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蕤是婭魯家族第一青年天才,實力已經超越了星師達到大星師的地步,那傢伙真的達到了那麼強么?」達姆緊了緊手裡的拳頭。

「布魯蕤是婭魯家族第一青年天才,實力已經超越了星師達到大星師的地步,那傢伙真的達到了那麼強么?」達姆緊了緊手裡的拳頭。

「如果是別人我絕對不相信,但是貝克我一定相信。」露琪目中一片堅定。

奧布里,達姆聽著露琪的話,詫異的看向她,露琪臉色微微一燙,連忙道:「我是說他那麼聰明,那麼堅強,或許,或許吧!」

奧布里嘿嘿一笑,頗為意味的看了露琪一眼,惹得露琪直跺腳。

唯有達姆愣愣的目視前方喃喃道:「你真的變得那麼強了么,你才是第一天才……」

達姆默默的低下頭,悄然離去。

「達姆,你到哪裡去。」奧布里愣道。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遠處傳來達姆的話,直到達姆走遠露琪道:「達姆好強心太重了,給自己的壓力也太重了。」

「不是這樣的,達姆跟貝克一樣都是非常高傲的人。」奧布里正色道。

「那你呢?」露琪笑著道。

奧布里撓了撓頭,嘿嘿道:「我不是。」

隨後他又沉了沉腦袋,道:「我也不想做那樣的人,因為那樣真的太累了。」

是啊,太累了。

……

回到青陽谷,貝克一直都在想如何讓青陽老人答應幫助自己去獵殺成年綠龍,取得綠龍血。

來到青陽殿,貝克正準備走進去,不想一道身影閃過,青陽老人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找我什麼事情?」青陽老人捋了捋鬍子道。

「前輩怎麼知道我一定是來找您的?」貝克道。

青陽老人抬頭望了望自己大殿上面幾個大字,道:「這可是老夫的居所,你不要告訴我你是溜達著過來,走錯了。」

貝克莞爾一笑道:「自然不是,晚輩是有一事求前輩。」

青陽老人一愣,呵呵一笑饒有興趣的道:「有趣,你有什麼事情要求我,說給老夫聽聽看。」

「我需要一頭成年綠龍鮮血。」貝克正色道。

「什麼?」青陽老人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

「我說我需要一頭成年綠龍的鮮血。」貝克重複了一遍。

青陽老人:「……」

「成年綠龍?」青陽老人瞪著眼睛看著貝克似乎在看這小子有沒有病,最終他發現貝克很正常立即咆哮道:「成年綠龍的血,你小子瘋了,等等,你不會是想讓老夫幫你去屠龍吧!」

「正是……」

「你小子。」青陽老人沒好氣道,「你知道綠龍可是號稱整個爬行類數一數二的強悍之物,成年綠龍其實力相當於五階星宗實力,更何況他還是群體,甚至還有一個王者,你要讓老夫去殺綠龍,你是不想讓老夫活了。」

「前輩……」

「恕不遠送……」青陽老人一拂袖,直接走進了房間內,開什麼玩笑青陽老人都一大把年紀了,讓他去給這樣的悍物相鬥,這不是要讓他去送死么。


「難道前輩是怕了綠龍,我一直以為前輩乃一代高人,實力蓋世,沒想到也會怕綠龍,真是讓人失望啊!」貝克嘆氣一聲。

青陽老人前行的步子一頓,臉色一陣黑一陣紫的,一時沒有忍住回頭就咆哮一聲,「老夫怎麼會怕綠龍那幾頭畜生,對,就是畜生而已,老夫一根手指頭就能……呃……」

貝克從安諾達那裡得知青陽老人這人極愛面子,貝克是專門這樣說的,沒想到果然有效,這會兒青陽被他的話一刺激,眼看就說出去殺綠龍的話了,貝克正期待呢,沒想到青陽老人在關鍵的時候頓了下來,隨後臉色不好看的貝克道:「小子別白費功夫了,雖然老夫並不知道你要綠龍血幹什麼,但老夫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是不會去冒這個險的,你也別想來激老夫。」

青陽老人心底爆了一口粗話,好陰險的小子,這是要把老人家往火坑裡推啊!

