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今天一天的時間夠么?若是不夠,我可以以幫他們煉丹為由,拖個幾天!」玄丹輕聲開口。

「小子,今天一天的時間夠么?若是不夠,我可以以幫他們煉丹為由,拖個幾天!」玄丹輕聲開口。

「足夠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其實在他的眼中,張景煥已經是個死人了,無論南宮御清他們準備的如何,洛天現在都有足夠的把握幹掉張景煥。

只不過,若是在幻天城中幹掉張景煥,必然會引起天龍門的追查,有些麻煩,已經死了田鴻雲還有肖嘉平,張景煥的身份在天龍門異常敏感,若是真的死了,必然會引起天龍門的震動。

「嗯,好!」玄丹點了點頭,他感覺到論起刷心機,自己都不是洛天的對手。

「那我們先走了,師兄你也準備準備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帶著岑威宏朝著拍賣會的方向走去。

時間不大,洛天兩人便是來到了拍賣會之外,看著那龐大的拍賣會場,還與那圍攏的人群,洛天嘴角抽搐了一下。

「麻煩讓一讓,我們要進會場!」洛天大聲開口,開始不斷的拔了起旁邊的人來,沒辦法,若是不扒了,根本就進不去。

「這麼年輕,就有請柬?」看到洛天和岑威宏兩人,人們頓時詫異起來。

「這不是昨天通緝的那個人么?」隨後便是有人認出了洛天,驚呼一聲,沒想到如此輕易的見到了傳說中的人物。

「洛天!」雖然人們的認識,頓時給洛天讓出了一條通道,畢竟這可是連幻天島都不得罪的猛人。

「謝謝!」洛天自然不會客氣,拿著請柬,穿過人群,在周圍人們看怪物一般的視線下,洛天有些尷尬的邁步朝著裡面走去。

「這尼瑪叫什麼事!」洛天有些不舒服,兩邊圍滿了人,都直勾勾的盯著你,任誰都會不舒服。

「讓一下,讓一下!」就在洛天剛剛邁步沒走兩步的時候,三道身影,從人群之外沖了進來,一路小跑,轉眼間便是到了洛天的身後。

「滾開,土包子!」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開口呵斥起來,白衣青年身後跟著兩個老者。

「我草,竟然還有人敢找這位大爺的麻煩!」人們一副看白痴一般的看著那名青年,不過看到青年身後的兩名老者的時候,眉頭卻是微微一跳。

兩名老者身穿著水藍色的長袍,身上的氣息卻是真仙初期,兩人站在青年的身後,彷彿隨從一般,能讓兩名真仙初期當隨從,可見青年的身份註定不一般。

「你說我?」洛天臉色一冷,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在幻天城找自己的麻煩。

「說你怎麼了?滾開,擋著小爺的路了,雖然在幻天島中不能動手,但是只要你出了幻天島,我有一百種方法弄死你!如果你想試試,我不妨陪你玩玩!」青年臉上帶著冰冷,看到洛天竟然還站在那裡。

「啪……」洛天想都沒想,甩手就是一巴掌,速度之快,連青年身後的兩名真仙老者都沒反應過來,不是兩人反應不過來,是沒想到有人敢在幻天島中動手。

清脆的巴掌聲,頓時引起了人們注意,周圍的人們喧嘩起來,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這主到底什麼來頭,仙王的親兒子么?昨天剛剛打了幻天島侍衛,今天又如此乾脆的打人!」人們看向洛天,眼中露出敬佩,這真是個搞事的祖宗,屢次挑釁幻天島的規矩啊。

「你敢打我,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你卻包擴你身後的勢力,卻不敢拿我怎麼樣,我最喜歡對你這樣自認為有些能力的人出手!」青年臉上帶著冷漠,緩緩的從人群之中站起來。

「你們兩個,給我幹掉他,有什麼事,我葉良辰給你們鼎了!」青年大聲開口,伸出手指,指著洛天。

「葉良辰,原來他就是葉良辰!他怎麼會在這裡!」聽到青年的名字,周圍的人們頓時驚呼起來。

「中三天第一紈絝!星河府府主的兒子!」人們低聲議論起來,目光看先向葉良辰。

「聽說這個葉良辰,最要面子,講排場,誰如是不給他面子,那葉良辰一定會跟對方拚命,雖然葉良辰的實力不怎樣,但是他的老子葉無道卻是星河府的府主,他的叔叔葉天也是星河府的副府主,其他幾個叔叔,大爺輩的,也都是一代強者,可以說一家子的狠人!這個葉良辰從小就嬌生慣養!」人們低聲議論,講述出了葉良辰的身世。

「星河府!」洛天聽到周圍人們的議論之聲,臉上露出看好戲的表情,一邊是連幻天島的人都敢打的猛人,一個是中三天的第一紈絝,兩人對上,到底誰比較狠?

