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比不上真正融合的威力,估計也差不了多少,畢竟已然能超出聖王級巔峰力量。」

「就算比不上真正融合的威力,估計也差不了多少,畢竟已然能超出聖王級巔峰力量。」

……

林風眼眸灼然。

對這種強大的力量,自己已經很滿意了。

不過,弱點卻也存在許多。

「其一,近身戰無法施展。」

「其二,也無法像釁火那樣,與槍招相隨。」

「其三,速度太慢。」

林風點點頭。

三個弱點,很清楚。

有強自有弱。再者這並非真正完美的招式,自然會有不足之處。

不過,世事又豈有盡善盡美。

「差不多了。」林風微微一笑。

沒必要刻意去追尋完美,精益求精。有這個時間倒不如想想如何用其它方式增強實力,譬如…真實之盾。林風目光閃動,落在左手,此刻自己儘管契合了真實之盾,然它的力量掌握不足1%,尚有很大潛力待挖掘。

「也不急在一時。」林風輕忖,隨即打開通訊羅盤。

直接撥通靳棘號碼,然羅盤那頭依然是關閉聲音,七天過去並沒有改變。

輕抿嘴唇,旋即結束了通話。林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七天時間,分身以凶地為中心點,一圈一圈地毯式的搜索都未發現靳棘,自己甚至連翼都出動,依然毫無所獲。

怎麼辦?

眉頭微簇。林風停頓在剎那。

眼下,自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思忖間——

倏地異變突起!

「嗶嗶!~」「嗶嗶嗶嗶!!!~~」急促的聲音響徹,通訊羅盤上紅光綻亮。

撲嗵!心猛的一震,林風面色大變。

這並非什麼通訊的聲音,更非信息又或是聯絡聲音。這是按下通訊羅盤上那唯一一個『求救』的按鈕!

是誰?

誰遭遇了大危機?!

林風目光瞥過,右手瞬時按下按鈕,身體輕顫。

是釋芷心!

「嘩~~」通訊羅盤的界面,剎那間變成一幅地圖。己方所在清晰無比,距離遠處一個血紅的圓點閃爍,並非固定在一個位置。而是以極快速度移動著。

釋芷心,在逃命!

「不好!」林風面色頓變,緊咬牙關。

身之閃動,瞬間消失。



禍兮,福之所倚。

福兮。禍之所伏。

這句話,印在釋芷心身上再合適不過。

上天是公平的,得到多少必然會失去多少。運氣堪稱逆天,釋芷心接連獲得流星異寶,甚至契合一件天階紅級的寶物,已然盆滿缽溢。誰料得到,最後收穫更珍貴的天階橙級先天寶物,卻反招來了殺身之禍。

與林風一模一樣,懷璧其罪。

未能契合這件天階橙級先天寶物,釋芷心並不知道天階先天寶物是有『靈識』的存在,是能夠被感應的。

尤其是她的實力,遠低於其它武者。

換作林風,就算身上有天階先天寶物,其它武者也感應不到。

事實上,絕大多數武者,包括聖級存在都不知道這個『常識』,畢竟天階先天寶物太罕見!尤其是在人類地域,天階先天寶物更是等同傳說存在,見都沒見過,就算感應到又怎知那是什麼?

不過運氣不好的是……


釋芷心這一次遇到的,是妖族強者。

隊長『赤蒙』,在天犬一族師出名門,無論閱歷還是經驗,都是一等一的,這等常識還是有的。此刻,以赤蒙為首的五妖小隊,不,應該說是四妖小隊,正竭力追捕釋芷心。

氣急敗壞!

以五妖之力,其中赤蒙更是聖王級別,卻被釋芷心擊殺其中一個而逃逸。

「快!」

「絕對不能讓她跑了!」

「她身上,不止一件天階先天寶物!!」

以赤蒙為首,剩餘三個聖級妖族強者雙目通紅,殺意沸騰。

只要擊殺這個聖級人類,他們便能收穫足足兩件天階先天寶物,而且可能還有其它地階先天寶物!望著前方重傷身影,眾妖族強者早已瘋狂,那就好像見到一片人形的寶藏般。

殺!!!

… 疾走!

