樂,可是自從遇到了你以後。我雖然自覺快樂了許多,可是哭的次數卻更多,我活了二十年,可能前二十年加起來的次數也沒有遇到你以後的多!你便是總讓我傷心,可是我卻放不開你,只覺得和你在一起,便是傷心也是快樂的!」

維爾斯抱著柏麗,手便不老實起來,不知道為何在柏麗的面前總是很能放得開。

「柏麗,你知道為什麼你跟我在一起總是哭嗎?」


柏麗眼角猶帶淚珠,回頭看著維爾斯:「我哪裡知道你這死鬼在想著什麼?」

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如此?

這一聲「死鬼!」只把維爾斯叫得飄飄然,越是貧賤的夫妻,感情越好,便越是這樣互相的痛罵。男人叫女人:「瘋婆娘」,女人通常叫男人「挨千刀的」。

這一聲死鬼讓維爾斯想起了里斯堡時期的時候,一些平民夫妻相互吵架的時候,你一句,我一句。罵得是惡毒無比,罵著罵著兩個就回到家裡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因為你每次哭,都是我弄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柏麗!你哭著的樣子特別的美!其實我就是喜歡你哭的樣子,可是你總是不哭,沒有辦法,我只有把你弄哭。然後我再好好的欣賞!」

不得不說維爾斯的此番言語實在是無恥,不得這無恥的言語反倒讓柏麗高興了起來。

她點了點頭:「如果你喜歡我哭的樣子,那麼!我每天都哭給你看好不好?」

「啊……」


柏麗一聲尖叫,叫得驚天動地,讓維爾斯以為天已經塌了。

她拿起一面鏡子,狠狠在維爾斯的胸口錘了一拳:「都怪你!我剛剛化的妝花了!」

說著氣憤不已,那拳頭便如擂鼓一般在維爾斯胸口敲個不停,維爾斯笑著都受了。只覺得少女的粉拳打在身上自有一股香艷旖旎的味道。

在馬車上沒事與柏麗打情罵俏,經常再騷擾一下維多利亞,在維多利亞的怒氣衝天中哈哈大笑。當然了,絲卡維拉也不能放過,每次他招惹絲卡維拉的時候自然免不了被整治一番。不過每次小小的痛苦維爾斯是不在乎的,他要的便是這種感覺!

這種生活……似乎也是很快樂的! 精靈古路旁邊有一座小村子,名字叫做克莫拉。

這個小鎮本來小得可憐,用村長得莫利的話說來就是:「當年我在村子東頭我放個屁,在村子西邊都能聞到臭味!」

銷量決定了市場,這裡靠著精靈古路,隨著精靈奴隸的日漸搶手,這裡的酒館和客棧的生意越來越火爆。嗯……當年在市場上一名美貌的精靈少女至少可以賣三萬金幣,大量慕名而來的奴隸販子,傭兵團,經過這裡都會在這個小村子歇歇腳,補充一下裝備,也會買大量的酒!

他們會在這裡打聽精靈的行蹤,大方的傭兵們可能會拋下幾個銀幣來做為村民們的賞錢。很多村民為此了一筆小小的橫財!

經常還會有一些會傭兵團抓來的精靈困在籠子里,村民們也都遠遠的圍觀!

當然了!這是當年的盛況,現在就差了許多,自從精靈森林換了一個領,對前來偷襲精靈種族的傭兵們大開殺戒,情況就差了許多。現在的精靈少女的價格倒是翻了幾倍,一個中等姿色的精靈少女少說也值十萬金幣。總有些抱著僥倖心理的三流傭兵團見財起義,現在偶爾還會有三三兩兩的傭兵們經過,或者還有奴隸販子。

在幾十年前,頗有生意頭腦的村長得莫利見這裡人流很多,所以借了不少錢開了許多酒館和客棧,還著實火了一段時間。現在那些客棧大多已無力經營下去了,每每想到這些,村長得莫利就錘胸頓足,只恨那些精靈太過殘暴,為什麼不放開手來被人捕殺?那樣自己的生意就可以繼續下去。現在怎麼說也賺個盆滿缽滿了,足夠自己剩下的歲月風光一陣了!