「……」

洛天聽到了周圍人們的介紹,眼角頓時跳了跳,沒想到竟然碰到了星河府的人,還是府主的兒子。

人們議論間,兩名真仙初期的強者已經走到了洛天的跟前,但是卻沒有出手,他們知道,出手代表著什麼,雖然星河府很強,但是也不願意得罪幻天島。

葉良辰紈絝,他們兩個可不紈絝,他們深知幻天島的背景,而兩人也是聽到周圍人們的議論,眼前這個小子,連幻天島的人打了都沒什麼事,可見也不是一般人,若是惹了不該惹的人,葉良辰或許沒什麼事,他那老子和叔叔大爺們一定會想辦法把葉良辰撈出來,但是他們可就不一定了。

「怎麼回事?」兩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聲蒼老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一名老者邁步走了過來,人們自行讓開了一條通道。

「你小子,又惹了什麼事了?」看到洛天老者微微一詫,輕笑開口,站到了洛天的身旁,讓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

「劉前輩!」洛天躬身施禮,經過昨天的事情,洛天也知道老者的名字名叫劉元明。

「劉前輩,我可是你們幻天島的貴賓啊,這小子竟然敢擋我的路,你不得好好管管……」葉良辰大聲開口,看到劉元明竟然跟洛天認識,以為洛天是劉元明的手下。

「原來是葉公子,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葉府主可還好?」劉元明輕笑一聲,示意洛天無事。

「我爹好的很,就是我爹的兒子不怎好,到了幻天島竟然還被欺負,被人抽了一巴掌……」葉良辰冷哼一聲。

「哈哈,葉公子,這位我可管不了,這是我們公子的朋友,所以我也沒法管啊!」劉元明輕笑一聲,直接把江玉澤抬了出來。

「什麼?」聽到劉元明提出了江玉澤,葉良辰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他竟然是老大的朋友?」葉良辰忘了臉上的疼痛,圍繞著洛天轉了起來,仔細打量起洛天來。

「既然是老大的朋友,那麼就是我的朋友,這事就揭過吧,我給老大個面子!」葉良辰端詳了一陣,輕輕的點了點頭。

「哈哈,良辰兄弟,我剛才下手的確有些重了,實在是不知道是良辰兄弟,誤會誤會,良辰兄弟不要放在心上,這點小禮物還請良辰兄弟收下啊!」洛天看到葉良辰有著和解的意思,感覺這個葉良辰有點意思,有了結交的意思,畢竟對方是星河府的府主的兒子。

「哈哈,兄弟,你這性格,我喜歡,這多不好意思啊!」葉良辰將儲物袋拿在了手中,雙眼微微一亮。

「兄弟,不瞞你說,我就是缺錢啊,我爹還有那幾個叔叔,真是摳,一個月就給我五百萬的仙氣石零花錢,在賭石坊中玩個幾天就沒了!」葉良辰忘了剛才的不愉快,沖著洛天開口。

「良辰兄弟,也賭石?這你可是找對人了,想當初……」洛天臉上帶著笑意,跟葉良辰兩人轉眼間便是勾肩搭背,朝著拍賣會場中走去,看到周圍的人們一愣一愣的。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紈絝

「這就和好了?兩人剛才還一要打生打死的樣子,這變的也太快了吧!」人們無語的看著兩人進入拍賣會場,紛紛露出失望的神情,原本還想著看一場好戲,沒想到兩人轉眼間成了兄弟。

「兩個小王八蛋,好了,都散了吧!」劉元明鬍子跳了跳,看著兩人朝著拍賣會門口走去,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覺,洛天就不用說了,這兩天搞的他們幻天島威望受損。

