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情況,您竟然還能泰然處之,難道就不怕杜伶反了?」

「如此情況,您竟然還能泰然處之,難道就不怕杜伶反了?」

面紗之下的女人扭動著腰肢,語氣非常不友好。

「有你這絕美又聰明的軍師在,我又有什麼可擔心的?」

洛庭說著,轉身而過,將臉上的偽裝一把扯下,瞬間露出一張中年人的模樣,一張白皙的臉,瞬間和關胥天差地別。

而他的語調也瞬間改變了,將手搭在女子的肩膀上,撥弄著那輕舞的面紗,卻不揭開,特別享受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這才道。

「杜伶雖然和游雲夢不和睦,但是畢竟她還是游雲夢的女兒,再怎麼樣,她也會偏袒破雲宗的。」

「難道你要閉眼觀之,不打算做個什麼了斷?」

面紗之下的女人心情非常不好,順手一打,洛庭的手便被打落下去。

洛庭訕訕一笑,轉身過去,將窗扉緊閉上,這才相邀這女人坐下,慢慢解釋道。

「其實在這局勢之中,什麼都不需要我們做的,我們要做的,只是掌控局勢而已。」

洛庭說著,伸手進去,直接探入面紗之中,一把握住女子的下巴,溫和一笑,這才道。

「我知道這些年是委屈你了,他們都不是你喜歡的人,而我才是。」

「你就少臭美了!」

女人直接又將他的手打落,哼了一聲,側身過去,又站在洛庭面前,這才慢悠悠道。

「要知道,還有一個人比你完美多了,相比來說,他可比你年輕,而且力量也好。」

「你試過?!」

洛庭一聽,瞬間便慌了手腳,雙手緊緊抓住床沿,想站起,遲疑了一下,卻最終沒有動。

女人一聽,白了洛庭一眼,哼道。

「你覺得可能嗎,我宋雅可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聽到這肯定的回答,洛庭心裡才鬆了口氣,忙應和者回答道。

「是是是,雅姑娘可是咱們那裡最出名的女軍師,能得到雅姑娘的垂憐,那可是洛某的榮幸。」

「你壞就壞在這張嘴上。」

宋雅哼了一聲,卻也撲哧笑了,繼續道。

「你還想讓我裝多久,我可是看膩了,看你這張老臉就膩了,更何況是他?還有他兒子,你不知道,我得有多辛苦。」

「這機會不是在鍛煉你的幻術嘛,那兩個人都沒有看出來什麼,那麼便證明你的幻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洛庭不住的奉承,看樣子宋雅的心情非常好。

「扯,我還不是一直敗在他的手裡。」

這話一出,洛庭瞬間又覺得踩到了雷上,可是事已至此他又不得不道。

「聽說他早就來了落城,只是我不知道,如今他應該要來與我們見面了吧。」

「他當真來了?!」

洛庭口中的「他」,宋雅自然是知道指代的是誰,一直以來,洛庭對那個人就是這種態度。

聽到這件事情,原本鬱悶的宋雅瞬間覺得開心了許多,得到洛庭的肯定回答之後,她便開始詢問那人現在在何處。 「……」

官天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若是說自己身體里就有她們一直在苦苦尋覓的神花印記,估計蕭春也不會相信。

再說,連官天他自己都不相信,而且他還不知道那神花印記在自己身體里的什麼地方呢,又該怎麼拿出來返還給神花宮主,這些事情他通通不知道。

蕭春卻沒有在乎這個,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官天兩遍,在官天覺得毛骨悚然的時候,她又突然開口,好奇問道。

「本公子,你是在什麼時候得了一個魂魄了?我可是記得,你之前是沒有魂魄的。」

聞言,官天大驚失色,不清楚為何蕭春會知道這事兒,頓了頓,他忙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動,用自己最緩和的語氣問道。

「你怎麼會知道這事兒?」

蕭春輕笑一聲,想了想,還是說道:「你聽到剛才我們說的話了,應該知道,我與寒夏都不是人類吧。既然不是人類,那必然就會缺少人類所有的某一個東西。」

「那是什麼?」

「靈魂。」

蕭春慢慢回答,又補充道:「屬於人類的實實在在的靈魂!」

官天突然醒悟起,自己之前沒有靈魂,按照蕭春的說法,那麼之前的自己,就像是沒有靈魂的人類一般,只有人類軀體,沒有靈魂,無法稱之為一個真實的人類。

「然後呢?」

官天笑著追問,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有很多,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思想範疇之外,現在想想也真是不足為奇了。