現在的村長大人已經年過八十了,當年的生意賠錢讓他天天借酒澆愁。就算到了現在,他借的債也沒有能夠全部還得清楚。


得莫利靠著自己現在唯一的酒館還能賺些錢,所以這間酒館暫時沒有倒閉。

現在他已經喝得半醉,穿著這裡村民特有的草鞋,翹起一隻腳。翻著一雙已經滿是酒意的三角眼,他伸長了脖子,眼著亞迪斯城的方向,只盼今天能有些大主顧到這裡,至少也能賺一個金幣!

得莫利的腳旁有一隻灑瓶子,這酒叫做斷腸紅!喝下去可以一直從口中燒到胃裡,得莫利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以往我可以在這個時候喝一些紅酒的,可是現在這瓶斷腸紅我都有些捨不得啊!」

想到這裡,他沖另一個方向——就是精靈森林的方向,是那群可惡的精靈斷了自己的財路!

他狠狠的吐了一口痰!

「呸!這些挨千刀的精靈,媽的!老子詛咒你們全被賣給貴族老爺做寵物!」

夕陽的淡黃色光輝灑在這個滿腹怨毒的老人身上,將他花白的鬍子染得金黃。現在已是傍晚,看來今天不會有什麼大主顧到了!

得莫利嘆了一口氣,將腳下的那瓶殘酒小心的拾了起來,然後一仰脖子,狠狠的灌了下去!當然他是不會捨得全喝的,他只是做一個樣子,其實他嘴巴緊密,只喝了小小的一口。

靠著這個辦法,一小瓶酒得莫利可以坐在這裡整整的喝上一天!

「爺爺!天氣冷了,你把這件衣服披上吧!」

一名十**歲的少女拿了個褂子,給得莫利披在肩頭。得莫利撫摸著這個女孩的手,臉上滿是疼愛的笑意!十**歲本來已經是出嫁的年紀了,可是老得莫利把棺材本都賠得精光,就算是砸鍋賣鐵也湊不夠嫁妝錢。無奈的得莫利只好把孫女露絲的婚期緩了又緩,在這裡十**歲已經是個老姑娘了!

露絲十**歲年紀,精靈古路的山風很大,所以她雖然只有不到二十歲,可是一張臉已經被山風吹得紅彤彤的!露出克莫拉村特有的質樸和青春!

別看露絲長相併不如何出眾,手大腳大的一個農村少女。但是她勝在健康,尤其是飽滿的胸脯,隨著她的動作而顫微微的。豐滿的身材露出青春而純樸的朝氣!


以往得莫利都不敢讓她在傭兵面前出現,生怕哪個傭兵看上了她而強行欺負她!

「露絲!看來今天不會有什麼人來的,我們還是打烊吧!」

得莫利的話未說完,從精靈森林的方向傳來幾聲痛苦的呻吟,得莫利的眼睛一亮,向精靈森林的方向看去!只見有一伙人衣著破爛,正在跌跌撞撞的向這裡走來!

打頭的人名字叫哈吉,是一枝花傭兵團的團長。在半個月前曾經在得莫利的客棧里歇過一晚,當哈吉吹噓自己如何神通,一枝花傭兵團天下無敵的時候,得莫利就在心中冷笑了一聲:「什麼一枝花?大6頂尖的傭兵團哪有叫這個名字的?明明是九流的傭兵團!」

雖然心中不屑,但是老奸巨滑的得莫利還是熱情的招待了這個大6上「著名」的一枝花傭兵團。而哈吉也算豪爽,給了老得莫利十個銀幣。

現在看到這個狀況,肯定是去捕捉精靈族奴隸的哈吉在精靈森林中吃了憋,現在狼狽的回來了!

不過得莫利還是明白的,就算這些傭兵團是九流傭兵團,也不是他一個鄉下老頭可以惹得起的。

哈吉這一次確實夠慘,出去了五十名傭兵,幾乎就是團滅的下場。在精靈們的弓箭雨下,只剩下他和四名手下逃了回來,還有一句手下的胳膊已經廢了,那些精靈的自然魔法實在厲害!幸虧他此次沒有把傭兵們全部拉出來。

哈吉還有些為自己的先見之明沾沾自得,吃過了老得莫利準備的飯菜,他把手塞進嘴裡把剛剛寒在牙縫中的中人肉絲拉了出來,放在手中揉了一下。然後又丟進了嘴裡!

得莫利看得一陣噁心,這些傭兵們的粗魯他早就見過,不過還是有些受不了,甚至連他這個鄉下老頭子都感覺眼前的大6「頂尖」傭兵團的團長實在太沒風度了!