林風全速前行。

眼下,根本顧不得什麼實力浪費不浪費,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時間趕到才是正解!自己與釋芷心的結識,在其尚是年少之時,便已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那瓷娃娃般的模樣一直深刻烙印在自己腦海之中。

與她的關係,更勝千戀皇和靳棘一籌。

經歷了綠野仙蹤與妖族那一戰,生死與共。

儘管彼此間並未有愛情,親情的存在,然自己早已將她當作親妹妹一樣。

怎允許她出事!

「芷心,堅持住。」林風眼眸深凜。

身如幻影,疾馳而走,然距離釋芷心所在相當之遠,並非一時三刻能趕到。哪怕自己速度再快,然巫族境之大難以想像,以自己現在的速度,再快恐怕也要個把時辰。

到時,釋芷心恐怕早已屍骨無存。

通訊羅盤上那紅色警告信號燈絕非普通,若非真正遇到大危險,釋芷心怎會按下這求救按鈕!最重要的是,這信號燈除自己外,只有靳棘和千戀皇能看到,然靳棘聯繫不上,只剩自己和千戀皇。

而千戀皇是否收到,自己並不知。

怎麼辦?

心急如焚,林風目光灼然,面對自己的危險能坦然以對,然面對釋芷心的危機卻感心跳急速,難以平靜。

「呼,吸!~」些許放緩速度,林風深深呼吸。

緊皺的眉頭舒緩少許,握緊雙拳,腦袋瞬時清晰了一分,眼眸璘亮。

綠洲!

巫族境雖大,然卻有傳送陣的存在。

只要找到綠洲,便能找到傳送陣。將自己傳送到距離釋芷心位置最近的綠洲。林風心之一沉,面色變的難看,此刻卻又有兩個新的問題出現。其一,巫族境自己並不熟,怎知距離釋芷心最近的綠洲是哪一個?

再者,眼下距離自己最近的綠洲。又是哪一個?


「翼!」林風猛的一喝。

眉間紅綠色光芒閃動,翼瞬時出現。

不需要多言,無數枝條以自己為中心,頓時蔓延開來。數以十萬計的比翼蟲,四面八方分散而開,尋覓綠洲存在。或許自己的速度遠遠超出翼,然要尋找範圍性的綠洲,自己遠不及翼的效率之高。

但……

這樣,真的來得及么?

林風額頭上冷汗滴落而下。身體微顫,望著左手羅盤上鮮紅如血液般的信號燈,焦迫難安。這種感覺,很像!就如當日弟弟,妹妹遇到危險般,讓的自己失去分寸。

此刻必須要平靜,但……

真正能平靜下來的,又有幾個人?

倏地——

「滴滴滴!~」急促而響亮的聲音響起。林風微微一怔,望著羅盤上響起的亮光。就好似一抹清泉在心中響徹,將自己突然喚醒。眼眸亮起,按下通訊按鈕,林風沉聲道:「戀皇。」

此時,呼叫自己的並非別人,正是千戀皇。

「林風。往東十五度,有綠洲。」

「芷心所在,距離1076號綠洲最近,速度趕來。」

聲音乍然而落,通訊羅盤隨即關閉。

乾淨。俐落,整個過程甚至未超出兩秒,話音急促但每一個字卻都如烙印般深深的印刻。林風目光爍亮,心完全平靜了下來,身體倏地一轉,對準方向瞬間消失。

一個小隊,必須要有一個遇到突發事件絕對冷靜的武者。

這一點林風固然能做到,不過真正論『冷靜』,林風相比起舜還遜色一籌,同樣,也比不上千戀皇。

人無完人,性格使然。

然,林風卻是小隊中最靠的住那一個。


每一個隊員遇到危險時,第一個想到的總是林風,面臨生死考驗林風是最靠譜的那一個。無論釋芷心還是千戀皇,在此刻想到的只有林風,她們,百分百的信任林風。

這是一種安全感。

「嗖!」林風疾速飛馳。

速度,都快突破天際,星源力的涌動如一頭火紅鳳凰疾馳而過。

所過之處風聲鶴唳,甚至有許多巫族的族群發出『挑釁』信號。然對林風來說,眼下再沒什麼事比的上釋芷心,每一分一秒都彌足珍貴。就算此刻有天之異寶放在自己面前,都是一樣。

很多東西,失去了就不會再有。

半晌后。


「嘩!~」眼眸亮起,林風心之感應極是深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