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別跟我甩花樣,我可告訴你,哥三個都是力量型斗師,會奈何不了你一個人?」這老三剛要用力。

「小子,別跟我甩花樣,我可告訴你,哥三個都是力量型斗師,會奈何不了你一個人?」這老三剛要用力。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氣勢從陌塵身上爆發。

「力量型斗師么?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才是力量型斗師。」陌塵冷哼一聲,反手抓住老三的胳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但老三,卻已經被陌塵高高的舉了起來。

「啊,小子,你,你幹嘛,快放我下來。」被舉到了空中,這老三驚訝萬分。

此時,東離學院的少女和另外兩個淫神都一副吃驚的看著陌塵三人。

「碰。」陌塵將手中的斗聖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頭部著地,直接插進了沙子之中,樣子很滑稽。

「嗎的,小子,你是斗王。」陌塵暴露出了自己的修為,冷冷的看著三人。

「是,你們不是力量型斗師,可敢接我一拳,若是接住了,我就饒了你們,若是接不住,你的小命,可就沒了。」

「大言不慚,我們也是力量型斗師,我們是斗聖,你只是斗王,不如我們打個賭怎麼樣,若是我們接下了你的一拳,你身後這三個女人,就乖乖的跟我們走,若是接不下,我們三人,願意痛改前非,鞍前馬後,侍奉你左右,怎麼樣?」

「嗯?好啊。」力量型斗師很稀少,遇到這三個,陌塵也很驚訝,若是他們真的能夠痛改前非,陌塵可以將他們帶在身邊,好好調教一下。

「準備好了,我要來了。」陌塵話音剛落,雙腳猛然蹬地。

「碰。」宛如一顆炮彈一般彈了出去,腳下的沙子,都被陌塵法力蹬得塌陷了下去。

「這小子,居然想一個打我們兩個,老二,弄他。」兩人揮舞著拳頭,迎上了陌塵。

之間陌塵不滅金身開啟,泰坦神力爆發,天級戰技的威壓,頓時壓向兩人。

「嗎的,不好,這氣息,這是天級戰技,大哥,我們被這小子坑了。」

「慌什麼,就算是天級戰技,他一個小小的斗王,能發揮出幾分威力還尚可未知,再說,他是斗王,我們兩個可是斗聖,別慌,乾死他。」

「好強大的威壓,這就是天級戰技的氣勢么?」東離學院的三人看著陌塵身後浮現的巨大虛影,感慨道。

「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兩個斗聖沖了上去,揮舞著拳頭,與陌塵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碰。」僅僅是力量的碰撞,陌塵有著泰坦神力和不滅金身加身,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能夠斗聖九重境的強者相媲美,兩個斗聖一重境的斗師,根本無法抗衡。

碰撞的一瞬間,兩人只覺得拳頭撞在了堅硬的石塊上一般。

「咔擦。」清脆的骨骼斷裂生育,兩人的拳頭,骨骼幾乎斷裂,整條手臂的骨骼,都基本上斷裂了。

這一幕,正好被剛剛反應過來的老三看到,只見他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一副吃驚的模樣,嘴巴,甚至可以放下一隻拳頭,表情誇張得很。

「好強的力量,竟然能夠同時將兩個沙漠淫神擊倒。」東離學院的少女驚訝的看著陌塵,這一刻,陌塵帥氣的容貌哦,深深的印在了少女內心之中。

每一個少女都有著一個愛慕英雄的心,特是年輕帥氣的英雄,陌塵已經快十六歲了,不管從那裡看,陌塵都是一個帥氣的小夥子,而且還是在危難的時候,救了她的帥氣小夥子。

「碰。」兩人摔在了沙子之上,臉色蒼白,不用看,他們已經受傷了,體內都受到了一定的震蕩,而且整條手臂的骨骼都已經斷裂了,他們的手,在一般人眼中,已經廢了。

「好強。」兩人驚恐的看著一步一步朝他們走來的陌塵,他們雖然號稱沙漠淫神,但平日里,也只會去一些青樓的色情場所尋求刺激,但今天,他們突然起了色心,正好遇到東離學院的小姑娘,正準備下手呢,陌塵他們就來了。 「你,別,別過來,我們認輸了。」看著陌塵一步一步走來,兩人直接認輸了。

