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擋住了。」少年臉色蒼白,從空間戒指掏出一個玉瓶,吞下了一枚聖葯之後,傷勢終於有了好轉的趨勢。

「我擋住了。」少年臉色蒼白,從空間戒指掏出一個玉瓶,吞下了一枚聖葯之後,傷勢終於有了好轉的趨勢。

埃夫拉沒有注意對方的動作,他冷漠地開口:「還有兩招。」

人群中的拉恩,神色略微發白,緊緊地握住了拳頭:「天修,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而另一邊的克莉絲汀,卻是一臉複雜之色,低聲喃喃:「果然……是你救下了兩位老師。這一次,你還能繼續堅持下去嗎?」

少年沒有注意周圍的人,他神色凝重地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柄黑色長劍,那是他在次元空間時神秘男子送給他的禮物,這一次,他要藉助黑色長劍的詭異特性,擋住對方的第二次攻擊。

埃夫拉略微掃了一眼對方,略微沉吟,調取了四成的力量,如果使用四成力量無法殺死對方,下一次將會是十成!他不能容忍一個士級戰士能夠在他的三次攻擊下活下來,那對他來說是一種恥辱。

一柄晶瑩的長劍重新出現在他的手中,他要開始攻擊了。


幾乎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的遲疑,如同一枚魔爆彈一般瞬間射了出去。

砰!一聲重重的撞擊聲,少年倒飛出去數十米。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果然…還是沒有辦法使用它…」少年在心中微微嘆息一聲,在對方的攻擊下,除了擋住了對方的劍鋒,這柄黑色長劍沒有任何的動靜,絕強的力量衝擊瞬間將他擊飛了數十米,彷彿又回到了那個被神秘男子一巴掌拍飛的時候,他的全身骨頭幾乎都斷裂了,他的識海中,那株冒出了嫩芽的魔種,也裂開了道道裂紋,緩緩崩碎。

「結束了……」這是所有人此時的心聲。這樣強大的衝擊,即使是他們也無力承受,更何況對方只是士級。

拉恩掙扎著站了起來:「第三招,由我來承受!」

有十幾個人都神色激動地站了起來:「我來!我來!」

埃夫拉神色冷漠,冷笑一聲開口;「你們以為這是交易場嗎?我與他的賭約已經結束了。他敗了。」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是的,他敗了。一個士級戰士又怎麼能抵擋得住武神的攻擊呢。他能做到這樣,已經超出了在場的所有人了。

灰色陰暗的原野上,遊盪著為數不少的戰魂,緩慢而又堅定地往前走去,他們的金屬戰衣和武器幾乎已經被時間腐蝕殆盡,唯有一股衝天的戰意不滅,引導著他們在這個戰場上前行不息。

在原野下方的某個角落,巨大的棺槨依舊靜立在地下大廳,而在棺槨內那個詭異的冰與火共同存在的世界,巨大的冰山抖動了一下,許久,他嘆了口氣:「嘖嘖~這才多久呢,就經歷了第二次涅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才是。破滅,重生,這就是不滅魔體的修鍊方式。」

沒有人注意到,甚至連意識幾近模糊的少年都未曾留意,他的識海中,五彩光點包裹著的玉白色土地輕微震動一下,竟然裂開了一道縫隙,一顆瑩白色的嫩芽頑強地撐破了玉白色的土壤,重新生長,只是一會,便已經從原來的不到寸許增長到了數寸長短,展開了一片晶瑩的葉片。 第三十七章,涅槃

諸人神色各異,不過埃夫拉可沒空注意對方的神情,耽誤了這麼久了,也該動手了。不得不說,這些小傢伙還真是讓人頭疼哩,比如說現在地上那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傢伙。

他目光微微瞥了一眼諸人:「該結束了!」

然而此時再次發生了變故!一股洶湧的聖力劇烈地旋轉著,在諸人驚駭的目光中,方圓百米內的聖力元素,都化為一股颶風,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掃除一切障礙,然後迅速沖向了少年的方向。

「諸神在上,這是什麼鬼東西!」有人驚呼。

拉恩神色大變,難道連他的肉體都要破滅了嗎?兩人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很多的目標卻是相同的,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沒想到卻要湮滅在此。他低吼一聲,如同箭矢一般瘋狂地射了過去。