貝克聽此,心底倒是有了不小的失望,隨後眼珠子一轉,笑呵呵的上前兩步去,「前輩別生氣,晚輩是給您開玩笑的。」

青陽老人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道,「這種玩笑也能亂開。」


這時候貝克已經走到了青陽老人身邊,促然間他周身蹦起無數股星氣,星氣中不乏雷電夾雜一股莫測之威狠狠的朝青陽老人轟去,青陽老人並未想到這時候貝克會來這一招,反應過來之際立即勃然大怒,周身那股懾人的氣勢猛然散發而出,貝克好似猶如一葉孤舟在這股氣勢中翻滾,最終被這股氣勢直接衝擊出了大門。

一口鮮血涌至候間卻被他強行吞了下去,隨即身子一個旋轉才止住身體的俯衝之勢,穩穩的落下了地。

青陽老人臉色一陣青,沒好氣道:「小子,你是找死么?」

貝克一抹嘴角的細小血跡,咧嘴一笑道:「前輩你答應我的請求,我或許會給你一個驚喜。」

「老夫不會答應的,你死了這條心吧!」青陽老人一口道。

「你會答應的。」貝克淡淡道。

「老夫不會。」青陽老人像個孩子一樣的反駁道,說完他頭也不回朝裡屋走去。

「前輩, 一夜驚喜:禁愛總裁吻上癮 。」貝克仍然不甘心很平淡的道。

卻不知青陽老人聽著他的話之後身子為之一震,回頭驚訝道:「你怎麼知道?你知道我現在在哪個境界?」

「當然知道……」貝克正色的道,他剛才故意逼青陽老人釋放出身體的氣勢,在那一瞬間立即感知到了他的修為,所料不錯應該是八階巔峰星宗,而且憑他的經驗自然知道青陽老人在這個境界已經停留不少時日了。

「知道又怎麼樣。」

「或許我能夠幫你進入下一個境界。」貝克仍然淡然的道,他不相信青陽老人會真的對自己修為不在乎,但凡星修者都對修為看得很重,誰不希望有強大的實力,青陽老人常年蝸居在此地,看似隱居實則他一直都在這裡修鍊。

「什麼,你能幫我?」青陽老人一怔,隨後臉色微微一暗,甩手道:「小子別忽悠我老人家了,老夫這麼多年都沒有寸進難道你這個星力連大星師都沒有達到的小子還能夠幫老夫?」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朱煥天的話讓我感到很驚訝,難道我跟朱七七的事情她也知道不成。在看朱七七,只是低着頭,滿臉通紅。

我只得跟朱煥天說道。

“朱幫主,我救顧琳並沒有什麼齷齪的想法。顧琳我媽的乾女兒,給我如同親兄妹一樣,你是誤會我了。”

“果然是這樣嗎?”朱煥天依然難以相信。

“朱幫主,你可以問問陳龍是怎麼回事,他會告訴你的。”我再一次朗聲回答道。

“陳龍,你讓我問他?這小子出爾反爾,太令人失望了。還有他違背孫陳聯盟,我和孫少不會輕饒他的。”

朱煥天的話讓我好笑,孫少現在在醫院,說不定危在旦夕,還需要他輕饒嗎?只是我沒有笑出來。

“朱幫主,即便合作也需要一個你情我願吧!陳龍退出孫陳聯盟也不是沒道理,所以我希望你還是網開一面,不要跟陳龍計較了。”

我說的很委婉,儘量不要惹惱面前這個男人。

“周然,你想帶陳龍二人走,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是我有一個唯一的條件,想必你應該清楚了吧!你若是答應了,我立馬讓你帶他們走。”

我當然知道朱煥天的真正用意了,他是想利用顧琳和陳龍換取我外公的那本醫書。爲了顧琳,即便是整個衆誠集團搭進去都不足惜,所以我已經做好了打算將醫書給他了。

“朱幫主,不知道你這個唯一的條件是什麼,先說來我聽聽。看我能不能答應。”我倒底還是跟自己留了一條後路,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周然,你跟嗣玖的事情,其實我早已知道了。我沒有沒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夠娶她,也看得出來,她特別喜歡你。當然,你也並不討厭她了。這就是我唯一的條件了,希望你能夠答應。”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朱煥天所謂的條件,居然是要將她的女兒嫁給我。一邊是對大爹的承諾,另一邊還有艾麗的母親因爲艾麗和我的事情而嘔成了重病。朱煥天跟我提出這個要求,我恕難從命。

“朱幫主,你的要求讓我很是爲難。因爲在此之前,我早已有過婚約了。我又豈能夠違背婚約。你不是想要我外公的醫書嗎? 重生之互聯網霸主 。”

我義正辭嚴,大聲說道。

“周然,你太小看我了。你以爲我會把錢看得比女兒的幸福還重要嗎?如果你真這麼認爲就大錯特錯了。你應該知道,在南洋我們那個部落,女子將自己的貞潔看得比性命都重要。女孩子在出世之後,都會點上守宮砂的。周然,我女兒手臂上的守宮砂倒底是怎麼回事,你應該最清楚了吧!”