「像你們這種敗類,就應該好好教訓你們一下。」陌塵走到兩人身邊,不滅金身和泰坦神力已經關閉了。

「啊,大哥,您饒了我們吧,我們雖然號稱淫魔,但從來沒有強迫過任何少女啊,不信,你問她。」兩人趕忙指著東離學院的少女說道。

「啊,他們,確實,沒有用實力強迫我。」東離學院的少女獃獃的看著陌塵說道。

不然,三個斗王,怎麼會連一個斗王都對付不了呢?

「嗯?那你們,有沒有禍害過別人家的婦女?」陌塵逼問道。

「啊,大哥,絕對沒有啊,我們雖然號稱沙漠淫神,但是,我們從來都只是去青樓那種地方逍遙快活啊,大哥,您就饒了我們吧,我們兄弟三人,願意侍奉您左右。」三人竟然哭了起來,不過,沒有眼淚,這演技,很逼真。

「既然沒有做過壞事,那麼,你們可敢以你們斗師的尊嚴起誓。」陌塵淡淡的說道,臉色面無表情,內心卻是驚喜的。

「啊,好。」三人在陌塵面前,齊聲道:「我們以自己斗師的尊嚴起誓,我們三人組,從來沒有脅迫過任何女人,而且,以後會痛改前非,對大哥忠心,如有二心,天誅地滅。」

「好,別動。」陌塵一個閃身,來到兩人背後,雙手放在兩人的肩膀之上,頓時,濃郁的生命之力湧入兩人體內。

「這,這是,啊,好舒服,我的手,骨骼竟然癒合了。」

「啊,大哥,我也是,我的手,可以動了。」

在別人看來,兩人的傷勢,根本沒有補救的辦法了,但是在陌塵眼中,這些問題都不大,骨骼碎裂,只要賦予它們生命之力,就能夠癒合,陌塵不禁欣喜,這生命之力的作用,還真挺大。

「好了,你們手上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不過,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全恢復。」陌塵先是狠狠的敲打他們,在給他們甜頭,這種收服人心的手法,不算高明,但卻簡單實用。

「啊,多謝大哥,我們兄弟三人,願誓死追隨,我叫李龍,我二弟靜寒,三弟劉光,我們三人,都是斗聖一重境的修為。」三兄弟原本以為,他們以斗聖的修為,可以橫著走,但是今天遇到了陌塵等人,終於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艷艷,師兄來了,就是他們為難你嗎?」這時,只見一個穿著華麗,看上去二十七八的男子從天而降,落在東離學院少女身後,警惕的看著陌塵等人。

「師兄,我已經沒事了。」艷艷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陌塵看,陌塵雖然沒有風雲池帥氣,但艷艷似乎覺得,陌塵身上有一種特質,完全將她吸引住了,在加上陌塵等人及時趕到,出手救了她,讓艷艷的芳心,完全傾向了陌塵。

雲兒和允兒兩人見狀,臉色明顯閃過一絲醋意,來到陌塵身邊,左右兩邊,勾上了陌塵的手臂,似乎是在向艷艷示威。

「啊,師妹,你發什麼呆啊,既然沒事,那我們走吧。」穿著華麗的男子看了陌塵一眼,上前一步擋住了艷艷的視線,說道。

「師兄,不如,等等。」艷艷推開男子,朝著陌塵走來,走到陌塵面前,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這艷艷,也算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少女,陌塵見過的人類當中,也只有極北之地采家的采喵喵能夠與之比一下。

「謝謝你救我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艷艷笑眯眯的看著陌塵說道。

「不用謝,我叫陌塵。」陌塵淡淡的說道。

「啊,陌塵,好熟悉的名字,陌塵,啊,你和天雲國至尊閣閣主陌塵,是同名哎。」艷艷驚喜的說道。

「我就是至尊閣閣主。」陌塵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三人組和艷艷,以及穿著華麗的男子,都是一副驚訝的看著陌塵。