葉良辰身為第一紈絝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兩人湊到一起,說不定會搞出什麼事來。

「你們兩個,看好你們家少主,若是拍賣會出了什麼問題,別怪我們不給星河府情面!」劉元明沖著葉良辰的兩個隨從開口。

「是,是是……放心……」兩人連忙點頭,跟著洛天和葉良辰兩人的身後。

「嘿嘿,天哥,你真的開出龍眼晶?」葉良辰搓了搓手,目光看向洛天,一副看高人的模樣。

「那是啊,兄弟,不瞞你說,當時啊所有人都不看好我,還有那個跟我對賭的傻逼嘲笑我,眼看著就要拿我東西了,我大喊一聲,手起刀落,你猜怎麼樣?」

「傻逼了,所有人都傻逼了,整個賭石坊都響起了口水聲啊!」洛天大聲開口,將之前在賭石坊的遭遇誇大了一些。

「天哥,你是我親哥啊,改天一定要帶我去賭石坊大殺四方啊,媽的,現在那些賭石坊,賭場什麼的看到我就一副孫子的模樣,把我當成了散財童子啊!」葉良辰眼中露出崇拜之色,沖著洛天開口。

「小事,小事,過些日子,我也要去中三天星河府一趟,良辰兄弟可要照顧照顧我啊!保證帶你大殺四方!」洛天大包大攬,眼中露出自信之色。

兩人說話間,走到了拍賣會的門口,伸手將手中的請柬遞給了看門的侍衛。

「兄弟,咱們去我那裡吧,我是黃金貴賓!」葉良辰彷彿炫耀一般,伸手一揮拿出了一張金色的卡片遞到了兩個侍衛的手中。

「也好,洛天點了點頭,他不知道他的貴賓卡是什麼級別的,但是洛天知道絕對要比葉良辰的高,拿出來的話說不定會讓葉良辰尷尬。

「哈哈,葉良辰好久不見啊!」就在葉良辰剛剛遞出貴賓卡的時候,一道笑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人群中,一老一少走到了洛天和葉良辰兩人的視線當中,讓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黃有善,之前同南宮御清幾人衝突的那個青年,之後洛天就是再也沒見到過,沒想到此時遇到了,而且還跟葉良辰認識。

「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這個泥鰍!」葉良辰眉頭瞥了撇嘴,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良辰兄弟認識他?」洛天看出了葉良辰眼中的敵意,心中頓時有底了,開口詢問起來。

「嗯,他是中三天無上門的弟子,我們都管他叫小泥鰍,是個紈絝弟子,不過卻是沒有底線的紈絝,有些變態,最喜歡用黃鱔……」葉良辰低聲開口,同洛天講述了黃有善的事情,讓洛天一陣惡寒,目光看了看黃友善的屁股。

「真是變態啊……」洛天身上升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沒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奇葩。

「葉良辰,黃金貴賓也好意思拿出來啊!」黃友善看著葉良辰攥在手中金色的貴賓卡,開口疾風起來,隨後伸手一揮,紫色的光芒在黃友善的手中升起。

「紫卡……」隨著紫色光芒的閃動,周圍頓時升起了陣陣的驚呼聲,顯然人們知道紫色的貴賓卡代表著什麼。

「葉良辰,看見了沒?鑽石貴賓卡,能夠借到五千萬的仙氣石!」黃有善晃了晃手中的卡片,邁步走到了黃有善的跟前。

「真是閑的!」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黃有善,一看黃有善這神態,洛天就知道,這主也是個紈絝子弟。

「你老子,還真捨得給你砸錢……」葉良辰咬牙切齒,顯然被黃有善比下去了,不太爽。

「不是我老子肯給我砸錢,是前段時間某人在賭石坊給我送了不少錢,我花錢辦的!」黃有善聽到葉良辰的話,想到了這紫卡的由來。

「你們這些小王八蛋,別搞事!別壞了我們幻天島的規矩!」劉元明搖了搖頭,看了洛天一眼。

「前輩放心,晚輩一定遵守規矩!」洛天知道,劉元明這是提醒自己不要太過分,畢竟若自己再出手的話,那麼幻天島會很不好做,這點事情,洛天怎麼會不明白,人家保自己,自己不能蹬鼻子上臉。

「良辰兄弟,還是去我那裡坐坐吧!」洛天看著葉良辰吃癟,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揮,一道烏光從洛天的手中飛出,當初姜幻天給洛天的拿的那張黑色卡片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頓時引起人們的注意。

「這是什麼級別的貴賓卡,我怎麼沒見過?」人們議論起來,臉上帶著疑惑。

「哈哈,黑色的貴賓卡,我都沒見過,代表著黑土地么?」黃有善也是大笑起來,話音引起了周圍人們的嘲笑之聲。

「這……這……」葉良辰看著洛天手中的黑色卡片,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清楚的記得,他的父親,葉無道手裡也有者這樣一張卡片,自己當初怎麼要,葉無道都沒給他,一副視若珍寶的樣子。

