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對不起。」李千秋朝赫連鐵華拜了拜,道:「辜負了你的期望,不過,我覺得,葉兄跟沈小姐或者更般配。正所謂,寧拆十座橋,不破一樁婚。君子有成人之美,我雖然不算什麼君子,但也不希望奪人所愛!」

「師父,對不起。」李千秋朝赫連鐵華拜了拜,道:「辜負了你的期望,不過,我覺得,葉兄跟沈小姐或者更般配。正所謂,寧拆十座橋,不破一樁婚。君子有成人之美,我雖然不算什麼君子,但也不希望奪人所愛!」

赫連鐵華盯著李千秋看了一會兒,緩緩點頭,朗聲道:「好,不愧是我赫連鐵華的徒弟。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樣定了!」

赫連鐵華說完,轉頭看著沈天君,道:「沈兄,實在不好意思了。」

李千秋這番話,讓沈天君對他的看法也改變了許多。拋去這人是破軍命格的事情不說,單單他能在這個時候退出的事情,也算是絕對的君子所為,這一點讓沈天君很是欣賞。

「赫連將軍,你又何必這樣說?」沈天君誠懇地道:「將軍之徒,果然繼承了將軍氣吞天下的氣勢。若是這次不忙,沈某倒是希望李賢侄能在沈家莊盤桓幾日。沈某雖然不如赫連將軍博學,但也有幾手獨門武功,可以讓李賢侄學習一二。」

南拳王沈天君親自開口,要傳授李千秋武功,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赫連鐵華也是大喜過望,連連點頭,道:「有此機會,那當然是求之不得了。千秋,還不快點謝過沈前輩!」

「多謝沈前輩!」李千秋朝沈天君拜下。

「不必多禮!」沈天君大笑,轉頭看著納蘭王爺,道:「納蘭兄,現在就剩下令孫與葉青了,不知道納蘭兄覺得這第三場,應該比什麼呢?」

納蘭王爺眉頭微皺,他很清楚納蘭天羽跟葉青之間的差距。這第三場,不管比什麼,輸的肯定都是納蘭天羽,再比也只是丟人罷了。他原本是想幫助李千秋獲勝,這樣與赫連鐵華打好關係。沒成想,李千秋剛才宣布退出,反而先讓赫連鐵華與沈天君的關係更近了一步,他現在算是徹底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這第三場,我看還是不比算了!」納蘭王爺道:「正如剛才李賢侄所說的話,君子有成人之美。葉賢侄既然和沈家小姐如此般配,天羽再去攪合,那就不太適合了。沈兄,我納蘭家也退出這招親!」

赫連鐵華退出,納蘭王爺也退出,這第三關就只剩下葉青一個人了。那麼,比與不比,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葉青已經成為這次招親的勝出者了。

… 沈天君當然不會拒絕納蘭王爺退出,畢竟他的目的就是讓葉青獲勝。現在納蘭王爺也退出了,就等於是葉青直接勝出了。

「這樣也好!」沈天君點頭,看向沈大,道:「既然如此,那就宣布吧。」

沈大點了點頭,走到葉青身邊,朗聲道:「我宣布,這次招親,最終的勝出者,葉青,將成為我沈家的女婿,迎娶沈家沈青衣!」

聽著這話,旁邊北十三完顏鳴黃林軒等人都不忿地看向葉青。這幾人或多或少都與葉青有些過節,在他們心裡,對於葉青最後勝出的事情,都是有些不甘的。要知道,沈家青衣,那可是南六省第一美人,就這樣被葉青娶走了,眾人心裡又豈會甘心?

當然,有人憂愁,也有人歡喜。杜鋒直接從杜龍旺身邊跑過來,興奮地道:「葉大哥,恭喜你啊!」

杜鋒昨天被完顏鳴打傷,幸虧是在沈家莊,吃了沈家的紫玉沉香丸,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沒有絲毫受傷的痕迹。

李千秋也走了過來,朝葉青點了點頭,道:「恭喜!」

「多謝!」葉青朝兩人點了點頭,這杜鋒已經完全把他當成朋友了。至於李千秋,葉青與他,不知不覺當中,竟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個李千秋的性格,跟葉青有著驚人的類似,他跟葉青完全是同一類人。只不過,之前釋迦說的那番話,也讓葉青很是驚訝,這李千秋竟然是破軍之命?