「我的本體是青藤,寒夏的本體是靈兔,因為得了宮主大人的恩惠,這才有機會幻化成人,替宮主大人到這凡塵來,尋找她所需要的神花印記。」

官天默默地聽著,終於是想起了,為何蕭春在每一次使用靈力的時候,身邊總會騰起一陣青色幻煙,原來是這個原因。

而且寒夏特別喜歡胡蘿蔔,現在想想,應該是自己忽略了這個問題了。

蕭春卻不管那麼多,又繼續道。

「我們是屬於精靈和人類之外的生物,按照之前宮主大人所說,我與寒夏屬於萬靈之一,只是有幸幻得人類軀體,可自由行走。」

「而我們,是沒有影子的,所謂的影子,就是本體延伸之後的幻影,只是掩蓋我們不是人類的事實。一般情況之下,除了同類,是發現不了這個問題的。」

「而最初的時候,我與寒夏也發現了你的不對勁,查詢之下,發現你沒有人類的影子。」

官天聽著,追問道:「就算是我沒有影子,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嗎?」

「因為你體內被種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那東西延續著你生命。這一次,再見你的時候,你身體里竟然有了一個影子,這也太奇怪了。」

說起這個,官天這才轉頭去看,果然,在他身後,有一個漆黑的影子,倒是和之前那淡薄的影子不一樣。

這個影子看起來如此的真實,官天伸出手去觸摸了一下,突然悵然道:「這應該是柳遣的魂魄與我身體相容,然後造成的後果,實際上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呢。」

「如此,那之前種在你身體的那個東西,就是多餘的了。」

蕭春又道,官天突然醒悟起,那是不是就是蕭春她們一直尋找的神花印記?

如此一想,他便快速問道:「一直聽你和寒夏說起那神花印記,我很好奇,若是你們真的發現神花印記的話,能不能清楚感應到,或者看到,或者將其拿走?」

蕭春聞言卻搖頭,慢慢道:「那是不可能的,神花印記本就屬於神花宮主之物,除了她本人之外,無人可對其超控。」

聽到這下話,官天遲疑著,不知道應不應該將之前的事情告訴蕭春,而該怎麼說,他也不知道。

看他如此猶豫的樣子,確實是很反常,蕭春認真看了看,突然睜眼,認真道。

「看樣子你是有什麼話想說吧?事到如今,有什麼話說就是,放心,我不會亂說出去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

官天忙擺手,替自己辯解。

「那就說!」

蕭春認真道,官天見她如此認真的樣子,便將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蕭春說了。

當然,排除了自己穿越一事,以及能夠和動物溝通會控妖術的事情,對於金老的事情他也說了,包括金老教會他另類修仙之法的事情。

時間一點點過去,蕭春慢慢聽著,偶爾會問幾句,空空蕩蕩的山脈之中,只有官天輕微的話語。

另外一邊。

酷酷總裁哪裏跑 關青梅心中急切,將關家能夠調動的侍衛護衛都安排出去找關青衫了,關青衫常去的地方,侍衛護衛可是一個都沒有放過。

而她自己,則急急忙忙往破雲宗的方向趕去,她認定,游風一定是知道些什麼,或許,有可能是游風將他囚禁起來了。

可是又想起回來報信的下人說,關青衫已經往回趕了,她就覺得自己誤會了游風,但是,她可沒有忘記游風對自己的算盤。

此時的她,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等青衫離開破雲宗,游風再派人來將他擄走,然後在用青衫的安危來要挾我,這也是不可能的!」

游風有多卑鄙,關青梅清楚得很,這也是為何她討厭游風的原因。

「可惡,如果真是游風在背後搞鬼,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馬車快速往破雲宗的方向奔襲而去,因為怕事情鬧大,心中再急切關青梅也沒有大道上而去。