最震撼的要屬於三人組,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拜的大哥,竟然是至尊閣閣主,那個能夠力抗斗神,擁有狂化體質,還能夠帶人進入龍谷的絕世妖孽,三人雖然被陌塵狠狠的揍了一頓,但是,他們內心之中,卻是樂開了花啊,以後跟在陌塵身邊,若是能夠得到重視,那麼,未來定能得到機會進入龍谷啊。

「你就是至尊閣閣主陌塵,對么?」這時,只見穿著華麗的男子走了上來,將正在犯花痴的艷艷一把拉到自己的身後,一臉冷漠,問道。

「不錯,我就是,你是何人?」感受著男子身上凌厲的氣勢,陌塵眉頭一皺。

這男子,在東離學院可是有著第一天才的名頭,身為天才,自然會用陌塵這個妖孽般的天才與自己相比。

「我乃東離學院,離殤。」

「離殤?你就是東離學院那個號稱百年來天賦最強的離殤么?」這時,風清揚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不錯,正是我。」停頓了一下,離殤繼續說道:「至尊閣閣主對吧,我要挑戰你。」身為東離的天才,離殤在蒼嵐國,同輩之中,從未遇到過敵手,最近一段時間,陌塵的名氣在大陸之上傳開,身為東離第一天才,離殤早就想挑戰一下陌塵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現在遇到了,自然不會放過。

「你,要挑戰我們閣主,還不夠資格。」風雲池上前一步,看著離殤冷冷的說道。

或許,是因為兩人都是用劍,眼神碰撞,產生了激烈的火花。

「你又是何人?」離殤看著風雲池,眉頭一皺,問道。

「至尊閣,風雲池。」風雲池冷冷的說道。

「咦,你就是天雲國四大天才之一的風雲池?」離殤疑惑的看著風雲池說道。

「不錯,想要挑戰我們閣主,先過我這一關。」言語間,風雲池身上氣勢一變,凌厲的氣息破體而出,衝天而起。

離殤一愣,感受著風雲池身上的氣勢,不甘示弱,只見一把青色的長劍破體而出,頓時,離殤身上的氣勢,終於變了。

「好強的氣息。」風雲池冷哼一聲,斬天破體而出,頓時,驚人的氣勢,不輸離殤。

「嗯?好厲害的劍。」離殤雖然驚訝,但是,他卻是興奮的,作為天才,對手難求,遇上同樣用劍的風雲池,離殤很興奮,這時,眾人下意識的退開了,給兩人騰出了場地。 「此劍,名青璃。」離殤青色長劍橫在胸前,青色之中,紫意黯然,顯然是傳奇級別的裝備。

「此劍斬天。」風雲池手握斬天,同樣氣勢驚人。

兩人站在原地,誰都沒有先出手,作為一個用劍的斗師來說,最重要的不是你有多強,而是你的意有多深。

「他們這是,用意念在交手!」風清揚作為斗聖九重境的老手,自然能夠看得出來,兩人沒有動手,但是,意念已經產生了劇烈的破擦。

「意念也能夠戰鬥嗎?」陌塵驚訝的看著已經閉上了眼睛的兩人,只見兩人身上的氣勢波動極大,時強時弱,時而凌厲,時而破綻百出。

「按照常理來說,是不可以的,但是,對於用劍的人來說,劍意,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雖然不能傷人,沒有實質性的傷害,但是,意,在用劍人心中,是境界的體現,只要達到了一定的意境,就能夠用意念來模擬戰鬥,風雲池這小子,早就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也算當世天才,這東離學院的小子,也是人中龍鳳,他們兩人,這離殤斗王九重境,若是風雲池不用撼地的話,是打不過離殤的。」風清揚淡淡的說道,眼神之中,看著離殤閃爍著驚訝。

「這離殤,竟然這麼厲害。」陌塵心中也暗暗震驚,風雲池的天賦,在蒼雲大陸之上,除了古族之外,也能夠排進前十,這離殤的天賦,絲毫不弱於風雲池,足以說明離殤的強大天賦。