殺破狼三星亂世,說的便是七殺破軍貪狼三星。呂子安應了七殺命格,李千秋應了破軍命格,現在三星已出現兩星。若是貪狼命格的人再出現,那這天下豈不真的要大亂了嗎?說起來,這李千秋,竟然還是以後要影響世人的人物了?

另一邊,眾人也都在向沈天君道賀,納蘭王爺笑道:「恭喜沈兄得此賢婿,不知何時準備迎娶之事啊?」

「這個還得從長計議,不過既然事情都已經定住了,那就不著急了。」沈天君淡笑回道,其實他心裡也有些難受。雖然葉青勝出了,但是,葉青終究還是無法與沈青衣走到一起。迎娶的事情,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若是沈青衣知道這個消息,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得了啊。

「我看今天日子就不錯,何不早日定了呢?」納蘭王爺笑道:「你我江湖兒女,又何必計較那麼多。最關鍵的是大家都在這裡,這麼熱鬧的場面,也很難遇到啊。」

「哈哈哈……」沈天君大笑,道:「多謝各位關心,不過,年輕人的事情,咱們老人家也不能管得太多了。這是年輕人的時代,咱們這些老傢伙,就不要跟著瞎摻合了。這熱鬧的事情嘛,各位既然在這裡,那還能沒得熱鬧了?剛好這招親已經結束了,今天晚上,大家不醉不歸!」

眾人鬨笑,場面看起來好像挺融洽似的。但事實上,大部分人都各懷心思,也都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招親總算結束,眾人先行散去,休息一下。葉青隨著沈天君等人到了後院,沈老太君正在這裡等待著呢,她也聽說葉青勝出的事情,所以現在沒有一點的緊張擔憂。

「葉青,謝謝你了!」沈老太君看著葉青,道:「青衣的事情,麻煩你了!」

葉青苦笑搖了搖頭,低聲道:「老太君,不用客氣,是我對不起青衣才對。」

「葉青,我知道你的性格。不管你做什麼,青衣都會理解的。」沈老太君也嘆了口氣,擺手道:「行了,你也累了這麼長時間了,先下去休息一下。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這些人全部離開沈家莊了,你再離開沈家,出去辦你的事情吧。」

葉青點了點頭,朝沈老太君身後的房門看了一眼。稍微停頓了一下,最後還是緩緩轉身離開了這裡。他知道,沈青衣就在房間裡面悄悄看著他,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就只有那一扇門而已。可是,葉青不敢見她,他真的害怕自己放不下。

目送葉青走遠,沈老太君再次嘆了口氣,轉頭輕聲道:「他走了,你可以出來了。」

房門打開,俏目紅腫的沈青衣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她明顯是哭過。

「想見他,那就見他啊。」看著孫女這個模樣,沈老太君心裡也很難受,伸手輕輕撫著沈青衣的秀髮。

「我不能見他。」沈青衣低聲道:「他和紫玉姐姐已經在一起了,我不能搶走紫玉姐姐的所愛。」

「傻丫頭,愛情這種事,沒有誰先誰后,更沒有誰對誰錯。」沈老太君輕聲道:「或者,你跟他更適合一些。」


沈青衣緩緩搖了搖頭,低聲道:「適合,不代表就能在一起。我不想讓他負了紫玉姐姐,我不想讓他背上罵名!」

「你一切都在為他想,那你呢?」沈老太君道:「你這一輩子的幸福,難道就這樣拱手讓給別人嗎?」

沈青衣看了看沈老太君,並沒有說話,只是面容更加凄楚了,宛若一朵被遺棄的紅玫瑰。

葉青回到自己的房間,過了許久,心情方才恢復平靜。他走到桌邊,順手拿起桌子上的金絲甲,這木盒子一直放在他的房間里。他本來是準備把這個東西留在沈家的,但是,沈家現在已經決定跟所有與天地人三門有關的東西撇清關係,他當然不能再把這個東西留在沈家了。不然的話,這件東西說不定就會給沈家帶來大災呢。

可是,這個木盒子不能還給沈家,那可該放在哪裡呢?完顏王一直對這個金絲甲虎視眈眈,若是在葉青手裡,完顏王必然會來找他的。這東西在手裡,真的跟一個定時炸彈沒有區別啊,這東西該怎麼處理呢?