而是繞過了城主府的背面,往衝天幫的方向趕去破雲宗。

此時的楊羽正密切的關注著關家的動態,遠遠的,他便見到關青梅急急忙忙的離去,他也終於認定,關青衫的失蹤應該不是關家自導自演的。

「呵呵,看來關青衫那廝是真的出事了!」

楊羽呷了口茶,待關青梅馬車消失在視野之中,他這才將茶錢放下,慢慢往外面去。

他知道關青衫是從破雲宗出來之後然後消失的,那麼關青梅必然會去破雲宗要人。

所以,他不用怎麼著急,只要遠遠的跟著就好。

說起來華青也率先去了破雲宗,這下,他們可以匯合了,這讓楊羽非常開心。 無奈扶額,蕭春又再次撫摸著念皇鳥的羽毛,轉移話題問道。

「你說你在地下感應到了本公子和關青衫的氣息,他們是往哪個方向去的?而且我從來都不知道本公子會如此厲害的遁地之術啊!」

「興許是有了什麼奇遇,得了什麼厲害法寶也說不定。我敢肯定,就那小子的能力,是絕對不可能獨自在地下遊走的。

要知道,那深度可是超過了春大人你。」

天空之門 念皇鳥開始還慢慢品嘗著靈氣蘿蔔的味道,到最後是直接咽下,這話說完時,它便將地上的靈氣蘿蔔吃了個乾淨。

我的手機通萬界 「確實啊,連我都到不了的地方,不知道他是得了一個什麼厲害的發寶。至少,你說得對,凡人是不可能有這種能力的!」

蕭春點頭,隨後慢慢站起,認真道。

「我們順著你說的方位追去看看,本公子身上的謎實在是太多,多到連我都看不透他了。」

「是。」

念皇鳥說了一個方位,隨後便回歸到了蕭春身上,變成了小巧的模樣。

蕭春望了望,越發的覺得不解了。

官天去的方位是直接從先前的方位穿過去的,正對的是臨江門,最遠的地方,是銅錢鎮。

好在路線是直的,倒是比較好找。

官天這段時間算是失蹤了,前幾天華青說將他帶到什麼「暗界」裡面療傷去了,這麼久也不見有什麼消息。

蕭春本來還想將關青衫送回關家之後,然後就去找華青,問一問這個問題呢,誰知道關青衫她竟然會跟丟了,而且還是被遁地之人帶走的。

念皇鳥在地下感應到了官天的氣息,但卻不是十分的肯定,這一點,就需要蕭春自己親自去驗證了。

出了漆黑通道,蕭春便往銅錢鎮的方向快速奔襲而去,因為現在是白天,怕被人察覺,她往的就是臨江門的方向,只要穿過臨江門,便能到落城城門。

過城門之後,順著一條大路往前,便能到茶室,當然,那茶室被燒掉了,這是楊玉冠之前給官天說的。

走過了茶室之後,便能到鰱奇山,過鰱奇山再走一段時間,便能看到歸來客棧,經過歸來客棧她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銅錢鎮的地盤。

落城的方位她不是很熟悉,但是鰱奇山她還是很熟悉的,最初的時候,念皇鳥就是在鰱奇山附近停下的,同時,她感應到了鰱奇山中有人存在。

那些人就是官天等人。

隨後,她們遇到了魅鬼烏雲,幸得官天相救,隨後跟隨著官天進入了銅錢鎮,在最後,官天帶著朱清去落城想進入北翼山脈之後,蕭春寒夏兩女便被安排進了銅錢門。

按理說,她們要進銅錢門可以直接走銅錢門大門,但是一直以來她們做的都是隱秘的事情,所以在能不麻煩別人的情況下,她們盡量不出現。

蕭春能想到的,官天去銅錢鎮一定是去銅錢門了,在銅錢鎮和官天最熟悉的就是楊玉冠,這件事情蕭春最清楚不過。

「雖然我很想去找神花印記,但是現在還有與他的契約在,我也不好言而無信呢。」

蕭春眯著眼,此時才過午時不久,陽光依然刺眼,在山林之中疾馳行走的她,靈氣全部使用的她,此時她的眼睛又是流光溢彩的顏色。

猶如人間最美麗的寶石,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純凈的顏色。

山中無人,就算是偶爾有行人走過,蕭春也能提前感應到,她便折身繞道而行,但是總歸還是沒有偏離主道。

數個時辰之後,蕭春終於到了城門口,尋了一個客棧,換了一身丫鬟的樸素裝扮,這才往城門那裡去。

遠望,最是寂靜的方位,就是老仙居,因為老仙居裡面沒有官天的存在,蕭春已經很久沒有去過了。

回眸時,正見宋傲往這裡來,遠遠的,他便看到了她,畢竟,就算是蕭春穿得跟一般丫鬟一樣,也難掩她的美貌。

宋傲見她過來,心中有些欣喜,已經是許久不見她,官天身邊的人,一直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只要他們不想見他,沒有什麼明確的指示的時候,他是輕易見不到他們的。

而且在沒有得到通知的時候,他是不能擅自去秀兒客棧的,算算時間,自從上次給了蕭春等人城主府內地圖之後,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他們。

蕭春急著趕路,自然沒有注意到他,身邊沒有感覺到危險的氣息,她自然不會在意從自己身邊經過的都是些什麼人。

因為臉頰之下特意畫了一顆難看的黑痣的原因,使得她原本脫俗的氣質減少了不少,往她身邊經過的行人,本就驚嘆於她的美貌。

只是一看到她下顎上的黑痣的時候,也都全部退去了。

因為那黑痣實在是太顯眼,觸目驚心。

蕭春自然知道,也不想管那麼多,白衣飄蕩到了城門處,正好要到盤問時,前面排著三五個人,她的身邊卻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有些熟悉。

感覺到此,蕭春便驚覺抬頭,正看時,看到宋傲那四四方方,深沉的臉來。

這一看,她突然又想起了華青之前跟她們說起的話來,說宋傲為人猶如牆頭草,不可完全信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