幾乎是同時,人群一側的克莉絲汀也撲了過去,她揮動著一柄銀色長劍,試圖沖入其中,但是她很快就驚駭地發現自己甚至無法衝破這股狂暴的力量外圍,另一邊的拉恩也是如此,只能絕望地看著肆虐的聖力沖向了少年。

埃夫拉神色微凝,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這股力量的威力一點也不比一個武神的最強一擊弱,它抽取了方圓百米的所有聖力元素,連他此刻使用聖力都極為困難,聖力聚集的速度要比平常慢了十倍以上!

不過他倒是不擔心出現變故,這股力量正在迅速削弱,很快這片土地便可以重新恢復之前的模樣,雖然惡龍淵聖力稀薄,不過恢復原本的狀態還是很快的。

洶湧的聖力裹挾著沖向了生死不明的少年,他此刻的意識處在一個很模糊的境地,感覺自己彷彿變成了一個黑洞,不斷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世界沒入了黑暗之中。

颶風正在迅速消失,所有人都鬆了口氣,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對面的武神身上,在大部分人看來,被一個武神擊中,又遭受了莫名聖力颶風的攻擊,對方已經死了。

只有小部分人有些遺憾地掃了一眼少年,其中有他在惡龍淵谷口遇到的聖彼得學院的幾個弟子,拉恩,克莉絲汀幾人,還有幾個不知名的學員。他的氣息已經到了一個極微弱的地步,如同風中殘燭,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熄滅。

但就是那股微弱的生命之火,如同狂風中的野草,雖然不斷被吹動,但卻一直頑強地堅持著。終於,彷彿火星遇到了枯草,微弱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

少年已經幾近破碎的骨骼發出輕微的咯吱聲,一股強大的光明聖力如同清風一般從他的身體中拂過,他身上的傷痕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著,一股微弱的氣息也在迅速壯大,不斷變強!

「這是……」埃夫拉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正在迅速恢復的少年的異常,有些拿捏不定地皺起眉頭,緊緊地注視著對方的異動。

所有人都傻眼了,這個少年屢次創造奇迹,沒想到到了生死關頭還能活過來,而且這股力量……已經不僅僅是士級了,受了這樣慘重的一擊,不但未曾身隕,反而藉此一舉突破了將級。他是神靈嗎?

拉恩神色一喜:「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而克莉絲汀則是略微發愣:「你究竟隱藏著多少後手?多少實力?」

終於,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天修重新站了起來:「閣下,我們的三招之約還沒有結束吧?」

連埃夫拉都愣住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對方不過接下了他四成的力量,如果全力一擊,即使突破了將級又如何?重重地冷哼一聲:「不知死活!」

「呵呵,埃夫拉,你可真是越來越強了,不但對我的弟子下手,連普通的士級你都能出手,我還真是低估你了哩。」一個聲音在諸人上方響起,任誰都能察覺到其中夾雜著一股洶湧的怒火。

埃夫拉神色大變:「弗萊德!」而另一邊的學院弟子卻是一臉驚喜:「弗萊德主教!」至於一直緊緊跟在隊伍後方的夢魘軍團,已經神色慌亂地悄悄撤退了數百米。

弗萊德神色陰沉,緩緩從天而降,他站在了天修前方,向少年點點頭:「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現在事情由我來解決吧!」

少年恭敬地點點頭,這才重新回到了隊伍中。

「費羅德院長眼光果然驚人,你竟然擋住了一個武神的兩次攻擊。」之前見過天修的一位學院弟子開口。而少年則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轉身注視著場上二人。

「哼,弗萊德主教,你不會忘了之前的事了吧!你親手擊殺了我的弟子,我現在出手,何罪之有?」埃夫拉神色陰沉地盯著對方開口道。

「難道你的弟子打上門去了我還不能反抗?你這是什麼道理?是你們破壞約定在先!」

少年若有所思,看來之前駐地發生的事件,這位武神的弟子被弗萊德主教解決了,對方懷恨在心,這才不顧身份出手,有了之前發生的諸多事情。

雙方似乎覺得這樣爭論爭不出一個對錯,也就放棄了爭論,對方一臉漠然地盯著弗萊德主教開口:「你雖然要比我強一些,不過如果想要把我留下,你這群弟子至少得付出一半的代價,我們都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如把戰場放到學院聯賽上去,在那裡,由雙方的弟子來解決矛盾。到時再爭論對錯不遲。」