「小子,要不要我在我的包間劃出一個廁所來給你坐坐,應該比你的包間要大!哈哈!」黃有善無情的嘲諷起來,看著洛天一副看待窮逼的眼神。

「至尊貴賓你好,我是小蘭,很高興為您服務!」黃有善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柔和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一名身穿藍色長裙的女子從拍賣會場之中走了出來。

女子一張瓜子臉,若是單一看每個器官的話,都是普通,但是聚在這張白皙的臉上,卻是顯得精緻了不少,前凸后翹,雖然算不上極品,但是卻讓人感覺很舒服,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女子的身後,則是跟著九名女子,單薄的紅裙,若隱若現,給人一種嫵媚之感,忍不住讓人有些血脈噴張。

「至尊貴賓……」聽到這名叫小蘭的女子對洛天的稱呼,人們便知道,洛天手中的這張貴賓卡不一般。

「哈哈,怪不得我的老爹不願意將他那張卡給我,原來這卡竟然這麼爽!」葉良辰朗笑一聲,目光賊溜溜的看向那九個身穿紅衣的侍女模樣的人。

「貴賓,這九個侍女,會全部聽從貴賓的安排,包括任何安排!」看到葉良辰的樣子,小蘭沖著洛天開口。

「嗯,麻煩了!請帶我們進會場吧!」洛天點了點頭,自從來到仙界,已經禁慾好久了,這幾個紅衣女子,看的洛天都有些新潮澎湃,而且還任憑自己安排,這明顯的是自己幹什麼就幹什麼啊,雖然也有些想跟這幾個紅裙女子探討探討人體結構,但是洛天卻不敢啊,幾個妻子的淫威還在。

「嗯,貴賓裡面請……」小蘭臉上詫異了一下,她也是第一次接待這麼年輕的至尊貴賓,不過還是帶著職業性的微笑,帶著洛天和葉良辰往裡面走去。

「該死……那黑色的卡片,連我爹都沒有……」黃有善臉色彷彿吃了屎一般的難看,自己剛才還使勁的嘲諷了洛天一翻,轉眼間,便是被洛天狠狠的抽了回去,看著那一個個讓人流口水的紅裙侍女,黃有善妒火中燒。

「我們走!」不過,黃有善也沒辦法,這裡是幻天島,自己絕對拿洛天沒什麼辦法,縱然是幻天島外,洛天身邊有葉良辰,他也拿洛天沒辦法,星河府的勢力,比起他所在的宗門勢力,要強上幾分。

「嘖嘖,聽說,中三天中有些宗門的宗主才有這種身份,沒想到洛天年紀輕輕的便有了!」人們臉上帶著羨慕的神色,議論起來。

在小蘭的指引下,洛天和葉良辰來到一個龐大的包間之中,房間之中應有盡有,若是真的只有洛天和葉良辰還有岑威宏三人坐在這裡,絕對顯得空曠。

「真是舒服啊!比我那裡舒服多了!」葉良辰躺在舒服的軟椅上,兩個紅裙侍女熟練的為葉良辰捏著腿,葉良辰不時的發出舒服的聲音。

「宏威啊,去享受享受吧,這種時候可不多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都是男人,洛天自然能夠明白岑威宏,沖著岑威宏開口。

「算了!」岑威宏直接開口拒絕,不過雙眼卻是時而瞟向身旁的侍女。

「小蘭,去給我這兄弟準備個單獨的房間,你懂得,伺候好了,這些仙氣石,就是你們的了!」洛天大手一揮,隨手甩出兩個儲物袋送到了岑威宏小蘭的手中。

「是,公子!」小蘭雙眼微微一亮,隨後便是拉著岑威宏,朝著包間外走去。

「我不去……」岑威宏被小蘭的手抓在手中,臉色漲紅,沖著洛天開口。

「我是你師叔,傻小子,大家都是男人,沒人會瞧不起你的!是吧良辰兄弟!」洛天輕笑一聲,目光看向葉良辰,隨後眼神便是一呆。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開始

