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墨染,見過諸位。」

「小女子,墨染,見過諸位。」

只見乾陽微微欠身,身周黑液也在一瞬間收斂至足下,順著白凈大腿快速向上攀附構成了一件不算複雜的黑色道袍。

「我是主人的器,之前神志不清多有得罪。」乾陽飽含歉意的說道。

「原來如此。」

護衛總算是鬆了口氣,不過有些事還是要說的。

「不在規定地點聯繫器,這可是重罪,還請你和你的主人和我們乖乖走一趟吧。」

乾陽抿了抿嘴沒有解釋什麼。

因為有人會為其解釋的。

曇幽自然看不下乾陽的器被帶走,當即替其解釋道:「她的主人進入了虛擬世界,而今天的課程也是如何召喚器,至於為何器會真的出現……」

乾陽茫然的搖了搖頭:「不知,我只是聽到了主人的呼喚。」

護衛皺了皺眉頭,這種情況還是從未見到過。

不管怎麼說還是帶走吧,與其自己頭疼倒不如讓上面的人頭疼。

最終乾陽依然被眾人從虛擬世界中喚醒了,坤月自然也跟著出來,當她看到乾陽是很震驚。

乾陽則要更加震驚。

原本她想要分點計算力重新控制乾陽的身體,可卻發現那具身體早有了意識。

那「乾陽」躲在坤月身後,神色緊張的瞧著四周每一個人。

當她看見乾陽時,驚恐表情更勝。

乾陽皺起眉頭,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測。

二話不說,強行拉著對方進入了通訊空間。

相同的兩人坐於茶几兩端,一言不發只顧飲茶。

許久,錢陽打破了沉默。

這也是他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用回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錢陽,金錢的錢。」

「軒轅乾陽,我的名字。」此時乾陽可不如錢陽在身時的強勢,她更像是需要照顧的小妹妹。

錢陽輕輕敲著茶杯,不緊不慢的開口道:「你對我這個佔據你身體多日的人,有什麼看法?」

「謝謝。」

出乎錢陽預料,乾陽道了一聲謝。

隨後乾陽解釋道:「如果不是你我將會是妹妹的累贅,哪怕有一身荒的力量也無法施展,是你救了妹妹和我。」

「你讓我很難辦啊。」錢陽輕聲嘆息中,茶杯被放下。

清脆的聲響驚的乾陽一顫。

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畢竟對方是能夠隨時殺死自己的人。

又是詭異的安靜。

錢陽在思考該如何處理眼前的意識,而乾陽也在思考自己該何去何從。

「你還是殺死我吧。」最終乾陽做出了決定。

錢陽一挑眉,不解道:「為何?」

生命的可貴,相信眼前的女孩不會不明白,既然在恐懼為何又要去死?

「只有你才能保護好坤月。」

對於乾陽的話,錢陽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或許我們兩人可以達成一些協議。」

錢陽的話使得乾陽重新燃起了希望。

「或許你曾經是軒轅乾陽,但在今後,我才會是軒轅乾陽,也只會有一個軒轅乾陽。」

「而你,我會給你塑造一個全新的身體,作為我的器、坤月的妹妹重生。」

「如果你同意,並不將此事告訴第三個人,你能活。」

乾陽和錢陽兩人思考了很多。

很顯然,這是最好的選擇。

作為坤月的妹妹嗎?或許那樣才是自己適合的角色。

乾陽釋然了。 日月為明,乾坤一元,陰陽相倚。

「以後你就叫明倚吧。」

乾陽患得患失的點了點頭。

軒轅明倚,這便是她新的名字。

錢陽重歸乾陽。

「放心,以後你是坤月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

乾陽疼愛的表情一點也做不得假,而這份不摻雜一絲私心的好,明倚能夠感覺到。

一時間,心中對陌生人的恐懼也少了不少,任由乾陽將其抱在了懷裡。

「出去后我會立刻為你鑄造身體的,在這之前可要把戲演好了咯,要是暴露了我就打你的屁股!」乾陽揚了揚手嚇唬道。

明倚才怯生生的點了點頭:「我會儘力的。」

兩人離開了通訊空間。

乾陽依舊扮演著自己器,墨染的角色。

而明倚沒啥變化,依舊那般膽小怕生,沒辦法,四周看著自己的人太多了,完全提不起勁。

乾陽無奈只好侵入了原本身體,代替了明倚操縱起身體沖四周護衛道:「我感覺還有一個器要來了。」

「不能拒絕?」護衛詫異

乾陽搖了搖頭:「對方不聽我的。」

為了對方能夠相信,他甚至刻意扭曲了四周的空間。

幾個護衛一臉「你tm在逗我」的表情。

不在聯繫廣場產生聯繫要麼是生死危機,要麼是臉太好,結果現在不僅召喚了還無法拒絕?