弗萊德神色微凝,對方所說不錯,他要想留下對方,不僅是這群弟子,自己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合適的戰場。冷聲開口:「埃夫拉,大陸有明確規定,武神是禁止參與各方戰鬥的。今日之事就當沒發生過,但是如果有下一次,我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把你留下來。」

對方不置可否,只是重重地冷哼一聲,也不遲疑,轉身就走。

夢魘軍團的人早已跑沒了蹤影,弗萊德神色凝重地探查了一番隊伍的情況,神色略微好看:「大家先返回駐地。」 第三十八章,動亂

篝火旁的氣氛有些詭異的寧靜,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現在的情況已經到了一個很嚴峻的境地,不過經過這一次衝突,雙方也該安分一段時間了,畢竟這一次的衝突雙方損失都不小,教廷派出的五百人隊伍損失了數十人,大部分人都受了或多或少的傷,而對面各方勢力更是損失了數百人之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教廷這一次算是勝利者,不過在場諸人都都是一臉凝重,他們都清楚己方的劣勢在哪裡,教廷設立在三大帝國的三所學院,其中有兩所並不是他們這一派系,現在這個惡龍淵能聯合起來的,也只有奧菲利亞聖學院與聖彼得學院兩所了,即使這樣,雙方加起來也不過千人,對方有著絕對數量上的優勢。

「諸位,這一次的戰鬥超出了我們的預料,對方從大陸各地召集了大量人馬,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單是混亂地帶就有近千人之多,這是一次殘酷的考驗。只有強者,才能在生存下去!這第一次衝突,我們勝了!也付出了數十名弟子的生命,但是我們還要堅持下去,因為試煉還沒有結束!」弗萊德神情嚴肅,朗聲道。

諸人沉默不語,過了一會,才有執事低聲詢問:「主教大人,接下來該怎麼辦?」

「對方的目的,相信諸位都很清楚,瓦解教廷的至高統治,一旦有世俗勢力參與教廷內政,這是千百年來從未有過的事!如此教廷必將大亂!對方試圖摧毀我們,我們就讓他們的願望落空,粉碎他們的計劃,神靈意志不可褻瀆!」

「主教大人的意思是……」幾位執事若有所思。猛然聽到遠方的天空傳來一陣陣震天的嘶吼,一個巨大的金色生靈在黑暗的天空顯得異常的顯眼。所有人無不神色大變:「諸神在上,那是什麼!?」

黑暗的天空落下一道道銀色閃電,如同如同潮水一般傾瀉而下,籠罩了金色生靈。金色生靈不時發出的震天巨吼,似乎是因為那些閃電帶來的痛楚。

「渡劫!」弗萊德神情震撼。渡劫,對修鍊者來說就是一個噩夢般的提升,因為它帶來的不僅僅是突破,還有毀滅,一旦失敗,灰飛煙滅。只有達到了武神之上才會出現天劫,金色生靈此刻應該就是在渡劫。無法想象,對方一旦渡過了天劫,又將會達到一個何等的境界。

銀色閃電越來越密集,幾乎籠罩了金色生靈,即使隔著數十里,依舊可以看到那道道粗大的閃電落下,金色生靈的氣息越來越虛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得消亡了。

所有人無不驚駭莫名,即使強大如斯,也會消亡隕滅,神靈…那該是一個何等的境界?

終於,一道粗壯的閃電落下,那金色生靈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嚎,似乎在指責老天太過殘酷,它金色的身軀漸漸暗淡,如同星辰失去了光芒,變得黯淡無光,而後就此消失在了黑暗中,天空的劫雲也緩緩消散,沒有了蹤影。

「失敗了么…」少年低聲自語。他突然想起神秘男子的話,修鍊者從天地間汲取力量,最終又重歸於天地,這是一個循環。許久,他嘆了口氣,或許這就是天道吧!

