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呀,」穆太太笑著表示感謝:「小萱這幾天上班忙不忙?有空過來一起嗎?」

「好呀,」穆太太笑著表示感謝:「小萱這幾天上班忙不忙?有空過來一起嗎?」

這話剛剛在包間了已經問過趙寶萱了,這會兒又來問王翠郁,顯然是在表達個人的意見。

王翠郁心裡一動,這是看上她家寶萱了,可是又不敢擅自答應,可是她絕對不願意浪費這麼好的機會:「寶萱剛上班那陣兒經常加班,這段時間她剛出差回來,休息了一個星期,我還沒問她明天要不要上班呢。」

穆太太笑眯眯的:「好啊,如果小萱不上班的話就一定要來喲,我還想讓她給我們當嚮導呢。」

王翠郁在心裡樂開了花:「可以的,可以的,我們寶萱最會看風景了,不管去哪裡,她都能給說出個道道來。」

其實她就知道女兒經常跟老師和同學出去考察,回來要寫報告,一寫就好幾十頁,這要是不好玩,寫個日記都寫不出來呀。

穆家的司機載著他們回酒店了。

王翠郁拉著女兒到一邊去,小心翼翼的問話:「寶萱,穆太太對你很喜歡啊!」

差點就說成了滿意。

只要涉及到相親的事情,女兒就跟自己唱對台戲,可是自己的苦衷真的沒有辦法跟人家講,雖然每次氣得都想算了算了,可是一看到好小夥子又忍不住想往自家肥田留。

在別的事情上可以霸道,唯獨在相親這方面,王翠郁特別害怕女兒生悶氣。

女孩子年輕能有幾年呢?生個氣兩個月生個氣兩個月,一年很快就過去了。

男孩子到四十歲之前都很吃香,女孩子過了二十八就不行了,對人生的那種熱情很明顯的就少了,看上去老氣橫秋的,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的時候,家裡人著急也沒用。

趙寶萱點頭:「莫阿姨人很好,她對每個人都很好。」

王翠郁甚是驚喜:「你還知道他姓莫啊?」

趙寶萱:「是她自己告訴我的,她說老是叫他穆太太很奇怪,讓我叫她莫阿姨。」

王翠郁拍拍心口:「這樣蠻好!她看上去脾氣真的很好喲,穆太太說這幾天在漁城天天都來玉廚館吃飯,要我問你有沒有空哦。」

趙寶萱遲疑片刻:「明天上班呢。」

她老大要帶她去縉村。

「沒事沒事,我就問問。」王翠郁不再啰嗦:「你忙你的好了,他們要是問起來,我就說你加班,行不行啊?」

趙寶萱感受到了母親的退讓,這麼好商好量的時候還真不多:「好啊。或者,你發個簡訊給我,我看能不能早點下班。」

她是很喜歡阿南,但是不希望被母親知曉,更不希望被母親事無巨細的干涉,哪怕是只問一句話,她也覺得很抗拒。

只是她覺得像穆雄南這樣的人肯定人緣特別好,走到哪裡都受女孩子歡迎,而且他們現在只有一面之交,她對他一點也不了解,連他過去有沒有交過女朋友都不清楚,更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有女朋友。

在潛意識裡,她覺得穆雄南就跟她夢裡看到的一樣,還在痴痴的等著她。

王翠郁很意外的看了一眼女兒,按住心裡的激動,故作平靜的說:「我太太還想請你當嚮導帶他們在漁城附近走一走呢。」

趙寶萱搖搖頭:「他們是來考察市場的,這些我就不太懂,說不定人家說出去旅遊就是客氣呢。他們的時間多寶貴啊!」

就玉廚館這小生意一年到頭都沒得休息,人家想要實地考察百貨商場的選址,她還是離遠一點吧,跟著一起不但插不上話,給不了意見,只能當個背景板,說不定還會耽誤別人辦正事兒的時間。

該有的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王翠郁想問問女兒的意見,到底能不能再進一步?

趙寶萱看出來了,直接想離開,今天能在這出現就不錯了,再問下去她怕自己會生氣,把這麼好的阿南給推走了怎麼辦?