這是得歐到什麼地步?

什麼時候有了這種操作?

「愣著幹什麼,快送聯繫廣場啊!」回過神的護衛慌忙道。

乾陽能夠空間傳送,前往聯繫廣場自然方便。

一道圓形的蟲洞出現在身旁,幾人穿過轉眼便來到了聯繫廣場。

這種時候再去申請使用可不及。

乾陽連忙控制其身體跑向了廣場中央。

而墨染則清理起已經申請,並即將展開聯繫的某人。

「哇,怎麼可以這樣,我可是申請了的!」

那人顯然很不滿意這種情況。

墨染並非人類身份,一些事情沒了束縛后坐起來更加方便。

只見她道袍長袖中黑液迅速流淌向地面,並在一瞬間化作無數尖刺將對方封鎖在了一定範圍內。

「事態緊急非常抱歉,但若你想妨礙主人的聯繫,我會殺死你。」

墨染這身體乾陽真是越用越熟練,越用越喜歡。

可硬可軟,肆意塑形,無限能源,不死之軀。

或許是覺的尖刺還不足以產生威脅,乾陽又控制黑液迅速組建出兩門巨炮分別立於兩側。

黑液硬化形成炮彈形狀,並被數枚粘液觸手推入炮膛。

墨染擺著笑臉:「還請配合。」

對方不是不想反抗,可在發現矢量力場對於這些黑漆漆的東西無效時,明智的選擇配合。

另一邊,乾陽,應該說是第四軀體——海霧。

召喚進入尾聲。

這次召喚完全是為了明倚的出現作掩護,所以過程非常簡潔。

少量萬用粒子遮掩了探測后,乾陽以坤月為藍本,塑造出更加年幼的坤月。

幼年坤月,這才有點妹妹的意思嘛。

待到萬用粒子散盡,軒轅明倚與乾海海霧站在了場地中央。

遠遠看著的坤月,將焦點聚集在明倚身上。

「唉?」坤月差點以為自己是在照鏡子。

「現在就把意識傳入進去,你不要抵抗。」

乾陽沖著蜷縮在當前身體內某個角落的意識說道。

傳輸開始。

不像與墨染之前的意識交接,明倚的傳輸沒有一點痛苦,看的乾陽一陣羨慕。

「潛力等級:S」

「火力評估:E-」

「相互聯繫評估:C-」

「伴生器:無」

「綜合評估:D」

很快,明倚的各項評估就出來了,可以說除了潛力評估是一無是處。

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只是正常的血肉之軀。

見聯繫完成,坤月連忙走近,並用審視的目光細細打量起了明倚。

明倚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不知放置何處的雙手不斷扣著裙角。

被往日妹妹使用如此陌生的目光打量難免有些不適應。

「姐姐,我叫明倚,多多關照。」明倚儘可能的保持著笑容,只是那笑容不管怎麼看都像是受了委屈。

坤月眯起了眼睛,心中總有種奇怪的感覺。

在看了看明倚又看了看乾陽后,她終究是沒有說什麼。

乾陽總覺得坤月看出了什麼,可究竟是否看出,不知道,也不好問。

倒不如裝傻,能裝一天是一天。(來自某人的微笑:呵呵)

第一軀體,墨染微微一笑,收起全部黑液。

「之前的行為真是抱歉。」

沖著眼前男子道歉后,墨染轉身來到了廣場中央。

第四軀體海霧乾陽:「等級評估。」

「潛力等級:S+」

「火力評估:E-」

「相互聯繫評估:S+」

「伴生器:無」

「綜合評估:A-」

火力評估是E-嗎?乾陽對此一點也不意外,檢測也只是關注當前的火力而已。

當前本體墨染沒有展開武裝,當然是E-的火力,如果展開全武裝,只怕這東西還檢測不出來。

墨染完美契合樹狀圖,可以肆意塑造樹狀圖中的全部武器。

同時黑液可以改寫其他物質信息,並將其同化從而增加量,不然怎麼能叫病毒呢。

只要時間物質足夠弒星炮,死星這些武器完全可以還原。

說起來現在墨染才是自己真正的身體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