那片黑暗中發出了一陣陣嘶吼聲,無數的凶獸發出陣陣嗚咽,似乎在祭奠死去的強大生靈,不過此時異象再生,一道赤紅的光芒橫空而來,直射向金色生靈的渡劫地,很快便衝天而起,它的動作顯然激怒了金色生靈的後裔,紛紛發出了震天的嘶吼,大地劇烈地顫抖著,鋪天蓋地的嘶吼聲瀰漫了整個惡龍淵,即使隔了數百里的外圍,也依舊震耳欲聾。

「凶獸暴動!」諸人尚未反應過來,弗萊德已經驚駭地打斷了各人的思緒:「中心區域一定發生了什麼,應該是那道赤紅色的光芒引起了兩個族群的戰鬥,惡龍淵要亂了!」

少年回過神來開口詢問:「主教大人,這些凶獸經常會暴動嗎?」

「不,只有兩個絕強的種族發生衝突時,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他們一聲嘶吼,就可以號令萬千凶獸,現在中心區域恐怕已經亂做了一團。」弗萊德皺眉,這個時候突然爆動,必將影響到外圍的安寧,對這群弟子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這段時間不會太平靜,所有弟子不得擅自進入叢林,等待獸群停止暴動。這個地方是獸群的地盤,我們只是外來者,我們的實力在獸群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弗萊德嚴肅地下達了禁令。


黑暗中的獸吼一直持續了數日之久,直到很久之後,才漸漸平息下來。這個時候,成群結隊的小隊這才走出了駐地,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中心區域一定發生了什麼異常,有的勢力已經迫不及待地派出了清掃隊伍,開始向黑暗中拓展自己的領地。所有人都暫時忘記了之前的衝突,開始一心一意地向黑暗中進軍。

「此次行動,由兩位執事親自帶領一支五十人的執法隊,分別率領一半弟子進入叢林開始試煉。」弗萊德猶豫片刻,最終還是下令開始試煉。距離聯賽開啟不過一月有餘,時間緊迫,這群弟子到這裡可不是來休假的。不過這一次弗萊德謹慎了一些,派出兩名武聖境界的執事帶領隊伍,這樣已經可以避免許多的不必要的損傷了。

進入叢林,也就意味著開始了真正的試煉階段,在叢林中不但有強大的凶獸,還要時刻提防其它隊伍的襲擊,當然這只是學院弟子要面對的問題,對其它勢力來說,他們的興趣更多都放在了叢林中的各種天材地寶上,經歷了之前的暴動,大量的凶獸都在叢林邊緣地帶消失了蹤跡,只有少量弱小的野獸留了下來,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消息。誰知道中心區域是不是也發生了動亂呢。

黑暗中,一個聲音有些煩躁地開口:「蛟龍,如果這一次我們的收穫比不上失去的多,我會親手殺死你的。」

「放心吧!你會感激我的。」另一個聲音帶著無比的自信。 第三十九章,修鍊

「噢!神啊!我看到了什麼!?」黑暗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喜若狂的高呼,但是他很快閉上了嘴,小心地掃了一眼四周,這才小心地靠了上去。

在他的身前,是一株晶瑩剔透的藥草。晶瑩的枝節間點綴著三兩個玉白色奇異果實,果實不過指節大小,一股沁人心脾的奇異香氣瀰漫在空氣中,讓人一陣心曠神怡。

那人小心地摘下了兩枚果實,放在玉盒子里,這才裝進空間戒指,臉上的欣喜溢於言表。

他迅速折返回去,得到這兩枚果實,他的收穫已經夠大了。不過很快他就停住了腳步。

「瘋牛,他回來了。」一個滿臉橫肉的壯漢站在他的面前,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嘿嘿,沒想到剛進入一會功夫,就收穫了兩枚冰凌果,看來諸神在眷顧我們嘛!」另一個人影從他的身後竄了出來,若無其事地開口道。