朱煥天一臉戾氣,此刻已然憤怒到了極點。我和朱七七之間的事情,除了我們兩個人,誰也不知道。

靶子呢?我猛然想到了靶子。估計現在靶子也知道了吧!只是我回頭看時,靶子居然不是這間屋子了。

“朱煥天,我的兄弟靶子呢?”我更是一愣,朱煥天是什麼時候將靶子給弄走的,我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

“周然,我不會傷害你的兄弟的。我只是想這件事情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了,你的靶子兄弟此刻應該睡得正香。”

朱煥天突然笑了,笑得很坦然。

屋子裏只剩下朱七七和我以及朱煥天三個人,而我跟朱煥天的話題卻是朱七七。

“周然,我女兒今年才二十一歲。在我們哪裏,失去貞潔的女孩子,將會受到萬人唾罵,甚至死後也永世不得託生。我也知道,你當時只是爲了救我的女兒,纔不得不如此而爲。但是你可知道,你這不是救她,而是害了她。”

朱煥天甚至有些哽咽,濃濃的父愛在他臉上一覽無餘。

漫威之超時空戰警 ,朱煥天的話完全沒有邏輯。如果我當時不出手相救,朱七七豈不是早已命赴黃泉。

“爸爸,你不要逼周然好嗎?我這輩子即使不嫁人,又有如何?”朱七七臉色慘淡,至此她仍然在替我解圍。

“七七,你不要囉嗦了。你媽去世得早,我從小對你也不是管得很嚴,這件事情你必須聽我的。今晚就跟周然成婚,在我們那裏,只要有一方的父母同意了,婚姻便可以作數。”朱煥天不容置疑的說道。

“周幫主……”

我還想跟他辯解幾聲,卻聞到了一股沁骨的馨香。

“周然,我原本打算你和七七的婚事緩上一兩天的,現在看來,擇日不如撞日。今晚就跟你們把婚事給料理了,省得你以後三心二意。”

我此刻如同中了魔障一樣,朱煥天說什麼,我便會做什麼。

“來人,送小姐和姑爺進洞房。”朱煥天一聲令下,便過來了幾個人,攙扶着我和朱七七往一間早已佈置好的新房而去。

朱煥天便在這個時候接了一個電話。

“什麼?我馬上過來……”朱煥天掛了電話,喊來了兩個人。

“你們兩個人聽好了,小姐和姑爺若出了什麼事情,我絕不會輕饒你們。”

朱煥天大聲說道,兩個人唯唯諾諾的答應着。我能猜測到這電話一定是孫少那邊打過來的,孫少在醫院又發生了什麼狀況。現在打電話給朱煥天,肯定是讓他去商議事情了。

朱煥天匆匆而去,而我和朱七七也被送入了佈置得花團錦簇的洞房之內。花香,人香,還有一種淡淡的迷情粉的香味。朱煥天是在我和朱七七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給下了毒。

我有一定的功力,暫且還可以剋制迷情粉帶來的慾望。而朱七七卻不能夠,她面泛春色,完全進入到了一種沒有行爲控制狀態,她本身只穿着一件睡衣。外面套着我的一件外套,現在將外套脫了下來,幾乎像沒有穿衣服一樣。

我感到頭腦一陣陣發熱,如此美人在面前妖嬈,我又如何能夠忍受得住。我坐在一張椅子上,呆若木雞。而朱七七柔軟的身子卻已經貼了下來……

“周然,我受不了了。全身像着了火一樣,你救救我吧!”朱七七不停的摩挲着我的身體,我此刻又何嘗不是跟着火了一樣。 第134章刻有黃金龍獸的玉佩

貝克上前一步,頗為意味的說道:「前輩,你難道忘記了我另一個身份了么?」

青陽老人略一沉凝,倒是想起來貝克雖然年紀不大,但是確實是一位星藥師,儘管他到現在還不相信,愣愣的看看了他一眼,喃喃道:「你真的有辦法讓我突破目前的浩侄?」

貝克鄭重的道:「可以。」

「那好,作為你小子在這裡住了這麼久,也應該做些事情了,作為條件,你看著辦吧!」這老貨一邊說著還一邊耍無賴似得,弄得貝克無語,怎麼說也是一位前輩,怎麼能這樣呢。

貝克伸出了一根食指搖了搖道:「這樣的條件,就要讓我付出這樣的代價,前輩,您不覺得我太吃虧了么?」

「那你還有什麼條件?」青陽老人眼睛一睜大無奈了,他發現貝克年紀不大,還真是一個人精,他都活了好幾十年了,居然被他牽著鼻子走,忽然青陽老人臉色一黑,苦澀道:「你還是要讓我去獵殺綠龍……」

「前輩,要想有成果,得要先付出,這個道理我想你應該明白。」貝克一本正經的道。

青陽老人對貝克真是佩服啊,這小子說話頭頭是道,而且每每說出來還很有道理,讓他反駁不得,容不得他不佩服。

青陽老人暗嘆一聲,隨即道:「好,老夫答應你,不過老夫也有一個條件。」

見著青陽老人答應貝克總算鬆了一口氣,乾脆道:「前輩請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