此時的葉良辰已經上下齊手了,哪裡還能聽清楚洛天說的話來,作為中三天的第一紈絝,葉良辰自然是風月場的老手,輕車熟路,只差提槍上馬了。

「去吧,我是師叔,聽師叔的話,小蘭,我這師侄可是第一次啊,你們要伺候好了!聽到了沒?若是不滿意,我可會不開心,倒時候說不定……」洛天開口威脅起來。

「放心吧,公子,包這位公子滿意就是!」小蘭臉上帶著自信,拉著半推半就的岑威宏走了下去。

洛天任憑兩個紅裙女子為自己捏腿,並沒有讓幾個女子太深入,目光則是看向窗外看去。

洛天這個包間的位置非常好,幾乎可以看到整個拍賣會場的情況,透明的窗戶,外面卻看不到裡面絲毫,甚至神識都無法延伸進來。

而洛天這個包間對應的其他幾個包間,卻是是空空蕩蕩,顯然沒有帶著至尊貴賓卡的人來這拍賣會。

不過,洛天卻是發現了比他這裡矮一些的包間中,有人坐在那裡,其中就有黃友善。

「那是震妖府的郎修……那是紫雲山的常紫陽……」葉良辰出現在洛天的身後,臉上帶著懶散,沖著洛天開口。

洛天觀察著這些包廂中的人,全部都是弔兒郎當,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餅,就像他和葉良辰現在這樣,一副紈絝的形象。

「這些人都是中三天的?」洛天看著一間間包間之中,坐著的青年,每個青年身後都有真仙強者。

「都是些二世祖而以,我們這些人,都沒什麼大的志向,比拼的也不是實力,而是誰有錢,誰的手下強,誰的女人多等等……」

「就連江玉澤老大,也是我們這些人中的一個!」葉良辰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拼爹啊!」洛天臉上帶著感嘆,這些小子本身實力不怎樣,但是身後卻有著強的一塌糊塗的勢力。

「那你們這次來下三天幻天島,是為了什麼呢?這拍賣會有你們想要的東西?」洛天臉上帶著感興趣的神色,這些紈絝,絕對不會吃飽了撐的來到下三天的。

雖然來下三天可以裝逼,但是洛天曾經也有過一段紈絝的經歷,那就是張道天在仙古大陸時候的經歷,紈絝們要面子,愛裝逼,但是紈絝們更惜命,離開了中三天,他們那些人肯定危險,畢竟紈絝弟子哪個沒得罪過人。

「天哥,的確是想要一樣東西,到時候還望天哥幫幫忙啊!」葉良辰臉上露出阿諛之色,沖著洛天開口。

「我會盡全力幫你的,畢竟我還指望著你到了中三天帶我裝逼帶我飛呢,忘了告訴你,我也是星河府的弟子啊!」洛天大笑一聲,取出了一塊令牌,正是星河府內門弟子的令牌。

「咦?天哥,我怎麼沒在星河府見過你?以天哥這樣身份,怎麼可能在星河府默默無聞?」葉良辰臉上帶著疑惑,身為府主的兒子,怎麼可能不認星河府的人?

「良辰兄弟,我是通過了星河府的試煉,才成為弟子的,因此還沒有前往星河府,所以良辰兄弟,記得要照顧我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這個紈絝葉良辰除了狂一點,還真的很對自己的胃口。

「放心吧,天哥,到了中三天,我保證帶你裝逼帶你飛,你只需要知道在中三天沒有我葉良辰辦不了的事!」葉良辰大包大攬,感覺洛天也是自己的同道之人。

「叮……」就倆人說話的時候,清脆的響聲響起,拍賣台上,一名老者走上了高台,臉上帶著笑意。

「要開始了,天哥,若是拍賣那枚龍蛋的時候,你可要幫我拍下來!」葉良辰臉上帶著笑容,沖著洛天開口。

「好……」洛天點了點頭,對於那龍蛋洛天也是比較感興趣,能讓幻天城拍賣的龍蛋肯定不是普普通通的地龍或者飛龍那麼簡單,血脈上一定非常之高了。

「請大家來看第一件拍賣物品!」就在洛天和葉良辰兩人交談之際,拍賣台上老者臉上帶著笑意,沖著眾人開口,讓洛天申請微微一震,他知道第一件物品,一般品質都很高。

時間不大,兩名侍女緩步走到了拍賣台上,一個托盤放到了老者的身前。

「各位,想必應該聽說過我下三天的一位大能,書畫仙!」老者神情之中帶著笑意,他知道書畫仙的大名,沒有人不知道。

「書畫仙?」洛天神情一震,他手中就掌握著書畫仙的震仙筆的筆桿,老者的話,讓洛天的視線放到的那托盤之上,不過那塊紅布彷彿能夠隔絕神識探查一般。

「當年書畫仙大人,從我們下三天一路修行,修行到真仙巔峰,震仙八式更是揚名仙界,奈何英年早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