「兩位……這是何意?」那人臉色一沉,對方旁若無人的對話讓他很是惱火。

對方獰笑著打量他一下:「留下冰凌果,你可以滾了。」

「哼!那就要看兩位能不能吞下去了。」眼看無法善了,他也怒了,一聲清脆的劍鳴,他一劍刺向了身後的人,他怎麼說也是將級,豈會輕易束手就擒。


「嘿嘿…」對方只是冷笑一聲,他心中突然升起警兆,不過為時已晚,對方的身形已經瞬間出現在了他的上方,狠狠地一腳踹在他的頭上,沉重的骨裂聲響起,他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哀嚎,氣息已經迅速消散。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兩人冷笑連連,很快從他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了兩個玉盒,揚長而去。

在黑暗的叢林中,這樣的殺人奪寶的事不斷上演。在足夠多的利益前,就算是同一師門也可能爆發生死大戰。更何況在這個千百年未曾深入的惡龍淵深處,這裡的任何一株藥材藥性都比得上外面的十株以上!它的價值也會成倍地增加,只多不少。

由一名執事帶領的學院隊伍正在緩緩前行,由於人數太多,足有數十上百人,這樣一支小隊在叢林中的速度變得極為緩慢。不過這樣一來,諸人所獲得的天材地寶什麼的也就更少了。

執事顯然也察覺到了隊伍中已經隱隱有人試圖脫離隊伍,這些人都是天賦異稟之輩,如果能得到一兩株聖葯,那將會讓他們的修鍊速度再次暴漲數籌。

「諸位,既然叢林並無太大危險,我們就分開行動吧!記住,不要招惹太強的對手,那樣會害死你的。」執事最後也只能下達了命令,將百人的隊伍再次分散,三五人為一組,這樣如果發生危險,也有個照應。

諸人這才興高采烈地分散開來,開始各自向叢林中前行。

天修身後跟著察德和布魯克,這兩人一副我就跟著你的理所當然的模樣,讓他很是尷尬,叫住了拉恩:「拉恩師兄,我們一起走吧!」

拉恩怪異地瞥了他身後的兩人一眼:「天修師弟,有這兩位老師在,我們的要想經歷真正的生死試煉可就有些困難了。」

兩人聞言神色一怔,不過拉恩所說不錯,他們一味的護著少年,反而會害了他哩,只有經歷了生與死,血與火的磨礪,才能稱得上一個合格的戰士。

「咳咳,天修啊!我們倆有些事,得儘快離開,你們一路多加小心,我們先走了。」兩人開口,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少年一陣感動,兩位大叔對他還是很好的,這讓他感覺到了一些暖意,向黑暗中揮了揮手,這才回過頭來:「拉恩師兄,我們走吧!」

拉恩點點頭:「嗯~我們再召集兩個人,我們二人還不夠哩。」

「我們可以加入嗎?」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少年看去,不由露出了一絲意外的表情:「克莉絲汀師姐,這位是……」

開口的是一個身形嬌弱的少女,看起來比克莉絲汀要小上一些,不過皎若秋月的面容一點倒是也不比遜色於克莉絲汀高冷的容貌,應該說各有千秋吧!比如說克莉絲汀身材就要好一些……少年若有所思地低聲嘀咕著。

「你說什麼?」兩女神色不善,都盯上了少年。似乎聽到了他的嘀咕。

「啊哈,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少年縮縮頭,退了一步。

「我也是你的師姐。艾麗卡?布朗特,你可以叫我艾麗卡師姐。」少女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少年鬱悶地摸摸頭,聰敏地選擇了沉默。不過心中倒是若有所思:艾麗卡……似乎在學院的名氣也不小哩。他可是記得曾經有個追求者就無緣無故地被紫涵的追求者揍了一頓。他略微比較了一下,似乎紫涵更漂亮一些嘛…也不知道小骷髏怎麼樣了,他開始為小骷髏默哀起來:「你的犧牲是有價值的,如果不是那幾枚聖葯,我可能已經死了…」

拉恩這時終於站了出來:「大家……準備好了就出發吧!」

三人這才回過神來,開始向黑暗中走去。

「喂!你在後面戒備,大塊頭你注意前面的動靜。」艾麗卡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兩人都有些奇怪,不過也不好詢問,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