好苦惱啊,想瞞著媽媽,瞞不住。

不瞞著吧,又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

還有曉城那邊的案子,大前天還打了她的電話,說案子還沒有進展,希望她這邊能配合再找一些線索。

張無為給她的意見就是哪有受害者自己去找線索破案的?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想要再去漠村都不像以前那麼方便了,村裡人都把他們視為不吉祥的人物。

反正村裡自從出了事之後,大家都猶如驚弓之鳥,反正不管是村裡人還是外來的人,只要這些人出現之後恰好村裡出了什麼事的話,他們就會把這個人跟這件事給聯繫在一起,認定所有的不吉利都跟這些人有關。

像老王和老鄒兩個人,目前是村裡僅次於鄒老闆的兩個不受歡迎的人。


她似乎連累了這兩位好心的人。

說實話,曉城那邊的辦案水平很令她失望。

幸好她是學考古的,對經歷的事情不會害怕,也不會找人訴說恐懼什麼的。但凡換了普通的女孩子,恐怕早都會嚇瘋了,做個一年半載的心理輔導也不奇怪。

「三年前來過一次,是我老闆帶我過來這邊考察。」穆雄南的聲音很有磁性,是男中音偏低音:「只停留了一天,那時候馬路上還沒有這麼熱鬧,綠化沒現在這麼漂亮。」

趙寶萱笑:「是啊,那時候還沒開始搞建設,我還在學校,每個月都可以回來一趟。」

學校里的伙食太差了,每次忍著四五個小時的顛簸奔波之苦,就為了讓自己能看起來滋潤一點。

比她早一屆畢業的學長說學校里的飯菜沒營養,念了幾年書整個人都乾巴巴的,跟陶俑差不多。

穆雄南竟然露出很羨慕的樣子:「你真是很幸福啊,每個月都能回來,我念大學的時候整整三年沒有回家,一到放假就去打零工。」

穆太太道:「原來你是出去工作啊?為什麼跟我說你是去旅行?」

穆雄南笑著答道:「也算是旅行啊,只不過是辛苦一點而已。」他看著趙寶萱解釋道:「我那時候念攝影藝術,去給副導演當助手,在劇組裡打雜,什麼都要做。好就好,在可以學得很全能,還能跟著他們一起滿歐洲的跑,可以在博物館閉館的時候進去拍攝、參觀。」

趙寶萱驚嘆:「真的啊?真是太羨慕你了!我跟老師同學一起去實習的時候,在海神地宮外面排隊,整整等了兩天才能進去。」

在出國之前提早兩個月預約好了時間才訂的機票。

穆雄南想了想:「那裡我們差一點就去了,就是沒有拿到拍攝的許可證。聽說那裡蠻不錯的。」

趙寶萱像是遇到了知音:「那裡非常漂亮,我覺得比雅典神廟還要壯觀十倍。」

海神的宮殿真是太美了,再去十趟都看不夠。

穆雄南附和:「那你多跟我說一說能有多美,如果我能休假,就帶上攝影器材去那邊走走。」

穆太太慢悠悠的:「你不要休假啦,我和你爸爸過去替你拍照好了,你爸爸剛入手一個長焦。」

跟穆家人在一起說話,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

他們說話的節奏很慢,語調很柔和,一點也不像風風火火每一分鐘都在賺大錢的資本家樣子,而且一家三口都還搶著要出去度假。

趙寶萱想起自己看過的《穿普拉達的女人》那部電影,在她印象中,商界精英都是那個速度,說話快走路快,吃飯的時候也在不斷的談合同……

她以為自己會搭不上話,一開始還有點緊張,每個人開口她都認真的在聽,生怕自己會錯漏掉一個字。

沒想到他們非常的善解人意,不時的問些問題,都是些漁城這幾年的變化,街上流行什麼,哪裡是本地人經常去玩的地方,既不會冷場,也不會讓她覺得無法融入。

趙寶萱幾乎愛上了剛剛認識的這一家人,即便是相親,她也不抗拒了。

這種感覺真奇妙!