「意念對決就要結束了。」風清揚忽然眉頭輕挑,說道。

「嗯?似乎是風雲兄的氣質要好一些。」陌塵道。

「這意念,拼的就是境界,風雲小子天人合一境界,自然要壓對放一籌,不過,若是真動手,風雲池未必是離殤的對手。」風清揚說道。

兩人猛然睜開雙眼,離殤眼中,滿是震撼,不可思議的看著風雲池,驚呼出聲,道:「想不到你竟然已經先我一步,領悟到了天人合一境界,不過,修為上的差距,不是境界就能夠彌補的。」

話落,青璃發出一聲清脆的嗡鳴之聲,只見離殤動了,整個人,氣勢旺盛,宛如一把鋒利的長劍出鞘一般,直指風雲池。

風雲池也不甘示弱,斬天在手,大有一副天下我有之勢,提劍而起,迎難而上。

「當。」兩人在身體相互擦過,青璃和斬天碰撞在一起,頓時,激起一陣火花。

錯開身體,風雲池眉頭一皺,別人看不出,但他自己知道,剛剛那一次碰撞,顯然是自己落入了下風,雖然只是一絲,但畢竟兩人都已經拿出了全力。

「你很不錯,不過,我修為比你高出五重天,你卻能夠與我勢均力敵,是個不錯的對手。」離殤看著風雲池,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你很強,若是我就以一件斬天與你戰鬥,我不是你的對手。」風雲池淡淡的說道。

「嗯?難道你還有其他裝備?」離殤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對於醉心於劍的人來說,一身之中,一般情況之下,只會擁有一把好劍,至於其他裝備,對於他們來說,都是浮雲。

「自然有,不過,我不會佔你便宜,就算只用斬天,你想要贏我,也不會那麼容易。」說完,風雲池嘴角冷笑,一躍而起,高舉手中斬天,驚人的氣勢,在這一刻完全爆發了。

「好強的氣勢,一擊定勝負么?」感受著風雲池身上的氣勢,離殤驚訝無比。對於風雲池而言,從戴浩天手中,雖然得到了幾個地級戰技,但是,風雲池最喜歡的,還是風雲家族的玄級高階戰技東風破。

風雲池已經能夠完全掌握東風破的威力,而且,東風破的威力,足以媲美一般的地級戰技。

「好,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東離學院的戰技,劍破諸天。」離殤不甘示弱,手中青璃猛然擦在地上,只見他雙手合十,身上氣勢,頓時飆升,一股極其霸道的氣息,從離殤身上爆發而出。

「這時,東離學院的劍破諸天,地級高階戰技。」風清揚眼中滿是震撼,一臉的不敢相信。

「劍破諸天很厲害嗎?」陌塵看著風清揚驚訝的表情,問道。

「很強,據說,這劍破諸天極難修鍊,想不到卻被這小子給練成了,傳說這劍破諸天,練到了極致,能夠發揮出天級戰技的威力。」風清揚看著離殤,似乎想起了什麼東西似的,眉宇之間十二禁皺,時而舒展。

「昂。」斬天之上,氣勢驚人,發出一陣龍吟之聲,光看氣勢,東風破完全佔據上風,但是,當離殤握住青璃劍的哪一刻,離殤身上的氣勢完全變了,變得凌厲,宛如鋒利的長劍出鞘,宛如一把饑渴長劍渴望飲血,那種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劍破諸天。」離殤舉起手中青璃劍,突然,身體之上,鬥氣盤旋,離殤的身體,宛如導彈一般,發射而出。

此時,風雲池東風破一斬而下,這強者之間的碰撞,劍與劍之間的對決,讓眾人死死的盯著兩人,生怕錯過了一絲精彩的細節。

「碰。」

東風破斬在了劍破諸天之上,只見劍破諸天宛如堅硬的錐子一般,竟然捅穿了東風破,直逼風雲池而來。

「不好。」風雲池臉色一變,撼地破體而出,頓時,風雲池身上氣勢一沉,斬天橫在胸前。

「當。」劍破諸天,以點破面的戰技,被風雲池以斬天的劍身擋住,但是,地級高階戰技,怎麼可能憑藉一把傳奇級別的長劍就能夠抵抗得了的。

只是稍微阻擋了片刻,風雲池就被擊飛了出去,劍破諸天撞擊在了風雲池身上,只見撼地紫意大盛,為風雲池阻擋下了大部分傷害,但還是在風雲池肩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這一戰,風雲池敗了,不是敗在修為上,而是敗在了戰技之上,一開始若是風雲池使用撼地,用出全力,或許還有勝利的可能。