思來想去,葉青都想不到好的方法,更不知道如何處理這金絲甲。而且,這金絲甲裡面隱藏了一個驚世大秘密,他還想要解開這裡面的秘密呢。不過,他該去哪找一個懂得佛語的人呢?

想到這裡,葉青突然一拍大腿,破口道:「哎呀我去,釋迦這老禿驢,肯定懂佛語啊!」

那可不是,釋迦這老傢伙都活了二百來歲了,別看平時瘋瘋癲癲卑鄙無恥的,但絕對是一個得道高僧,肯定懂佛語啊。早知道這些,他在這裡的時候,就找他把這金絲甲裡面的佛語翻譯出來,說不定就能搞明白這個秘密到底是什麼了。可是現在可好,釋迦帶著歡喜和尚跑了,葉青再想解開這金絲甲里的秘密可就艱難了,因為想找釋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無奈地搖了搖頭,葉青順手從桌子上拿起一個袋子,將金絲甲包住裝在了裡面。畢竟這玩意不小,直接拿在手裡有點過於顯眼了。

離午飯的時間還有一會兒,葉青將金絲甲收拾好,便直接走到院子里,準備打個一套拳什麼的。可是,他剛走到院子里,門口便跑來了沈家兩人。

「葉大哥,二叔讓你去後面一趟。」其中一人急道。

「哦,發生什麼事了?」葉青奇道,沈二不會無緣無故叫他過去的啊。

「巡守的兄弟們抓住了一個企圖潛進咱們沈家莊的人,二叔審問他的時候,他說跟你是好朋友,是來找你的。所以,二叔讓我們請你過去認認人,看看是不是你的朋友。」

「好朋友?」葉青皺起眉頭,他心裡突然有種極其不爽的感覺,總覺得這件事讓他很是不爽。上次胖帥王那個王八蛋,就是這麼跟警察說的,結果後來坑了他一把。這次,葉青心裡總有種毛毛的感覺。

「這傢伙長什麼樣兒?」葉青問道。

「是個胖子……」

這人剛說了四個字,葉青便啪地一拍桌子,破口罵道:「我去,果然是這孫子!」

「啊?」那人愣了一下,奇道:「葉大哥,你真的認識他?」

「豈止是認識啊!」葉青咬牙道:「快快快,帶我過去見他,快點帶我過去見他。」

「哦。」兩人連忙走在前面,帶著葉青徑直朝著後院那邊走去。

後院這邊,一個胖子正在大廳當中站著,旁邊幾個人看著他。沈二也在這裡坐著,看到葉青過來,沈二便直接站起身,道:「葉青,你來的正是時候。來來來,快看看,這個人你認識不!」

葉青看到胖子那背影的瞬間就認出他了,當場就恨得牙痒痒的。這胖帥王,坑了他好幾次了。尤其這一次,胖帥王關鍵時刻越獄,還栽贓葉青,害得葉青差點被完顏王幹掉,葉青哪裡會不認識他啊?