「我說老頭!你的名字叫得莫利是吧?剛才的小姑娘瞧著面生,上次我們好像沒見過吧!」

哈吉把一隻腳踩在旁邊的凳子上,一隻手在繼續尋找著口中的美味,若無其事的問道!

得莫利心中一緊,努力的露出巴結的笑容,只是在有如榆樹皮的臉的破擠出的僵硬笑容實在很是難看!

「她叫露絲,是我們店中的雜役,現在她已經下班了!」

哈吉牛眼一瞪,握緊拳頭在楊木做成的本來就顯得破爛的桌子上一拍,那隻桌子出痛苦的呻吟聲,隨著哈吉的力量變得粉碎。得莫利嚇得一哆嗦,暗叫不好,只是實在沒有辦法!

「你這老頭,是不是以為我哈吉好欺負?我早就看出來你們的關係不一般,也不知道是你的孫女還是女兒。你乖乖的把她送到大爺跟前,我們幾個兄弟樂呵完了就辦到你!不然……」

哈吉目中露出野狼一般的光芒,將靴子中的匕換了出來。那匕映著燭的光芒雖然並不強烈,但把老得莫利的弄得心膽俱裂。他急忙跪下磕頭,「求傭兵團長大人放過我的孫女,她才十八,還沒有嫁人!」

「喲!」

哈吉哈哈一笑,他的臉上一道醜陋的刀疤被他的笑容牽扯得好像活了一般,那條蜈蚣一樣的刀疤好像就在他的臉上慢慢的爬著!

他嘿嘿浪笑著:「敢情還是一個雛兒!大爺今天運氣好,等下少不了你幾十個銀幣!」

得莫利見的人多了,但是也很少有這樣不講理的,他連連叩頭:「團長大人醒醒好,再說露絲她長得現在真的沒有男人碰到過,幾十個銀幣也不夠……」

「閉嘴!」

哈吉狠狠的一腳踹在老得莫利的肩膀上,得莫利一個老頭,哪裡經得住哈吉的這一腳。他頓時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頭都撞在桌角,鮮血頓時就涌了出來,灑在地上!

「爺爺!」

露絲哭叫著被哈吉的一個手下,反剪著雙手從后廚推了出來。她見到得莫利在地下不動,頭上還在汩汩流著鮮血,也不知死活,頓時嚇得哭了出來!

小姑娘被哈吉的手下推到他的面前,哈吉拄著下頜,打量著露絲。

「老頭,這樣的小姑娘在城裡也就是十個銀幣一晚,不過今天大爺高興,給你二十個!算是便宜了你!」

他的眼光頓時就被露絲的胸膛吸引住了,隨著露絲的扭動掙扎,她高挺的胸脯一晃一晃。哈絲站起身來,輕挑著露絲的下巴,露絲倔強的把頭偏了過去。

哈吉憤怒的罵了一句,然後抓住露絲的胸口衣襟,一用力「哧」的一聲。露絲的劣質棉布衣服被他撕開,高聳的胸脯已經露出了一半!


露絲驚叫著,掙扎著,只是無濟於事。

哈吉擺了擺手,那個手下把露絲鬆開,幾個傭兵嘿嘿的怪笑!

露絲剛要逃跑,卻被哈吉拉住了手,一把拽了回來。然後把她豐滿的身軀拉住,按在桌子上!

哈吉實在憋氣得不行,在精靈森林中本來看到了一個年幼的女性精靈,結果被一名大約十**歲的精靈少女揮一揮手,自己的大部分手下就被肢解了!

不過說實話,在哈吉的想象中,這個大6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完美的面孔,尖挺的胸脯,纖細的小腰,露出的雪白的肌膚。

哈吉在驚懼之餘,卻被那名精靈把心中的**給勾了出來。現在露絲就是那名精靈的犧牲品,哈吉正在把這具不停掙扎的身體想象成那名精靈!

他的手摸了上去——老頭得莫利只得在心中大罵了一句:「這些可惡的精靈,都是因為它們……」 哈吉淫笑著,他的手剛要碰到露絲的胸脯。精靈古路的上空就響起了一聲尖銳的鳴叫!

他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這個叫聲,就好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劃過玻璃時的聲音。那尖銳的聲音刺得他耳膜痛,幾乎就被洞穿了。

這還沒有完,隨著第一聲鳴叫開了頭,一聲一聲的叫聲此起彼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