飄落在地,離殤看著風雲池身上的撼地,滿是震撼。

「風雲兄,想不到你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鎧甲,這就是極品傳奇級別的裝備嗎?最接近神器的存在。」看著風雲池身上的鎧甲,離殤有些嫉妒了。 「你只用青璃,而我,卻用了斬天和撼地,最後卻還是輸了,你,比我強。」風雲池無奈的苦笑著,絲毫沒有因為肩頭的傷而影響他的心情,對於風雲池來說,能夠有一個用劍的對手,很難得。

曾經,他把陌塵當做了自己的對手,可是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陌塵的天賦,根本不是他能夠相比的,而且,陌塵的強大,是已經能夠抗衡一般斗神的存在了,而他,就算對上斗聖,也很難應付。

「你也不弱,哈哈,風雲兄,贏了你,我是不是可以見識一下你們閣主的實力了呢?」說著,青璃看向陌塵。

陌塵微微一笑,走了出來,面對青璃,陌塵沒有釋放出自己的氣勢,整個人宛如一灘平靜的水一般,沒有一點波動。

「你心態很好,不過,你應該比風雲兄還要強。」離殤說道。

「強不強,一試便知,出手吧。」陌塵淡淡的說道。

「嗯?難道你不用裝備嗎?」離殤驚訝的看著陌塵,他身為斗王九重境的斗師,自然能夠從陌塵身上感受得到修為,斗王兩重境,修為還沒有風雲池高,卻不用裝備,就想跟自己打?

「我若是用劍,你,沒有一點機會。」陌塵微笑道。

「大言不慚,我到要看看,你如何赤手空拳的和我打。」說著,離殤提劍而起,朝著陌塵胸口刺來。

「啊,師兄,收下留情啊,可別傷到了我男神啊。」艷艷站在一邊呼道。

「男神?你心中的男神不是我么?怎麼又變成他了?」離殤恨不得破上去撕咬陌塵,在東離學院,離殤可是有著學院第一美男子的稱號,受到了無數美女的追捧,但離殤只對艷艷鍾情,這一次,他們二人,就是代表學院前往聖地參加全大陸天才大賽的,半路之上因此鬥了兩句嘴,兩人分開了,才有了後面的劇情。

「嗎的,小子,不管你是誰,想要跟我搶艷艷,沒門。」離殤有些怒氣,一句男神,徹底讓離殤憤怒了。

「好強的氣勢,這離殤在玩真的,大哥,不要給我們面子,干翻他們。」三人組站在一邊為陌塵打氣加油。

「你們三個,真不要臉,什麼叫不要給你們面子,會不會說話。」允兒雙手插腰,嘟著小嘴指著三人說道。

「啊,大嫂,錯了,錯了,大哥的面子大,我們的面子小,我們這是在給大哥加油呢,口誤,一時口誤。」李龍賠笑道。

「哼,我不是大嫂,我是小的,大嫂在這裡呢。」允兒指著雲兒說道。

「啊,口誤,口誤。」三個斗聖,在允兒面前,跟個小孩子似的,樣子很滑稽。

「嗡。」青璃近身,陌塵朝著側面閃躲開來。

這憤怒之中的離殤,只會提著青璃一陣亂砍,什麼戰技,用劍的技巧,統統拋到了腦後。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么?」陌塵看著離殤,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緩慢的抬起右手。

「當。」陌塵一把抓住青璃的劍尖,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對著離殤搖了搖頭,道:「離殤兄弟,別因為一句話,葬送了你東離第一天才的名頭,這樣的攻擊,對我是沒用的。」陌塵說道。

「嗯?」陌塵的話,將正處於憤怒之中的離殤給拉了回來,看著陌塵,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謝謝提醒。」離殤淡淡的對著陌塵說道。

「好,能夠迅速調整自己的情緒,不愧是東離第一天才,不過,想要打敗我,不拿出點真本事,是贏不了我的。」陌塵面帶微笑,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