「嗨,哥們,你可算來了。」胖帥王也看到了葉青,轉頭興奮地道:「快跟這位帥哥說說,咱倆是不是朋友?我跟他們說,他們就是不相信,真是的,胖爺我是那種喜歡說謊的人嗎?」

葉青根本不理會他,徑直走到沈二面前,道:「二叔,這個人是個大盜,手腳很不幹凈。這次潛進沈家莊,我估計是想來這裡偷沈家的東西吧。要我說,別跟他客氣,先剁一手一腳再說!」


… 沈二愣了一下,看葉青這情況,明顯是跟胖帥王認識。不過,葉青對這胖帥王好像挺恨的嘛,葉青對仇家都沒這樣呢,也不知道這胖帥王到底對葉青做了什麼了。

「哇靠,你不是吧!」胖帥王頓時急眼了,道:「小葉子,你小子翻臉不認人是不是?你是不是忘了,上次在遼瀋市,我是怎麼幫你的?」

「你在遼瀋市幫我什麼了啊?」葉青瞪大了眼睛,胖帥王這傢伙,說謊不帶打草稿的啊。

「我怎麼沒幫你啊?我沒幫你,你能知道王老八的下落嗎?」胖帥王也是吹鬍子瞪眼:「你想想,你想想,王老八那件事,誰跟你說的?」

葉青:「那件事……」


不等葉青說完,胖帥王便直接打斷葉青的話:「還有,上次坐飛機,要不是我攔住門,那倆人早追上你了。」

葉青:「你別往你自己臉上貼金啊,你忘了你是……」

「還有這次,我知道完顏王南下了,專門留下那麼一句話,就是想引完顏王來對付我,幫你引走敵人。」胖帥王再次打斷葉青的話,根本不給葉青說話的機會。

「你可拉倒吧!」葉青一陣火大,道:「你這是幫我引走敵人?你丫就是故意坑我的。要不是你搞這麼一出,完顏王會來對付我?我這次來沈家莊,剛到這邊就被完顏王給逮住了,差點把命都丟了,你還好意思說你幫我?」

「完顏王他不來追我,這我有什麼辦法?」胖帥王雙手一攤,道:「這老傢伙老奸巨猾的,我能說啥?他不去追我,怪我咯?」

「去去去,你別廢話。」葉青不忿地道:「我這幾天正找你呢,你還自己跑上門了。我給你說,你坑我這幾件事,可不能就這麼輕易就算了。還有,你膽子也夠肥的啊,還敢跑到沈家莊來偷東西,你是不是活膩味了?這一次,我看你是別想完整地離開沈家莊了。」

看葉青這樣子,沈二不由笑了笑。他很清楚葉青的性格,除非是觸碰到葉青的底線了,葉青一般都不會傷人的。而且,葉青向來話也不多,他對這個胖子說了這麼多話,明顯都是在嚇唬這胖子,也不知道葉青和這胖子到底是什麼恩怨。不過,既然葉青跟這胖子認識,他也就不準備再管這件事了。

「葉青,既然他跟你有恩怨,那他就交給你處理了。」沈二站起身,道:「外面還有事情要忙,我們先出去了。」

「好的!」葉青點頭。

「不送了啊。」胖帥王還跟人打招呼呢,沈二轉頭看了他一眼,突然道:「葉青,後面山上有個山洞,很適合藏屍,你自己看著辦啊。」

這話嚇得胖帥王一個哆嗦,連忙笑道:「開……開什麼玩笑……」


「嘿嘿……」葉青一陣冷笑,點頭道:「我知道了。」

沈二帶著眾人出去了,目送沈二走遠,胖帥王立馬走到葉青面前,道:「你大爺的,姓葉的,上次在警察局你跟胖爺說什麼來著了?你說了,胖爺只要把完顏王的事情告訴你,你就想辦法放胖爺出去。結果你丫做了什麼?」

「這麼說,你是來找我興師問罪的了?」葉青瞥了胖帥王一眼,道:「胖子,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你這套對我沒用。說,你這次來沈家莊,到底有什麼目的!」

「廢話,我能有什麼目的?」胖帥王道:「我當然是來找你的了,我你大爺的,你差點坑死胖爺我啊。得虧胖爺機靈,提前越獄跑了,要不然,讓完顏王抓到,胖爺這條命估計都得交待了。」

「你跑就跑唄,栽贓給我算什麼意思?」葉青不爽地道。

「你這話說的,你好像沒坑我似的。要不是你坑我,我能在那監獄裡面關著嗎?要是完顏王去深川市的話,我還在監獄裡面,人逮我不跟瓮中捉鱉差不多了,我這條帥命還保得住嗎?」胖帥王翻了翻眼皮子,道:「再說了,胖爺什麼時候栽贓給你了?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啊。」