穆太太一看就看得出談話很開心,眉眼裡凈是難以掩飾的喜氣,非常滿意這頓飯:「這裡的環境特別親切。」


王翠郁樂得合不攏嘴:「喜歡的話就把這當您的飯堂。」

穆太太滿口答應:「那就說好了,我在漁城的時候天天都來哦!」

王翠郁爽快的應允:「樓上的包間就專門留給你們。」

她們兩個人年紀差不多,一個是精明幹練的大嬸,一個是氣質優雅的貴婦,說話的頻率不一樣,卻出奇的和諧。

「好呀,」穆太太笑著表示感謝:「小萱這幾天上班忙不忙?有空過來一起嗎?」

這話剛剛在包間了已經問過趙寶萱了,這會兒又來問王翠郁,顯然是在表達個人的意見。 商業街的最中心地帶,原本應該是杜家生意最火的店鋪,此刻已經易主。

店鋪的招牌還沒有換,裡面的夥計也不過才五個人,此刻正在忙碌著。

無雙從頂樓走下,忙碌了一個早上的她,此刻終於可以喘口氣了。

「宗主的這些商鋪位置,真是好啊,按照『天火帝國』的客流量,這些商鋪都可以賺大錢!」

雖然神情有些疲憊,不過無雙的嘴角還是浮現一抹淺淺的笑來。

首次執行這種重要的任務,雖然籌劃時想到了各種突發事件,沒有想到結果超出預期的順利。

「人手果真是不夠啊,要想正常營業,最快也要五天才行了。」

想到這個問題,無雙的表情不免又嚴肅起來。

走到樓下,無雙跟著幾位正在忙碌的宗內子弟交待了幾句,便是準備回「招寶來商鋪」交差,而就在這時,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突然從店外響起。


緊接著,便是傳來了一陣喝斥聲。

「讓開!讓開!不要妨礙執行公務!」

時間不大,店鋪的外面竟然聚集了數百名官兵,竟是將整個店鋪給包圍了。

無雙眉頭不禁一皺,表情瞬間冷了下來。

一位個頭高大的男子,從官兵之中走出來,看他的打扮,應該是這些官兵的領頭。

「各位官爺,這是什麼意思啊,小店剛剛接手還沒有開張……」

店鋪內忙碌的一位老者,趕忙笑臉迎了過去。

「本官馮台,接到有人舉報,說這裡有人強佔他人商鋪。」

名叫馮台的男子,眼神銳利地掃過大廳里的每一個人,他的眼神尤其在無雙的身上多停留了幾秒。

此時的無雙,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對於眼前的這種突發情況,自有人比她更擅長應付。

老者趕忙躬身施了一禮,笑容可掬地道:「官爺這是哪裡話,我們可都是正經生意人,何來強佔之說,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

馮台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老者陪在左右,並且悄悄給無雙打了一個眼色,意思在說:我來處理此事。

「這裡就只有你們幾個?」馮台在大廳里轉了兩圈后。然後抬起頭望向樓上,開口問道。

「正如官爺您看到的,現在只有我們幾個,我們這裡人手不足,要等招到人手后才能夠開張,這不,我們大家正在忙么。」

老者依舊和顏悅色,只不過他的雙眼時不時地冒出精光,看來他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掌柜。

「我怎麼聽說你們這裡窩藏大量兇犯?」馮台聲音冰冷地質問道。

「這可真是冤枉啊!如您所見。我們都在這裡呢!」老者趕忙辯解。

「我們官家辦事,只講證據!」馮台說完,大手一揮,道。「來人,給我把這裡好好搜一下,不要放過一個角落。」

「是!」

隨著異口同聲的應答,呼啦一下子。從外面湧進來近百名官兵來,一個個凶神惡煞,那架式好似要將這裡掀個底朝天。

這個時候。無雙終於無法再沉默下去了,她冷哼一聲,道:「搜可以,但不要弄壞任何東西,否則原價賠償!」

「好大的口氣!」馮台轉過身直視無雙,冷冷問道,「你是誰,這裡有你什麼事?」

「官爺,這是我們東家!」老者見氣氛不對,趕忙說道。

「東家?」馮台冷笑一聲,然後對著無雙質問道,「你叫什麼,哪裡人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