「你這還不叫栽贓?」葉青瞪眼道:「你在牆上留那些字,擺明就是告訴完顏王,咱倆是一夥的,咱倆想吞了那金絲甲!」

「嘿,看你說的,好像我冤枉你了似的。」胖帥王看著葉青,道:「金絲甲是不是在你那裡?」

「這……」葉青不由語結,這金絲甲還真的在他手裡呢。

「你是不是不想把這金絲甲交給完顏王?」胖帥王再次問道。

葉青皺起眉頭,胖帥王的這兩個問題,都是直擊要害啊。沒錯,金絲甲的確是在葉青手裡,而且,葉青也真的不想把這金絲甲交給完顏王。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胖帥王道:「我沒栽贓你吧,你丫本來就想吞了人的金絲甲,我留那些字沒有錯啊。」

「但你不能說我跟你聯合,要吞了完顏王的金絲甲,搞的好像是我要對付他似的。」葉青急道。

「哎呀,只要你不想把金絲甲還給完顏王,那就是要對付他。」胖帥王走過來,一邊抓起桌上的蘋果,一邊說道:「這金絲甲,也不知道是完顏王家的什麼東西,反正完顏王這老傢伙,那可是極其的重視啊。這幾天,完顏王一直派人抓我呢,得虧胖爺我機靈啊,要不然這會兒你估計都能給胖爺上香了。」

葉青看了胖帥王一眼,道:「那你膽子挺大的啊,完顏王一直派人抓你,你還敢往沈家莊跑?你不知道完顏王就在沈家莊嗎?」

「我當然知道了,就因為他在沈家莊,我才過來的。」胖帥王道:「這裡是沈家莊啊,你和他都在這裡,他都沒敢把你怎麼樣,我來了,不照樣安全嘛。」

不得不說,胖帥王這傢伙還真的很機靈,看得出在沈家莊是絕對安全的,所以才跑到沈家莊來。不過,葉青很清楚胖帥王的性格,這傢伙無恥不說,還很貪婪。他這次來沈家莊,絕對不簡單,因為他不可能把自己暴露在完顏王的面前啊,究竟是什麼讓這胖子冒這麼大的險呢?

葉青心裡帶著疑惑,不過面上卻是絲毫不動聲色。他知道這胖子很狡猾,稍有動靜,胖帥王肯定看得出來。

「行了,你也別想這麼多了。」胖帥王攬著葉青的肩膀,道:「咱倆咋說也是同甘苦共患難過,胖爺我這個人很重感情的。雖然你之前坑過我,但胖爺我大人有大量,不計前嫌,還是把你當朋友看的。」

「哎,你這話說的可不對啊。」葉青道:「我坑你的次數,可你沒坑我的次數多啊。」

「嗨,不都一樣嘛,都自己兄弟,計較那麼多幹嘛。」胖帥王笑道:「你坑過我,我也坑過你,咱倆就算扯平了,怎麼樣?」

葉青沒有說話,他心裡其實不記恨這胖帥王,畢竟胖帥王也沒有幹什麼觸碰葉青底線的事情。只不過,被胖帥王坑過兩次,這讓葉青心裡恨得牙痒痒的,這胖帥王在葉青心裡的地位,跟王老八釋迦這倆人都差不多了,都屬於那種一看到都想要全方位扁他一頓的類型。

「就這麼說定了啊,之前一切,一筆勾銷。」胖帥王握了握葉青的手,道:「好了,胖爺我知道你對我還是有點不爽。為了徹底打消你的疑慮,這樣吧,胖爺我再免費送給你一條消息,咱倆之間就算一筆勾銷,你看怎麼樣?」

「你想得美啊!」葉青道:「我坑你,最多就是讓你在監獄里住幾天,好吃好喝還沒一點風險。你坑我的都是怎麼回事,給我惹出這麼大的事來,你想說扯平就扯平啊?」

「我都說了,大不了我免費送給你一條消息,這還不行嗎?」胖帥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